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骑士的战争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纵横

骑士的战争 夜摩.QD 8043 2003.06.17 13:24

    

  “凡登斯特大公出奔了!”当侍从大喊着,将这个消息传递给我时,我只感觉到一阵惊讶,凡登斯特大公的功勋在军中可与雅修相提并论,若没有他的临阵倒戈,艾尔法西尔人远没有那么快撤退。至于先前他投降一事,军中评论也是大公忍辱负重,为大局牺牲一时之名利,这个时候失踪,太过古怪了点。

  “军师……”我转过头去,对“间谍、密探、斥候之父”道,暗示他刨地三尺也把大公给我挖出来的时候,传送消息的侍从将一张纸条递了上来。

  “大公让小人传话,不要找了,原因都写在纸上。”

  我接过纸条,仔细看了起来。

  “……属下能在有生之年先后结识先王和法普大人,实乃平生之幸。犬儿蒙大人不弃,在属下投降敌军之时,仍能侍奉左右,属下欣慰,经此一战,莱尔家之未来当可尽数托付犬儿。属下老矣,实难侍侯大人左右,且目睹艾尔法西尔人撤退之惨状后,自感满手血腥,余生当云游四海,为民祈福,望大人不必寻觅属下……”

  看完后,我微叹了一口气,这个老乌龟,真是做的面面俱到,这样一来,无人再说他是反复叛乱的无耻小人,反而会歌颂他高风亮节。莱尔家的名声固然保存了,而且我还欠了他那么大一个功勋,厉害呀,厉害。

  “克斯汀,为了惩罚你父亲私自出奔,我撤了你亲兵团长的职位。”

  克斯汀低下头,应声道:“是。”

  “但是,为了奖励你与你父亲的功绩,从现在开始,你是西维亚的城主,统领莱尔家。”

  克斯汀抬起头,在怔了半晌后,跪在地上,眼睛中一片湿润:“多谢御上恩赐!”

  “关于你接任大公的封爵,我需要面奏女王殿下,这里就不许给你了。”

  “御上给属下的赏赐已经足够了。”

  “好了,别跪在地上了,好好去梳洗一下,准备参加今天晚上的宴会吧,虽然喝不到普雷斯顿大公的美酒,但也要畅饮一番!”

  “是,御上。”克斯汀抹去了眼角的泪花,含着笑色站了起来。

  七月十日的夜晚,将是不眠之夜……

  拿着酒瓶,我坐在西维亚的城头,身后是喧闹的街市,似乎每个人都在宣泄着心中的喜悦,即便是老狐狸,现在也醉倒在官邸中,满口的胡话。夏日的风吹在脸上,温和而让人感觉到心境的平和。

  仰头喝了一口酒,感觉着从腹部燃起的火热,我高举起酒瓶,对着苍穹道:“夏亚将军、兰碧斯将军、瓦伦西尔将军、玛古拉、夏尔克、切拉维佐……为了胜利,干杯!”酒洒下,化成一串串玉珠溅落在城头。

  不知何时,速走到我身边,递过来一支箭,上面缠着白布,似乎密密麻麻写着什么。

  “这是什么?”我张大了眼睛,望着速,今日的他依然一身的戎装,手中提着他那特制的长弓。

  “悼词。”速道。

  “给阵亡的将士吗?”

  速摇了摇头,然后望向城下的原野:“不,敌人。”

  第一次感觉到速那冰冷的外表下,所藏着的丰富感情,我点了点头,将酒洒在了白布上:“让死难的艾尔法西尔人,在黄泉路上也饮一杯暖身体的酒吧。”

  一团火亮起,然后划破黑沉的天,往远方飞去,两个人闭上了眼睛,合十祈祷……

  艾尔法西尔人的惨败给我们留下的不仅仅功绩,也留下了无数的难题。到七月二十日为止的统计中,总共有12952名俘虏,人数上甚至超过我军的总数,此外,被遗弃在西维亚至法兰一线的普通艾尔法西尔人约为二十万之巨。

  “萨姆丁真是甩包袱的能手,带着精锐溜回艾尔法西尔去了,把老幼妇孺扔给我们来照顾。这里可是亚鲁法西尔的土地呀,居然要用来养艾尔法西尔人!”

  塔特姆的口舌如原来般尖酸恶毒,不过在他的眼神中

  还是透出对艾尔法西尔人的同情。

  我看了一下眼前,难民的营帐一直蔓延到天际,仅有的几缕炊烟有气无力的扭曲而上。在我们接管前,这里简直是人间地狱,饥饿、伤病让整个营区弥漫着

  一股腐臭的味道。附近的一座小山丘上,至今还堆积着被随意抛弃的尸体,腐烂的黄水淌过的地方,寸草不生。

  “补助的粮食都发下去了吗?”

  “是,大人,不过在西维亚的库存也不是太多,二十万人的粮草供给,十分困难。”梅尔基奥尔在一旁道。

  “现在是七月中旬吧。”

  “是的,大人。”

  “还有机会播种吧,我们的粮食维持到秋收应该不是太大的问题。”

  “这个……大人,难道你决定收留这些艾尔法西尔人。”

  我转过头去,看着梅尔基奥尔,露出笑容:“不然能怎么样,驱赶他们回北方去,然后看着他们饿死?

  艾尔法西尔人的血我已经看够了,不想再多看。”

  “知道了,大人,我这就去安排。”梅尔基奥尔点头道。

  “这件事,你不用管了,我有个更好的人选。”

  我摇了摇头,心中已经确定了人选,就当是给同穿一双靴子盟友的礼物吧,现在的他应该已经在捷艮****过来的路上。

  梅尔基奥尔楞了楞,立时会意,低声自言道:“ 不错,艾尔法西尔人的事应该由艾尔法西尔人自己来处理。”

  “对了,去布莱克诺尔的使节应该在什么地方了?”

  “十天前出发的,算算路程,已经到了中央领的地界,再过五天,就可以觐见布莱克诺尔的圣王。”

  “恩——”我点了点头,望着那连绵的难民营突然道,“士兵们也疲倦了,该给他们时间和家人团聚。

  梅尔基奥尔呀,你还没结婚吧。”

  “啊——是的,大人。”梅尔基奥尔略带惊愕,不过还是回答了我的问题。

  “去娶个老婆吧,接下来的,就看我们和几个国家的关系处理了,如果运气好的话,在下次战争前,你就可以做爸爸了。”我说道,引来旁近军官的一片笑声。

  梅尔基奥尔的脸微红了一下,突然向我敬礼道: “知道了,大人,我会尽力完成任务的。”

  这一次,大家笑的更欢,在梅尔基奥尔那张紧绷的脸上,难得破开了一丝笑容。

  王历1355年七月到十月的这段时间里,举着新亚鲁法西尔双翼旗的使者几乎走遍了整个圣陆,展开了密集的外交攻势。

  布莱克诺尔与八月十一日率先发表了中立声明,宣布不再参与到德拉科普军与新亚鲁法西尔军之间的战斗。此后为怀顿诺尔和安帝斯威尔的中立声明,至于北方的艾尔法西尔,在遭受如此惨重的失败后,就算有心再战,也要等重新组织部队。而在那之前,萨姆丁王子必须镇压由于强征军粮而激起的一波又一波的叛乱。

  至十月,基本的态势已经确定,回家省亲的部属纷纷归队,开始训练新进的步卒,此间,新亚鲁法西尔军的指挥层作出了新的调整。

  德。亚尼接任克斯汀,任亲兵团第三任团长,年仅十六岁;法利斯。拉列,继续担任少年团指挥官,年仅十七岁;克斯汀。德。莱尔正式受公爵封号,在担任西维亚城主同时,组建北方兵团,时年二十三岁;普雷斯顿。德。奥维尔公爵,担任普雷斯顿城主,组建西方兵团,时年三十五岁;雷帝斯正式任命为特拉维诺第一兵团指挥官,受子爵封号,时年二十五岁;法尔切妮为特拉维诺第二兵团指挥官,受女子爵封号,时年二十四岁;速为长弓兵团指挥官,受子爵封号,时年二十七岁;雅修为新建黑鹰骑士团团长,受伯爵封号,时年二十九岁;曼陀罗任龙骑士团团长,受伯爵封号,时年三十一岁;塔特姆任长枪兵团指挥官,受子爵封号,时年二十六岁。

  这些就是新亚鲁法西尔军年轻而有霸气的出色武将,统称“十团长”,此外德科斯为军师,受伯爵封号,梅尔基奥尔为首席参谋长,受子爵封号。唯一可惜的是,鲁素和特亚斯没有接受封号,只能用独立的兰帝诺维亚军来处理。

  同时被赐封为男爵的一共有一百人,准爵士一千余人,这次大规模的分封比之上一次大赐骑士称号尚来的猛烈,基本上是要重新划分贵族阶级。

  原本在军中的旧贵族,经历了多次战斗,早就凋零了。除了少数确有能力者,不是投降了敌人,就是当了内应,在一片健康生长的植物里,腐烂者很容易被清洗出去。残留下来的,多半是在艾尔法西尔军撤退以后,重新归属到我军帐下,在功勋上自然没办法和出生入死的旧部相提并论。在如此大规模的封赏中,最多捞个荣誉称号。

  “如果再不建立功勋,我们的土地迟早被那些乡下泥腿子给霸占了。”贵族们议论纷纷,这个时候,他们的脑子里已经没有了叛乱这个概念,就连四十万大军都被区区两万人给击溃了,贵族军的总数也不过一万余人,叛乱和找死基本上是同义的。

  从十月开始,军中的贵族纷纷慷慨呈词:“……

  吾等感受天恩,但尚无建功立业之机会;如今德拉科普一党依然盘踞南方一地,吾等愿为先锋,一举击破敌寇,迎圣女王殿下重归亚鲁法西尔圣城……”

  “说的真好听。”米娜维亚将缴文扔在了地上,即便是当上了圣女王,以前的脾气似乎并没有改变。

  不过这次大封诸将的时候,她可是颇有圣女王的威仪,在场的大部分贵族当时就嚎哭起来,说圣王后继有人,亚鲁法西尔必当繁荣什么的。

  我拾起了缴文,轻轻掸掉了上面的尘土:“贵族的本事多半在这个上面,也怪不得他们。”

  “那你呢,现在的你不就是贵族头子吗,怎么也没看见你歌功颂德什么的。”米娜维亚轻哼了一声,露出不满。

  “贵族头子……”被女王殿下评价成这个,我真有点苦笑不得。

  “对了,大蜥蜴呀,你为什么不要封号,拿个什么公,什么伯的不是很威风吗?这些个贵族不就是为了这个争着去杀人吗。”米娜维亚虽然没有受过什么正统的贵族教育,不过眼界反而比一般贵族来的广,看着她脸上略带的鄙夷,我笑着摇了摇头:“封号什么的对我来说没有意义,只要在攻下圣城后,殿下能够赏赐一个骑士称号,让我圆了对几位先人的誓词也就行了。”

  “傻瓜的誓言,迦兰嫁给你这个笨蛋,一定活的很辛苦。”

  “这个,我实在有亏欠迦兰……”我一阵汗颜,只好低下头去,不让米娜维亚看见我的脸色。

  “算了,我干吗要关心你们家的私事。对于这个,我会下谕旨的,就说拿下圣都者,封公爵,领十万石封地。”米娜维亚的声音略带点无奈,我抬起头,看见她脸上挂着的一丝哀怨,心中没来由的颤动了一下,连忙低头道:“实在太感激了。”

  “没什么其他事,你下去吧。”米娜维亚的声音带上了一点庄严。

  我躬了一下身,缓步退下,临出门前,米娜维亚突然唤住了我:“等一下,法普……”

  我转过身,略带点惊异,因为这是第一次她叫我的名字,看着她咬了一下下唇,似乎鼓出了极大的勇气后才道:“我很羡慕迦兰,如果我能……算了,祝福你们生活幸福。”言毕,突然眼睛中挂满泪水的冲回了内堂,我张大了嘴巴,很久没有能够合上。

  “不会的,一定是我听错了。”自言了几句,我连忙逃似的窜出了这个房间。

  十月五日

  女王的旨意下达,听闻这个消息的众贵族欢呼雀跃,纷纷回到各自的私领组织亲军,到十日,已经有数股贵族军南下,途中似乎受到了南方贵族的大肆欢迎。南方重要的十四个领中,先后有九个宣布脱离德拉科普,在一番痛陈当时被贼寇蒙蔽的言辞后,迅速打出讨逆的旗号,加入了南下的行列中。

  “不会这样就结束战争吧。”看着斥候依次呈递上来的情报,我不得不发出如此的感叹,占德拉科普军半数以上的部队已经叛变,而且有越来越多的趋势。

  讨逆联军的先头部队已经抵达了亚鲁法西尔圣城的郊

  外,大有一鼓作气,攻下圣城的气势。

  “如果真是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吧。”德科斯还是那一脸的坏笑,“只不过贵族的势力一时就要坐大,到时候处理起来麻烦而已。”

  我看着这个老狐狸,叹了口气,尽量消除旧贵族的影响,也算是我全局棋的一部分。然后可以依靠从平民中提拔出来的新阶贵族,推行一系列的变动,鲁素大哥在兰帝诺维亚的治理就可以借鉴。

  “放心吧,那个德拉科普能发动那么大的叛乱,就证明他不是垃圾。那些临时拼凑的联军过不了冬天就会灰溜溜的回来,搞不好,能不能回来都说不定。”

  德科斯笑着,捧起了茶杯。

  “只好这么希望了。”在这个时候,居然希望叛军能够胜利,真不知道该做如何感想。

  “大人,有人求见,说是大人最亲密的盟友。”

  一名侍从轻敲了外面的门,然后恭声道。

  我和德科斯对望了一眼,最亲密的盟友,这种厚颜无耻的说法,不会是那个家伙吧:“让他进来吧。”

  “是!”侍从退下,不一会,几个人快步走近,在拉开房门后,一张鼬鼠的脸出现在我面前。

  “你好呀,闪族的骄傲!”安鲁特张开了双臂,做出热情状。

  只感觉到心中一阵干呕,对于这个同族,我真是不知道如何对付,在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后,我上前,拍了拍了他的肩膀:“你好,族长阁下。是什么风把你给吹过来了?”

  安鲁特故做惊讶状,在左右顾盼后道:“阁下不是打到法兰了吗,按照我和阁下的协议,我已经带来了两千甘达尔部落最精锐的射手,而且我都已经准备把全族都迁出迷途森林,在平原上安家落户了。”

  先不说比协议的少了一大半,而且若说是打到法兰,去年的这个时候,我军就已经办到了,那时候也没看见甘达尔的盟友出现在援军名单里。在我的印象中,这批闪族的同胞唯一的善事就是帮忙运了百万石粮食过来,不过我们也付出了半成的代价。

  不过总不能因为这个把两千名射手赶回去,培训弓箭手的时间比训练步兵要长的多,而且一个优秀的弓箭手更是难求。

  “族长阁下真是守诺之人,我这里自然不能违诺,这样吧,北法兰的土地就封给甘达尔族,这个就算是我们交换的盟约吧。”我想了想,做出了这个决定。

  安鲁特眼睛放亮,北法兰虽然屡遭战争破坏,但是占地约数十万亩,能够耕种的至少也有数万亩,即便称不上肥沃,一年的产出也足够让甘达尔的人填饱肚子:“除了太靠边境一点,地方也算不错。”

  “是呀,不过艾尔法西尔南部的土地都被荒废了,等着两天,境内的艾尔法西尔人可能要迁移到北方去的,到时候,北法兰可就安全多了。”德科斯突然插嘴道。

  安鲁特连连点头:“不错,不错,这位是……”

  “我乃德科斯,目前任军师一职。”

  “哎呀,原来是军师大人呀,阁下的大名,如雷贯耳呀。”

  德科斯与安鲁特,一只是狐狸,另一只是鼬鼠,大有相见恨晚,臭味相投的味道。早早的把我晾在了一边,在一侧嘀咕起来,不时传出了阴险的笑声。我摇了摇头,自行走出了这个房间,让外面的风吹在脸上。

  一眨眼就是秋末了呀,带着寒意的秋风卷过,打落了庭院中,树上那残存的几片叶子。黄色的叶子飘下,连同它们的同伴一起厚厚铺在地上。而树,光秃秃的立在那里,在寒风的吹拂下颇显得萧瑟。

  就在我一阵感叹的时候,一阵急乱的步子响了起来。

  “大人,布拉西尔殿下希望你能过去一下。”侍从一看见我,立刻跪在地上,大声道。

  今天真是忙碌的一天,我点了点头:“知道了,我马上去。”

  ……

  两个人没有骑马,就站在一处小山冈上,山下到处是忙碌着装运东西的艾尔法西尔人,一阵阵的吆喝声不时传了上来。

  “差不多是时候回国了。”布拉西尔拄着大剑,突然感叹道,“实在感激将军能够给这些百姓休养的时间,不过艾尔法西尔人终究是要生活在艾尔法西尔的土地上。”

  “萨姆丁虽然遭受了打击,但是在北方还有几万残兵,这样回去,是不是危险了点。”我也清楚,很难改变这个王子的决心,从几天前,这里的艾尔法西尔人就已经开始迁移的准备。

  “虽然危险,不过不是没有机会,南方的土地基本上都被放弃了,在下雪前建立几个据点,然后再慢慢一点点挪向北方吧。萨姆丁的的部队已经军心涣散,随时都有可能发生变乱,如果运气好一点的话,说不

  定,我还能为父王、王兄他们报仇。”布拉西尔虽然是笑着说这些话的,但是我知道他的心里根本没有底。

  “其实……”

  “不了,法普将军,很感激你这几个月来的照顾。

  而且你对这些百姓有救命之恩,我们艾尔法西尔人知道该用什么方式去报答这份恩情。”布拉西尔的眼睛中放出了亮光,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以前没有的王者之气。

  “知道了,如果有需要的话,请立刻通知我。”

  “放心吧,我会的,我们可是报恩,不是去送死。”

  布拉西尔发出爽朗的笑声,“而且,在将军的军中呆了那么久,也该知道不要拿人命去硬拼的道理。再和萨姆丁的部队作战,我可有信心战胜他们了。”

  “既然这样……”我知道再做挽留没什么意义,在想了想后,把自己的披风解了下来,“我这里也没什么好送的,这件披风是迦兰给我做的,手工也不是太好,更值不了几个钱,不过北去寒冷,望它能给你挡挡风雪。”

  布拉西尔颤抖着接过披风,点了点头:“多谢了,法普将军,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还有,请记住,我们要一起建立新的世界。”

  “是,建立新的世界,我们一起。”挂着泪水,布拉西尔转过头去,披上了那件黄色的披风,然后消逝在我的视野中。

  “最后感谢你一句,法普,你让我知道了该为什么而战!”这是布拉西尔王子最后留下的话,在空中久久的没有消散。

  “为什么而战?”我抓着胸口悬挂的晶坠,笑了出来,“多保重呀,未来的艾尔法西尔王。”

  十月十二日,在秋风瑟瑟的时节,艾尔法西尔二十万众北迁,并在艾尔法西尔的南部建立了数个大的据点,与北方的萨姆丁军展开了对峙。就这样,艾尔法西尔在实际上分裂成两个国家,史称“南北艾尔”。

  数日后,传来了贵族联军惨败,两万余部队被全歼的消息。

  “雅穆拉克。德。法西尔侯爵战死……”

  “艾力。德。古德拉尔侯爵战死……”

  “波克拉姆。德。萨拉尔伯爵战死……”

  ……

  诵读战亡者名单的司仪面无表情的念了近半个时辰,台下的满是披着黑色头巾的遗族,在女人和孩子的哭泣声中,原本能称的上名门的贵族家支一个个凋零了。

  “怎么那么快就完蛋了,那可是两万人的部队。”

  “听说是被那个德拉科普各个击破了,两万人,那可是分了数路南下的。德拉科普军怎么说也有三万多的军力,集合起来消灭几千人,那还不是和啃豆腐一样。”

  “那些个想抢功的贵族死了也活该,可惜了两万人一起陪葬。”

  在一角的军官们窃窃私语,不过顾及到在场中的遗族,并没有太嚣张的喧哗出来。我扫了他们一眼,制止他们更为放肆的想象,然后整了整军装走到了台上。

  “我不会制止诸位的哭泣,不过战争并没有结束,我会为诸位的亲人讨回公道,让他们在九泉之下能够安息。”

  哭声更烈,伴随着数个贵妇人的晕厥,场中的气氛算是到达了最高潮。在一阵阵“请求大人给我们做主”的声浪中,我离开了会场,在身后,全副戎装的将官们鱼贯而出。

  迎着秋日的阳光,我停了脚步,然后下达了命令:“做好休整,明年开春,我们南下!”

  “是!”身后军官回应的声音,分外的响亮。

  终于到了和德拉科普做了断的时候,引发全大陆战争的亚鲁法西尔内战,该到它结束的时候了,我想着,脚下的步子顿时加快起来。

  王历1355年,“破乱之年”将大地铺满了尸体后,悄然退场。此后,为王历1356年,史称“ 更新之年”,将希望的风吹遍了整个大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