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只想搞个大场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你不按套路出牌

我只想搞个大场面 火烧云不红 2755 2020.06.21 12:05

  “敬生将这批学员带得不错。”

  段海坤站在练功场边缘,观察着众多学员的剑术练习,颔首点头,脸上露出几丝淡淡的微笑。

  作为秀水市“流云武馆”的馆主,他对于自己的大弟子叶敬生这次带的十几名学员,整体素质还是比较满意。

  三个月的时间里,基本都掌握了流云散手的套路,其中更有几人在这段时间,已经展现出了一点在练武上的天赋。

  若是好好培养,日后推到武道联盟上去,拿个资格认证证书也不是没有希望。

  传武街武馆遍地,虽产生了一定的群聚效应,但不可避免的竞争也变得相当激烈。

  各家抢生源时候,打出来的宣传广告那是一个比一个夸张。

  流云馆这几年的招生那是越来越难了,已经很久没有出什么好苗子了。

  “或许我该把要求放低一点……”

  段海坤叹了口气,心中默然计算起了往后这流云馆的前途来。

  他今年五十岁,于练武之人来说还算当打之年,膝下只有一女,正在玉京上大学,目前真正的入室弟子,唯有那个正在带学员练拳的青年教练叶敬生。

  一般来说,到他流云武馆学拳法的,只能算是普通学员。

  目标人群主要是格斗武术爱好者,锻炼健身,又或者是想练一两手防身,这是他武馆维持下去的主要收入来源。

  但真的收为入室弟子,那就不一样了,他要手把手教对方武道秘技,不但免除了学杂费,他这个做师父的说不得还得补贴对方,真正当做儿女传人去对待。

  而且,开武馆的,少不了有些仇家,他也需要有弟子撑门面,以防他老了之后有仇家找上,又或是有人上门踢馆,想踩着他的名声往上爬。

  “徒弟想拜名师,名师也想收好徒弟呐!”

  段海坤无声地叹了口气,练武是讲资质的,某种意义上可以类比超凡者。

  只不过超凡者是天生异能,觉醒了就具备超凡之力。而武者具备的只是天赋,需要长期大量的练习,专门拳术和密武训练,才能将这种天赋转化为实力。

  背负着双手踱着步子,段海坤的目光在二十多个武馆的学员身上扫过。

  趿拉趿拉——

  这时,一阵轻微的声响传来。

  段海坤朝着声音响起的方向望去,眉头不由微微蹙起。

  练功场边缘的一个墙角处,一个穿着T恤短裤的少年,正模仿着正在练习流云散手招式的学员,比划个不停。

  少年神情颇为认真,可对方越是认真,越让段海坤看不下去。

  脚步凌乱,手眼全无配合,一套流云散手二十四式,愣是没有几个动作是做到位的。

  尤其让段海坤感到不快的是,这个少年脚上穿的是拖鞋,随着他练习流云散手那些变形的招式动作,不时发出趿拉趿拉的刺耳声响。

  “唉,这练得……”

  段海坤嘴角抽搐了两下,忍不住朝着这个少年走了过去。

  少年年正在手忙脚乱跟着场中学员练习招式,眼角余光瞥见了段海坤朝他走来,脸上非但没有半点惊慌,反而有些诧异。

  “咦?怎么是老段来了?”

  段海坤作为流云馆馆主,其实出现的次数并不算多,日常教学大多数都是大师兄叶敬生在完成。

  “不过老段来也好,馆主嘛,这场面应该能搞得……嘿嘿……”

  杨禅低着头嘴角轻扬,露出一抹笑意。

  “……就是不知道老段是会狠狠的嘲讽我一番,赶我出武馆呢,还是要打击我一下,让我绝了练武的心思?”

  手脚胡乱比划着,可杨禅内心几乎忍不住想要叉腰大笑:“‘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这么经典的台词我一定要念出来,很大声很大声那种,嗯嗯,注意表情注意表情,一定要悲愤一点……

  再然后,以我现在的实力,即便打不过老段,应该也不会逊色太多了,嗯,大不了工资不要了,反正这破武馆看着也要关门的架势。”

  杨禅按捺住心中的喜意,手脚练习流云散手的动作,越发的笨拙僵硬。

  “杨禅啊!”

  段海坤站到了杨禅身前,喊了一声。

  “馆……馆主!”

  杨禅故作惊慌地停了下来,素手立在一旁,脸上露出唯诺之色。

  “杨禅,你也想练武呢?”

  段海坤神色平静地望了一眼杨禅,轻声问道,只是在他的目光落在杨禅脚上的拖鞋,不自觉地再次挑了下眉。

  “是……是,馆主。”

  杨禅眼里似有惶恐之色,略有些结巴道,“馆主,我知道我那个不……不该……偷学,可是我想。”

  “什么偷学不偷学的!”

  看着喜兴不形于色的段海坤忽而摇头失笑了起来,“你来武馆打杂工也半年了,想学就学霸,不过,下次啊——”

  段海坤声音微微拖长,指了指杨禅的双脚,“至少换双鞋吧,练功服也有,换一身也行。”

  “啊?!”

  杨禅瞪大了双眼,满脸不可思议地望向段海坤,这……这个大佬到底在说什么。

  他来武馆应征杂工时,记得可是有明确说过,不许偷学武馆的武学。

  “那个,馆主,我,我没交学费的……”杨禅急忙补充了一句。

  “好了好了!”

  段海坤摆了摆手,打断了杨禅的话。

  如今虽时代不一样了,有枪炮之类的热武器,超凡者登记在册建立了联盟,甚至联邦的外金属骨骼都投入应用,秀水市的传武街看着还算热闹,但段海坤深知内情,传武已然没落了,在武道联盟之内,话语权也被新兴的武术和格斗所占据。

  他自诩一派武术宗师,遇到真喜欢传武的人,又在武馆打工,哪怕没交学费,他也不想赶人。

  一派宗师,流云武馆的馆主,这点气量总是要有的。

  “门户之见要不得,敝帚自珍更要不得。”

  段海坤心中轻叹一声,目光再次落在杨禅身上,神色一时有些复杂。

  恍惚间,甚至偶尔会让他想起昔年拜师求学的场景,那时候传武街还未曾建立,想要拜师可不那么容易。

  “不过,眼前这小子天赋是差了点。”

  他其实之前就留意过,这小子偷偷摸摸跟着学武,还不时用武馆的健身器械,可今天看对方练的散手套路,着实有些失望。

  稍稍沉吟了一下,段海坤斟酌了一下措辞,这才微笑道:“杨禅啊,这练武啊,学得慢不怕,关键是要坚持,要有恒心。”

  “这……”

  杨禅听着段海坤勉励的话,一时有些无语,他和段海坤接触不算太多,对方平日里都是板着一张脸,一副生人勿进的表情。

  其实随着他各项属性的提高,这半年里他早就把流云散手练成了,不过秉承着低调不惹眼的态度,一直没有展露出来。

  以他现在的力体敏三项属性,杨禅自认,段海坤应该也不会是他的对手。

  既然要弄场面值,他本想着故意装作不会,让段海坤嘲讽他一番,他再来个“反击”,啧啧,这么多学员围观,这场面不就搞出来了。

  可现在,段海坤发现了他偷学,而且练的一塌糊涂,不但不以为忤,反而还鼓励他,这真是……

  杨禅忽然灵机一动,故作腼腆地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那个馆主,我其实一直有坚持锻炼,上个月还将武馆里的八千块的蝴蝶机给弄坏了。”

  说到这里,杨禅的目光微微瞥了段海坤一眼,他可是想好了,老段要是责怪他用坏了健身器械,他就再借机发难……

  “嗯?”

  段海坤听到杨禅弄坏了蝴蝶机也是愣了下,不过并未如杨禅想象中的勃然大怒,反而忽然拊掌大笑道:“好!少年人有志气,人就是要这样,只要肯坚持,不论做什么你将来都会有一番成就!好好努力!”

  “呃,不是,馆主你关注的点是不是……”

  杨禅还想再说什么,段海坤已经转过身,踱着步子朝着武馆外的大门走去。

  “馆主!馆主——”

  杨禅看着段海坤的身影消失在大门外,双目一阵茫然,“八千块的蝴蝶机啊,老段,你问都不问一下,你……你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

  “喂,杨禅——”

  正在杨禅望着段海坤离开的背影满是无奈时,身后又有一个声音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