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只想搞个大场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流云夜话

我只想搞个大场面 火烧云不红 2023 2020.06.27 11:56

  夜色正浓。

  流云武馆内的练功场,灯火通明。

  一个留着络腮胡的中年壮汉正站在练功场中心位置,双脚微曲,微微半蹲着身。

  他的双臂平举,宛如抱球,胸腹随着长而舒缓的吐息不断起伏。

  这人正是流云馆的大师兄叶敬生,此刻他光着上升,露出虬结的肌肉,正慢悠悠地静站着吐息。

  “呜——哇——”

  忽然,一阵急促的警报声从外间传来。

  叶敬生长长地吐了口浊气,抬头望了一眼练功场外的天井,转身望向练功场旁边一张太师椅上静坐的一个身影:“师父,最近这警报声有点频繁啊!”

  “确实有些不正常。”

  端坐在太师椅上的段海坤眉头微皱,瞟了一眼桌子旁的一台外观平平的手机,皱起的眉头又舒展了开来,望向叶敬生道:“心境平和下来了?”

  “嗯。”叶敬生点了点头,看着粗豪壮实的一个汉子,站在段海坤面前,却如一个小学生似的。

  “我如今虽还不是那常龙的对手,但却的只是实战经验。还有古武和新武的区别,新武的搏杀技巧针对的都是人,古武这方面虽也有,但不如新武成体系。在武道三阶时,我敌不过他也是正常,但再往后,哪怕他比我年轻,却也是不如我了。”

  “你明白就好。”段海坤微笑颔首,“敬生,你练武的进境不算快,但底子扎实,武道联盟如今虽以品阶来划分实力,但按古法来说,其实武童生武秀才都算不得习武之人,唯有武举人,才算是真正迈入武人一途。”

  “新武格斗术,针对的都是人,讲的是打人的功夫。这几十年来针对性的训练、发力技巧,对付的都是人,再加上如今的科学昌明,这一点上新武已经是梳理出来了一条路子。

  这个打法古武里面这些虽然也有,很多还是战场的杀人术,但到底不像新武那般呈体系化。所以,真上了擂台比武,嗯,至少没达到武举人,也就是没达到武道五阶前,古武还真不一定是新武的对手。可一旦达到了武举人以上的层次,那就不一样了。”

  “是,师父。”

  叶敬生抱拳冲着段海坤行了个礼,一副受教的模样。

  白日里输给了常龙,叶敬生毫不介怀自是不可能。

  他年龄比常龙大,体能和力量大家都在武道三阶武秀才的水平,可实战起来几个照面就被放倒,面皮上多少都有些挂不住。

  可他也很清楚,他拜入流云馆,练传武,不,是古武,在前期的实战能力上肯定不如练新武格斗术的。

  但武道一途,并非前面顺了,后面就好走,反而由于时间的原因,错过了以后会更难。

  他在流云馆七八年的时间,段海坤几乎没怎么教过实战格斗,教的就是招式套路和桩功。

  这东西现在看着就是强身健体,可从武道五阶,也就是段海坤称作武举人的阶段开始,效果才会真正体现出来。

  而到了那个时候,一般的实战能力和搏击技巧也就无多大的意义。

  “不过,说是这么说。”

  段海坤手指轻轻敲了敲太师椅的扶手,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但往后,我们流云馆恐怕就更难了。”

  新武格斗术的出现,是顺应时代发展的结果,也是武道联盟推动武道普及的手段。

  你们要打得好看,就能打得好看,你们要能够有实战能力,就推出能够有实战能力的。

  可这些东西的出现,反而又在一定程度上冲击了古武传承,尤其是一些小武馆小门派的传承。

  收徒不已,且时间太长,见效太慢。

  这么多年下来,流云馆练到现在也就段海坤一个人坚持下来,而且今天踢馆还被人几下就放倒了,这样下去还有几个人愿意练的。

  “对了,师父……”

  听到段海坤感叹,叶敬生目光转了一下,说道,“我今天可是和其他学员说了,杨禅练的我们武馆秘传的流云劲。”

  “嗯?”段海坤微微有些讶然,随即望着面目粗豪的叶敬生,“你倒是想得出来。”

  “我答应给他加薪呢。”叶敬生低声嘟哝了一句。

  段海坤对于加薪什么的倒不在意,甚至他还知道目前武馆还欠着杨禅一个月的薪水。

  只是对于杨禅……

  段海坤脸上露出了思索之色,随即又不禁失笑起来,摇摇头,“这小子今天说他用坏了一个蝴蝶机。”

  白日里段海坤看着对方偷学流云散手时,还想指点一番,哪里想到这混小子是扮猪吃老虎。

  杨禅来流云馆这半年,私底下偷偷用武馆的器械健身,段海坤是一馆之主,再不管事,也是有所察觉的。

  只是听到叶敬生说,今天有人来踢馆,廖平和他都被人放倒,结果杨禅站了出来,三两下把那踢馆的人给赶走了,他依旧极为意外。

  他自是不怀疑叶敬生话中的真实性,但还是觉得有些不相信。

  当然,要说是什么对头或者其他武馆安插的卧底,那也不太可能。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没人去做这个事情,再说杨禅的身份他其实有所了解。

  “要我说,师父,你干脆把他……”

  叶敬生看着段海坤陷入思索,正要继续开口,忽然——

  嘀嘀——

  嘀嘀——

  就在这时,段海坤放在旁边桌子上的一台样式普通的手机,发出了一阵悦耳的声音。

  段海坤一下从太师椅上坐骑,伸手拿起手机,快速地瞥了一眼,而后望向叶敬生,略有焦急道:“敬生,我出去一趟,你关好门。”

  “师父,你这是……”叶敬生有些莫名所以。

  只是他话尚未说完,就见段海坤一步迈出,刺啦一下,踩破了练功场的地砖,人就到了外面的天井。

  等叶敬生追出来时,就见段海坤一跃上了数米的围墙,几个纵跃,消失不见。

  望着段海坤消失的方向,叶敬生眼神炽热。

  诚然他今日那叫做常龙的青年来踢馆,输给了对方的新武格斗术,可此刻看到段海坤展示出来的惊人实力,心中一片火热。

  这才是真正的武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