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游戏异界 我只想搞个大场面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真是太和谐友爱了

我只想搞个大场面 火烧云不红 2372 2020.06.22 12:37

  站在杨禅身后的是一个高大健壮的中年人,面容粗豪,双目有神,一身宽大的练功服被壮硕的肌肉撑得鼓鼓的,正皱着眉望着杨禅。

  杨禅回头注意到了叶敬生的脸色,略有沮丧的情绪瞬间兴奋了起来。

  “大师兄终于来了。”

  段海坤他接触得不多,对方是流云馆的一馆之主,要摆宗师气度,对于他偷学武功,弄坏了健身器械,心里哪怕有想法,可面上绝不会表露半分。

  但叶敬生大师兄不同,以杨禅和对方打过交道来说,性格暴躁如火,偏偏又有些古板,尤其是在练武上,更是极为严苛。

  杨禅可是不止一次听到叶敬生在教学员的时候说过,你可以说我丑,脾气差,我绝不为难你,但是要把我教的拳术练得不行,那我就不能忍了。

  就杨禅这半年里,见到叶敬生将学员骂哭的场景都有好几次,甚至还有闹得当场退费的。

  也不知馆主段海坤是怎么想的,要不是叶敬生真的是有两下子,受到一些天赋不错的学员青睐,这流云馆早开不下去了。

  可饶是如此,这流云馆在杨禅眼里,这半年来的学员数量也是逐步下滑。

  “不过,这样最好,大师兄才是完美的碰瓷对象啊,这么多人看着,以大师兄的性情,恐怕眼里才是真的容不得沙子……”

  杨禅心念电转,叶敬生已经走到了杨禅身边,神情颇为严肃。

  “大……师兄!”

  杨禅故意挪动了一下脚步,发出趿拉拖鞋的声音。

  以他对叶敬生的了解,这时候少不得要被劈头盖脸的一番痛骂。

  叶敬生性烈如火,还是个武痴,对于他偷学不偷学武功杨禅觉得对方应该是不会太在意,但见着他把这流云散手练得乱七八糟,说不得就要暴跳如雷了。

  尤其是没有换鞋换练功服什么的,这可算是“大不敬”了。

  可下一刻,杨禅感觉自己如同活见鬼了一样。

  就见叶敬生那张粗豪的脸上,竟然挤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瓮声瓮气道:“你刚才那招‘大地春色’手腕发力后呢,脚步要跟上,要腰背发力。所谓力从地起……”

  叶敬生说着,身体拉开了架势,口中忽然发出一声低喝:“哈!”

  筋骨震动,练功服袖口下摆发出噼啪之声,

  叶敬生整个人一跃而起,身形腾挪如蛟龙,矫健舒展,口中低呼着:“青龙舒肢、迎风掸尘、风扫秋叶、樵夫担山……”

  二十四式流云散手,被叶敬生一一施展了出来,动作行云流水。

  “好!”

  “大师兄练得真是太好了!”

  “同样的招式,大师兄打出来就是好看啊!”

  旁边的流云馆学员,不知何时已经涌了过来,站在旁边拍手叫起好来。

  叶敬生将一套二十四式流云散手从头到尾演练了一遍,面不红气不喘,冲着杨禅轻轻点点头:“怎么样,看清我的动作了嘛?”

  “看清了!”

  杨禅有气无力地应了一句,他已经不知该说什么了,又望了一眼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的叶敬生,低声问了句,“大师兄,你……”

  “我什么?”

  叶敬生一脸正色,指了指杨禅的拖鞋和衣服,“等会换上练功服,我一对一指导你。”

  “不是,大师兄……我这样,你不应该发飙发火,骂我蠢骂我笨,早点死了练武这条心的么?我给武馆拖后腿了啊!”

  “骂你干什么?”

  叶敬生有些不明所以,跟着又挤出了一丝难看的笑容,“没天赋不可怕,我入门的时候师父也天天说我笨来着,你每天打扫武馆后,偷偷练习我都看到了。”

  “就是啊,杨禅,一起来练拳,也免得我总挨骂啊。”

  两人说话间,一个平头的青年走了过来,笑嘻嘻地冲着杨禅道:“呐,你要是觉得不交学费过意不去,我们大家一人给你凑一点足够了。”

  “是啊是啊——”

  在平头青年后面,一些个穿着练功服的学员,目光也纷纷投了过来。

  或是鼓励,或是颔首,整个流云武馆的道场里,洋溢着一派祥和,以及乐于助人的气息。

  “啊!!”

  杨禅狠狠揉了揉头发,猛然跪倒在地,双手握拳,捶打在地面上,一张面孔微微扭曲,露出了无比痛苦的神色。

  这个武馆里的人是有毒吧,我一个打杂的,想装个逼,怎么就一个个热情似火,相亲相爱的样子……

  我不要面子啊!

  “阿楚,你这是怎么了?”叶敬生看着杨禅的模样,上前一步,似乎想要搀扶。

  “别——”

  杨禅双膝跪地,微微昂起头,看着走上前来的叶敬生,右手高高抬起,制止了对方的搀扶动作,“别碰我!我只想静静!”

  “杨禅,你真的没事吗?”

  那个笑嘻嘻的平头青年,目露狐疑地看了杨禅一眼。

  “平头哥,我没事!”

  杨禅长长叹了口气,这个平头青年名叫廖平,算是流云武馆里比较好斗的,经常找人切磋。

  只是呢,这人又有底线,不欺凌弱小,而且不像其他学员那般有架子,反而时不时乐呵呵地与杨禅开玩笑。

  “我只是没想到,流云馆竟然这么和谐友爱!”

  杨禅心中哀叹一声,注意到周遭不少目光都落在了他的身上,默然站起身,勉强挤出一丝笑容,“谢谢大家好意,我还做好在武馆打扫卫生这份有前途的工作吧。”

  “哈哈哈……”

  人群里一阵哄闹声响起。

  杨禅虽然和他们不一样,并未交学费,不算流云武馆的学员,但经常都能够看到杨禅在流云武馆打扫,不少人心里早把他当做武馆的一份子。

  大家见得最多的便是杨禅偶尔会站得远远的跟着他们一起练武,再有那就偶尔会看到杨禅用武馆的石锁、哑铃、各种健身器械锻炼身体。

  哐当——

  正在练功场内哄闹间,忽然,一声剧烈的响声将众人惊醒。

  武馆的大门突然被人踹开,从门外走进来了两个人影。

  走在前面的是一个二十六七岁高大的青年,青年鼻有鹰钩,使得眼神看上去似乎多了几分阴鸷。

  在这青年之后,跟着的是则是一个身形娇小的少女,手里拿着个自拍杆似乎正在玩直播。

  “喂,你们是干嘛的?”

  站在杨禅身边,正笑嘻嘻的廖平脸色一变,第一个从人群里冲了出来,朝进入武馆的两人喊道。

  进门的两人却像是没听到廖平的话一般,少女自顾自地将自拍杆三百六十度绕了一圈,冲着弹幕飞起的手机屏幕笑嘻嘻道:“大家看到了,这里就是流云武馆,听说在南秀市的武馆一条街还是挺出名的。”

  一边说着,一边又用肩膀顶了下走在前面的鹰钩鼻青年,“哥,哥,快露个脸!”

  “哼哼!”

  走在前面的鹰钩鼻青年听到了少女的话,冷哼一声,转过头,冲着手机摄像头比划了一下握紧的拳头,嚣张至极的声音在整个武馆里回荡开来:

  “我今天就是要告诉大家,市面上这些个什么武馆、门派,百分之九十九都是骗子,根本不能打!传武早就该扫进垃圾堆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