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我回到了清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庙算(上)

我回到了清朝 hanbingm 3110 2005.09.25 21:14

    第三章 庙算

  光听声音,也知道这个阴冷的声音的主人是姚之富,袭击霍家堡的主谋,白莲教的总军师,现在是朝廷钦犯名单上排名第三的危险人物。

  没想到这次会碰上大鱼。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家伙是导致小玉家破人亡的罪魁祸首,绝对不能放过。

  “哼哼,长龄!小王爷,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先别高兴的太早!除非想让你的顶头上司性命不保!否则,还是乖乖听话的好。”姚之富阴冷的声音略带得意,显然以为他已经稳占上风了。

  奇怪,几乎是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就站在我旁边的勒保,这老狐狸好好的,在众人的护卫下,安全的很,姚之富那来那么大的信心?

  很快,按捺不住的姚之富又开始威胁,道:“景安!还不命令你的手下全部放下兵器!要不然,你的脑袋就要搬家了!”

  不禁哑然失笑,这姚之富真没创意,用的还是上次‘擒贼先擒王’的计谋,趁乱胁持了景安,以为控制了湖北巡抚就控制了一切。可惜,再精明的人也有失手的时候,今天姚之富就犯了他一声中最大的错误!

  轻轻拉了拉被楼下的屠杀震惊的发楞的勒保。示意他一起出马。

  勒保绝对是得了官场中的真味,能不负责任,他是绝对不会负责的!可是到了非要他出面的时候,勒保表现的十分的决绝。

  我孥了孥嘴,示意他先看场中在姚之富的威胁下,吓的屁滚尿流的草包,笑问:“大人,您看,景安大人可是命令我们所有的人放下武器投降呢!为的是保住他的狗命!本世子虽然有心不听,可是陛下有命,让我受湖北巡抚的节制,埃,看来只好服从命令了!”

  “或者,大人来力挽狂澜?!”凭借得到的情报和勒保的接触,我推测勒保应该是奉了嘉庆的命令来湖北收拾烂摊子的,因为朝廷早就对湖北的剿匪很不满意了。现在也该是他出手的时候了。

  勒保已经从刚才的惊讶中反应过来,微微皱眉,显然很不齿于景安的草包。当然,他对我也没客气,顺口教训道:“长龄,小小年纪,别这么多私心,大事为重!”

  说完,毫不迟疑的作出了决定,担当起他应担当的责任!

  高声道:“在场的湖北众官员听令!景安有负圣恩,临阵退缩,当场叛变,实在是我朝的耻辱!”

  一句话给景安扣上了大的不能再大的帽子!叛徒啊。震慑全场后,这两眼放出摄人精光的小老头,正式表明了自己的身份,开始发号施令,道:“本官,钦命湖广总督-勒保,受命于朝廷,来湖北剿灭白莲逆匪。湖北巡抚-景安临阵退缩,已经犯了死罪,再也不是你们的顶头上司了!来人那,不用顾及他,先拿下这胆大妄为的乱党!”

  听了勒保干脆利落的处置,不由的在心里暗赞一声,这才是雄居一方的封疆大吏应有的气魄,相比起来,景安还赶不上老狐狸的一根脚趾头。

  既然勒保都下令了,乐得送旁边看的兴高采烈的帅哥一个人情,先瞟了满脸喜悦的杨威利一眼,表示这都是为了你。然后高声禀告道:“大人,长龄禀告,劫持景安的是白莲叛匪的大头子!叛匪的第三号人物,钦命必杀之的-姚之富!此人心狠手辣,无数朝廷官员丧命在他的暗杀之下,有.......!”不等我控诉完毕,勒保老脸一开,显然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好事,大功一件啊。当机立断,命令道:“来啊,不必顾及,格杀勿论,凡是杀姚之富者赏银千两!”不由的佩服,果然是封疆大吏,心狠手辣。在抢功劳的同时,连景安这碍手碍脚的家伙一块除去了!

  正合我意,连忙答应道:“得令,小子们,开火!”

  景安还看不清形势,大喊大叫,道:“别啊,大人,万万要念着同朝之情意啊!”可惜,迎接他的是一顿火枪。而那些胆小的官员,文人们早就吓的躲到一边去了,火枪、利刃下有谁敢出头为景安说话?何况这老小子还坏事做尽呢。

  还是姚之富见机快,发现情况不妙,抢先一步把景安推了出去,抵挡枪弹。仗着身法灵巧,犹如鬼魅一样的躲到旁边官员和文人们的身后去了。

  我的手下还是太心慈手软,因为没有命令要他们也不用顾及官员和文人骚客们的性命,都停了手。

  就是这一瞬间的犹豫,让姚之富得到了机会,趁着火枪一时沉寂,轻巧的翻了出去,没有走窗户,而是顺楼梯而下。此举大出人们的预料。大多没能作出反应,本来他可以很顺利的逃脱了,可惜前几天我收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小弟。杨威利不知道为什么早就有了防备,还通知了我手下枪法最好的二狗,所以在姚之富就要逃脱的时候,一声清脆的枪声响起 ,结果是,姚之富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留下长长的一串血迹。

  称赞一声,表扬二狗反应快,就要追下去,给这曾经威胁我和玉儿的家伙一记狠的。可惜有人比我还快。勒保那乡下农民一般朴素的仆人抢先一步冲了出去,只觉得眼前一花,仿佛是脚不沾地一般,快的惊人。

  与此同时,身后响起勒保的告诫,道:“世子留步,这种粗活还是让手下去干吧,你、我还是留下善后的好!”

  我心里很清楚,经过这一番打斗,今后顶头上司就要换成这老狐狸了,他可不是景安那样的草包,精明利害,还是给几分面子的好。

  适时的停下脚步,打个哈哈,道:“是,大人见谅,实在是因为我和此人有血海深仇!一时冲动!”话一出口,忽然觉的旁边瑟瑟发抖的文人打扮的宾客中一道锐利的眼光射来,回头看时,却什么也没有发现,不过是一些打扮、样貌都极为平常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眼光虽然锐利,却带着几分亲切。可惜此时没有时间细细考虑,延误了大好时机。

  勒保的心思并没有放在这里,只是不想让我冒险而已。亲王世子出了问题那他的责任可就大了。随口道:“世子不用担心,老李武艺高强,还从来没有失手过!谅那贼子也跑不了。”

  我可是知道姚之富的能耐,不认同勒保的判断,他毕竟是文人吗!随手叫过王二狗询问。得到肯定的答复:“世子放心,差点就打中姚之富的心口了,偏了一点点!要不当场就放到了!”

  怀疑,怎么那么自信?

  回答:“世子,二狗现在连飞翔的燕子都能打中了,这姓姚的上次可是杀了我们好几个兄弟,早就想报仇了,肯定是打中了,不过没中要害,要不然也不会跑了!”

  放下心来,勒保的仆人武功不弱,重伤的姚之富看来是凶多吉少了。

  善后问题很简单,此次白莲教一败涂地,暗杀,强攻都被挫败,数千人被杀,被抓,连他们指挥行动的大头子都生死不明。我们已经完全控制了局面,所等的就是天亮后,援兵到达,全城大搜捕了。

  令人头疼的还是景安这家伙,没想到他命这么大,中了多枪仍然不死,稍微恢复一下元气就开始大哭控诉,号称要上京告我们。

  可惜,今天他碰到的是勒保老狐狸和本小王爷的强大联军。勒保微微一笑,宣布自己提前上任了,上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弹劾景安贪赃枉法,借口他身负重伤,软禁了起来。

  随后,本小王爷一努嘴,姚莹姚胖子立刻站了出来,和景安划清界限,然后将景安多年来贪赃枉法的罪证和盘托出。罪证里边随便拿出一条来就够杀头的了!雷霆万钧的手段立刻收到了效果,湖北所有在场的官员都被震慑,变的战战兢兢,没人敢小看这新来的总督了。

  纷乱一夜,第二天清晨,勒保此次带来的援军开进武昌,完全控制了全城,开始大搜捕等善后工作。

  此时勒保也轻松下来,在好言安慰众人离开后,单独留下了本小王爷,然后把他自己的心腹介绍给我认识。还作出了一个让人惊讶的举动,他主动向本小王爷请教剿灭白莲教的策略。

  惊讶之余,也不由的佩服此人的心胸。考虑到往后他的前途不可限量,会是我的一大助力,而且,我还要在他麾下效力很久后。本小王爷第一次将剿灭白莲教的计划和盘托出,给勒保作了一次全面的战略分析!(战略分析这词是进口的,当时我和勒保说的是进行‘庙算’,这个词才是我们中国人原创的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