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清史民国 我回到了清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我那可爱的费老头是神仙!

我回到了清朝 hanbingm 4029 2004.11.09 10:21

    为了把我那令人,尊敬的,令人爱戴的师傅从那濒临死亡的深渊里拉出来,我决定把二十世纪的伟大化学发明带到清朝来。

  工预善其事,必现利其器,这个时候伟大的现代化学的奠基人,拉瓦西,就是那个发明了氧气说,质量守恒定律的人,大概已经在法国大革命中被押上了断头台了吧,这位创建了现代试验化学理论的大师,脑袋不大开窍,结果被激进的革命者罗伯斯僻尔轻轻的教训了一下,要不然那轮到我来当这冒牌的科学大师。

  既然要作化学试验,难免要有个什么火灾,爆炸之类的事故。必须找一个安全又隐秘的地方,安全可以理解,为什么隐秘?,呵呵,现在是什么时间,179几年那,我就是不小心重复一下,中学的试验,估计也能够获得一个诺贝尔将,这么先进的科技,要防盗啊,您别笑,根据以往的历史,只要是发现一种新元素的人都被牢牢的定在化学史的最前面,根据这条规律,估计要在我的大名下准备几十页的纸,以便记录我的光辉业绩,别的就不说了,起码,现在,就连,钾,钠等最基本的元素都还没有被分离出来,要是我一不小心制造出一个铝盘子,估计,所有的大家小姐都不戴金钗了,每个人都卯着劲让我给他们造铝钗。我要是把工业上合成氨的那一套,搬到现在来,再在下游流程上挂上联碱造点纯碱,上四合一机组造点浓硝酸,挂上硫化装置生产浓硫酸,哼哼,那还不发大了,什么杜邦家族,化学大王,都白扯!。什么,你说那还没有诺贝尔将那,那又怎么样,等咱有了钱,自己办一个,要办就办俩,一个自己玩,一个施舍给老外玩。

  闲话少说,我观察观察了整个家里的环境,选择在花园里,后门的门房,好处多啊,又安静,又安全,估计就是有什么江洋大盗,也想不到我们王府最值钱的东西统统藏在这里吧。

  一声呼唤,我忠心又听话的仆人,张正心又一次粉墨登场了,

  我吩咐,买东西,买不到的就抢,抢不倒就偷,一句话,完不成任物就别回来了,为此我特别动员了数十人协助。

  看好了,根据我画的图纸,给我定做,瓷的烧瓶了,烧杯了,导管了,试管了,等等反正一切一切作试验的东西....。为什么用瓷的?不用玻璃,并不是这时候中国不产玻璃(嘻嘻,少了一样可以发大财的东西),现在的玻璃质量不行啊,适合作试验用具的钢化玻璃要几十年后才会被发明,我可不是那些为了真理可以献身的疯狂科学家,我还要留这我这漂亮的脸到处有风liu艳遇那,用玻璃作的,万一它不幸破裂了,而里面正在加热浓硫酸,浓硝酸之类的我的脸可就成了忽然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血流满面。

  酒精灯好办,70度的衡水老白干都能作医药酒精了,稍微一蒸馏,就可以作为燃料了,加热的坩锅也容易,要不然,你以为我们大清朝融化银子的东西是啥?虽然质量差了点,还要我们的老百姓交什么火耗银子,(坩锅上有缝,都流到贪官手里去了)但勉强能用了。天平,中国人早就用它来称金子了,内务府一大堆,制作台子,架子那就是我们中国人的强项了。比较麻烦的是没有硫化橡胶做成的管子,最后找了一个皮匠,用一卷羊皮和明胶做了一大堆的皮管子,就这样,十八世纪最伟大,最先进,诞生了最多化学科技成果的试验室在中国北京睿王府花院后门的门房里诞生了。

  目前,试验室主任,高级试验员,试验员,助理试验员都由本小王爷一力承担,本来想让关海山那小子来当助理试验员,给我打打杂,那小子也很乐意,可是看到他那小棒槌一样粗的手指,我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实验室的保卫和清洁工作我委派了费锦老先生。

  开张大吉利,先做了一个水的凝结试验,试验一下试验仪器的密封性。很满意,

  “就这个呀!乖徒弟,你就用烧水来作给你的师傅看那?虽然你做的东西比较精巧,也不见得比我强啊,看来你那个化学也不怎么样啊,想当年我,炼丹的时候,那个鼎这么大,那呼呼的火苗映的天都红了,比你这个场面大多了。”费老头悄悄的溜进来,看我作试验,发感慨。

  我给了他一记你懂什么的白眼,愚昧,伟大的科学怎么能和封建迷信相比呢?

  我,再一次给张正心布置任务,各种各样的原料,看《神秘岛》学来的:生石灰、草木灰,碳酸钙,硝石、炭、硫磺、水银、铅、磁铁矿、黄铁矿、硫化铁、火石、矾土、小苏打等等,务必立刻办来,国内有的就在国内办、国内没有的就在国外办,最后问了他一句,有信心没有,能不能办到?别老苦着一张脸那,上次你就办的不错,这次办好了重重有赏!

  我的爷,你可别提了,上次我为了办您的差使,把腿都跑细了,办完了好几天都没有下炕。赏钱就不想了,只求你以后再有什么别的好事情,找别人办,什么王总管,李长史都闲着那。可千万别派我了、我还想多活几年那,

  顿了一顿,道:信心老奴到是有的,只是我不大明白爷要的都是什么东西?您老给我描绘、描绘?

  又转身对跟他办事的苏拉们吼道:“小子们,都给我竖起耳朵,听清楚了,要是办砸了我打断你们的腿!”

  “磔.....”

  ,生石灰、草木灰老奴倒是知道,爷这个碳酸钙是啥?

  就是你们家烧水壶里的水垢!

  那什么是小苏打?

  就是碱,碱面,一个小苏拉举手我知道,城东老李家蒸馒头用的那玩意!

  什么是磁铁矿、黄铁矿、硫化铁,我练说带比划,可是没有一个人听懂,没办法啊,以前,我倒是经常使用、制作硫酸,可是我不会找矿那,这黄铁矿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咱也不清楚。

  越说越不明白,急啊!

  费老头还来捣乱,问你要这东西干吗?很重要吗?

  我呸,干吗,造硫酸啊,硫酸你懂不懂,化学工业的基础,三酸两碱,你说重要不重要?

  硫酸?那是英吉利人的名字,我们中国人都叫它,绿矾油,再重要也没有必要自己造啊,上银楼里买点不就的了?他们常用它来化首饰,多的是,我以前炼丹的时候就常去买。

  死老头,你不早说,呵呵,我毕竟是在伟大的中国的首都,北京,勤劳的人民智慧勇敢,没有必要什么都从头开始,比困在那神秘岛上的倒霉蛋强多了!

  顺顺利利,准备就绪,给老头展示一下,科学的神奇,省的他一天到晚,把他光荣的炼丹历史拿来摆。

  作个什么那?,虽然是要以好看易懂为主,但是也不能作无用功,怎么也得作个有用的吧。

  有了把草木灰浸泡在水里一段时间,得到草木灰的溶液中,将浓硫酸到进溶液里,放入曲颈瓶子里加热,并用导管将曲颈瓶的口和球形器皿连接,溶液中析出一种黑色的粉末,加热后,紫色蒸汽冉冉上升,满屋子的紫色蒸汽,分外的漂亮。蒸汽凝结在导管和球形气馁,结成片装晶体。这就是碘,用75%的酒精浸泡就可以得到碘酒,也就是我们常用的紫药水。

  如何,服了吧,老头

  虽然,费师傅看的目瞪口呆,但是,还是嘴硬。

  “好像也不过如此。”

  看你还嘴硬,给你来个狠我气乎乎的

  用硫酸和硝石化合,蒸馏出硝酸来。

  把事先用蒸发的方法浓缩了的甘油拿出来,就用一只水槽把少量的硝酸和甘油混合在一起。就得到好几百毫升的黄色混合油液-*、烈性zha药!放在一边冷却。

  可是我失算了,低估了费老头的好奇心,他趁我不注意,用一个陶瓷的烧杯舀了一些,*,仔细观察,我说你好奇看看就算了,你摇晃它干什么,你以为是喝酒啊,喝之前先闻闻香味,你还摇晃,还摇!,幸亏我这一段时间练武有了不小的长进,反应比以前快了不少,一个健步,劈手夺过来,一下子扔了出去,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老头吓得脸色青白,我则是满头满脸的灰尘,碎石头。

  这个意外的结果就是,我家里花了好几千两银子,才弄来的巨大假山,有大半个没有了,而且目睹这一盛况的几十个丫鬟,仆人,半夜里经常得作做恶梦,一做就大喊大叫,“打雷了,要下雨了,赶快收衣服啊?”

  我严厉的剥夺了老头说话的权利,命令他三天不准讲话,不听话,我就用*炸他。

  一脸轻松的和大家解释:“没什么、没什么,刚才,我师傅正在教我,五雷正法,你也知道了,我是多么的顽皮,因为我捣乱,所以发出的天雷偏了一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吓这大家了。”

  “还会不会这样?,不会,不会,绝对不会,下次我打死也不敢了(真心话)”

  “什么?我要多久才能学会那什么‘五雷正法’?大概要30、50年吧,别害怕,估计你这辈子是看不到了”一个老仆人长出一口气,而年轻的都一边计算自己的预期寿命,一边考虑是不是要赶快逃离这个可怕的地方。

  结果在我府里,大概除了玉帝,就是费锦老神仙大了,每个人见到他,都自动的躬身见礼,退在路边,祈祷老神仙赶紧离开我远一点,千万别一时不高兴,一个掌心雷,劈了他。这待遇变的也太快了,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连我的奶奶,都换上了一副笑脸,一口一个老神仙,老神仙,询问是不是有什么长寿的秘诀,也不是太贪心啦,能看到我的,重重重重孙子就行了。

  又问,我的孙子是不是,聪明绝顶了,慧眼识珠了,在老神仙肯定、用力的点头后。笑的嘴都合不拢了。我知道我师傅是真心的,只是前一个形容词是指的我,后一个是他老人家在夸奖自己的炯炯双目那。

  我的小妹妹也来凑趣,千奇百怪,希望老神仙看在她最亲爱的哥哥的份上,大发慈悲,变1000个冰激凌出来,要不500个,实在不行10个也可以,最后当然是大失所望了。

  而家里的太监,丫鬟、嬷嬷,苏拉,每天都迎来大批的各大王府,和他们交好的朋友、亲人,围着费老神仙创造出来的大大坑,窃窃私语。暗自羡慕。老张可神气了,每天吐沫乱溅的描绘当时的壮观一幕,虽然那个时候他还在外面给我,跑腿,不过这并不妨碍他把一波一波的听众说得一愣一愣的毕竟事实胜于雄辩啊。

  这场闹剧直到我家的花园被修好为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