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圣途大道三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陷阱

圣途大道三千 罪未名 3131 2019.03.15 15:32

  从妖界回来,小七心事重重。夜里睡不着,就坐在房外的石阶上。山间的风自带着巍巍崇山的肃杀之秀,凉爽无比,吹一吹,脑子也就没那么乱了。

  一个人却突然出现在小七视线里。服装样式像是泰极宗的人,应该是地位不低的。

  “你明日就下山去。泰极仙山不是你呆的地方。”断渊语气冷冷。却是赶回来的风尘仆仆。

  “为什么?”小七问道。

  “我是宗主,泰极宗我说了算。”

  “你说你是你就是?那我还是圣王呢。”小七觉得这人真是好大的口气。

  “断空剑为证。”断渊拿出断空剑证明身份。

  “我身负妖骨,嗜血。我怕下山后控制不住自己伤及无辜。我想留在泰极宗。”小七如实相告。现在她就是一个十足十的危害,随时可能失控暴走。

  “泰极宗也没有能够制住你的人。这个面具非我的血不能打开,你若嗜血发作自会封住你。带上这个你就下山去。”断渊拿出一个天金石铸造的面具丢到小七脚前,就转身离开了。

  第二天清晨。

  姒旬和小七站在泰极宗山门前,小七手里握着那个天金石面具。心里依旧气的慌。自己坦诚相待,却换来这么一个没好气的。给她面具是告诉她别像个疯狗随便咬人么?真是讨厌极了!

  是啊,这泰极宗实在庙小,容不下她这尊大大大佛!

  “姒旬,我们下山去!”谁稀罕你这泰极宗!小七一边生着气,一边将面具带上。

  断渊站在泰极仙山主峰穿云峰上目送二人离去。

  姒旬一路上都特别的兴奋,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从玩乐说道吃喝,再到她家乡的种种。小七都听着,也心生向往。

  老人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她这回也是死里逃生了,该是有大福气的人。

  后脚,妖界无相殿元玑就带着浩浩荡荡的妖兵军队杀到了泰极仙山脚下。

  断渊不耐烦地差人送了一份:人不在,已下山的字条就将人打发走了。

  元玑吃了闭门羹,发了好大的脾气,将山下无辜的花花草草都踩死了一大片。

  “上不去这泰极仙山,山下也给我弄死点什么!”空手回去,带这么多人,不搞出点声势,实在太丢脸了!

  “你们随我下山去找人。”元玑选了一支十几人的妖兵小队随自己下山去寻那个红发女子。

  “宗主,元玑追着小七和姒旬姑娘下山去了。”一名弟子报告道。

  “我知道。由这无相殿的人闹一阵,看着差不多了,就给他们打回去。吵的我头疼。”断渊看了眼怀虚珠链——光芒明亮而稳定——就收回了无间袖袋里。

  “是,宗主。”

  离开了泰极仙山。小七跟着姒旬前往姒旬的家乡——青州城。

  姒旬在青州城还有一个姨娘,是个能投靠的人。

  小七一头红发实在惹眼,只能素日穿着个大斗篷。白天也不便走官道,只怕被当成什么身份可以的人给抓了去。

  官家四处抓人献给妖族,这样的亏两人可都不想再吃第二次了。

  两人昼伏夜出,又只挑一些僻静的小道走,行路速度实在是慢。

  半月,两人走到了临近青州城的地界。

  夜半,姒旬拉着小七赶路。

  小七却突然定在了原地,拽着姒旬,“姒旬,先别往前走。我感觉不太对。”

  “怎么了?”姒旬听了小七的话,两人警惕的并肩站着。

  自从在妖都,小七救过她的命之后,姒旬便全心全意的相信小七。这几日的相处,姒旬更是知道小七虽然平日话不多,心里装了很多事的样子,但是一直都非常可靠。

  “青州城方向,兵马的数量太多了。”小七记得姒旬同她说过,青州城是个远离皇城的小城。没有大富大贵的权贵富商,却是个风景优美的鱼米之乡。这样一个青州城按理来说不会有大量囤兵在此。

  “小七,这里据青州城还有数十里地。你如何得知城里的情况的?”姒旬问道。

  “我能感觉到······我也说不明白,就是眼前看不见,但是好像还长了另一双眼睛能够看见很远的地方。”小七自己也觉得这种情况奇怪。自从自己被换上那一段妖骨之后,所有感官都比以往要灵敏了许多。寻着风声她就能听见很远很远地方的人的谈话诸如此类的。

  “那我们还去青州城么?”姒旬询问小七的意思。如果真如小七所说,那眼下青州城投靠姨娘也不是安分稳妥的选择。姨娘一家说不定也早就离开青州城避难去了。

  “去。你的姨娘可能还在青州城。她不是你唯一的亲人了嘛。我们也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如果城内实在危险,我们再做打算也不迟。”

  第二日的傍晚两人就到了青州城外。

  “小七,跟着我来。我们马上就能见到我姨娘了。她人可好了,厨艺也好。我还有个可爱的小表弟。现在应该会走会跑了······”姒旬一进城就又开始说那些说了千百遍的关于青州城的话。这条街上的哪儿哪儿有什么好吃的,什么好玩的······

  “封城。”

  “是,少主。”

  元玑负手站在城楼上。一看见两人进了城就下令关闭城门。

  终于来了。

  素手一挥,小七和姒旬眼前的景象就全部变了样。

  天边的火烧红云,赤金沉日换成了浓黑的黑夜;街上的奔走孩童,商贩走夫,来往车马全部消失不见了。

  所有的房屋都被夷为平地,万数多的兵马将二人的前路堵了个水泄不通;身后的是高耸坚实的城门和从天而降的妖族少主——元玑。

  “你这个女子,偷了我妖族妖神遗骨就想跑?”

  “是你?”小七摘了帽兜,看清了这个人的样貌。

  “小七他是谁啊?”姒旬怕得要死。单凭藉对方额头上耸起的两个角,就知道肯定不是人族。她们两这回是不是羊入虎口了。

  “我那日醒后咬了他。”小七将姒旬护住。对方身上那浓郁的气味正在唤醒她身上的什么一样。小七能够感觉到背脊隐隐刺痛,额头上也有什么东西想要长出来。

  “你把妖神骨归还,我便放你离开。那日无礼,本少主宽宏大量不同你计较了。”

  身后是千军万马,首当的骑兵都跨着约有两丈高一丈宽的凶兽。包围圈密不透风。而面前这个少年却比那浩浩荡荡的军队更加让人感觉不可战胜。

  遮天蔽日,弹指之间就能做下这样难以分辨,迷人心窍的幻境,这是怎样的好手段。

  小七觉得这回恐怕是无论如何从这样固若金汤的包围中逃出去了。

  “好,你们把我带走,放了她。”

  去找泰极宗求助。

  “小七,要死我们一起死!”

  小七又像姒旬使了一个眼神,希望姒旬能够明白。

  今日在此,她们即使拿命去拼了,也只能是任人宰割的下场。对方是不可战胜的。为今之计只有让姒旬逃出去,寻求泰极宗的帮助,还有一线生机。

  “小七,这回我不能再丢下你了。”姒旬难过的又是满眼泪花。老天爷你怎么非得刁难我们两个姑娘家家的!

  “听话,比都死了强。”小七松开了姒旬的手。

  “开城门。”元玑很大方的答应了小七的交易条件。

  “小七······”姒旬还不肯走,拽了小七的衣角。

  “把这个带走,若我真的······算了。快走,别怕,我会没事的。”小七解下背上的包袱交给姒旬。包袱里的是她可怜的被生生剜出来的脊骨。

  小七并不是不怕死,而是她心里有倚杖的。她知道自己定是与一般人不同的。

  跌下悬崖摔不死她,月余不食不饮饿不死她,如今抽掉了骨头也要不了她的命。想到此处,小七就莫名的宽心了几分,总该是不容易就这么死的。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姒旬一步三回头的出了城门。心里清楚小七说得都有道理。这些个凶神恶煞的修罗定是不会放过小七的。眼下只有请来了泰极宗的人才有希望。

  漏过逐渐合上的两扇朱门的缝隙,姒旬跑得跌跌撞撞。

  小七垂了眼,再抬起就是看向了从未谋面,一见面就次次要她命的元玑。那天不受控制咬了他,原本小七心中还对他有些愧疚,现在想来他才是那个罪魁祸首,始作俑者。咬他一口都是轻的!

  主动的抬起了双手,“取你的妖骨。”

  对于姒旬找来泰极宗小七基本上不求了。他们两人从泰极宗行至此地用了半月,即便姒旬日夜兼程,泰极宗到了这里最快也得是十日之后了。妖族的人早该走了。

  “上弑神锁。”元玑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眉毛。

  这小女子如今身负妖神遗骨。在妖都力量爆发的时侯直接震断了缚元锁。当初元玑也没料想到,区区一个人族,血肉之躯,竟然能够承受住妖神骨里的力量。今日受了教训,上来便是弑神锁。

  弑神弑神,说得就是可以杀神。是六界诸神还在的时侯存在的神器。

  弑神锁,焚天珠,鸿罡石,星瀚盘这四件神器都有着逆天的威力。

  妖兵在元玑的指挥下,就地布下大阵。小七被两条看似无形却力有万钧的天金弑神锁定在阵中。

  元玑招来他的灵殇,准备取出那段妖神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