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这里有只德鲁伊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6、实力是根本,变强的欲望

这里有只德鲁伊 佬茶脚 2043 2019.05.31 18:00

  林末现在很生气,真想爆粗口骂人,你们是港剧里面的警察吗,事情都解决才出来,不要告诉我,你们是来洗地打扫现场的。

  这牢骚也只能在心里说说,说出来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这里也就林末最没有发言权。

  “冕下,能出来谈谈吗?”

  炎燚并没有理会艾尔,而是直接隔空喊话,要圣女出来面谈,毕竟她才是话事人,这件事也只有她才能做主。

  艾尔想说点什么,没来得及讲,圣女便走出来了,她是那么的圣洁而高贵,但此时林末没有欣赏的心情,也不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有多好,心底只有一个感觉,恶心!

  再好看的外表又如何,还不是有一张丑陋的嘴脸,最讨厌这种抢别人扔东西还有理由的,不给反而还是自己的不对。

  “道歉,那东西我必须得到,如果只是我个人的话,你尽管拿走便是,但真的很抱歉。”

  圣女很诚恳的致歉了,只是那诚恳的模样,在林末看来,却是更加的恶心,因为他致歉的对象不是他,他才是当事人,金阳花是他的东西啊,可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把目光放在他的身上,询问他的意见。

  没有,一个都没有!

  因为林末没有身份,更加没有实力,又如何能够让人重视呢?

  林末的拳头紧握,但却没有半分利器,身体传来的是一阵深深的无力,此时此刻,在林末的内心深处,产生了一种渴望,对力量的渴望。

  炎燚沉默不语,他能够明白圣女的意思,在这个位置上,她的一举一动代表的并不是她个人,还是整个教廷。

  作为大家族出身的炎燚,很多时候也有这样的烦恼,他的个人利益可以牺牲,但家族却不能,有时候必须为了家族利益而做出让步。

  当然你要是足够重要,为家族做出巨大贡献的话,那家族也或许会为了你而放弃一些东西。

  现在圣女才上任没多久,最是需要建立威信和名望,做出功绩的时候。于公于私,这光明圣焰她不能让,也不可以让,不然别说教廷那边没办法交代,就连她身边的守护团也无法服众。

  炎燚的做法是理性的,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他能够理解圣女,所以才沉默。

  可姬冻那就不一样了,他的做法很简单,想做就做,觉得对就去做,所以姬冻站出来怼圣女。

  “东西是我们辛辛苦苦拿到手的,你说要就要,问过我没有。”

  “我们做事可不需要向一个堕落者询问什么。”艾尔冷哼道。

  “堕落者。”姬冻嗤笑一声,捡起骷髅王遗落的那把鬼火,再度进入幽暗形态。

  月影石所释放出来的纯正黑暗之力,将这一片区域变成阴影区域,在这个区域里,姬冻的斗气恢复速度很快,而此时更加吸收了黑暗之力,以此来增强自己的力量。

  咔嚓,咔嚓……浓郁的黑暗之力,宛如实质一般,被姬冻吸入体内,但姬冻吸收不了那么多,逸散出来的部分居然凝聚成为了轻铠,把姬冻保护起来。

  漆黑如墨的铠甲,不需要任何剑技去激发,鬼火的剑刃上表燃烧跳动着黑色的火焰,此时此刻,姬冻就仿佛是来自地狱的恶魔,狰狞而邪恶。

  “那我就让你见试一下什么是堕落者,傲断苍穹。”

  一道,两道,三道……黑色的剑气,附着跳动的火焰,以锐不可挡之势落下,那睥睨的气势,似乎真的可以将整个苍穹斩断。

  锐不可挡,那就不要挡,直接以攻对攻。

  艾尔以光辉剑阵,凝聚百名骑士的斗气,使出光明教廷最具有代表性的剑技。

  “天堂十字斩!”

  这个剑技并不是很高级,但此时在光辉剑阵的增幅之下,它的威力已经远超平常,更是超越了姬冻的傲断苍穹!

  黑色的剑气,遇到那金色的十字,便如同初雪遇上骄阳一般,被融化蒸发了。

  “吼!”

  两只熊猫宝宝立刻扑到姬冻的身边,一起通力合作,撑起黑白相间的防护罩,黑白两色魔力不断旋转抵抗卸力。

  它们很努力,但防护罩还是破了,两只小家伙身受重伤,萎靡的趴在地上,姬冻也好不到哪里去,上半身布满了伤痕,有几处都可以看到骨头了,若非有熊猫宝宝保护的话,恐怕此时姬冻已经死了。

  林末脸色阴沉,他看得出来,艾尔是真的想要杀了姬冻。

  至于为什么?

  杀人夺宝或许是一个理由,但更多的应该是保守金阳花的秘密,只有死人才能够保守秘密。

  现在双方已经交恶了,炎燚看出了金阳花的真正价值所在,他要是或者离开,想要报复的话,就可以在这一点上大做文章,那么以后教廷想要独占金阳花,就得多花一些功夫了。

  “炎燚,把金阳花让给我,我不会为难你们。”

  “冕下!”

  圣女摆摆手,让艾尔不要再多说,她已经做出了承诺。

  “对不起,我……”

  “不用说,我明白的,给她吧!”

  林末知道炎燚要说什么,他也知道这是无奈之举,形势逼人这是最好的做法,只是他心中的苦楚,谁又能体会呢,变强的念头不可遏制的,在内心深处疯狂蔓延,林末的眼神已经有些疯狂了。

  有些人,不在沉默中死亡,就在沉默中爆发。

  炎燚一手放在金阳花的花盘上,一团火焰在掌心凝聚,热力蕴藏着,随时准备爆发。

  “炎燚,你要干什么?”

  炎燚这是要同归于尽吗,艾尔瞬间不淡定了。

  “你别动,你只要动一下,我就摧毁金阳花。花可以给你们,但我要圣女起誓,让我们安全的离开神域,不然的话,你终身无法踏入圣阶。”

  “你信不过我?”圣女微微皱眉,眉宇之间有些不开心。

  “我不是信不过你,是信不过他们,有信仰的不可怕,可怕的那些信仰坚定的人,因为他们很容易为了信仰疯狂,甚至违背自己的原则,抛弃自尊和骑士精神。”

  炎燚这话说得很白,他相信圣女,可信不过艾尔他们啊,这让艾尔的脸色很难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