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古灵家族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鹤鸣山中悲祭嬴泰,观主闭关被扰

古灵家族 雒行云 3034 2019.06.12 18:24

  由于鹤鸣山道观的静一观主从住仙观回来后便闭关修炼了,嬴山和姜秀前来归还宝葫芦时在鹤鸣山道观中未能见到观主,深感遗憾。二人再次道谢后离开鹤鸣山道观,往山下走去。山路旁松柏成林,苍翠欲滴,山间微风袭过,花香四溢,抬眼望去,蓝天上飘着朵朵白云,风景无比秀丽。一些游客在路上边游玩儿边拍照。姜秀却无心欣赏这些风景,心中涌起无限的悲伤。嬴山也是满怀惆怅,不断想起民国时期为了盗取宝葫芦为姜秀解毒,他和嬴燕带着嬴俊、嬴泰和嬴娃在此与道士们对决,嬴泰不幸落入机关刀闸之中。是自己这个做父亲的没能保护好孩子们,让他们每个人都身负重伤,也没能把泰儿带回去。想到这些,不仅再次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姜秀明白嬴山此刻的心情,主动去拉住嬴山的手,轻声说道:"山哥,我们去后山转转吧。"嬴山握着姜秀的手,看到她眼中的泪水,不禁更加心酸,点点头,勉强笑了笑说道:"好。"他们握着手顺着崎岖的山路向后山走,一路上,二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用力握着对方的手,相互安慰。来到后山顶,向远处望去,整个山被一层薄薄的雾气笼罩,仿佛进入仙境一般。嬴山拉着姜秀走到一块大山石旁,轻声说道:"在这里坐一下吧。"姜秀"嗯。"了一声,她本想对嬴山说些安慰的话,但一张口自己便哽咽了,泪水噼里啪啦地滚落下来。嬴山搂住姜秀,自己也流下了泪水。姜秀更是啜泣起来。嬴山哽咽地说:"都是我无能,没有照顾好我们的孩子们。"姜秀此刻已是泣不成声,靠在嬴山肩上放声哭泣起来。嬴山也任凭泪水尽情地滚落,他压抑已久的情绪终于可以释放一下了。两个人哭泣了一会儿,嬴山为姜秀擦去脸上的泪水,轻轻地拉着姜秀坐在山石上,却不知该如何安慰,便轻声说道:"秀,我们在这里打座吧。"姜秀微微点头,红肿的双眼仍然流着泪水。嬴山心疼地说:"泰儿知道你这么伤心,他会难过的。"姜秀突然激动又肯定地说道:"对,泰儿一定能够看到我们,一定能!"说完便盘坐在山石上闭目打坐。顿时,姜秀的思绪又回到了雒神时期阿吉的婚礼上:主持婚礼的白须老者对阿吉说道:"阿吉,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广达的妻子了!"广达开心地看着阿吉,阿吉却转头看向嬴泰,嬴泰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痛苦,故作轻松,低头翻看着生死薄。姜秀坐在一边看着嬴泰,不明白这孩子为什么明明爱着阿吉,却偏偏要冷落人家,让他和阿吉都如此伤心,感觉自己这个做妈的无法了解这个孩子,甚至很有打一顿他的冲动,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专心等待了他上千年,他怎么就舍得眼睁睁地看着她嫁给别人呢!而且大家都看得出阿吉爱的人依然是泰儿。姜秀看到阿吉悲伤的眼神,不禁有些愤怒,狠狠地瞪着嬴泰,嬴泰却视若不见,低头翻看着生死薄。坐在嬴泰旁边的嬴媚看到姜秀的表情,又看看悲伤的阿吉,拉了一下他的手臂,小声说道:"你这个时候就别看了,既然来了,好好祝福人家吧!"嬴泰收起生死薄放入怀中,呆呆地坐在那里,。阿吉悲伤地向这边走过来,当她走到嬴泰面前时,洪水淹没了整个世界,人们都被迅速冻在了冰中。冰化时,嬴泰拉着的穿着大红婚袍的阿吉向下沉沉地倒下去,嬴泰用力拉着她的手,但阿吉还是面色惨白地倒在了地上。嬴家人和一些活下来的人都围了过来,嬴泰蹲到地上,摇晃着阿吉喊着:"阿吉!阿吉!你醒醒,醒醒啊!"嬴泰喊着,慌慌张张地从怀里掏出生死薄,颤抖地翻开写着"生"的一页,对着阿吉发功,用嘶哑的声音喊道:"生、生、生、生、生、生……"但阿吉却依然面如死灰,已经没有一丝生命迹象。大家都震惊地看着声嘶力竭地喊着的嬴泰,嬴媚流下了眼泪,嬴娃在一旁抽泣着,很多人也都流下了眼泪。嬴泰蹲着用功大喊着:"生!生!生!生!"突然一下坐在了地上,口中涌上一口鲜血,鲜血顺着他的嘴角向下流着,但他不肯放弃,依然固执地用微弱的声音不停地喊着:"生、生、生、生、生……"嬴媚蹲下来拉住他的胳膊,却被他甩开,依然用微弱的声音喊着:"生、生、生、生……"眼中流出泪水。嬴泰明明知道阿吉已经死去,却仍然不甘心,想挽留住她,想让她一直活着,但那已经是不可能的了,原本以为以后有得是时间,但阿吉的一切便在瞬间消失了,她已经彻彻底底地离去了。原本以为阿吉嫁给广达会有幸福的生活,没有想到就这样让她伤心地离开了,而且没有归期。嬴泰还在拼命发功,突然晕倒在地。嬴燕立刻摸了一下他的脉博,对担心的姜秀说道:"是急火攻心,没有大碍。"嬴俊马上背起嬴泰往嬴家大院走去。

  回到嬴家大院,李伯等仆人们都已经死去。大家把家里收拾好,嬴泰一直呆呆地坐在书房里,看着手臂上阿吉咬过的牙齿的印迹。大家都很为他着急。那时候,大家还不知道已经不需要吃饭,还在为食物而发愁,但几天下来,大家都没吃东西也没有觉得饿,没喝水也不会觉得口渴,也不需要睡觉。嬴泰一直不肯走出书房,谁去书房他都不予理睬,大家都不知道该怎样劝慰他。一日,姜秀又来到书房,心疼地看着目光呆滞、无比沮丧的嬴泰,拉住他的手,抚摸着他的头,嬴泰只是看着手臂上阿吉留下的咬痕,不说话。姜秀不禁留下眼泪,轻声地说道:"泰儿呀!你这样子如果让阿吉知道了她要多么心疼啊!"嬴泰的手颤抖了一下,还是没有说话。姜秀又温柔地说道:"泰儿呀!妈知道你心里难过,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但是阿吉喜欢的绝不是这样一个颓废的你!离开的人已经离开了,一切还是要继续,你的使命还没有完成。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修成生死薄,可是现在怎么就这样萎靡不振呢?你这样岂不是辜负了阿吉选择嫁人的一片心意了么?"听到这里,嬴泰突然从怀里掏出生死薄,狠狠地摔在地上,哭着说道:"我怎么会知道能是这样子!我怎么会知道她就突然没有了!怎么会是这样!"姜秀抱住嬴泰,轻轻地说:"万事无常,我们在无常面前都是很无力的。小土和你舅妈也没能醒来!"嬴泰继续哭着说:"我本以为我们修了长生术,便不会死亡,我本以为她能好好地活着,本以为还可以经常看到她的!"姜秀叹了口气,看了一下地上的生死薄,无奈地说道:"泰儿,你已经痛苦很久了,不要让悲哀蒙住你的心。"嬴泰放声痛哭了起来。听到他的哭声,嬴山、嬴燕、嬴俊、嬴媚、嬴娃都跑了进来,大家看到眼前的情景,都沉默了,嬴媚流着泪,嬴娃小声啜泣着。嬴媚要去捡起地上的生死薄,被身边的嬴燕拉住,轻声说:"媚儿,还是让泰儿自己捡吧。"嬴媚流着泪看着嬴燕,嬴燕用安慰的眼神看着她,肯定地点了点头,嬴媚也点了点头。慢慢地,嬴泰停止了哭泣,抬头看着满脸泪水的姜秀,又看看陪着他一起伤心的家人们,擦了擦眼睛,平静地说道:"我没事儿。"从椅子上起来,走过去蹲在地上,双手把生死薄捧起,放入怀中。大家都动容地看着他,姜秀看到他这样,长长地舒了口气,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容。

  姜秀和嬴山坐在山石上闭目打坐,泪水顺着姜秀的眼角流了下来。耳边仿佛听到嬴泰对自己说:"妈!离开的人已经离开了,一切还是要继续!我想看到你们好好地生活!不要让悲哀蒙住了心!"姜秀猛地睁开眼睛,大喊道:"泰儿!"嬴山顿时抱住了姜秀,急切地说道:"秀!秀!"姜秀看着嬴山,虽然是泪眼朦胧,但目光却是无比坚定,认真地对嬴山说道:"山哥!泰儿不愿让我们一直沉浸在痛苦之中,那么我们一定要坚强地面对一切!"嬴山看着她,不禁又一次热泪盈眶。姜秀拉着嬴山的手,温柔地说道:"山哥,还记得冰化阿吉死后,泰儿也曾消沉了一段时间,那时我对他说的话,刚刚仿佛他又对我说了一遍。"说着脸上露出一丝温暖的笑容,嬴山沉默着,用双手为姜秀擦干眼泪,把她紧紧地搂在怀里。与此同时,在鹤鸣山道观的密室中,静一观主正在专心翻看着一本书,突然,耳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喊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