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你是我命里的妖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中性物质(5)

你是我命里的妖 席怀堇 2112 2019.01.13 09:32

  实验室里灯光明亮,天花板上的灯光照射在玻璃桌面,和LED屏幕的荧光糅合在一起,形成特殊的光影。这些光影,落在陈默脸上,白皙的皮肤铺着一层银辉。

  她凝视着屏幕,手指点在屏幕上。

  薄妍看着陈默的手指,发觉教授的手真好看,白皙修长;心里赞叹了一声然后看着手指点落的位置,皱着眉深想。

  半分钟过去,并没有能想到陈默说的特殊是什么。

  整个DNA分子的电泳过程她看在眼里,和正常的电泳没有区别,至于色带成分,没有进一步分析暂不清楚。

  她知道,陈默说的是电泳现象里的特殊。

  “陈默姐………”薄妍想不明白。

  “溴化乙锭(荧光染色剂)能够进入碱基进行染色,电泳结束之后,这一片起始区域色度集中,是重度染色的结果。”陈默开口解释。

  薄妍凑过头去,瞬间明白教授说的特殊是指什么,“中性物质?”

  色度集中,说明溴化乙锭也对这里面的碱基进行染色。

  存在碱基……应该也是基因,可为什么没有被电极分离?

  “会不会是大分子DNA?”薄妍想到一个解释。

  “离子浓度,电压强度多少?”

  “离子浓度百分之零点三,电压强度4V每厘米。”薄妍很快答道。

  无论是离子浓度还是电压强度,都足以分离10kb以上的DNA分子,投入的样本DNA远低于这个值,照理不会还有中性物质。

  其他因素?

  陈默的直觉告诉她不太可能。除非,这里的中性物质不受解离液影响未被解离;又或者,不带电荷。

  “迭代培养的情况怎么样?”陈默看向薄妍。

  “结果影像刚才一并上传了,我还没来得及看,就是这两个文件,一个迭代五次,另一个九次。”薄妍指向屏幕右上角的两个文件。

  陈默点开观看着影像结果。

  “奇怪,怎么会这样?”薄妍失声脱口而出。

  一旁的陈默捻着手指指肚没有说话。她心里也觉得奇怪,培养皿里面,单核细胞转录翻译那些DNA的时候,在进行第十代的时候突然中止。

  感觉像是,单核细胞在第十代的时候莫名其妙死亡了,所以转录翻译中止。

  “其他几组培养皿呢?”像这样的迭代培养,肯定会预先设置好对照组。

  “我马上上传。”薄妍行事干练。

  五分钟后,影像上传完毕,陈默点开文件继续观察:

  分别携带目标基因的单核细胞,三代之后同时出现两个目标基因,十代之后死亡;

  同时携带两个目标基因的单核细胞,十代之后死亡;

  不携带目标基因的单核细胞,目前转录翻译十二代,暂未发现异常情况(不保证继续迭代不出现异常)。

  “就目前的观测情况来看,那两个目标基因的确有问题,不仅涉及选择性表达,可能还控制寄主细胞的死亡。”陈默得出一些结论,瞳孔陷入沉思,思考着种种可能性。

  陈默想到了那只狐狸,如果目标基因控制细胞死亡,那只狐狸恐怕活不了多久。但她想的更多的是,假设在基因学里的各种延伸可能性。

  “薄妍,通知另外两个研究小组的人,暂时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到会议室开组会。”陈默吩咐道。

  “好的。”

  …………

  时间是下午四点,陈默上次光顾的那家便利店,司命走了进去。

  店里面只有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妇女,应该是孙思甜的母亲,她看见司命走进店里,急忙出来迎接,“司命大人。”

  “这里不是云崖。”司命扬手示意她不需要行礼。

  他视线扫了一眼店里,没看见孙思甜诧异地问道,“思甜那个小家伙呢?”

  “回司命……”她刚说出三个字,发觉司命朝着她拧着眉,想到他刚才说的那句这里不是云崖,把敬语吞了回去,“思甜在上课,还没有回来。”

  “我倒是忘了,今天周三。”司命想起来今天的日子,兀自走到便利店里面,从冰柜里拿出一瓶冰过的矿泉水水拧开盖喝了一大口,身上的热气迅速消解大半。

  回到收银台,从口袋里拿出一张五元的纸钞放到桌台上。见思甜妈妈没有要收的意思,他将纸钞放里放了放,“不用找了,剩下的钱换成糖果,告诉思甜这是司命叔叔给她的小礼物。”

  “思甜回来一定会很开心。”

  “这几天你这里有没有可疑的人出没?”司命眼角余光扫了一眼便利店外面的行人,“或者奇怪的气味。”

  “来便利店买东西的都是老主客,没有什么可疑的生人,过往的行人也没有什么异常。不过,思甜说上次店里来了个很漂亮的姐姐,身上有你的气味。”她一边说着,一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司命,惶恐自己说错话。

  “思甜知道那个女人的名字吗?”

  司命眯着眼问,提取试剂需要接触女人,从某一方面来说,她们都为族里做出了贡献,所以司命会留下一些自己的气息,让族人遇见后表露善意。

  人太多,他肯定不知道具体是谁。

  “听思甜说,似乎叫陈默。”

  “陈默……”司命很快想了起来,脑海浮现陈默那张勾着媚笑的脸,那天她来心理诊室拿安眠药,是个把欲望写在脸上的女人。

  之前在飞机上也遭遇过,气息应该是那个时候留下的。

  “我知道了。”司命神色淡漠,陈默只是他意外遇见的一个女人,没有什么关系,引起不了他太多的深想。

  只不过那双带有倾略**望的眼眸,让他凝滞了几秒钟。

  二十七八的年纪,再加上轻度的欲望臆想症,有那种想法很正常。

  思甜的嘴是真的甜,喊姨的人喊成了姐姐。

  思甜的妈妈站在收银台里面,她不知道司命大人突然沉默是在深想什么,手心一直攥着,心里有话想跟司命说,但很规矩的等着。

  “还有事情?”司命回过神来,意识到她还有话。

  “司命……我丈夫的下落,还是没有任何音讯吗?”她紧张担忧的询问,心里很是焦急。

  “小米还没有醒过来,当天只有他和小孙在一起,我们也只能等小米苏醒,才能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

  “那……”她想问小米什么时候能醒,话直接被司命打断。

  “过几天,我会回一趟云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