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蔷薇卷轴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蔷薇卷轴

姬神无双

  • 轻小说

    类型
  • 2020.02.18上架
  • 0.96

    连载(字)

0位书友共同开启《蔷薇卷轴》的轻小说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风雪连城

蔷薇卷轴 姬神无双 2396 2020.02.18 16:03

  2015年,冬。

  大高加索联邦,雅库茨克,城郊。

  入冬过后,浓厚的铅云长久笼罩苍穹,凝滞在人头顶挥之不去。

  来自西伯利亚的狂风裹着雪粒,咆哮着掠过一望无际的雪原,所到之处白雪飞舞,风声宛若饿狼的长啸,绵延不绝。回旋在天地间的只有呼啸的风声和纷飞的雪花。厚及膝盖的积雪吞没了平原上的一切植被,积雪之下是坚硬的冰层,雪层之上寒流涌动,万物凋零。

  风穿过城市,越过雪原,沿着山势,向东南方向继续流动。

  在风中飞舞的雪粒颤抖不止,不断起伏徘徊,途径一片山坡,一部分雪粒被风带走,极少的一部分则被木板所遮挡,停在屋顶或者潮湿的角落里,凝成冰块亦或融化。

  阻拦它们前进的是一座老旧、但依然气派的院子。

  占地近三百平方的院落四周竖起齐人腰的栅栏,挡住了一部分雪粒的去向。栅栏是用一指厚的木板搭成,上面缠绕一圈铁丝网,似乎在防备什么。

  院子外面积雪很厚,雪地上依稀可见一些凌乱的脚印,有人的足迹,也有其他动物的。而院子里面的积雪只有薄薄的一层,看来有人在时常打扫。

  院中一棵干枯的柏树上,积雪压弯了树枝,不时有雪团从树上掉下来,发出“啪”的一声响动。

  在万籁俱寂的冰雪世界,雪团落地的声音被放大许多倍,一圈一圈向四周扩散。

  听到声音,坐在屋里的少年侧头向外看去。他看到远道而来的雪花不顾一切地扑向玻璃窗,隔着一层玻璃,少年分明听到呼啸的风声,风中似有上千恶鬼在呼唤。

  在屋内暖黄色灯光的照耀下,少年那双近乎全黑色的眸子里闪动着忧虑的光,他对着窗外扑打的雪花轻轻叹了一口气,目光重新回到面前的大叔身上。

  坐在他对面的是个约莫四十岁的男人,对方长着一副标准的高加索男人长相,单薄的嘴唇,微红的酒糟鼻,高挺的鼻梁,还有一双淡褐色的大眼睛,和一头棕色的长发。

  大叔的头发已经打结,看起来已经好几天没洗了,然而他毫不在意,随意伸手绕到身后,捡起一块木头扔进面前的火炉里,在衣摆上擦了擦,捡起地上的酒瓶往酒杯里倒,而后抓起最后一块牛肉丢到嘴里,满足地喝下杯中烈酒,对少年笑道:“不用担心,孩子,伊万会很快回来的。”

  男人的声音有些沙哑,还有些含混不清,每个字如同在喉咙里打滚一阵才吐出来一般,这句中文戏剧性地充满了东北味。

  少年将信将疑地点点头,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回头再望一眼灰蒙蒙的窗外世界,轻声应答道:“可今天的风雪实在是太大了,他会不会迷路?安德烈大叔,我们要不要去接应一下他?”

  安德烈打了个酒嗝儿,眯起眼睛自信地笑笑:“伊万在这儿住了将近二十年,怎么会迷路呢?”

  “可他已经去了五个小时,到现在还没回来,我实在有些放心不下。”少年眼中的担忧并未消退。

  大叔捡起身旁的酒瓶摇晃两下,没听到响动,撇撇嘴放下瓶子,瘫坐在沙发上打着酒嗝儿安慰少年说:“别担心苏幕遮,我最了解伊万,说不定这会儿他正在跟镇上的姑娘们聊天呢。”

  被叫做苏幕遮的少年无奈地笑了笑,他慢慢抬头,目光越过男人,最后落到挂在墙壁上的步枪上。

  那是一把SVD狙击步枪。据说这是前苏联军队在1963年选中了由德拉贡诺夫设计的狙击步枪代替莫辛-纳甘狙击步枪,通过进一步的改进后,在1967年开始装备部队。SVD的发射机构实际上可以看作是AK47突击步枪的放大版本,但更简单,使用7.62x54R有缘弹,出膛速度830米/秒。步枪在1000米以上的距离也足以致命,有效射程约为600米,在此距离上精度为2角分。作为狙击步枪来说,可以说位列中上等。

  少年的目光在那柄饱经风霜的步枪身上凝滞许久,当他意识到这么做有些失礼的时候,他试着转移话题,那双漆黑的大眼睛依然凝视着SVD步枪,同时小心翼翼地询问道:“大叔,我听伊万说,你曾是高加索联邦的步兵,还是军中数一数二的神枪手。”

  提起往事,安德烈不无自豪地拍拍胸脯:“那是,当时我在军营里还没遇到过敌手呢!”

  这一次少年眼中没有出现怀疑的色彩。

  他不难发现眼前男人的右手食指上布满了厚厚的茧,挂在墙上的枪支上也有好几道深深的刻痕,那时狙击手的习惯,完成击杀目标的任务即在爱枪上刻下一道印痕,以记录自己的战绩——这些都是对方所言确凿无疑的证据。

  苏幕遮端详男人的面容,那双微微眯起的灰色眼睛里满是笑意,像极了村口慈祥的老爷爷,但若是稍加观察,定能从中发觉一丝伤感,貌似那段军营生涯给他带来了一些不快。

  少年低头看炉中熊熊燃烧的烈火,笑道:“大叔,若是被像你这样的狙击手盯上,要怎样才能逃得掉呢?是跑S线吗?”

  “被狙击手瞄准?”安德烈的脸色瞬间严肃起来,双手抱怀认真地看着少年,“不,孩子,若是被一流的狙击手盯上,你最佳的逃跑路线,嗯——按照你们中国人的话来说,是往风水好的地方跑,那将是最佳的选择。”

  “哈哈哈!”两人不约而同地笑起来。

  就在这时,外面一阵犬吠刺破风声传到两人耳朵里。

  苏幕遮顿时从椅子上跳起来,趴到窗台边惊喜地喊道:“是伊万回来了。”

  大叔直起上半身,眉头紧皱,脸色格外阴沉。

  苏幕遮没有注意到这一幕,连忙过去打开门。

  两扇门板推开的一瞬间,一股凌冽的寒气扑面而来,宛若千军万马撞在他身上,吹得他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他同时眯起眼睛,双手捂住刺痛的脸庞。

  安德烈大叔已经披上外套、戴好毡帽,顺手摘下挂在墙上的步枪,转身几步回到书桌前,从最下一层抽屉里翻出一盒子弹,又捡起了桌上的另一顶灰色带耳毡帽。

  “风可真大呀!”苏幕遮缩成一团小声咕哝了一句,忽然感到头上暖和许多。

  是大叔把帽子戴在了他头上,苏幕遮不好意思地笑笑,“谢谢大叔。”

  少年的笑容在看到安德烈的脸色时随即凝住了。

  安德烈眼中多了些警惕,在他目视外面满天纷飞的风雪之时,他熟练地将一颗子弹塞进枪膛里。

  来的不是伊万吗?苏幕遮意识到事情不妙,舔舔嘴唇,想问些什么,但问题刚涌到喉咙里就被安德烈塞的一句话回去了。

  “伊万出去的时候一共带了四条阿拉斯加雪橇犬,但是你听,现在只有一条狗的声音,而且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样子,所以来的人不是伊万。”安德烈反手关上门,从裤兜里掏出一把纯黑色的匕首递出去。

  那是一把长约二十厘米的折刀,钛钢打造的手柄看起来十分霸气。

  “LionSteel,钢狮,一个意大利朋友送给我的。”安德烈目视前方,“拿着把孩子,或许你用得上,这种鬼天气里谁不知道来的是什么。”

  苏幕遮对上男人的眼睛,略一迟疑,接过了略沉重的折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