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帝国武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5章:靖绥

帝国武夫 龙战将 2203 2019.06.17 21:58

  这是一个可敬的老人!

  可是,萧文还是不解,不就是百来个骑兵吗?夜间追击,又是山路,这些骑兵不可能策马追来,只能徒步。

  而萧家庄这边,集结起来几百号青壮又不困难!

  因此,萧文将心中疑问说了出来:“不就是百来个骑兵吗?咱们这边集结起几百青壮并不困难,干嘛不和他们拼死一战?”

  萧家庄和普通农庄不同,庄主世袭传世的爵位。虽然才是最低等的男爵中第三等的云骑尉,但当年武皇帝大封爵位的时候,特令边州低等爵位免徭役、免税养兵。

  萧家庄拥有五十个名额的正兵役和一百名额的杂兵役。

  不管正兵役还是杂兵役,那都是正儿八经的府兵、正规军!

  平日里正兵役在县郡为兵,杂兵役务农,但如有战事,正兵役和杂兵役都要归建州军。所以整个庄子的大多数青壮,都受到过合格的军事训练,他们绝非普通的民卫可比。

  集结几百号人,那就是几百号正儿八经的战兵,虽然没有武库中的皮甲,但几百号人还干不过百来号没有马的骑兵?

  “不敢战啊……”三叔公叹了口气:“战不得啊,这百来骑不过是匈族的小部队,一旦受损惨重招来报复,万一匈狗重兵搜山,咱们的山洞也不是万全之地,一个不慎就会举族覆没啊。”

  “难道就任凭匈狗这么追着?三叔公!”萧文不服:“二壮叔他们断后,能拖得住匈狗吗?拖不住的话,咱们还得继续添人,还不如集中力量干掉这股匈狗!”

  “再者,匈狗南侵,求财才是主要原因,如果我们打疼了他们,让他们知道真想吞下我们要崩掉大牙,他们未必舍得损失!”

  “蠢见!”三叔公呵斥:“你这是拿庄子儿郎的命去赌!未必?要是他们舍得损失呢?要是他们舍得损失,咱们庄三千多号人,就没了!”

  “可这样逃下去,万一被匈狗追上了,百来号人杀进一帮妇孺老弱中,咱们庄子同样完了!”萧文辩驳,虽然三叔公的行为很可敬,但这种思想却让萧文怒火难耐,这什么道理?

  止损?有这么止损的?

  刀都马上要架到脖子上了,居然还想着跑?还害怕被端?

  “这就是边州百姓的命啊……”三叔公叹息,教导萧文:“你以为没有人这么想过吗?安家寨子和咱们庄子一样,都是武皇帝那会受命搬迁而来的,老安家一门暴烈,多年前匈狗南侵,他们到处袭击匈狗,终究惹恼了匈狗,上万匈狗围攻安家寨子。

  偌大的一个寨子被匈狗攻破,男人们全被砍了,女人被掠走,只有几个命大的小崽子躲在水井里逃过了一劫。文小子啊,咱们庄子不能步了他们的后尘啊。”

  萧文还想说话,却被老人驱赶:“快去带后生们动弹,不要在我这个糟老头子跟前费时间了。”

  被老人驱赶后,萧文将嘴边的话吞了下去,恭敬的行礼后退走。

  但萧文仍旧不甘心。

  “安家寨子明显是没有留好退路,偌大的一个寨子搁在那当然容易被攻破,可咱们明明都到了最危急的时候!”

  萧文不服气,决定去找“八爷”。

  之前负责乡亲护卫事宜的是萧长林,不过刚才三叔公召开会议的时候又让八爷负责,大概还是不放心萧长林的缘故,对于这点萧文只能在心中诽谤,关键时候又不信任不给机会,三叔公这种做法要是搁现代社会当老板,手下人绝对炸锅辞职。

  八爷是因为觉得自己老了才可以退出了庄子的管理,但临危受命后还是显现出了自己的能力,仓促间的撤离事项依旧安排的妥妥当当,萧文找过去的时候,八爷已经安排好了第一波的乡亲开始动弹。

  “八爷爷,咱们为什么不吞掉这股匈狗?”萧文找到八爷后直接了当的询问。

  “吞了这波匈狗会死多少人你知道吗?别异想天开了,快点带你的人去长林那里帮忙!”八爷诘问一声后就赶萧文,和三叔公一个态度的样子让萧文郁闷不已。

  但人言轻微,无可奈何之下萧文决定去找萧长林谈谈。

  理论上庄子的负责人是萧文父亲萧镇军,但身为县尉的萧镇军却常年呆在涿县,庄内的事宜基本有三叔公总揽。

  但细分下来,如护卫之责,其中的骑兵队由二叔萧定军负责,剩下的则由萧长林负责,既然说服不了三叔公、八爷,萧文就只能试试去劝说萧长林。

  找到萧长林的时候,萧长林正在安排断后的人手,大约有五十多人被萧长林挑了出来交给了萧二壮,叮嘱道:

  “二壮,山路险峻,匈狗哪怕是有‘地里鬼’带路,不熟悉莽山的路只能顺着咱们的痕迹追来,你们守在路上他们不敢贸然攻来,记住,不要冲动,拖住他们不要让他们追来即可,尽量不要和他们死战,明白吗?”

  萧二壮点头称是,道:“队长你放心吧,我晓得轻重,不会鲁莽的。”

  “去吧。”

  萧长林郑重的拍了拍萧二壮的肩膀,示意萧二壮离开,萧二壮吆喝一声,将五十多人全部带走。

  待萧二壮走后萧文才跑到萧长林跟前,道:“长林叔,匈狗都追到咱们门口了,为什么还要留手?咱们庄子这么多人,百来号没马的匈狗而已,还是在咱们熟悉的莽山上以逸待劳,全吃掉也不困难啊!”

  “明明咱们人多,却还要像兔子一样跑,连歼灭他们的勇气都没有,难怪匈狗动不动就南侵!”

  说到最后,萧文忍不住抱怨起来——刚才萧长林给萧二壮下达的命令,简直就是将自己的手缚起来打仗,这比常委员长还要搞笑啊!

  “出头的橼子先烂,文少爷,不是咱们不敢战,实在是咱们势单力薄,经不起损耗啊,”萧长林叹了口气:“咱们吞掉了这个百人,匈狗要是派出更多的人咋办?咱们这里毕竟不是重镇,常武军也好、郡兵也罢,谁会愿意支援?没有外援,咱们庄子要是面对大规模的匈狗,就得步了安家寨子的后尘啊。”

  “都是这个想法,所以匈狗才对咱们这里如入无人之境!”对于这种妥协的想法,萧文反感万分,匈族都打上门了,明显把咱们当做韭菜一茬一茬的割,这种消极的防御思路,简直就是九一八时候东北军的那种靖绥思想啊!

  这个世界有没有例子萧文不知道,可地球的历史清楚的显示,抱着这种思想,迟早会因为钝刀子割肉而亡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