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帝国武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5章:我们究竟在为什么样的人卖命?

帝国武夫 龙战将 1929 2019.07.03 17:00

  咬文嚼字的晋升命令翻译过来,直白点的内容如下:

  萧定军带领第三营辅战有功,晋升为府兵营长,授常山郡涿县副县尉职务,协同县尉统领县内勋庄杂兵。

  萧文作战有功,晋升为府兵队长,授常山郡涿县杂兵编练职务。

  亲卫念完,便将两张委任状、印鉴和官服交给了两人,让其余三个勋庄的人各种羡慕嫉妒恨。

  当然,对于两人的晋升,三营全体没有任何意见,毕竟在萧定军的带领下,他们取得了别的府兵想也不敢想的战绩!

  萧定军带着萧文接过了亲卫递来的物品后,连忙向常明远致谢。

  常明远大刺刺的接受了两人的跪拜后说道:“俺老常是个粗人,不过咱粗人一口唾沫一个钉!说话算数,答应你们的事一定办到!来人,把印了本都尉印的委任状拿出来!”

  听到常明远这么说,三个勋庄的带队人不由激动起来,他们当初受召的时候,可是刻意给第五都供奉了战马的,目的不就是为了飞熊军第五都颇有权威的委任状嘛!

  三份委任状常明远拿在手中,“三个屯长的委任状,你们自己拿!该谁的,自己签名字!”

  说罢,常明远翻身上马,刻意朝萧文道:“小子,本都尉看好你!如果想进常备战军,就到飞熊军找我,一个队长的位置,本都尉给你留着!”

  “多谢都尉大人美意!”

  萧文哪能不知道这是常明远刻意挺自己,连忙上前道谢,常明远接受了萧文的致谢后,双腿一夹马腹,战马得得得的开始小跑,很快便带着一众亲卫离开了军寨。

  常明远走后,三个庄子的队长纷纷朝萧家叔侄真心恭贺,然后拿走了各自的一份委任状——他们不需要,但是三个庄子未来的庄主却需要这一份资历。

  欢喜了一阵后,终究抵不过严寒的天气,在萧定军的命令下全营各自归帐,萧营长则和萧队长留在了营帐内。

  “二叔,杂兵编练是什么职务?”萧文对自身的职务一头雾水,众人走后便询问起来。

  萧定军听后笑道:“别的地方,杂兵编练就是个虚职,可在咱们涿县,杂兵编练这个职务还真不小。”

  萧文发愣,什么意思?

  “杂兵编练,就是负责杂兵训练事宜的吏员,是县尉衙门五吏之一,”萧定军解释:“别的地方,杂兵太散,编练根本没有办法集中整合,但咱们涿县不一样,光勋庄就11个,不算别的杂兵,光勋庄就能提供一千一百杂兵。”

  “一旦战时征召,杂兵编练最容易成为县内府兵高官,毕竟近水楼台先得月!”

  萧文恍然起来,难怪自己被封杂兵编练后,三个庄子的队长看自己的神色格外的凶,原来这是个美得要死的要职啊!

  ……

  两只客军开拔之后,府兵们就期盼着赏银下发,然后滚回家等着过年,但是,接连三天却没有丝毫的动静,反而常武军开始收拾营寨回撤了起来。

  慌了。

  被征召的府兵慌了起来,说好的赏赐呢?

  一时间所有的府兵人心惶惶,就连涿县营都闹腾腾的。

  卖命的杂兵役们就指望赏银呢!

  终于,下午的时候,军官们得到了明确的说法。

  【本次出征战损过重,都护府无力支付府兵赏银,参战府兵各回本地向各地县尉衙门领取赏银。】

  消息传来,顿时炸锅了。

  大多数的府兵都是没有军饷的,除了衣甲是朝廷的,就连口粮都是要交到县衙,参战就指望这么点赏银——可是,赏银没了!

  哪怕是白痴,都晓得从当地的县尉衙门领取赏银是做梦,所以府兵们闹了起来。

  卖命钱都不给,穷哈哈的府兵,怎么可能愿意接受这样的结果?

  这一闹腾,就出了事……

  涿县营因为本身就有斩获贩卖,大家已经是银子进了口袋,在萧定军的约束下没有参与到闹腾当中,冷眼瞅着左将军大人是如何平息军怨的。

  萧文原以为这么一闹,都护府起码会考虑着从指缝中漏点东西出来,毕竟府兵的确可怜,可是出乎萧文意料,府兵的闹腾,竟然遭到了无情的镇压!

  拔营的常武军将矛头对准了闹腾的府兵,甚至没有多余的警告,一千常武军的骑兵就杀进了闹腾最凶的府兵当中,展开了血腥的杀戮。

  常备府兵也被特意调了出来,参与到了镇压当中。

  是夜,火光冲天,喊杀声不绝。

  闹腾最凶的三个府兵营地,遭到了无情的镇压。

  次日,血腥气味连绵几十里。

  很快便有了“明确”的说法:

  【三个府兵师聚众闹事,常武军镇压,斩首两千。】

  带血的人头让府兵们的不甘心掩藏在了心底,面对常武军明晃晃的屠刀,再也没有人敢对抗左将军的命令。

  只是,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悲哀,在所有府兵心中回荡着,但高高在上的将军们并不在意府兵的怨气,对于他们来说,临战征召的府兵,只不过是一群可以消耗的炮灰而已。

  “杂役府兵没有名册,虽然是兵,但和民夫相当,只要没有太大的乱子,没有人会追究的,一个战没,就能将几千条人命抵消。”

  萧定军的话一直回荡在萧文耳边,但萧文耳边同时却有几千条冤魂在无力的呐喊。

  “他们,只是想要自己该得的赏赐而已!”萧文想不通,他们卑微的生命,没有抚恤金就要上战场,没有军饷就要卖命,一场大战过后,他们只不过想得到自己该得的赏银,有错吗?

  “他们没错!”

  “错的,是那群挥舞了屠刀的人!”

  萧文自己回答了自己的问题,他自问:

  “为这些人卖命?值吗?”

  (跪地720°翻滚求收藏求投资求推荐求包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