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战争幻想 帝国武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0章:我卖你如何?

帝国武夫 龙战将 4394 2019.07.13 03:44

  招惹了左典事属吏和一群秀才,期间还经历了一场官司,但没想到最终还能全身而退,萧家庄的这波骚操作让好多吃拿卡要的吏员都懵逼了。

  一个乡下的小武勋,居然能全身而退,而且据闻还抱上了左将军的大腿,以讹传讹之下,好多打算吃大户的吏员终究不敢再放肆,倒是没有“宴请”萧文一行,总算是让萧文有了点安慰,起码这一闹总算是有了些收获。

  又继续等待了四日,州府终于传来了公文,萧定军继任了涿县县尉之职,一行人到山阳城的目的总算是全部达成了。

  眼看着年关将近,众人自然再无心在山阳城里呆下去,萧文和萧长生又拜访了成万岁,提前送了一份年礼后便提出道别,成万岁还有些不死心,想让萧长生留下来帮他,但依然被萧长生十动然拒。

  成万岁继续失望的同时,倒是给萧文送了一份不菲的礼物——他以折冲府校尉的名义,从武备处调拨了一批衣甲武备到了涿县,有成万岁亲笔写下的公文,这批武备犹如戴帽子的拨款,只能萧文支配。

  这份大礼却是不薄,再加上成万岁一路的帮助,纵然是萧长生,都对成万岁再三感激。

  萧文也是乖巧,请成万岁指派一位副手“协助”自己练兵,果然成万岁当即又书写了一份公文,任命“成浩”为杂兵编练副手,协助萧文——杂兵编练是正式官位,需要经过都护府任命才行,但副手却是不入流的官位,折冲府便能任命,但得不得官方的正式认可。

  但这同样是一份资历,假如有成绩,副手顺理成章的就能升职。

  “关系网啊……”萧文默默感慨,对于连面都没见过的“成浩”成为了副手的事,他还得表现出喜色,真是哔了狗了。

  ……

  寒风呼啸中,在山阳城耽搁了许久的众人,终于踏上了回家的路。

  来的时候年关尚早,再加上天寒地冻,一行人连个剪径的毛贼都没遇到,但归去之时却是年关将至,一些山匪之流的为了过一个好年,不得不出山在厚厚的白雪中隐匿身形,等待肥羊的到来。

  可能是看到萧文一行具是骑兵,负责哨探的初始兵在打头中就察觉过有几伙人不怀好意的隐匿,但对方终究没敢朝萧文一行下手。

  本以为依旧能不见血平平安安的回到庄子,没成想在半路终于碰到一伙胆大的强人。

  这一日六号(甘宁)和七号(张辽)为哨探,半路上七号折返回来,禀报说前方有人埋伏,预估大概有四十余人设伏。

  再见识到初始兵的彪悍以后萧长生便心中有底,一路上对于决策从不过问,存心就是锻炼萧文的领兵、指挥能力,萧文也知道萧长生的意思,除了有些拿捏不定的事外,其余事情都是自己决断。

  收到七号的报告,萧文略作思考后就命令队伍继续前进,只是改了行军顺序,以初始兵为前导,其余人最后。

  队伍继续行进,虽然得知前方有伏,但众人心中坦然,觉得强人只要没瞎了眼睛,就不会对自己这边动手——毕竟己方均是骑兵,强人徒步想要围攻骑兵就是做梦。

  但事与愿违。

  原以为依旧会目送自己一行离开的强人,居然在众人经过的时候,悍然将巨大的石块从山坡上推下,堵塞了前进的道路,随即一群人从两侧杀了出来。

  “打劫!识相点的留下马匹!放你们一条狗命!要是不识相,老爷们的钢刀会让你们晓得断头的痛!”

  一名络腮胡的强人扛着朴刀在小坡上叫嚣,他前面拉起了绊马索,倒是不虞骑兵冲锋。

  “留下马匹!饶你们狗命不死!”

  相继有强盗从道路两侧起身,拿着五花八门的兵器一起叫嚣。

  萧成等人看到终于有强盗打劫,跃跃欲试的各自将挂着的猎弓取下,搭箭以对,倒是看不出一丝紧张,反而各个喜笑颜开——山阳城之行,他们只打探过一次消息,其余时间不是在客栈睡觉就是在客栈发泄充沛的精力,早就憋不住了,这次有强人送上门来,自然激动不已。

  萧文倒是没有萧成他们的激动,但他早就听庄里人说过,这些强盗山匪之流,虽然有活不下去的百姓,但大多都是穷凶极恶之辈,对上官军必然落花流水屁滚尿流的逃命,但对上百姓却凶残的不像样子,动辄斩首示威,是绝对的可杀之辈。

  原本萧文打算以后练兵出来,带着新丁剿匪见血,没想到不开眼的强盗居然先过来招惹自己,面对这群强盗要求弃马之说,他只有一个反应:

  “杀!”

  萧文一声令下,搭箭的萧成他们想也不想的就拉弦射箭,而初始兵们,第一时间就翻身下马,挺着长枪就扑向了强盗们。

  看到萧文这边二话不说就射,强盗们不甘示弱张弓还击。

  咻咻咻

  箭来箭往,但天寒地冻又超过五十多米的距离,双方的准头都不怎么样,对射一轮只有一个强盗被射中,惨嚎着在地上打滚。

  这时候初始兵们已经扑杀上去,强盗们也组织人手迎战,都怀着照面立威的心思,双方一照面便展开了你死我活的搏杀。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残酷。

  强盗们错估了初始兵们的彪悍,哪怕是没有使用犹如神奇的热武器,但仅仅是挥着长枪,初始兵的彪悍也超乎想象,所有对上初始兵的强盗,纵然嘴上喊着万分的霸气,但大多数一个照面就被冷静到让人头皮发麻的初始兵干翻了。

  这群强盗根本想象不到自己招惹的是什么样的对手!

  纵然是见惯了杀戮、又自以为对初始兵有些了解的萧长生,看到初始兵居然这么轻易的就纷纷干掉了对手,也骇然起来。他心中万分惊疑:

  “庄主到底是哪里笼络到的这等强兵?”

  寻常兵士厮杀,总要喊叫着为自己鼓气,也用喊叫震慑敌人,但这些初始兵不然,杀戮的时候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甚至招式也不花哨,格挡反刺就像是训练时候一样的稳定,但战果却出奇的辉煌,仅仅转眼的功夫,就有好几个强盗身上出现了窟窿伴随着血液溅射倒地。

  没有多余的言语,初始兵继续挺进,看着速度不快,但却异常的稳,不疾不徐的像是推进的墙壁一样。

  “放箭!”

  有强盗头目惊惧着纷纷嘶吼,但就在他刚刚喊完,3号便就手上的长枪当做标枪一样投掷了出去,长枪掠过,正中喊话的强盗小头目,贯胸而入后将其钉在了地上。

  三号也不看战果,冷漠的掏出了战刀,继续挺进。

  这一幕让一众强盗胆寒,但还有胆子大的嘶吼:“随老子杀!宰了这群肥羊!”

  他一喊话就招来了一杆长枪,来不及躲闪就被长枪贯穿钉死地上。

  这时候有强盗放箭,长箭直奔2号。

  就在利箭袭来的瞬间,2号长枪扫过,竟然直接将长箭打落一旁。

  这一下彻底击溃了强盗们的信心,他们哪里见过这样的猛人,有强盗拐叫一声,抛下手中的朴刀就跑。

  这一逃揭开了强盗们逃遁的大幕,其余强盗想也不想的转身就跑。

  “强盗就是强盗,遇强就怂!”看到这一幕,萧文很不屑的鄙视,战阵之上,虽然士卒容易溃崩,但不会这么容易就彻底逃跑,哪像这些强盗,转眼间就纷纷逃遁。

  相比萧文,萧成他们却是纷纷目瞪口呆,他们之前见过初始兵动手,萧嘎那般身手一个照面就被放倒,可没想到这些人杀戮起来竟然这么的利索——这简直是杀人如宰鸡啊!

  不,宰只鸡也没这么容易啊!

  就在他们愣神的功夫,初始兵已经追了上去,距离最后面的强盗只有不到三十米的距离,一杆长枪投掷出去,再一次准确无误的将落后的强盗贯穿钉死地上。

  被贯穿钉死地上的强盗痛嚎,但随着血液的流逝,生命力正在飞速的逝去,没多久就没了声息,奔行的强盗们见状犹如碰到了鬼怪,再一次爆发速度,没命的加速,试图逃出升天。

  一号他们紧追其后,先后以长枪投掷钉杀了五个强盗,其余强盗这时候已经分散逃开,见状一号喝令停止追击。

  “这么强?他们到底是什么人?”

  萧长生发寒自语,他当过常备战兵,又曾官至都尉,不是没见过雄兵,那些百人敌他也见过,但是谁能像这群人这般?

  快!准!狠!凶!猛!

  萧长生心中叹服,这才是真正的以一当十的猛人啊!

  ……

  一骑踏雪奔行而来,眼看着就要临近城门,却不见这名骑兵减速。

  常羊县守门的兵卒见状,纷纷举着武器躲到据马后面大喝:“来者止步!”

  唏律律

  骑兵策马奔行,眼看着就要撞上据马,才骤然紧勒缰绳,只见战马人立而起,然后轰然落下前蹄,来回走动起来,骑兵操控战马小规模挪移,同时道:

  “涿县杂兵监事归乡,路遇强人打劫,阵斩一十四人!请贵县派人点验!”

  啊?

  如临大敌的士卒们刚刚目睹了骑兵秀的骑术,正在羡艳中,没想到骑兵居然还爆出了这样的消息,一时间竟然呆滞起来。

  还是一名老卒反应过来,虽然发觉骑兵脸嫩,但却客气道:“这位小哥请稍等,我这就去通知县尉大人。”

  ……

  常羊县县尉是被人从暖烘烘的火炉旁边喊过来的,当他听说有人阵斩抢匪一十四人后,骤热乍寒的阴郁瞬间消散,忙招呼了一群部署,遑急的出了城门,找到了老卒口中的脸嫩骑兵。

  确认了对方身份以后,县尉不敢耽搁,急忙请其带路,脸嫩骑兵也不多话,自己打头带着县尉和一群士卒奔行十几里地,抵达了横尸的战场。

  县尉经过战阵,抵达战场扫了一眼后就断定这不是有意的杀良冒功,舒了口气后径直奔向一具尸体。

  这具尸体是被钉死的,鲜血流了大片此刻已经结冰,县尉打量尸体觉得脸熟,像是在那见过,顾不得感慨杀人者的凶悍,急忙到一边打量另一具尸体。

  看着同样是被钉死地上的尸体,县尉疑惑起来,怎么还是这么脸熟?

  看到不远处遗尸不少,县尉便小跑过去查看,经过战阵的县尉看到尸体上的窟窿后就知道这些尸体是死于枪伤,而且还是一击致命——当他看到这七具尸体全是一击致命后才骇然起来。

  好准!好凶!

  咦?

  再次打量一具尸体,县尉顿时反应过来。

  “这是半条命!”

  半条命?

  站在不远处的萧文差点笑喷。

  可跟随县尉而来的兵卒却被县尉的惊叫吓了一条,萧文他们不知道什么叫半条命,但他们知道啊。

  他们不信,纷纷上前查看。

  “天呐,真的是半条命的人,这是赏五贯的刘大头!”

  “这是铁壁猴子侯难挡!”

  “长尾豹子包黑熊?妈呀,这是断尾虎胡两刀?”

  查验的兵卒一个个惊叫起来,这些都是为祸常羊县的凶人啊,最后走投无路纷纷入了“半条命”,又涨了“半条命”的凶名,这几年打家劫舍拦路截杀,无恶不作,凶名累累,是常羊县头疼的人物。

  没成想现在都一个个被钉死捅死在了这里!

  嘶!

  这群兵卒看着不远处的人群,纷纷倒吸冷气,这是哪路神仙啊,竟然斩杀了这么多凶人恶人?

  县尉这时候忙堆出了笑,走到萧文一行人跟前拱手道:“本官是常羊县尉,不知哪位是涿县杂兵监事?”

  县尉看着这群人,心里倒是释然起来,看看这些人中那十来个体型魁梧的汉子,定然是军中一等一的好手,难怪能宰杀这么多作恶多端的恶棍。

  “我是,”萧文拱手回礼:“见过县尉。”

  因为没有同属关系,虽然对方是县尉,但萧文并不拘谨,这是萧文在征召期间学到的坏毛病。

  县尉一愣,没想到主事的杂兵监事居然还是个少年,他暗自嘀咕,这可能是哪家武勋的少爷,心中对了一遍“英雄谱”但没找到对象,但却不敢怠慢,道:

  “监事客气了,没想到为祸本县多年的一群恶霸,竟然被监事阵斩,实在是令本官惊诧。”

  县尉讲述了“半条命”这个组织的由来,并道:“这群人为祸常羊多年,真正是恶贯满盈,县衙对其各个都有悬赏,监事如果方便的话,不如到县里一叙,顺便领取悬赏。”

  有悬赏?

  萧文后悔,早知道这样,之前就应该让初始兵们痛打落水狗,为名除害顺便赚点银子嘛。

  后悔之余,萧文问道:“县尉,不知这些人悬赏身价多少?”

  “县衙对‘半条命’喽啰开价五贯到十贯不等,有些恶名昭著者悬赏二十贯,其头领‘砍头刀’更是被悬赏白银百两!”

  五贯就是五两,萧文一合计,十四个也就不到一百两的样子,郡城之行花了六千多两银子的萧文,顿时觉得这钱太少。

  想到钱少,萧文倒是计上心来,他道:“县尉,不如这般,悬赏给我,人头我卖你如何?”

  (没错,这章是今天的。4K+)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