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莽穿星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蜀道难

莽穿星海 孤星入梦 2470 2019.06.27 23:01

  两个小时之后,众人站在科研组大楼的观察室外,透过单向玻璃,看着被一堆实验仪器环绕的马进明同学。

  直到这个时候,马同学的脸上依旧是委屈巴巴的神色。

  一番变故,倒是让严义德预先准备好的会议草草收场,在诸位散修的帮助下,大家半是护送,半是羁押,将马进明送进了科研组的观察室中,由科研组最先进的灵气观测仪器对于他身上沾染的魔炁进行全方面的检查,并且记录详细的数据。

  此时站在单向玻璃外的,已经不止是刚成立不过两个小时的顾问组众人了,连修行院的诸位道爷,也都闻讯赶来。

  真要说起来,当今的修行界,魔修,或者说疑似魔修,可是比食铁兽还要珍稀的存在。

  毕竟这已经是法治社会,足够高的犯罪成本让绝大多数人望而却步,哪怕是有人得到了魔道功法,真正敢贸然修炼的人也少有。

  曾经的师立善算是魔修,但等李林等人把他“捉拿归案”的时候,师立善的一身修为也都尽数散尽了。

  如今的马进明,虽然在众人的印象和推断中,也不能算是魔修,但至少这一身的魔炁做的不假。

  砸着嘴看了半天,消去了心头的好奇心之后,敬元道爷还是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可惜了,顶清秀的一个后生,沾了魔炁,天顶发黑,怕是要断道途了!”

  敬元道爷说完,一旁的诸位道爷都是大有同感的点头。

  毕竟灵气复苏不足一年的时间,整个修行界都处于百废待兴的状态,可以说,每一个修行者的“夭折”,对于修行界都是莫大的损失。

  李林却摇摇头,而后说道:

  “沾染魔炁,说起来棘手,倒也不算是什么难事,毕竟马道友还未跻身先天,魔炁侵染根基不算严重,哪怕是用年月功夫,辅以小昆仑天心法,倒还算有救。

  可如果最后确定,马道友没有修行过魔道法门,这魔炁的来源,如何确定地点?如何处理?才是最为棘手的事情,不然救好一个马道友,还会有张道友,孙道友……这还是他来了总部,若是在故乡潜修,未被人发现,等日后跻身先天,也是道心蒙昧,妖魔作乱的时候。”

  说到最后,李林自己也皱起了眉头。

  只是他这里纠结的,却是和前世记忆的出入。

  记忆中的前世,初代顾问组中,根本不曾有这位叫做马进明的散修,这一时节,大家的目光都在那场十分严重的洪涝灾害上面,都在灾区人民的水深火热之中悲戚。

  大雪灾、大洪水、大地震。

  这便是灵气复苏第一年的全部。

  根本不曾有关于魔修,关于魔炁的记载。

  或许,也是有的,但是前世的同一时间,部门还处在初步摸索的过程中,一二魔修作乱,或许也掩埋在了灾害的损失中。

  又或者,包括这些魔修,乃至于马进明本身,也身陨在了天灾中。

  当然,李林自重生,走上和前世截然不同的道路之后,就已经明白,这一世和前世已经完全不同,或许大势相似,但是细节已经在李林的推动下被修改的面目全非。

  比如自己成为了灵能部的顾问。

  比如在自己的影响下,战略组的提早成立。

  比如都天雨师法器的炼制,大洪水的遏制。

  自然,也包括,随着李林提交的诸多文件,科研组观测仪器的不断推新换代。

  一切的变化,导致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散修马进明沾染着一身魔炁,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毕竟,就像那位已经断更二十天的辰东大神书中所写的那样,世间没有两朵同样的花。

  重生之后,李林眼前,已经是不一样的路,不一样的风景。

  只是这样一来,马进明身上魔炁的来援,就是李林急需思考,灵能部急需解决的问题。

  还有几个月的时间,就是灵炁爆发,就是海妖之战即将爆发的时候了。

  李林不想看到任何拖累修行界的事情出现。

  正散漫的沉思着,严鸿雯却走到了李林身旁,轻轻碰了碰李林的手臂。

  “姐?”

  “小林,关于马进明修士的详细记录,分部成员的全部记录报告,我都已经上传到你的后台了。”

  “好的。”

  哪怕此刻,李林想要询问刘航的现状,却也只好先按下不表,拿起内部通讯手机,点开一个个文档,依次浏览起来。

  半晌之后,李林关掉手机,一手摩挲着下巴。

  马进明的生活经历很单调。

  老实说,他的家庭并不富裕,人生的前二十年,都是在巴蜀地区生活,甚至连一次出省的旅游都没有过。

  准确的说,这次进京,是他第一次离开巴蜀省。

  巴蜀……

  念着这两个字,李林能想到的,是自己和刘航读过的大学,是青羊宫,是青城山。

  思忖着,李林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忽的转头看向敬元道爷的方向,可以压低着声音开口问道:

  “道长,按贵师门古籍的记载,当年先秦时,秦汉时,作乱方士除去斩杀之外,一般处以何等刑罚?”

  闻言,敬元道爷只是愣了愣,而后开口道:

  “自然是刺字,流放。”

  “多流放何地?”

  “楚南八百里烟瘴地,亦或向西流放三千里。”

  李林顿了顿,迎着敬元道爷有些不知所以的目光,却沉默着,没有再开口,半晌之后,却瞧瞧蠕动着嘴唇,似是默默念着什么。

  “向西流放三千里……”

  李林的双眼猛然之间方亮,顿觉随着马进明的现身,让自己钓出了一条不得了的“大鱼”。

  此时涌现在李林脑海中的,却是前世走向星空之后的诸多“坊间传闻”。

  事实上,哪怕是人类文明移民星海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关于“我们从不曾真正认清地球”的说法都很有市场,而随着神话照进现实,很多坊间传闻也层出不穷,其中最为著名的一个说法便是关于巴蜀之地——

  蜀地之下,镇压着先秦魔宫。

  有的观点从着历史的角度出发,旁敲侧击。

  有的甚至联系到了灵能时代之前的三星堆遗址,加以个人附会。

  前世的时候,李林只觉这些都是笑谈,但如今再回想起来,却觉得哪怕多数说法做不得真,却依旧有迹可循,并非空穴来风。

  正这个时候,赵院士从一旁的数据记录室走出。

  迎着赵院士的目光,李林旋即开口问道:

  “赵院士,记录到魔炁的数据了么?”

  “记录到了,观测很明显,但是这些数据只能证明魔炁的存在,却依旧无法证明他是否是散修。”

  “嗯,我明白,我是想问,按照现有的数据,能够制作隔绝此类魔炁的防护服?”

  “可以,难度不大。”

  “那麻烦赵院士紧急生产一批防护服出来吧。”说罢,李林转头看向严氏父女的方向,“等防护服送到了巴蜀,吩咐分部的行动成员,按照马进明最近一年的生活痕迹,一一进行排查吧。”

  严义德父女自是严肃的点点头。

  ……

  不多时,夜幕降临,踏着朦胧细雨,伴着婆娑的树影,李林走向公寓的方向。

  “噫吁嚱,危乎高哉!

  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

  尔来四万八千岁,不与秦塞通人烟。

  ……”

  渐渐的,呢喃的声音渐响渐远,最后彻底淹没在风声中,也不见了李林的身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