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你鼠于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薄情郎”

你鼠于我 小懦夫快跑 2373 2020.02.25 21:21

  言罢,夜如瀚松了手后退了两步。他低垂着头。“也当如此,你说过的。自此之后愿永不相识。”

  夕敖趁此机会把人拉到了自己身后。“还不快把面纱带上!”看她有些呆愣,他索性自己上了手。戴好之后拉着人就离开。

  妙音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一身红衣站在原地的人。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有些熟悉,心里也莫名有些难过。

  夜如瀚松了手,尽管他不想却还是松了。他知道,她不想和他再有任何牵扯。只是,他握紧了袖子底下的双手。上前两步猛地拉住了要离开的人,另一只手微微拭过她的眼角。“别哭!”

  妙音这才伸手一抹自己的眼角,指尖上莹润的光泽十分明显。原来她的眼角竟不知何时沁出了泪水。可是这个人。她半眯着眼睛打量了一下。纵使她此时不是十分的清醒,可这个前一刻才刚刚在大殿上和人订了婚盟的人是否该注意些自己的举止?此番行为倒真真像极了那话本子上说的那个,嗯~她点了点头。薄情郎!嗯,就是薄情郎!啧啧!找了这么一个既不解风情又薄幸的人,那什么莎华公主约摸着也就是脸蛋儿漂亮,这眼神儿却是不太好。

  妙音看夜如瀚的眼神越发地诡异,夕敖看着抓着人不放的夜如瀚冷哼一声。“魔君此举怕是不太妥当吧!”

  夜如瀚只一眼都不错地看着眼前的人,对其他的一切都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璃落!”

  妙音回了神儿,用力抽回了手。她揉着发红的手腕,这璃落又是谁?莫不是一个姑娘的名字?看来这魔君欠下的风流债也是不少呀!“什么璃落?魔君怕是认错人了吧!”

  说着她就作了个揖。“想必宴会也结束了,小仙就先告辞了!”

  “哎!你等等我啊!”夕敖紧随她而去!

  “如瀚!”月老此时也不管他那乱成一团的红线了。“许只是相似而已!千年都过去了,你如今和莎华公主也已经订了亲。这事儿啊放下对大家都好!”

  “我知道!老人!”他知道,但是却很难做到。他蹲下身去理一地的红线。被红线系着的铭牌微微闪着光。经这么一个意外,这姻缘树上许多原本永远都不会有交集的人纠缠在了一起。就像一团乱麻,扯不断,理不清。

  月老差点就把胡子给揪秃了。“这灵犀许久不用,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用?这可真是要了我的老命了!”

  夜如瀚摩挲着手里的红线,猛地站了起来。他把红线往月老那儿一撂就没了踪影。

  “哎!你去哪儿?”月老看着手里的红线顿觉头大。“算了,缘分天定,他们的事就看天意了!我啊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行了!”

  妙音在天宫转了许久,终于抓了身后一直跟着的人出来。“大殿怎么走?”

  夕敖挑了挑眉,闲散地抱手而立。“我看你走的雄赳赳气昂昂的,还以为你知道呢!”

  我怎么会知道?谁指望一个醉鬼能记路。妙音暗自翻了个白眼,还是扯了个笑容出来。“这位仙君,我一次来天宫!”

  “不巧!我这也是头一次!”

  “啊!那怎么办?”妙音瞪着一双杏眼,黛眉微蹙。眼巴巴地看着他,倒叫夕敖生出几分熟悉的感觉。

  “仙子可去过北海?”

  “没有!”妙音摇了摇头。说起来她这还是头一次踏出佛国呢!她揉了揉额角,有些微微疼痛。这下好了,回去定会被降龙那厮给嘲笑了。

  “你!”妙音还是迟疑着开了口,看他这悠闲的样子也不像是担心迷路的样子。“你可是有寻路的法子?”

  还别说,他还真有。省时又省力。“你过来些!”夕敖朝她勾了勾手指。

  妙音颠颠儿地凑了过去。

  几息之后,大殿里的人就看到一条冰蓝色的龙直冲而下。好在此时宴会上的人也散的七七八八了,天帝和天后也并不在。遗留的仙家们也只是惊了一下,还有闲心地捋了捋胡须,叹一声真是年少轻狂。

  “轻狂?”旁边的一位仙家摇了摇头。“这般不顾天宫法度,回头必是要挨训的。”

  妙音怎么也没想到那人说的办法竟是如此招摇过市。她勉强维持着娴雅的姿态从他身上溜了下来。压了压面纱,偷摸到了长眉的身后去了。

  这小没良心的,连个谢也不道!夕敖皱眉,摇身一变又是一位玉树临风的翩翩公子了。

  天兵看到有飞龙掠过头顶,急急追了过来,此时朝夕敖拱了拱手。“北海殿下!还请您和卑职等走一趟!”

  “好说好说!”夕敖朝妙音眨了眨眼睛。“仙子!芳名啊?”

  那冷风一吹,妙音的酒就醒了。此刻正懊悔地不知如何是好?又怎会答他的话。

  还是长眉看了看两人,上前一步合掌颔首。“多谢北海殿下送妙音回来!”

  “妙音!”夕敖把这个名字在舌尖儿上滚了滚。而后弯了唇角。果真是个妙人儿!“妙音仙子!本殿下叫夕敖,你可要记住了啊!”

  说完他就跟着天兵出了大殿。

  妙音低着头,等着长眉的啰嗦。良久却只听到长眉淡淡的一声。“你呀!”

  妙音抬起头,长眉眼里有一丝无奈。“跑哪儿去了,这么久?”

  “没跑哪儿,就是喝了酒找不着路了!”妙音嗫嚅着,左右看了看。“降龙呢?”

  “他去寻杜康讨酒了!我们先行一步!”

  妙音眼睛左右转了转,降龙去讨酒竟然不与她知会。

  长眉一看就知道她在想什么。“哪次他少了你的?”

  也是!妙音嘿嘿一笑。降龙有好事从来都不忘捎上她。

  “走吧!你的《南华经》可抄完了?”

  “没有!”妙音苦着脸。“长眉!那可是一百遍啊!抄完我的手都要没了!”

  “不抄你能记住?”

  妙音闭口不言了。经书枯燥乏味还艰涩难懂。她是很难有融会贯通的那一天了!“长眉!你说我现在改修它途还来得及吗?”

  “加抄五十遍!”

  “啊!为什么?”

  “心智不坚!”

  “这也要罚啊!长眉!长眉!”妙音一声声地叫着讨饶。

  “不许降龙帮你抄!”

  “好嘛!”这下妙音摸了摸鼻子,也没了意见了。原来长眉都知道啊!叹了一口气。一百五十遍啊!这得抄到何年何月去?只怕是得等到来年的优昙花谢了。

  凡界的天安城,不管世事如何变换?总有些风景是伫立在那儿不会变的。

  要问天安城最热闹的地方是哪儿?那肯定是天仙祠了!说起这天仙祠可是天安城独一份儿的。传说千年前天安城发生了奇怪的事,来了位手持铃铛的白衣姑娘,三下五除二就把事情给了结了。救了整座天安城。之后当时天安城最有钱的刘老爷就出钱盖了这座天女祠!还别说这天女祠真是有求必应,比那土地爷可还要灵通。

  夜如瀚这时就站在天女祠门口,看此地人来人往,香火旺盛。

  “君上!”一个黑衣打扮的人出现在了他面前。

  自从白璃落祭火之后夜如瀚就遍寻六界复活之法,后来听说可以利用信仰之力重铸魂识。他便搭建了这座祠堂,又专门派了专人打理。就期望着香火不断,终有一天能够重新幻化出个她来。只可惜一千年了也没有半点影子,倒是今日,也不知是她不是?亦或是真的只是长相相似!

  他摩挲了一下手指。是与不是总要他自己走上一遭,探查清楚才知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