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远古洪荒 九世一梦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少女来历(漏了一章,56章在下一章)

九世一梦 zz阿毛 2641 2019.01.13 11:59

  孟老婆子如今心事重重,在她看来云知安明分明不是不能,而是不愿。说什么随便找个人修行黑暗之法,这黑暗之法哪有这么简单,随便一个人都能修成的?再说了,黑暗之法大多都是天极功法,见都见不到,去哪找个人修行个千年?

  云知安没有修过黑暗之法,的确不知此事。可孟老婆子却知道,黑暗之法对天赋要求极高,不过若她知道苏不才到如今也只是修行百年,不知她会作何感想。

  孟老婆子一直不明白云知安为何一口拒绝他,还找了诸多理由。她思前想后,想到那日拍卖会云知安多看了子宁一眼,她心里猜测,“这人,该不会是看上子宁了吧?那可怎么办,难道让子宁嫁给他?”

  她犹豫不决,最终还是让子宁自己拿主意。

  “子宁,如果有人能修复你的神魂,却要求你嫁给她,你愿意吗?”孟老婆子小心翼翼的试探少女的心事。少女听到这话盯着阿婆,噗嗤一笑,“阿婆,你说什么浑话啊,怎么可能有人能修复我的魂魄呢?你最近真是太累了,要不换我上去值守吧?”

  孟老婆子一言不发盯着她,少女这才意识到,这不是开玩笑。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低着头陷入了沉思。修复神魂是她一直以来的执念,可若为此嫁给一个陌生人,值吗?

  少女心事重重,最终抬头问道,“那人,如何?”

  孟老婆子听到这话出了一口气,她就怕少女一口拒绝,如今看来还有商量的余地。“那人,你也认识,便是船上那位云公子。”

  少女听到这话,脑海里便浮现出那日客栈她和两位公子前后撞上两次的画面,满脸羞红。孟老婆子见到她这个样子,知道女儿家脸皮薄,便先出去了,让少女自己想个清楚。

  孟老婆子不说少女倒没有想过,这么一说她脑海中全是云知安的模样。云知安虽然性情冷淡,可相处这些日子她也明白,这人模样不错,性情也很温顺,倒也是个不错的良人。

  少女几日都不曾出门,日日待在房间之中,思虑此事。

  这日,少女最终还是下定了决定。走到船上,刚好看到云知安在船头眺望远方,一袭白衣随风飞舞,站着的背影高大俊美。云知安感觉身后有人,转身就看到了少女,淡然一笑。

  少女看着面前之人,眼睛如春日里还未融化的暖雪一样柔和,又似乎带不曾察觉的凌冽,嘴角微弯,淡淡的笑容,如三月阳光,舒适惬意。

  “眉目如画,眸如星辰,白衣胜雪,温润如玉”,便是少女心中的最大感觉。少女害羞一笑,转身小跑着去了孟老婆子那边。

  孟老婆子站在不远处看到了这边的事情,看到少女雀跃的走过来,点了点头又害羞的跑了下去,便知晓了少女的心意。

  孟老婆子当即便走向云知安,“云公子,那日所说之事,的确有所唐突了。可否听我讲个故事?”

  孟老婆子不等云知安说话,便自言自语,“我本是独自修行的一个老婆子,常年住在九星观,很少下山。二十年前,天气不好,大雪封山,我下山看望一老朋友,结果在山下遇到了大片幻心草。幻心草是我们魂间特有的一种灵草,只能用来布下幻阵,不过也很难见到。当时采集完幻心草后本想离去,却发现后面有一个女婴,周围却没人照看。当时我感觉奇怪,又觉得这女婴乖巧可爱,见到我竟然不可不闹,还冲我眨了眨眼睛。心有不忍,就把这女婴带了回来。”

  孟老婆子说到这脸上不自觉浮现笑容,又接着说到,“这女婴就是子宁。小的时候我也没发现她有什么不对,越长大反倒身体越差,也不知为什么,无法修行。后来我走遍魂间,四处求问,最终在一位大师那得知,子宁魂魄不全。这丫头跟着我这么多年,越长大越乖巧,我不忍心她独自苟活百年,只想补全她的魂魄,随我一起。”

  孟老婆子说到这泪眼汪汪,抹了一下眼泪,看向云知安,沉默了一会才说道,“只要能找到子宁的魂魄,我愿意当牛做马。就连子宁,她,她也愿意嫁给公子,跋山涉水都可以,只求公子能帮忙招引她的魂魄。”

  孟老婆子还有一件事没有说,当年她也曾拜托别人招引子宁的魂魄,可每个招引之人都不得善终,浑身伤痕累累却魂魄飞散,离奇死亡。唯一一个活下来的,却在醒来之后疯了。

  云知安听到这没有说话,一路和少女相处她也发现了,少女十分心善,魂魄不全的确非常可惜。可要给这少女招引魂魄,他的确不愿意,他绝对不会让苏不才陷入危险。至于他自己,和少女无缘无故,也不愿为她尝试招魂。

  孟老婆子本以为在听到子宁愿意嫁人时他会同意,却没想到面前这人还是犹犹豫豫。略一犹豫,孟老婆子取出一物放在手上。

  云知安好奇之拿起这东西看了一眼,脸色立变,孟老婆子拿出来的,是一小块星空陨石!

  云知安拿起孟老婆子手中的星空陨石,仔细看了半天。这块星空陨石拳头大小,只是侧面似乎被人切开了,留下了一个整整齐齐的横截面。他看了半天,从乾坤袋中取出自己在拍卖会上得到的那块星空陨石,将两块星空陨石放在一块,两者竟像磁石一样吸在了一起,显然这两者本就是一体。

  孟老婆子震惊半天,看着云知安,“原来当日,竟是被你拍走了!”

  云知安也非常意外,拍卖会后他曾多方打探寄拍星空陨石的人,却始终没有得到任何消息,却没想到如今有了眉目,“这星空陨石,你从哪得到的?拍卖会上那块,是不是也是你拿出去的?你又是如何将星空陨石切开的?”

  一连串的问题,孟老婆子深吸一口气了,“也许,这就是你的缘分吧。这星空陨石,当初发现子宁时她身上带着的。听说司间出现了轮回石,我带着子宁来到司间,准备查探过往调查子宁的魂魄,只是多年过去了依旧没有进展。如今我们要离开司间,却没有了灵石,只好将这块星空陨石切开寄拍。至于如何将其一分为二,也很简单,用魔器。”

  “你有魔器?”云知安不得不对孟老婆子的话有所怀疑,不会黑暗之法,根本无法使用魔器。

  孟老婆子无奈一笑,“的确如此。如今的魂间,暗地里也有不少魔器,虽然不知是从哪流出来的,但总还是能买到的。”

  孟老婆子见云知安仍旧怀疑,只好再次取出一件物品,这是一把刀,刀背宽厚,却奇丑无比。云知安接过这刀打量了一下,的确是黑暗修行者专门用的刀,刀身充满了黑暗气息,无比浓厚。

  云知安再次问道,“不会黑暗之法,怎么使用这魔器?”

  “用灵力也可以使用魔器,只是威力会减小很多,不过费些工夫,总还是能割开星空陨石的。如若公子喜欢,这把刀也送给公子。”孟老婆子才不在乎这把刀,魔器虽少,魂间总能找得到的。

  云知安知道她的意思,将刀还给孟老婆子,“刀就不必了,星空陨石我收下了。至于她的魂魄,我会尽量。”

  孟老婆子听到这话激动的热泪盈眶,“谢谢公子,我们愿跟随公子,报答恩情。”

  云知安盯着手中的星空陨石,摆了摆手,“我收了你的东西才出手的,你不必跟随我。除此之外,我也不会用黑暗之法的。”

  “那如何招引?”孟老婆子一定说不用黑暗之法,内心着急,担心云知安骗他。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我自有办法。”云知安绝对不允许苏不才短时间内再次陷入黑暗,准备用招魂曲试一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