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武人——传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武人——传 卑鄙的我7 6031 2018.08.10 23:32

  大师傅,人我带来了,您看行么?这都是我自家的兄弟”

   雷隐说道,一个肚满肠肥的胖子审视两人疑虑道:“这精壮的小伙看上去还不错,可这个瘦高个能行么,看上去他不像是个干活的人啊”

   雷隐赔笑道:“您真是慧眼如炬,这是我三弟,家里是培养他读书的,但就像您晓得的,天下英才蔚然哪那么好中的呀,不如带他出来务实您说不是?”

   胖子兴然乐道:“大兄弟,你这话说的就知道你是个大明白人,别看咱这庖厨之人在别人眼中不入流,但日子过的多么舒心可只有自己知道,咱们是吃主家的喝主家的,刮风不倒,下雨不愁,读个屁的书有这舒服的日子?就是你当了再大的官上面也有皇帝管你不是?不像咱,是管别人的,积恶易改,嘴瘾难消,咱们刘老爷够厉害的了吧?但唯独跟我说话那是客客气气的,为什么?咱管的他的嘴呢,就不受他的鸟气,你说不是?”

   雷隐连忙点头道:“大师傅您说的是,我们哥三以后就给您鞍前马后了”

   那胖子突然压低声音道:“那...你们几个的工钱?”

   雷隐压下他的手也故意压低声音道:“就按您说的办,日子还长不是?我们哥三要想留下不还得靠您呢,您不是还管的咱们老爷嘛”

   胖子闻言大笑道:“包在我身上,一定没问题,可是对外你们可不能随处乱说啊”

   雷隐道:“您看我像是那么不开眼的人么?”

   胖子道:“不像不像,那好,你先带他们熟悉熟悉,这几天正是要忙的时候,可不能出一点纰漏,记住机灵点”

   雷隐谄笑道:“明白明白”

   雷隐领杨凡与熊正英边走小径边嘱咐道:“时辰一道按计划行事,成败在此一举,不可出一丝纰漏,明白么?”

   熊正英:“明...明白”

   雷隐看其嘴唇都在发颤,安慰其道:“不过也不必太过紧张,刘府的情况我这么多天已经摸的透彻,不会出问题的”

   杨凡点头道:“好的雷大哥”

   雷隐道:“嗯,出发”

  ...

   隅中初刻,刘旬前往其母处问安,行过偏门不久,躲藏在灌木中的杨凡趁机用准备好的铁锁锁住其门,因其以换好刘家家仆的装束,其沉头快步穿厅过院均无人理会,来到西下院杨凡心中默数第七间就是关夏雪燕的厢房,正在此刻只听一声断喝:“小厮,不许接近厢房”

   杨凡抬眼一瞧喊话之人正是那天与他对骂的那个大汉,而此时那大汉也认出了他,其大惊道:“是你!来人啊!有人闯府!”

   杨凡索性除去衣帽,径直跑到第七间厢房踹门而入,跑进内室对眼正见被捆缚手脚的夏雪燕,夏雪燕见其也是心内大喜,其道:“你怎么来了?!”

   杨凡正急道:“当然是救你啦,笨蛋”

   “你才是笨蛋呢”

   夏雪燕反嘴道,杨凡解到一半突然停下,“对不起...”

   其歉然道,夏雪燕嗔道:“你快帮我解开呀!”

   “哦!”

    杨凡帮其解开后道:“快走”

   夏雪燕道:“我的剑,等一下,哎?”

   她突然停下仔细审视杨凡疑惑道:“你这身衣服哪里来的”

   杨凡道:“朋友给的,快走吧”

   之后两人携手冲出屋外,迎面正遇那大汗赶来,其凌眉瞪眼道:“哪里跑!”伸掌来抓杨凡脖颈,而杨凡抬腿一脚踹其胸口使其仰倒出去又滚了三滚。

   杨凡道:“你快去找雷大哥,我去救叶寻”

   “啊?谁?”

   夏雪燕疑惑间杨凡以转身跑去。此时院里的七名护院和四个武师见有人闯府皆跑向兵器架欲提取兵刃,正当此刻雷隐的一泼滚油全都浇了上去,来人大惊道:“你是谁?!”

   雷隐抱拳道:“在下姓雷名隐,后学末进,习得皮毛拳脚,吃得风雨闲饭,愧与各位同为习武之人,颇为惭愧,几位于我即是前辈,也是高人,今日来之实为无奈,我与府上前日劫掠而来的姑娘为至亲好友,其有高堂在奉,临行执手相托,每念其冬爱,虽殒命而不敢相负”

    闻言一人抱拳挺进,其人名为黄宗,是一久负盛名的拳师,其言道:“我想兄台有些误会,我家老爷并无强占之意,这些日来对两位姑娘均是以礼相待,敬如上宾,绝无丝毫相迫,这本事庄买卖,却扯出一对姻缘,此不乃一桩美事?何况我们刘老爷家财万贯,富甲一方,绝不会亏待了你们”

   雷隐道:“您说的是,既然是美事那咱们是不是得按规矩来,三书六礼,古有陈规,你们提亲,下聘,可新娘子却在你府,让旁人听了,岂不见笑于人?”

   当此之际夏雪燕一路奔来,得见众人正欲作怒被雷隐拦住掩在身后,其轻道:“我们走”

   黄宗道:“她不能走”

   雷隐道:“您但说一个理由来”

   黄宗沉吟片刻后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抱歉”

   雷隐道:“理解”

   黄宗抱拳道:“请指教”

   雷隐亦抱拳道“岂敢,前辈请”

   黄宗率先发难,其拳疾如密雨,厉若滔风,雷隐以双臂掩头,以腿护身,丝缝未有反击之机,其被迫的连连后退,其退一步,黄宗便进一分,不放穷寇,众人见其得势在旁连连喝彩,夏雪燕观得五内如焚,而此刻正在交手的两人却是全然不同的心境。黄宗心内急躁其自怨不该求胜心切,贪功冒进,自比以在涯边,若继续抢攻而不能得手,那等自己气竭就只能束手待毙,而若此时收手那便前功尽弃,念念间其拳不停息,终于在强攻之下其发现雷隐密不透风的防守有了一丝松动,那便是其防贯拳之时会露出下颚,想之一刹,发之一瞬,其左一记贯拳佯攻其头同时右拳竭尽全身之力突其下颚,结果一拳击空被其沉身闪过,心方恍然知此为陷阱,可以是后悔莫及,暗道完了,雷隐诱出其拳自知必胜,其变拳为掌贴其胸一推送,两人泾渭分开,黄宗连退三步才勉力站定,其淌汗若雨,反观雷隐气定神闲,身上也有小伤酸痛,但无大碍,其抱拳道:“得罪”

   黄宗艰难才抱拳而起,但呼喘以是口不能言,本来众人包括夏雪燕都不明胜负,但看到此境都以心下明了,剩下众人不给雷隐片刻歇息皆一拥而上。

   院内大战几名小厮见势不妙欲前去禀报刘旬,刚行之侧门还未迈步只见寒光一闪一柄飞刀正钉眼前,众小厮怵然觳觫呆立不前,熊正英随之跳树翻于墙后。上院有人闻声见得骚乱,赶忙去禀告,此时刘旬正与其母闲聊,来人在其耳边低语告知其事,其面未有丝毫变色,只当闲事不耐烦的回句“知道了”挥手让其退下,依旧与其母闲谈家常,约二刻钟方才告退,其加快脚步森然问道:“现在什么情况?”

   其一手下人道:“后门被他们反锁了,而前门有埋伏”

   刘旬眉头一皱停下脚步加急反向而行:“不会蹬梯子么?一群废物,你们从后门爬过去给我关住大门守住出口,一个都别给我放跑了”

   “是”

   几人领令而去。另一边马厩里的熊正英急的搓手顿足,手中拿着两个长棍,顶端均系着两根萝卜,口中不停言道:“杨凡呀,杨凡你倒是快点啊,死哪里去了”

   此时杨凡遍寻厢房均没找到叶寻,其急如星火的跑到院中见夏雪燕与雷隐正被十几人围困,高声叫道:“雷大哥!叶寻不在这里!”

   “杨凡,我们没时间了,必须要走了,按计划行事,等脱身再想办法”

   雷隐说话间又放倒一抢近之人,其被十几人围在当中,相距不过五步,背后有夏雪燕以剑威胁,而正面只要谁进得这五步距离雷隐便后发制人,冲入人中,拳拳击其要害,时过半刻,与其对峙的以剩八人,其瞥见有人正在翻墙再见杨凡以回身跑向厢房方向,急对夏雪燕道:“你快冲出去到马厩接应正英,不然咱们几个都跑不了”

   夏雪燕急道:“我不知道在哪”

   雷隐为其指道:“看到了么,那个方向一直跑,记住时间紧迫”

   夏雪燕:“好”

   其舞剑而出无人敢拦,杨凡冲到被其击倒的那大汉身边,他以晕厥过去,杨凡扯其衣襟扇醒其道:“你们把跟我来的那女孩藏哪了!”

   那壮汉醒来恤然无语,杨凡又一拳下去打的其血流迸溅,再道:“说!不说我就打死你!”

   “你就是打死他他也不敢说,因为背叛我刘旬的人比死更惨”

   杨凡抛下那人转而起身,正见刘旬携二十于人向其走来,其又回见雷隐在人群中以渐渐不支,心中满是懊悔。

   “又见面了,朋友”

   刘旬悠然道,其在杨凡面前停步,从人皆让出一身之距。

   见杨凡不语,刘旬又道:“这不是上次来势滔滔,而又落荒而逃的那个人么”

   众人哗然大笑,杨凡冷目不瞬,默然茕立。刘旬赏观旁笑,颇有玩味之色。此时一阵马蹄声急急踏来,夏雪燕与熊正英分驭两马,马鼻前皆悬着根萝卜。

   夏雪燕遥望杨凡道:“快走!”

   “你们先走”

    杨凡应道,夏雪燕眼见大门将闭,其策马冲向雷隐伸手接应,马不停蹄雷隐翻身上马,两马冲向大门人皆惧散,夏雪燕临出,见杨凡背影行之院深。

   杨凡回首靡靡而笑:“那废物不就是我么?”

   “给我抓住他!”

   刘旬厉声道,众人随之围堵到杨凡身后,而杨凡反行其道,跑向内院。刘旬不屑一笑道:“又逃了,你们去抓他剩下人跟我去走”

   刘旬领人来到马厩,见众马辗转哀鸣,尾下淅沥,随捧饲料观瞧,其观之大怒道:“巴豆!这些下三滥”

   其愤而回之前院一眼望去,瞬间怒火中烧,杨凡不知从哪里弄来的火把在院中随处点火,而二十几人皆追在其后无可奈何。刘旬勃然大怒:“一群蠢猪!这么多人跟在一个人屁股后面跑!你们到前面拦他!给我动点脑子!”

   杨凡平地奔跑如风,爬树如猿,轻灵善跃,刘旬的家将竟无一人能将其赶上,而且气力渐尽,只能任其妄为,此时黄宗临阵指挥众人前后包抄,刘旬取来弓箭频频射之,齐力将杨凡迫离假山林木之地,把其赶入空旷的厢房院前,众人以成合围之势,逐渐缩小包围,杨凡以陷绝地,刘旬蓄之一箭一直忍而不发,其冷眼观杨凡一路跑向厢房门前突然两指一松,离弦之箭挟破空之声飞出,但其非向杨凡而是射向其头顶之上,其料定杨凡此人必不会慌不择路跑进厢房躲避,而是一定借屋檐跳到房上,而且此乃其唯一之生路,此箭一发不管其如何选择以都死路一条,只有快慢之别,果不其然杨凡跑到屋檐前奋然一跃,一跃竟约至半丈,众人皆惊之瞠目唯有刘旬绽露微笑,箭先发而后至眼见贯穿其背,杨凡单手抓房檐用力一拽又凌空翻腾,其箭貼胯下而过,众人观之连连惋叹,却又赞服刘旬之先见,而刘旬面沉如水,睖睁举弓不下,他也算到了杨凡会腾空再跃,只是没算到拉弓时双臂欠力,导致箭提前下落,此失之毫厘,差之千里,其不在惋惜此箭,而是惋惜自己,他竟也以为是能中的...

   杨凡手举火把,睥睨视下,随之点燃屋顶干草,烈火乘风瞬有延燎之势,杨凡孑立熊熊火光中挈然一笑,随之跳下屋檐,盯着刘旬向其走去,瞬间乱刀纷出,千仞迎身,杨凡横眉冷对,举拳相向,两方交手,杨凡立成困兽之斗,而困兽犹斗,其沥血沬面,战意勃发,遗之苦痛,忘之疲累,落剑似飘叶,吞吐若狂风,意未到而拳以至,置身刀圄,触若惊涛。

   刘旬恤然见杨凡血战几十于人而未有惧色,身负多处砍伤而愈战愈勇,而其吃亏在拳不至死,被其打倒的人退到人后稍歇便又与之能战,以此往复,刘旬奇之为何此人有刀不用,心中实是大惑不解,照此下去知定可将此人击杀,可眼见火势渐盛,救火的家仆又不能迅速将其扑灭,恐惊扰到家人女眷,心一横咬牙发狠道:“别打了!放他走!都给我快去救火!”

   众人闻言呆愣,刘旬作怒道:“还需要我说第二次么?”

   围杀杨凡的众人方才散去,杨凡皱眉盯着刘旬,刘旬道:“只这一次,我欣赏你是条汉子,放你走”

   杨凡凛然道:“我不要你放”

   刘旬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杨凡拖着重伤之身走到其面前道:“你不是说没人敢背叛你么,那我就问你,她在哪?”

   刘旬:“谁?”

   杨凡盯着他的眼睛默然不语算是回答,刘旬知道自己问了个愚蠢的问题,在杨凡的盯视之下刘旬闪躲开来道:“是那个女孩吧,她不肯吃东西,我把她交给了我的妻子代为照看,嗯...你把她带走吧,我叫人把她给你带来,不过我希望你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事,在与什么人为敌”

   杨凡冷然道:“我也不喜欢重复我的话,她、在、哪”

   刘旬呆愣一下道:“在上院第三间房”

   “哦”

   杨凡闻言转身而走,没多远其突然回首道:“你最后那句是威胁我么?”

   刘旬笑道:“没有,是我瞎说的,恕我多嘴问下你为何不拔刀?”

    杨凡冷面回身前去接出叶寻,然后径直走出大门,刘旬看着杨凡慨然道:“真是老了...”

   雷隐等三人逃出刘府后一起来到约定好的山岭中躲藏起来,夏雪燕扶树远望终见杨凡污血满身流血趑趄出现在视野中,夏雪燕连忙赶去相接,杨凡仅凭意识支持,见人终于溃倒,连同抱着的叶寻一起滚落,夏雪燕跑至近前见杨凡满身是伤更有几处露骨其捂嘴骇然,雷隐观瞧无人跟踪后也赶了过来急忙审视其伤口,雷隐:“帮他上药”

   “嗯”

   夏雪燕应道。

    半时辰后,夏雪燕忧道:“她们没事吧”

    雷隐道:“叶姑娘大概是饿晕过去的,一会等熬好了粥喂给她应该就没事了,杨凡受伤很重,不幸中的万幸是最重的几刀都砍到骨头上,所以...应该会没事的”

   夏雪燕窅然落泪,可未曾想过得一个时辰杨凡竟然悠然转醒,其想支撑起身体但却发现竟用不上一丝的气力,夏雪燕忙道:“你别动”

   雷隐附和道:“是啊,我们刚给你包扎好伤口”

   “嗯...”

   杨凡安然的躺着,夕阳又枕。

   “她不肯吃东西”

   熊正英举碗说道,只听叶寻喃喃细语道:“我不吃,我不...”

   雷隐上前观瞧见其以气若游丝,其道:“再不行就得掰开嘴往里灌,不然真会饿死的”熊正英调笑道:“这是逮了只麻雀么”

   杨凡听罢抬臂艰难夏雪燕托其后背将其扶起,其蹒跚来到叶寻面前跪其身边道:“叶寻,是我”

   “杨哥哥?”

   叶寻微弱的道,

   杨凡道:“嗯”

    雷隐连忙递眼神给熊正英,熊正英将热汤一点一点送进其嘴里。

   “...喜欢...杨哥哥...”

   叶寻突然的一句话让杨凡不知所从,他不自觉的看向夏雪燕,而夏雪燕了然一笑,那笑的她是那么自嘲,而杨凡又是那么的心痛...

   “我怎么在这里?”

   深夜里叶寻终于苏醒,夏雪燕等人照看着火堆,杨凡独守孤夜。

   雷隐道:“叶姑娘你终于醒了,是...”

   “是他们救了你”

   杨凡在远处道,叶寻觅得声处,见杨凡树下孤影拄膝而坐不见其面。

   叶寻:“哦,谢谢你们,给你们添麻烦了,非常抱歉”

   “呃...哪里”

   雷隐略一思衬后应道。

   叶寻突然惊道:“杨哥哥...你受伤了?!”

   杨凡无应,雷隐递来碗粥道:“他没事,我们已经给他包扎好伤口了,也姑娘不用担心,来喝点粥吧”

   “谢谢”

   叶寻捧粥谢道,其又道:“杨哥哥你为什么会受伤”

   见杨凡并无理会自己,其捧粥而饮,心中惶惑,不久其猛然晓悟,原来自己又不自觉叫错了称呼,其酣食而尽。

   雷隐道:“现在那两人跑了,咱们的任务已经结束,接下来咱们何去何从”

   夏雪燕道:“你做主吧雷大哥”

   雷隐道:“这趟镖是你接的,按道理我们只是镖师,你是东家,所以还是应该由你来决定”

   夏雪燕道:“这样的话...师傅的宅舍就在这附近,我想去看看她老人家”

   雷隐笑道:“全听东家的,而且我也想念你师傅他老人家了,记得上次得见那以是六年前了吧”

   叶寻一旁闻言突然欣然道:“夏姐姐的师傅?是李弱男前辈么?我也很是敬仰呢,早就想去拜见只是不知所在”

   夏雪燕想起了与叶寻初次见面时的情景,其冷面不语,熊正英也记得先前之事不予理会,雷隐见状忙道:“忘了叶姑娘也是习武之人,而且小小年纪就有如此造诣真让我等男儿汗颜,哈哈,是吧,杨兄弟”

   杨凡也充耳无闻,其只能作得几声干笑缓解尴尬。

   “哪里...”

   叶寻垂头一笑。

  ......

   “为什么她还跟着咱们?”

   熊正英对夏雪燕耳语道,夏雪燕悄声道:“随她便吧,人家武功那么高你管的了人家么?”

   熊正英道:“也是”

   前面三人同行,后面两人零散,杨凡在前闷头走路,叶寻跟在其后,突然其指着一旁兴然道:“杨凡你看,是桑树林”

   “哦”

   杨凡目不斜移,叶寻手萧然落下,两天以来都是这样,也许是因为伤势吧,她这样想着又跟上前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