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冠军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老杨你很娘(500加更,大家继续哦~)

冠军传奇 林海听涛 5179 2010.01.02 08:54

    达尼.威灵顿现在一定很后悔自己当初接受这个挑战,而且更后悔的是得罪这几个学生,谁知道他们中间的那个中国留学生那么能喝呢?只可惜他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了。

  往卫生间跑了三趟,抠着嗓子眼地吐,胆汁都要吐出来了,嘴里泛着说不出来的苦涩味道。结果回来就看见那个中国留学生抓着一瓶酒凑到跟前,瞪大了血红的眼睛,沙哑着嗓子,对他恶狠狠地说:“干!”

  威灵顿双腿一软,直接瘫倒在了包房的地毯上。

  “啊哈哈哈!”博尔杰肆无忌惮地笑了起来,他才不在乎那些女孩子会拿怎样愤怒的表情瞪他呢,他现在就是觉得很爽,很想大笑。

  拉塞尔比他更绝,他专门找服务生要了一杯鲜榨的橙汁,然后端在手里,走到威灵顿身边,蹲下来将果汁在他面前晃晃。“未成年的小鬼,要喝点果汁吗?”

  “呜呜——”男生们发出了兴奋地口哨声。出于一种最原始的本能,他们已经和楚中天、拉塞尔、博尔杰在一条战壕里了。看到那个自以为是的威灵顿倒霉,就会比吃了摇头丸还要HIGH。

  对于他们胡闹,艾米丽就像没看到一样,只顾着和其他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姐妹喝酒玩耍,玩的十分开心。她的酒量倒也不小,楚中天是见识过的。

  现在的威灵顿的脸上可一点都看不到优越感的表情了,他眼神迷茫地看着拉塞尔手中的橙汁,估计他现在已经不知道那黄澄澄的玩意儿是什么了。拉塞尔还算有良心的,如果他带着空杯子进厕所再装满了出来,告诉威灵顿这是橙汁,他都会一口喝下去的……

  拉塞尔捏着威灵顿的嘴,将杯中的橙汁给他灌了下去。而威灵顿来不及吞咽,那些橙汁大部分都从嘴角溢了出来,顺着脸颊、脖子流了下去。他还被呛得咳嗽了起来。这一幕让那些对威灵顿很有好感的女生看不下去,拉塞尔却笑得很开心。

  “还要不要再来一杯,小鬼?”拉塞尔趴到对方的耳边轻声问。

  回答他的是威灵顿更猛烈的一阵咳嗽。

  闪光灯亮起之后,博尔杰手持数码相机,向拉塞尔竖起了大拇指:“等那小子以后出名了,这张照片一定会卖个大价钱的,哈!”

  两个人变着花样折磨威灵顿,楚中天则一个人在旁边喝酒喝不停,哪怕没有什么威灵顿和他来拼酒,他也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他才不管威灵顿有多倒霉有多凄惨呢,对他来说,装逼装成了傻逼的威灵顿,是不值得同情的。

  ※ ※ ※

  当这次圣诞酒会结束之后,威灵顿是让几个女生扶上出租车的,而楚中天则再次扶着墙壁呕吐不止。那个威灵顿的酒量其实一般,楚中天喝到吐主要是后来自己一个人自斟自饮的缘故。但尽管会再头疼一晚上,他却觉得心情舒畅。看着威灵顿几乎是被拖上车的样子,他就觉得很爽!

  听到汽车启动,他还扭身对这出租车挥手大喊:“下次再来干过啊,小鬼!!”

  “啊哈哈!”博尔杰和拉塞尔互相搂着彼此的肩膀笑得十分开心,惹得不少女生对他么怒目而视。不过他们才不在乎呢,一群见到有钱帅哥就挪不动腿的女人,他们也没心思去巴结……

  楚中天喊完之后又趴过去继续吐了,接着他感到有人在背后轻轻拍着。他只当那是博尔杰或者是拉塞尔,并没有在意,只是继续呕吐这份很有前途的工作。

  “你酒量可真厉害,楚。”

  响起来的却是艾米丽的声音。

  楚中天被惊得差点把嘴巴中的呕吐物给咽下去……

  一张纸被一只粉嫩的玉手递过来:“擦擦吧,我可不想被你吐一身。”

  楚中天接过来擦干净了嘴巴,才抬起头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艾米丽,他现在艾米丽的胸腔搜寻,没有发现那串珍珠项链。

  “项链呢?”他问。

  艾米丽指了指挎包:“取下来了。”

  “为什么不戴了?”

  “珍珠可不防酸,汗水沾上去会腐蚀的。”艾米丽说。

  楚中天打算从艾米丽的脸上看出点端倪,不过醉眼朦胧下,他看不太真切,只知道艾米丽面带微笑。

  最后他只好嘟囔道:“这天这么冷,哪来什么汗水……”

  “那你额头上现在的是什么?”艾米丽掏出一张纸,给楚中天抹去了额头上那层细密的汗珠。

  楚中天挣脱了艾米丽的搀扶,他似乎不想表现得太亲密了。

  艾米丽看着脚下有些虚浮的楚中天:“要叫车送你回家吗?”

  楚中天摆摆手,“我站一会儿,吹会儿风就好了。倒是……你应该叫辆车,否则我担心你自己拿不了那么多东西……”楚中天指了指被堆放在地上的那一摊礼物。

  艾米丽笑了起来。

  “你还是照顾好你自己吧,酒鬼。”

  楚中天靠在墙上,有气无力地对艾米丽笑道:“嘿嘿,你的酒量也不错嘛……”

  出租车排队等上客,楚中天休息了一会儿,就帮忙艾米丽将礼物都搬上了车,然后再挥手作别。很快,这间酒吧门口就只剩下他、拉塞尔和博尔杰三个人了。

  “今天晚上过的真痛快,哈!”博尔杰兴奋地挥臂说道。

  楚中天看了一眼拉塞尔:“你今天晚上不门禁了?”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拉塞尔说。

  “既然如此,我们再去喝一杯吧!”楚中天很罕见的提议,让另外两个人都有点吃惊。

  “我记得你可从不这么做,楚。”博尔杰奇怪地问。

  “明天就是圣诞节了嘛。”楚中天直接拿拉塞尔的话回答道。

  拉塞尔想了想,然后点点头:“好主意。反正今晚上很高兴,而且关顾着整那个‘同性恋者’了,都没怎么喝。”“同性恋者”他们给那个外形看起来很爷们儿,实际表现却非常不爷们儿的达尼.威灵顿取了个临时外号。别说,还挺形象的……

  “好吧,我知道哪儿有可以营业到两点的酒吧。让我们现在就去吧!”博尔杰兴奋的喊道。

  他甚至还唱起了歌,唱的是U2乐队的《Beautiful_day》(美丽的日子),没过多久拉塞尔和声了进来。

  楚中天也在唱歌,不过他唱的可不是英文歌,而是一首非常应景的中文歌:“咱老百姓啊,今儿晚上真呀真高兴!!”

  ※ ※ ※

  宿醉的楚中天一觉睡到下午才悠悠醒来,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身体不太妙,头疼口渴,胃疼恶心,想吐却吐不出来。

  看起来昨天喝了太多的酒,既然当时爽到了,现在就该为此支付代价了……

  杨洋来敲他的门,说起晚上化装舞会的事情,楚中天有气无力地告诉他,自己今天显然是没办法去参加那个什么化装舞会了,因为他现在连床都下不来。

  “你究竟喝了多少啊?”听到楚中天沙哑疲惫的声音,杨洋被吓了一跳。他还是第一次见楚中天这么虚弱,躺在床上的室友嘴唇发干发白,脸色蜡黄。

  “不知道……”楚中天说话的声音比平时都小多了,他没力气。

  杨洋为他倒了杯水,放在床头。

  “谢谢……”

  “太遗憾了。”杨洋可惜的大叹一口气。“今天晚上的化装舞会,你是去不了啦。我给你说,有美女的哦,错过了小心后悔一年!”

  楚中天咧开嘴,无声地笑了笑。他不在乎有没有美女,反正有美女也不是自己的,何必去凑那个热闹呢?而且最重要的是,之前曾经因为踢球而和他闹过矛盾的那群人也是要去的,他觉得双方见面一定会很尴尬。他不想再见到他们,他们也没想到曾经被他们嘲笑过的人,如今成了温布尔登竞技的主力球员……见了面大家彼此不舒服,好好一个节日都没心情过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压根儿不见面。

  “看样子昨天和艾米丽玩的很开心?”

  “还好吧……”楚中天有气无力地摆摆手。确实玩的开心,但不是和艾米丽,而是和那个威灵顿,陪他玩的很HIGH。

  杨洋摇摇头:“不过我还是要劝你啊,大楚。你现在是踢球的人了,要注意少喝酒,或者干脆别喝酒。酒精那东西伤身,对你踢球也不好。你知道中国球员为什么年纪稍微大一些,状态下滑飞快吗?就是和平时不注意自己的身体,生活习惯不健康有关。”

  看到杨洋一本正经的样子,楚中天禁不住笑了起来:“反正业余踢踢,喝喝酒也无所谓嘛……”

  “总归是你的身体,要爱惜一点嘛。哪怕不踢球,老这么喝对身体也不好,喝酒伤肝啊。你瞧我多好,不抽烟不喝酒。你不抽烟是好事,但是酒精这玩意儿最好也少沾,我可是为了你好啊,大楚。否则以后等你老了,你就知道厉害了……”

  楚中天突然打断了杨洋的唱片大陆,他看着这位喋喋不休的室友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老杨?”

  “告诉我什么?”

  “你真的很娘……”

  “去死!”杨洋一拳打在了楚中天的肚子上,虽然隔着被子,楚中天还是感受到了这一拳的力量。

  “哈哈哈……咳咳!”虽然被打了,楚中天却大笑,直笑到咳嗽起来。

  “我去找找,我记得从家里带来一罐蜂蜜,不知道吃完没有。宿醉之后喝点蜂蜜水对你有好处。”杨洋扔下咳嗽不停,看起来可怜兮兮的楚中天,转身走了出去。

  楚中天看着这个室友的背影,虽然嘴巴上开了别人的玩笑,但是心里却是感激的。在英国这一年多,如果不是他,自己一定会比现在过的辛苦。想想当初自己刚来这里的时候,“温布尔登”对他来说除了是一个世界四大网球大满贯赛事举办地之外,什么都不是。如果不是杨洋的热情帮忙,他也不会住在条件优越的公寓里,还能很快就找到两份兼职。要知道那时候他连听别人说什么都很吃力呢。

  本来他要送杨洋圣诞礼物的,但是却被拒绝了。他知道杨洋这是在为自己省钱。但如果真的什么都不送,也太说不过去了。

  当杨洋再转回来的时候,手里捧着一个不剩多少蜂蜜的罐子,以及一桶着气腾腾的方便面。

  “宿醉的人要吃点东西,胃才舒服。”杨洋将方便面放到了一边,“不过可惜我只会泡面。”

  楚中天嘿嘿一笑:“你要做其他的东西,我也不敢吃。”

  杨洋不理会他的调侃,端起水杯,将里面的开水倒进蜂蜜罐子,然后拧上盖子,用力的摇晃着。

  “就这么点蜂蜜了,为了不浪费,只好这样了。”他对看的有些诧异的楚中天说。

  楚中天让他放下手里的东西,然后指着书桌:“拉开左边那个抽屉。”

  杨洋莫名其妙,不过他还是听话的走过去拉开了抽屉。他原本以为楚中天想看书了,却不方便动弹,便叫自己代劳。没想到躺在抽屉里的一个小小的画框,里面……

  “这是我?”杨洋拿起手中的画框,指着那里面的头像问楚中天。

  楚中天点点头。

  “圣诞快乐,老杨。送这个,你总会不再拒绝了吧?”

  杨洋有些不好好意地笑了起来,他挠了挠后脑勺:“画得真漂亮……不过等等,为什么这神态看起来有点像女人?”他向楚中天投去疑惑的一瞥。

  楚中天憋着笑,一本正经地对他说:“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你吗,老杨。你真的很娘……”

  “我靠!你给我去死!”杨洋向他竖起了中指。

  “哇哈哈哈……咳咳!哈哈——”楚中天用力捶着床板,大声笑不停。

  ※ ※ ※

  晚上杨洋去参加化装舞会了,不过他的变装很没创意,一身警服而已。楚中天开玩笑的建议他如果有能力,应该搞一套城管服,保证会在化装舞会上大出风头,让所有人都甘拜下风的。

  杨洋给了他一根中指,就出门了。

  接下来整个夜晚,一直到后半夜他都要独自一人度过了。在床上躺了一下午的他起来自己做了晚饭,依然是面条。但是和去年的今日不同,他并不觉得孤独寂寞,尽管他想到了自己的父母,并且准备到了十二点就给他们打电话,但那不是想家。

  这个圣诞节,托足球的福,他有了很多朋友,过得十分开心。而且在未来两年半内,应该都会这样一直下去。

  真没想到来这里留学,会有这样的收获。真是应了中国的一句古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当初他被迫放弃足球转而专攻学业的时候,可曾想过会有今天?当初他刚刚下飞机,站在伦敦街头,看着这个完全陌生的将要度过四年时光的城市,可曾有过这样的幻想——和一群朋友在一起快快乐乐度过大学生涯?

  看书复习功课到十二点,楚中天看看表,起身揣上钥匙,关上门走了出去。他得去楼下的公共电话亭给家里打电话。伦敦和北京时间有八个小时的时差,现在这里十二点,成都那边是第二天的早晨八点,父母已经起床了。

  虽然父母并不过这圣诞节,但在英国,圣诞节就像是中国的春节一样,入乡随俗,这一天也应该给父母打个电话。

  ※ ※ ※

  艾米丽将重新包装过的珍珠项链盒子放到妈妈的面前:“圣诞快乐,妈妈。”

  “这是什么……”妈妈掀开盖子,吃了一惊。“卡地亚的项链?你哪儿来的?”

  “买的。”

  “可你有那么多钱吗?”艾米丽的经济状况,妈妈是清楚的。她们家都不算太富裕,这样贵重的首饰是从来不买的。本来她脖子上戴的项链一直都是前夫送的,但是离婚之后脖子上就再也看不到任何首饰了。

  “我打了份短工,赚到了买这个的钱。”艾米丽笑嘻嘻地说,脸色如常,完全看不出来她在撒谎。

  妈妈将信将疑。

  “妈~~”艾米丽使出了撒娇大法。“我看你这么辛苦,一直想给你买份礼物了。为了给你个惊喜,所以没告诉你嘛……”

  妈妈不再怀疑“用心良苦”的女儿,欢喜地将项链取出戴在脖子上,艾米丽则扭过去偷笑起来。

  真抱歉,达尼。嘿!

  ※ ※ ※

  站在电话厅中,插入磁卡,楚中天拨通了家里的电话。

  突然之间远方的天空光芒大作,一时间姹紫嫣红,灿烂炫目。他抬起头望了过去,一朵朵烟花正盛开在夜空。轰隆隆的礼炮雷鸣般回响起来,几乎遮过了听筒里的“嘟嘟”声。

  十二点刚过,现在正是烟花燃放的时刻。

  伦敦的夜空被五彩缤纷的烟花填满,楚中天抬起头来看的出了神。去年圣诞节也是这样的,但当时他在屋内陷入了孤寂和寂寞中,对窗外热闹的节日气氛毫不关心,

  今天抬头看,才发现这一切原来如此美丽。

  “喂,哪个?”电话中响起了自己父亲的声音。

  楚中天继续抬头望着电话亭外那个璀璨的世界,对着万里之遥的父亲说:“喂,爸爸,是我啊。祝你还有妈妈圣诞快乐!”

  ※ ※ ※

  PS,一觉起来月票到530了,于是赶紧加更一章,到了十点还有一章保底更新,后面的新书第四名追的紧,已经四百多票了, 大家努把力,把差距拉开吧~跳舞和月光太生猛了,第一和第二咱们就不想了,但是第三怎么着也要保住啊~!!

  拜托大家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