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冠军传奇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你敢进球我就敢裸奔(700月票加更,急需月票!!)

冠军传奇 林海听涛 6379 2010.01.03 08:17

    “只差五分!我们只要能够连胜,而他们只要输掉两场比赛,我们就能成为冠军,直接晋级伊斯米安甲级联赛了,那可是第八级联赛呢!”

  查尔斯.菲利普和约瑟夫.肯尼两个人在研究联赛积分表,只可惜他们没有维斯迪恩2000的赛程安排表,否则他们还可以深入讨论一下,对方可能会在那几场比赛中栽跟头,而温布尔登的强敌又是谁。球迷总是喜欢在这类数据上发表自己的高见,因为这会显得他们自己非常有水平。

  现在是课间,所以他们大声喧哗也没有问题。

  今天是星期五,明天就是星期六,是比赛日。

  他们已经商量到时候去看比赛的事情了。

  “明天我去找你,还是你来找我,查尔斯?”肯尼对自己的好朋友说。

  “谁找谁不一样?反正我们住隔壁!”菲利普觉得有时候肯尼说的话真是些废话。

  楚中天听着他们的谈话,觉得羡慕。有这么一个住隔壁,有着同样爱好的朋友,真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楚中天在他的童年生活中,没碰到过这样的朋友。因为他搬过三次家,每一次搬家都会让他丢掉不少朋友——那时候别说手机了,连固定电话都还没普及呢,家里能够有一个固定电话是很稀罕的事情,楚中天家里没有电话,搬家了就没有其他联系方式,童年时的那批同学和伙伴也就慢慢被遗忘了。后来家庭条件好了一些,电话也普及了,装电话不再需要天价安装费,但是一搬家之后电话号码也随之注销,留下电话号码也没用,和小时候的那群伙伴一样,也就渐渐地失去了联系。到现在除了高中那帮同学外,基本上也就没什么朋友了。以前在足校还认识几个,当他离开足校赌气似的再也不接触足球之后,他也刻意疏远了那些朋友,以至于那些曾经一起踢球的朋友们,现在在干什么,他都一无所知。

  不过想起来,应该没几个能进职业队的吧?虽然有很多黑幕,但是他们那个足校的实力在成都三十多家足球学校当中还是名列前茅的,要不然也没办法代表四川参加全国少年足球锦标赛,而且还拿到一枚银牌。但是从普通足校成为职业球员,这中间的弯弯绕太多了,不是有实力就能行的。不给足校教练孝敬,足校教练就不会推荐你给那些甲A球队,就很难成为职业球员。就算进了职业队,不给各级教练赛前,就等着把板凳坐穿吧。就算给了教练钱,也不能保证不会被嫉妒自己的队友在训练中下黑脚废掉……所以最好的也是最可能的归宿应该是在甲B(现在的中甲,那时候还没有中超,所以中国的顶级联赛是甲A,第二级别联赛是甲B)里面踢球吧?

  在甲B那样的联赛中踢球,一个月的收入估计也就一千多两千块钱。他现在越发庆幸自己当初离开了足校,出来上高中考大学,虽然是被人赶出来的。当日后当他有一份收入不错的工作,远离被人唾骂的中国足球时,说不定他还得感谢那个曾经逼他放弃足球的白板教练呢……最起码他避免了被人骂“你才是踢足球的,你全家都是踢足球的!”这样的悲剧,自己被骂倒无所谓,自己的父母没必要跟着受这无妄之灾。

  他倒是有信心在中国足球那个大染缸中坚持原则,因为他虽然不算天赋秉异,却是一个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但是这样一来的话在足球上他就会混的很惨,踢不上比赛、赚不到钱,老大不小了难道还要让父母养自己吗?为了让自己学踢球,家里已经花了二十多万了,花光了全部的积蓄。如果他还知道孝顺父母的话,就不能再向家里伸手要钱。而且不光如此啊,中国队在世界杯上的表现令人失望,所有踢球的球员都跟着名声变臭,如果别人问他做什么工作,他说自己是踢中国职业联赛的话,真不知道对方会拿什么眼神看自己……

  还好还好……楚中天摇摇头,还好自己现在是一个留学生,不是中国职业球员。

  “嘿,楚?难道明天的比赛你不去了?”菲利普的声音响起来,楚中天有些迷茫。

  “我为什么不去?”

  “那我刚才问你明天的比赛你上不上场,你还摇头?”

  “我就说你这是废话问题,查尔斯!”肯尼在旁边尖声说,“只要是周六,有哪次是楚缺席了比赛的?你应该问他能不能进球,哈!”

  楚中天解释道:“抱歉,我刚才走神了。明天的比赛我当然要去参加了,我也觉得你这个问题是废话,查尔斯。”

  “嘿,那我问你,明天的比赛你能进球吗你!”和楚中天混熟了之后,菲利普和肯尼都知道楚中天在射门这一项技术上非常差,代表温布尔登打了大半个赛季了,总共射了十脚门,一次也没进过球。见楚中天也来埋汰自己,菲利普奋起反击,拿进球来说事。

  楚中天愣了一下,面露难色。

  看到他这个样子,菲利普和肯尼抱在一团,笑得十分开心。最初他们见到楚中天的时候是拿羡慕和崇拜的眼光看这位在温布尔登踢球的同学的,混熟了之后顽劣性子出来了,也就随意开楚中天的玩笑了。楚中天倒也不介意,他还是能够分出善意的玩笑和恶意的侮辱之间的区别。

  看着这两个损友笑得如此开心,楚中天突然想到了在昨天晚上顿斯酒吧,老板对他说的话。

  艾米丽要看这场比赛,所以委托老板为她录像,自己如果能够在比赛中有上佳的表现,确实是不错的生日礼物。

  他又想起来艾米丽在认识自己之后曾经对他谈起过进球的事情。她似乎挺希望看到自己进球的……

  上佳表现啊……防守中的上佳表现她都看过不知道多少次了吧?这东西没有拿来做礼物的价值。

  “如果我能进球呢?”他笑眯眯地看着二位。

  菲利普和肯尼还在笑,足足十秒钟之后他们才反应过来,停下笑来有点吃惊地看着楚中天:“你开玩笑的吧,楚?”

  “我是认真的。”楚中天笑意更浓。

  “呃……如果你生气了,我向你道歉,楚……”菲利普举起双手,做投降状。

  他以为他们这次开得过了火。

  可楚中天摇摇头:“我是认真的,如果我能进球呢?”

  他越是认真,两个人就越担心。肯尼也来帮自己的好友说话:“我可以向上帝保证,查尔斯他不是故意的,楚!你就不要计较了,我们顶多在周六的比赛上,把我们的名字从给你加油的横幅上撤下来……”

  敢情他们都知道啊……

  楚中天乐了:“你们这两个混蛋!”

  他骂出来反而收到了效果,菲利普和肯尼这对损友这才真的相信他没有生气。

  “好吧,楚。如果你能在比赛中进球,我就……”菲利普见楚中天没生气,胆子又大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楚中天笑嘻嘻地看着菲利普。

  肯尼指着菲利普说:“不要说请我们吃东西这种没创意的话啊,实际上你只不过是在花钱满足自己的肚子而已。来个大点的!”

  “我就……”菲利普脸都憋红了,终于憋出一句:“我就在球场上裸奔!!”

  “我靠!”楚中天听到这句话的第一反应是大叫一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他实在是惊讶了,以至于嘴巴里蹦出来的都是母语。

  肯尼则张大了嘴吧,把眼睛瞪得都鼓了出来。好半天他才从喉咙深处发了几声意义不明的叫声。

  说完这话的菲利普很骄傲的挺起胸膛,那两团肉鼓鼓的,撑起了衣服,可比女人的那儿壮观多了。可没人愿意多看一眼。

  “我觉得……”肯尼总算是回过神来了,他咽了口唾沫,艰难地说道,“你要是真裸奔的话,一定没有人愿意看……不过我喜欢!如果你真要裸奔的话,我一定捧场,哈哈!”

  作为损友,自然希望看到菲利普出洋相了。

  楚中天也打了个响指:“冲着你这句话,查尔斯。我一定要在明天的比赛中进球!你就等着脱光衣服跳下来吧!”

  菲利普才不相信楚中天真的能进球呢,他得意洋洋地晃着自己*****肉:“我说到做到,楚。不过我觉得你可能做不到啊……”

  “做不到我也没损失,但是我要做到了,那可就有好戏看了。”楚中天嘿嘿一笑。

  菲利普这才意识到他还没有让楚中天说如果做不到怎么办呢,自己就先把底牌抖出来了……

  ※ ※ ※

  三月份的天气还有些冷,尤其是当下雨的时候。所以当菲利普出现在肯尼面前的时候,他还比平时多穿了一件外套。

  打着雨伞的肯尼却在看到他的朋友之后大惊:“你穿这么厚,不怕到时候脱起衣服来很麻烦吗?”

  菲利普白了一眼他:“你还真相信楚会进球啊?你难道不知道他的射门有多糟糕吗?”

  肯尼摇摇头:“不,我只是更期待看你在全场球迷面前裸奔而已。”

  “今天注定要让你失望了!”菲利普向肯尼扮鬼脸。“走吧,去国王牧场!”他撑起自己的雨伞,可怜的一把雨伞实在是遮不住他全部的身体。还好肯尼凑过去,把自己的雨伞向菲利普那边靠了靠,他身材瘦小,倒是不用担心被雨淋。

  ※ ※ ※

  由于今天一直在下雨,虽然雨不大,可也让路上有不少积水,楚中天便没有带球,只是跑。他穿着一件放水的冲锋衫,将帽子翻上来遮挡头顶的雨水,下面穿着短裤和慢跑鞋,在雨中向国王牧场跑去。

  路上遇到了博尔杰和拉塞尔,博尔杰还在车上向楚中天喊了一声,示意他们先去前面等着了。

  楚中天向他们挥了挥手,再目送红色的公共巴士越驶越远,他深呼吸一口,将头重新埋下,开始加速。

  当他跑到国王牧场的更衣室时,拉塞尔、博尔杰已经到了,他和这两个人打过招呼之后,径直跑去找正在和人聊天的希林。

  “切尔西的比赛我看了,真没意思,我不喜欢拉涅利那个主教练……”希林和队友在聊的的是英超比赛。这估计也是在英超那样的俱乐部中看不到的。在这里踢球的人既是球员,同时也是球迷,他们喜欢温布尔登,也喜欢那些英超球队。比如希林在身为温布尔登球员和球迷的同时,还兼任切尔西的球迷。虽然他被切尔西扫地出门了,却并不怨恨切尔西。

  “他是一个好人……”队友有不同意见。

  “好人不等于好教练!”

  希林情绪激动,看来他是真的不喜欢那个意大利人。楚中天来帮着为队友解了围,他拉了拉希林的衣服:“死吉普,有个问题问你。”

  希林转过身的同时,对面的队友迅速逃之夭夭了。

  “哟,楚,什么事儿啊?”

  “是这样的,我想问问……在射门,尤其是远射的时候要注意些什么?”

  希林歪着头,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楚中天,却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

  “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楚中天皱起眉头,他知道希林在想什么。

  “啊,没有没有。”希林连忙摇头,“我只是觉得奇怪,为什么你会主动问起这件事情来,这让我怀疑你是不是真的是我认识的那个楚。话说回来,你为什么对这个感兴趣了?”

  楚中天实话相告:“我和一个人打了赌,如果我能在这场比赛中进球,那人就当场裸奔。”其实真正的原因不是这个,菲利普的裸体只是赠品,不过没多少会对赤裸的他有兴趣的。但现在确实一个很好的理由,毕竟自己要进球送艾米丽当生日礼物这样的话说出来,只怕希林一嚷嚷,全更衣室的人都知道了,到时候他会被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给烦死的,大家还一定会拿别有深意的眼神看着自己,那眼神简直可以让楚中天想去自杀。

  “哇呜——”希林惊道,接着他兴奋地追问:“男人女人?!不会是艾米丽吧……好吧,我知道她已经离开英国快一个月了,那会是谁?”

  “查尔斯.菲利普,我同学。”

  希林想了想,顿时一脸苦色:“那个死胖子?谁要看他的裸体!你为什么不找个美女打赌?”

  “你就别废话了,死吉普。如果我能找到女人和我打赌脱衣服,也不会在这里!”

  “嘿!”希林扮了个鬼脸。

  “告诉我射门的时候需要注意什么?为什么我不是打飞就是射偏?”

  “这个……”希林皱起眉头,想了想,“我觉得几句话说不完啊……”

  “你就选重要的说,要能马上看到效果的。”

  “你要求还真高……”希林沉思了一会儿,抬起头来对满怀期待的楚中天说,“首先从技术上来讲你得在射门的时候把脚弓绷直,这是基础。”

  “可我观察过,你们射完们之后脚尖也是翘起来的啊……”楚中天有不同意见。

  “那是射完门!在触球的时候你必须绷直你的脚弓,脚尖下指,否则你射出去的球就是……”他做了个直插云霄的手势,“咻——射高!”

  “记住,要绷直。在足球脱离你脚控制之前都要绷直。然后就是别踢球下部,要踢在球的中上部和上部。”希林找了个足球,抱到楚中天跟前,指着足球对他讲解道。“射门不是开大脚,你不需要把脚铲进足球的底部再发力,那样的结果就是……”他又做了一个直插云霄的手势,“咻——又射高!”

  楚中天算是明白了,难怪他射门总是射高呢,原来他习惯性地开大脚解围了。以前这东西其实足校都讲过,但他从来没怎么放在心上,那时候的他满脑子都是防守,因为他是一个防守型球员嘛。射门这东西几年都未必能碰上一次,花时间练那个还不如多练练体能……所以久而久之也就忘了。

  “另外射门的时候,尽量让自己射门脚的膝盖在足球的上方,这样好发力,你是一个后腰,远射的机会比较多。身体向前倾,不要后仰,你是远射,不是长传。”

  希林说的还都是楚中天在射门中所表现出来的问题,看来这个朋友对自己真了解。

  “头要稳,不要乱晃,那样你根本无法控制你射出去的球会飞到哪个方向……头部就是中轴线,轴心歪了,你的发力就不对。眼睛要看着球,不要试图玩那种很花哨的不看球直接射门的动作,那不是现在的你玩的出来的。”

  “在射门的时候,心里千万不要去想‘如果这球射偏了’‘假如这球射偏了’这样的念头,那是愚蠢的!你越想可能射偏,就越会射偏。告诉你一个我的小诀窍。”说的兴起的希林突然压低了声音,凑到楚中天的耳边,“知道为什么我是球队的二号射手,仅次于咱们的队长吗?因为我每次在射门的时候都会在心里反复告诉自己:‘这球一定进!’”他攥起拳头,向楚中天挥了挥。

  说完,他拍拍楚中天的肩膀:“这是我的秘诀,除了你,我没告诉过任何人,你可别给我到处张扬啊!其实……我觉得要让你在这一场比赛中就能学会怎么射门得分,实在是要求高了点,我理解那个死胖子为什么要和你打这种赌。换作是我,我也赌,因为我几乎不可能输……但我不会和你赌裸奔这种无聊的事情,我会赌让你免费请我和一年酒,哈哈!”

  大家都知道楚中天的射门技术很烂,仿佛他从来就没有练过射门一样。其实楚中天射门不好,和技巧的因素倒不大,因为只要肯练这些技术动作总能掌握的,主要是在心态和经验上。一个从来没有射过门的人是没办法体会拿球面对球门的前锋们的想法的——在前锋们的心中,射门永远是第一选择,为了射门,他们可以无视这世界上的一切干扰和诱惑,而并非专职前锋的人们却总是会想到传球……

  前锋就得独,就要有不怕失败不断尝试射门的勇气,就要有将球门视为自己猎物的气势。

  不仅如此,长年累月的射门训练和比赛让他们知道怎么射门最容易得分,射什么角度能够绕过门将,当队友射门的时候,他们还能判断出门前的哪个地方比较容易获得补射的机会……这些经验和意识才是前锋们最有利的武器。

  只可惜这些楚中天都不具备,就算他现在开始狂练,对于这场比赛也于事无补。

  所以希林才会说出刚才那番话。

  “不过我很乐意看到别人出丑,哈哈!”希林又笑起来。“我有办法让你进球,或者说有办法把你的进球率提升到百分之三十以上!”

  楚中天还没来得及说话,希林就跳到更衣室中央的桌子上,举起手大声嚷嚷起来:“大家安静,我有重要事情要宣布!”

  “嘿……”楚中天伸出手没拉住希林,此时队友们也都纷纷停下了自己手中的事情,或者结束了交谈,将目光投向了希林。他再也不好阻拦了……

  “死吉普,你又整什么啊?如果我们不换号衣服出去热身的话,老板又要骂了……”

  “嘿嘿。”希林很贱地一笑,“你们想不想看***奔!?”

  “死吉普,你又开玩笑呢吧?”

  “吹牛!”

  “我可不是博客那小子!”希林被人诬蔑了,一瞪眼。

  底下博尔杰不干了:“说什么呢,死吉普!”

  希林不理会他,一指楚中天:“刚才楚告诉我,有个长得很棒的妞儿找他打赌,说他如果在这场比赛中进了球,她就当场脱衣服裸奔!!”

  “哇——!”

  “上帝!这不是真的吧?”

  “该死!为什么没有人找我打赌!”博尔杰惊叫道。

  “这是阴谋!”有人喊了起来,“为什么她一定要找楚打赌?她明不知道楚进不了球!”

  楚中天现在觉得自己混的真失败,不会射门的名声已经成了大家的默认事实。一说到他射门,大家就知道肯定不会进球,就像是条件反射一样……

  “你耍我们吗,死吉普!”本来听说有***奔,大家还很兴奋呢,一听说***奔的前提条件竟然是楚中天进球,所有人顿时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如坠冰窟。

  希林指着楚中天大声说:“我觉得,点球的话,楚还是能踢得进的吧?”

  大家顺着他的手,齐齐扭头看向楚中天。

  “呃……呃?”

  楚中天愣愣地看着大家。

  ※ ※ ※

  PS,昨天晚上被人爆了菊,第三的位置还是没有保住……

  难道竞技小说真的如此不济,更了那么多章依然落得个如此下场?

  我还就不信了我……

  这是第七百张月票的加更!拜托大家把月票砸起来,咱们爆了御医的菊花吧!

  情节方面即将进入第二个高潮期,如果大家看得爽就请不要吝啬手中的票票吧!!!!

  你们敢投票我就敢裸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