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七章 找个理由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2065 2018.12.11 18:42

  田蕊的房子临街。

  从阳台上往下看,正好可以看到大门。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何远隐约像是看到一个人影。

  “那怎么办?”

  何远不自觉的把声音降低,朝田蕊比了个口型。

  那感觉像是读书的时候送女朋友回家,被家长抓了个正着。

  “要不,你跟我一起上去?”田蕊勾起一丝坏笑。

  没等何远回话,田蕊已经推门而出。

  “好了,我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说完,田蕊朝何远挥挥手,转身进了小区。

  何远摇摇头,又往楼上看了眼。

  有风吹过,窗户旁的窗子一阵摇晃,让何远的小心肝儿也跟着一颤一颤的。

  阳台上到底有没有人?

  带着这个疑问,何远开着车回家。

  鹏鹏他们去爬山了。

  爬完山后直接去城里吃饭,要很晚才回来。

  何远一回家,就看到小家伙老老实实的呆在笼子里。

  它趴在猫窝里,一只爪子搭在猫窝边缘,就那么盯着他。

  “今儿怎么这么乖?”何远有点奇怪。

  平时他回来的时候,小家伙都会出来接他。

  隔着老远,都能听见它用爪子挠门的声音。

  可着急了。

  但今儿这么佛系,看起来很不正常。

  何远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在桌子底下看到一地的陶瓷碎片。

  那是一个大大的马克杯。

  杯子纯白,上面用黑色的字符画了个LOGO。

  这个杯子是何远大一的时候买的。

  那时候他刚进大学,第一次放暑假。

  在七哥的帮助下,跑到北京做暑假工。

  杯子就是在购置洗漱用品的时候买的,很有纪念意义。

  这些年何远东奔西走,丢了很多东西,但这个杯子一直带在身上。

  算一算,都已经八九年了。

  可是现在,这个杯子已经成了碎片。

  何远弯身,先把大的碎片捡起来,然后他抽了张餐巾纸,将一些细小的碎片扫到一起,一次抓起。

  将碎片扔进垃圾袋中,何远拿来抹布,将地板擦拭干净。

  做完这一切后,何远走到笼子里,对着小家伙。

  “怎么着,我不在家,你就干坏事儿啦。”

  小家伙抬起头,努力想用鼻子蹭何远的手指。

  何远伸手弹了下它的小脑袋。

  “仪式感还是要的。”

  说着,何远伸手抱住小家伙。

  小家伙仿佛有预感,两只爪子抓着铁笼,死活不肯出来。

  何远掰开它的爪子,将它从笼子里提溜出来。

  一出笼子,小家伙立马缩成一团,被何远提着脖子也不吱声。

  何远把它带到它打碎杯子的地方,指着碎片道。

  “看到没有,这是你干的好事。”

  小家伙瞥了何远一眼。

  见何远看着它,小家伙连忙缩回目光,一副可怜兮兮,委屈巴巴的模样。

  “装可怜也没用,叫你干坏事,叫你干坏事。”

  何远拍打小家伙的脑袋。

  不重,但小家伙的两只耳朵还是缩到了后面,尾巴也夹了起来。

  从心。

  打了几下后,何远将小家伙扔进笼子里,把笼子锁上。

  小家伙一回窝,立马跑到了猫砂盆里面,隔着笼子看着何远。

  看着一屋子被它从桌子上扫下来的东西,何远叹了口气。

  唐老就是来收拾这些东西,才摔倒的。

  摇了摇头,何远开始收拾起地上的东西。

  将屋子重新打扫一遍之后,何远倒在沙发上,点了支烟。

  拿出手机,翻了下消息,微信里多了一条留言。

  何远看了一眼,看样子是一个挺陌生的号码。

  打开聊天记录看了一眼,何远才认出来,这是唐朵朵的号。

  说起来,自从添加唐朵朵为好友之后,何远一次都没跟她聊过。

  这一次,她只发来一条消息。

  “我同意,不过我也要去。”

  唐朵朵同意了,何远并不感到意外。

  小女生虽然年纪还小,但总想装成大人的样子。

  说话做事,也总是模仿大人的口气。

  对此,何远很习惯,谁小时候没有过这样的时期呢。

  倒是她也要跟着去,这有点难办。

  倒不是说何远给不起机票钱,主要是何远带着唐老,在北京多呆几天。

  唐朵朵还要上学,如果一起去的话,那就得让她请假了。

  “请假啊……我上学的时候还没请过假呢。”何远抽着烟,摇了摇头。

  何远上学那会儿就是一个标准的乖宝宝。

  别说请假去旅游了,就算发烧,去医院打针,打完之后都要撑着身子,回到学校里上课。

  什么特立独行,与众不同,好像是跟何远完全无关的事情。

  他以前就想着怎么跟别人一样。

  干的最过的一件事,就是大二的时候跟辅导员请了半学期的假,说要出去培训东西。

  其实就是外出打工。

  主要是他们那个学校,实在没什么好学的。

  何远学的又是涉外旅游,不像鹏鹏他们,有很多专业课。

  与其每天在宿舍里睡懒觉,打游戏,或者勾搭女生,还不如出去赚点钱。

  何远已经浪费了二十年了,不想再浪费了。

  犹豫了一下,何远回了句:“好。”

  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记得跟学校请假。”

  然后他自己做出来的一张行程表发了过去。

  那上面有何远准备在北京停留的时间,以及他们要去的地方。

  过了好一会儿,那边才发过来一个“OK”的手势。

  收到这个消息后,何远将手机放下。

  搞定唐朵朵那边,接下来就是唐老了。

  要用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让唐老跟自己去北京。

  不然以唐老的性格,一定觉得,何远这是在想办法弥补他。

  甚至觉得自己是在携恩图报。

  他受不了这种事儿。

  不过,该找什么样的理由呢?

  何远最后还是找了个理由。

  就说唐朵朵学校布置了作业,要学生在家长的陪同下,出去外面旅游,写一篇旅游日记。

  何远以前学校就经常布置类似的作业。

  经常组织大家看什么《妈妈再爱我一次》的电影,看完之后写一篇电影观后感。

  或者是学电视上的广告,给父母洗一次脚,然后再写一篇温情满满的亲子日记。

  光是那个《妈妈再爱我一次》,何远就看了三四遍了。

  每次都要绞尽脑汁,努力从那些单薄的剧情中找到一些小亮点。

  说实话,何远觉得学校的出发点是好的,他也理解。

  但问题是,那个电影,真的拍的稀烂。

  主演们故作呻吟,屁大一点事儿,绕来绕去就是扯不清。

  好好的母子之间,就是得充满各种误会,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就跟拍偶像剧一样。

  每次主角一哭,何远就想笑,满屏幕都是大写的“尬”。

  至于洗脚,那就更扯谈了。

  这年头,孩子走个路,家长都怕孩子摔跤,还舍得让他们洗脚?

  何远当初要给他爸洗脚的时候,他爸都觉得他疯了。

  但是唐老不知道啊。

  他还握着何远的手,满是担心的问道:“你是说,这笔钱是学校出的,真的不用我们给钱?”

  “不用,这是上面下来的意思,要地方政府宣扬红色精神,还拨了财政转款呢。”何远握着唐老的手,安慰道。

  何远这句话有一半是真的。

  那就是上面确实在宣扬红色精神。

  只不过呢,不是对唐朵朵她们罢了。

  之前何远还在公司的时候,上面就组织了井冈山红色之旅,让各个公司都排骨干过去参加。

  何远也去了。

  那几天何远每天都是爬山,摘菜,做饭,编制草鞋。

  然后拍个照片,发到朋友圈,缅怀一下先烈们的艰辛。

  好好的红色精神,硬生生被他们体会出旅游度假的味儿来。

  不过唐老还是不相信,这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儿?

  政府出钱,让学校组织学生出去旅游,还让家长陪同?

  他们不是向来只进不出吗。

  何远没办法,只好把以前去“艰苦”培训的照片翻了出来,一张张翻给老人看。

  “咯,你看。我们那时候去,除了每天要干活,还要听导师讲课,理解中央精神,早上五点多就得起来,晚上十多点才能睡觉,日子过的可辛苦了。”何远尽量夸大那段时间的经历。

  其中三分真,七分假。

  看到照片,唐老有些信了,不过还是摇了摇头。

  “我已经这么大了,不合适去了。北京这么远,我这把老骨头吃不消。”唐老道。

  “那怎么行,朵朵父母又不在家,你作为她的监护人,自然要陪着她一起去,不然她一个人,学校怕出事儿,不会让她去的。”何远连忙劝道。

  “这个……”唐老有些纠结,他看了何远一眼,有些不好意思,“小远,你最近忙不忙,要不,你陪朵朵一起去吧?”

  “我?我也要去,不过我是去有事儿,可能陪不了朵朵。再说了,我和朵朵无亲无故的,学校不会认的。”何远连连摇头。

  唐老还是有些纠结。

  何远朝一旁的唐朵朵试了试眼色,示意她帮忙劝一下。

  唐朵朵瞪了何远一眼,深吸一口气,脸上挂起了笑容。

  她拉住唐老的胳膊,开始撒娇。

  “爷爷,学校说了,必须得家长陪同。你要是不去的话,我就不能去。爷爷,我长这么大,还没去过北京呢。”

  她望着唐老,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看着唐朵朵垂泪欲滴的样子,唐老的神色一下子就软了。

  何远看唐老有所松动,连忙在旁边添油加醋。

  “是啊唐老,你要是不去的话,朵朵也去不了。她长这么大,还没去过远门吧?再说了,她要是不去,作业完不成,老师会批评她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