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我知道,可我改不掉啊。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2021 2018.12.08 18:00

  “嗯……”

  不知过了多久,床上的唐老突然发出一声轻响。

  唐朵朵连忙将书本放到一边,从凳子上站了起来。

  “爷爷……”唐朵朵俯身,关切的看着唐老。

  唐老缓缓的睁开眼睛,看着天花板,砸了好一会儿。

  “现在几点了?”

  回过神来,唐老看见唐朵朵,问了一句。

  唐朵朵刚掏出手机,一旁传来何远的声音。

  “已经晚上十一点半了。”

  唐老顺着声音,这才看到何远。

  “是小远啊。”

  唐老挣扎着,要从床上爬起来。

  何远连忙上前扶住,一边从隔壁床位拿了个枕头,放在唐老身后。

  唐老靠着床头躺好,喘了两口气,自嘲道:“年纪大了,翻个身子都得让人扶。”

  要换做以前,何远肯定要开一句玩笑,说唐老你每天都还下地干活,这身子骨比很多年轻人都硬朗着呢。

  但现在他却像是嗓子被堵住似的,说不出口。

  自嘲完,唐老对何远道:“小远啊,回来了啊。”

  “嗯,回来了。”何远应道。

  “事情都还挺顺利吧。”

  “……嗯,挺顺利的。”

  何远勉强笑笑,内心里面充满愧疚。

  如果不是他突然离开,唐老也不会发生这种事。

  “那就好,你这不声不响的,突然要出远门,可把我给担心的。现在好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唐老唠叨道,“哦,对了,你家猫被你女朋友接走了。”

  “我知道,小蕊跟我说了,这次真是麻烦您了。”

  “嗨,麻烦什么啊,我都没帮上什么忙。说起来还得怪我,没看住你家猫,把你家屋子弄得那么乱。我们那时候养猫啊,哪儿有这么调皮的,成天就是在院子里晒太阳,都不带动弹的。你们这养的什么品种猫,太娇气,搞不懂搞不懂。”唐老摇着头道。

  何远犹豫了一下,道:“唐老,你这次摔……”

  “朵朵啊。”唐老突然出声,打断了何远。

  “爷爷,我在。”一旁的唐朵朵连忙回应。

  “我想吃水果了,你帮我洗几个呗。”唐老说道。

  “爷爷,这都洗好的。”

  唐朵朵看着桌上的几个苹果和梨,犹豫了一下,说道。

  “都放了那么久了,不干净了,再洗洗吧。”唐老道。

  唐朵朵顿了一下,拿起桌上的水果,就往外走。

  “对了,小远也在这儿,多洗几个,洗干净一点。”

  在朵朵快出去的时候,唐老又直起身子,打了一声招呼。

  咳咳,咳咳。

  等朵朵离开房间后,唐老突然捂住胸口,开始咳嗽起来。

  何远连忙拍了拍唐老的后背,帮他顺了顺气。

  好一会儿,唐老才缓过劲儿来,看着何远一脸歉然。

  “不好意思啊小远,刚才朵朵在房间里,都不敢咳嗽。小孩子嘛,什么都不懂,我一咳嗽她就大惊小怪的,又是叫医生又是叫护士。人家都那么忙,我这么点小毛病,哪儿麻烦得了他们。”

  “朵朵……挺好的。”何远说道。

  “是啊,这孩子是挺好的。”唐老叹了口气。

  “那个,唐老,我听说了,你是帮我收拾屋子才摔倒的。这个事儿上,我也有责任。这样吧,我安排一下,给你换个好点的病房,先检查检查,在医院里观察几天。”

  何远还是把之前没讲完的话,说了出来。

  唐老摆摆手,再次打断何远。

  “什么责任不责任的,我那点破事儿,大家谁不知道。”

  说着,唐老叹了口气。

  “哎,我孩子以前就跟我说过,让我不要太抠门,不然迟早会在这上面出事儿。”

  “其实我也知道,他们说的对,但我改不掉啊。”

  “我又不像你们这些年轻人,有知识,有文化,能在大城市里挣钱。”

  “我就是个农民,这么大岁数了,啥也不懂,啥也干不了。”

  “就拿那些地来说吧,一年下来,累死累活,能挣几千块钱?我们这一度电就几毛钱,多用几度,我这一天就白干了。”

  “你是帮我收拾房间,你不用……”何远忍不住道。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就是来钱太容易,看不上这些小钱。我们那个年代啊,赚钱很难的,家里要养十来口人,大家都不会挣钱,钱从哪儿来?都是这一分一毛抠出来的。”

  “我听他们说,他们在大城市里,一个月要用一百来度电,光是电费就得好几百,都够我两三个月的开销了。”

  “再说了,你的钱就不是钱了?听我一句劝,年轻人要会过苦日子,不然迟早会吃大亏的。”唐老唠唠叨叨道。

  何远心里堵的慌。

  他宁愿唐老不要给他节约这个钱。

  可他说不出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都有自己的经历。

  唐老经历过那个年代,他从那个时代挣扎下来了,学会了那个时代的生活方式。

  看到唐老,何远想到了自己奶奶。

  奶奶一个月一两千块的退休金,每个月还有何远叔叔伯伯们给的生活费。

  除去自己的开销外,奶奶都把这笔钱存起来。

  谁谁谁家结婚了,谁谁谁家生孩子了,都要从这笔钱里出。

  何远每次去的时候,奶奶还要给他塞几百块钱。

  何远每次都说不用了,我现在能挣钱了,不缺钱。

  奶奶都瞪他一眼,道,你才挣多少钱,拿着,快放进衣服里,小心点别掉出来。不要给你大娘她们知道,不然又要说我偏心了。对了,钱够不够用,不够用跟我说,我再给你点。你呀,要节约点,别大手大脚的,小心将来没钱,娶不着媳妇儿。

  奶奶说,她还存了一笔钱,等着何远他们结婚当彩礼。

  她还说,现在年纪大了,不知道能不能等到曾孙生出来。不过钱她都放着,放在二娘那儿,到时候她代替她,把钱给何远他们。

  她最愁的,就是何远买房子的事儿。

  之前何远在北京,老人就一直愁啊,一直愁。

  每次见到何远的时候,她都忍不住说,北京房价那么高,实在不行的话,就回来吧。她也老了,活不了几年了,到时候人一走,房子就给他们住。

  老人一生都在愁。

  愁完孩子愁孙子,愁完孙子愁曾孙。

  在她看来,子女们的钱,是子女的。

  当父母的,总要留点积蓄,给子女们遮风挡雨。

  唐老也一样。

  之前给唐朵朵买手机,花了一千多。

  对很多人来说,一千块钱,不算多,唐朵朵一个月都能赚四五千。

  但对一个只会种地的老人来说,那是他小半年的收入。

  有人体会过不能赚钱的绝望吗。

  当初何远高考失败,为什么不敢去复读?

  还不是因为钱!

  何远父亲是个火车司机,还是主驾驶。

  那个时候,他父亲出活儿,中途休息的时候下车了,结果副驾驶操作失误,把火车开到山沟里去了,当场去世。

  出了这么个事情,父亲也背上了连带责任。

  除了机务段上筹款,父亲也出了点安葬费外,他还要呆在家里,美曰其名休息,其实换句话来说就是冷藏。

  每个月只能领八百块钱的生活费。

  那个时候他父亲已经四十多岁了,上面有老人要养,下面还有三个孩子等着用钱。

  还要照顾常年生病,不能工作的阿姨,阿姨的弟弟,和阿姨离婚的妹妹,以及对方的老人。

  算一算,一共要养八口人。

  何远都不知道自己父亲是怎么熬过来的。

  他只知道,当他高考成绩出来的时候,父亲的头发白了一半。

  当年父亲和母亲离婚,一个人带着何远,净身出户。

  花了二十年时间,他重新买了房子,把何远拉扯大。

  这么多年来,很多人都觉得,何远过得不如意。

  最大的问题,就是底子太薄。

  别人都有家里人帮忙,但何远什么都没有,只能靠自己。

  但何远真的不怨,真的不怨。

  他的父亲已经很了不起了。

  他在唐老身上,看到了自己奶奶,看到了自己父亲。

  何远突然有些眼酸。

  他别过头,用手擦了下眼睛,好一会儿才转过来。

  “唐老,你放心,我一定医好你。县城不行,就去省城,省城不行,就去北京上海,一定有办法的。”何远坚定道。

  以前没钱,很多事情都无能为力。

  但现在有钱了,何远决定努力一下。

  如果五百万不够,那就卖房。

  北京那套房卖掉,能凑近一千万,国内不行就出国。

  他一定要把唐老给治好。

  “不用了。”唐老摆摆手。

  “我的身体我知道,已经不行了。”

  “其实这几年,我就经常头疼,咳嗽,动一下就喘不过气儿,一到下雨天膝盖疼。”

  “我知道我有病,但我不敢去医院。一去医院就要花钱,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花那个钱干啥。”

  “我活了九十多年,已经活够了。当年我老伴儿走的时候,我就没什么奔头了。要不是还有几个孩子,我都想跟着她一起走。”

  “现在孩子们都长大了,在外面有家有房,也不需要我了。我要再活着,对他们也是一种累赘。”

  “怎么可能,你毕竟是他们父亲。”何远安慰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