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八章 都安排一下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2047 2018.12.07 12:35

  从领居家出来,何远有些心事重重。

  回到家后,他直接对田蕊道:“老人进了医院,我过去看了一眼。”

  “现在都这么晚了,明天再去不行吗?”田蕊道。

  “有些放心不下。”何远一边说着,一边找到车钥匙。

  “那我也好了。”田蕊说着,就要从沙发上跳下来。

  “不用,你在家休息吧,我很快就回来。”何远抱了一下田蕊,拍了拍她肩膀,然后出门。

  唐老是村里人帮忙送过去的,何远又跑了一趟,找到那个姓李的邻居,要到了医院地址和病房号。

  医院不远,开车只要十来分钟。

  何远启动了车子,大晚上,农村的马路很少有车。

  黑漆漆的夜里,何远心里有些烦躁,路过桥口的时候,对面隔的老远,一道远光灯打过来,刺的他眼睛生疼。

  “操!脑子有病吧,开的什么车!”何远猛拍方向盘,骂了句脏话。

  等车子开近了点,何远才看到那是一辆灌装的水泥车。

  车子很大,有三四米高,何远仰着脖子才能看到车头。

  转角的地方很小,勉强只能开两辆小轿车。

  那水泥车一来,顿时堵住了路面,何远开不过去。

  强忍着心中的努力,何远把车停下。

  他还没傻到和水泥车硬刚。

  等水泥车慢吞吞的开过了桥,何远一踩油门,车子“呲啦”一下,蹿了出去。

  何远到的时候,已经晚上十点多了。

  楼外冷冷清清,楼里面倒是有不少人。

  一进大楼,何远忍不住抽了下鼻子。

  空气中传来一股刺鼻的消毒水味道,让他有些不适。

  何远不喜欢来医院。

  听家里人说,何远差点早夭。

  刚出生的时候,就大病不断。

  什么高烧,呕吐,浑身红疹,都是家常便饭。

  那时候父亲甚至专门跟朋友借了一辆摩托车,就是为了能够随时把何远送去医院。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好几年,全家人都被折腾疯了。

  好几次,医生都觉得何远没救了,没想到何远命硬,硬生生的挺了过来。

  稍大一点,奶奶去上香的时候,总要带上何远。

  她拉着何远一起拜佛,一起感谢菩萨保佑,用她的话来说,何远这条命是菩萨给的。

  何远找了个护士,问了下地方。

  护士给何远指了路,何远道谢之后就离开了。

  医院很大。

  市人民医院,本来就是县城里最大的一所医院。

  何远以前读书的高中,就坐落在老医院的旁边。

  高中的体育场的另一面,就是医院,隔着一堵墙。

  听人说,墙那边是医院的停尸房,里面全都放着尸体。

  所以每当何远晚上在教室里,透过窗户,看到医院方向闪着红色绿色的灯光,总感觉心里瘆得慌。

  老医院就有七八座独立大楼了,占地面积比何远他们那所重点高中还大,新医院修的只会更大,更豪华。

  何远在医院里走了半天,按着护士的指示,终于找到病房。

  过道上很安静。

  偶尔遇到几个病人,也在家人的陪伴下,步履缓慢。

  何远隔着木门的小窗,往里面看了一眼。

  房间里放着几个病床,一些床位上有人,一些床位空着。

  上面睡着陪床的家属。

  何远看到唐老。

  他躺在床上,闭着眼睛,旁边放着一个架子,上面挂着吊瓶。

  何远还看见唐朵朵。

  她身上穿着那件宽大的校服,趴在床边,一动不动,看样子是在小憩。

  何远习惯性的想掏烟,摸到口袋的时候,才想起这是在医院。

  他想起唐朵朵的眼神。

  通红中带着一丝倔强。

  她一定很不想别人看到她这副模样。

  何远在门口转了几圈,有些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进去。

  犹豫再三,何远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喂,是小远啊,这么晚打电话过来,有啥事儿啊。”电话里响起一个和煦的声音。

  “是王叔吗,真不好意思,这么晚还打扰你。”何远道。

  “没事没事,都是这家人,这么客气干嘛。”

  “是这样的,您现在在医院吗?”

  “在,怎么了,出什么事儿了?”

  “没什么,就想咨询一点问题。您还是那个办公室吧?我就在医院,现在就过来。”

  何远聊了几句,就挂断电话。

  拉了个路过的护士问了一下路,何远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穿过两栋大楼,何远停在一间办公室前,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一个声音。

  “王叔。”何远推门而进。

  “小远啊,你来啦。”王叔从桌子前站了起来,“来来来,你是喝水还是喝茶?我这里有绿茶,乌龙茶,都是刚到的,新鲜着呢。”

  王叔一边说着,一边弯着身子,从饮水机下面拿出一次性纸杯。

  “别,王叔,不用这么麻烦,我喝水就行了。”何远摆了摆手。

  “哪儿麻烦了,不麻烦不麻烦,我给你泡上。”王叔热情的拿出茶罐,往杯子里放了一把茶叶,然后按下热水器,用热水把茶泡开。

  王叔端着一次性纸杯走了过来,何远连忙上前,双手接过茶杯。

  “别站着,来,坐下聊,坐下聊。”王叔拉了把椅子给何远,自己在桌子前坐下,敲了个二郎腿,身子前倾,双手放在腿上。

  “这大晚上的来医院,是家里人生病了?有什么问题直接找我,这次是要排号还是要床位,你跟我说,我给你安排安排。”王叔关心的问道。

  何远捧着热乎乎的纸杯,闻言,连忙伸手摆了摆。

  “没,没事儿,我家里人都好着呢。我上次见我爸的时候,他还说好久没见王叔你了,他那边刚从藏民那儿弄了点好东西,准备抽时间找你们一起吃饭呢。”

  “你爸又搞到好东西啦?这个好,上次做的那个烤乳猪,巴适,我也好久没吃你爸做的饭了,哪天有空一定要去搓一顿。”王叔竖了个拇指。

  “对了,小远,我们这也好久不见了,你这是从北京回来了?”

  “嗯,回来几个月了。”

  “是工作调动,还是换了家公司。”

  “感觉有些累,辞职调养一段时间。”

  “不打算回北京了?”

  “嗯,先休息一段时间,再看看情况。”

  “回家好,回家好啊。你看,你和你弟弟都在北京,这一年到头的,都回不了家几次。我上次跟你二伯聊,他都快半年没见你弟弟了,平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想得慌。”

  “我走的时候还跟他吃过饭,现在过得好着呢。”

  “好就好,好就好啊。你们这些年轻人,一个个在外面漂泊,我们这些做家长的,老是吊着一颗心。你说现在外面这么乱,要是出了点啥事儿,我们也不知道,这心里得多急啊。”

  “哈哈,我们是男人,还好,还好。”

  闲聊几句后,何远沉吟一下,道:“是这样的,王叔。我有个邻居,最近出了点事情,进了医院,我想了解下他的情况。”

  “邻居?”王叔问了一句,“怎么回事儿?”

  “是个老人,好像摔了一跤,住了几天院了。他平时对我挺照顾的,子女都在外地。这不,我前面出去了一趟,回来才知道消息,这不就赶过来了解下情况吗。”何远道。

  “他看的是哪个科室,现在在哪个病房?”

  “科室我不清楚,病房我倒是知道。”何远将自己知道的信息说了一下。

  王叔听完之后后,点点头,拿起座机打了个电话。

  “喂,小李啊,是这样的。我这里有个情况,你帮忙看一下……”

  咚咚咚。

  王叔打完电话后没过几分钟,大门被敲响了。

  “进来。”王叔整理了一下姿势,这才对外面说了一句。

  门被推开,一名男子往里面看了看。

  那男子穿着白大褂,戴着金丝眼镜,看上去温文尔雅。

  “王主任,你要的东西我带来了。”

  看到王叔,那男子表现的有些拘谨。

  “是小李啊,这次麻烦你了。”

  王叔从椅子上站起来,朝着那男子迎了过去。

  “应该的,都是我该做的。”

  男子将东西交给王叔,说了一句之后,看了何远一眼。

  “王主任,你这里还有客人,我就不打扰了。”他道。

  “没事,你回去吧,辛苦了。”王叔翻着手上的病例,挥了挥手。

  男子倒退着出了办公室,临走的时候把门给拉上。

  王叔拿着病历本,一边翻看,一边往回走。

  “怎么样了王叔。”

  何远端着一次性纸杯,忍不住坐直了身子。

  王叔没有说话,他一边看,一边回到椅子上,一屁股坐下。

  气氛有些沉默,屋子里,只有外面冷风吹击窗户的声音。

  何远的心情,也跟着开始紧张起来。

  何远等结果的时候,最怕别人沉默。

  小时候考试。

  如果考的好,老师会直接告诉你。

  如果考的不好,老师就会保持沉默。

  医生也一样。

  像他查出脑瘤的那一次,医生就拿着单子,半天没说话。

  半晌,王叔终于看完了。

  他将病历本放在桌上,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过了一会儿,他放下杯子,摇了摇头。

  “小远啊,最近多看看他吧。老人有什么想吃的,想玩的,都安排一下。”王叔道。

举报

作者感言

代古拉卡

代古拉卡

有点存稿,但怎么说呢,加更看情况吧。

2018-12-07 12:3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