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九章 小伙子,你找人啊。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2078 2018.12.07 17:16

  何远的心,沉了下去。

  “只是摔了一跤,我奶奶上次也摔了一次,应该没那么……”何远忍不住道。

  “不一样。”王叔摇摇头,“老人嘛,年纪大了,本来身子骨就不行。你奶奶那次,是因为发现的及时,刚出事儿就立马送医院,就这样还在病房里躺了半个月。这一次问题更糟,送来之前应该就耽误了好一会儿了。而且老人身体不太好,除了常见的心脑血管疾病,还有擦伤和冻伤……年纪大了,受不了这个折腾。”

  “有其他办法吗?换医院可以吗,去省城的医院。”

  “不是医院的问题,你换什么医院都是一样的结果。主要还是年纪大了,平时也不注意保养,再加上这一次耽搁了治疗,很多东西都一起爆发了。”

  何远沉默了一会儿,点头:“我懂了。”

  “嗯。”王叔点点头,道,“这事儿吧,你也别跟他家属解释,他们就算问你,你也别说,有什么是儿让他们找医生去。你呢,平时对他好一点吧,把你想做的,该做的,都做了。”

  王叔嘱咐道。

  何远点头,然后问了一句:“大概还有多久?”

  王叔沉默了一会儿,才道:“应该……就这一阵子了。”

  房间里重新变得安静。

  何远看着地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这才发现茶水已经凉了。

  “王叔,这么晚还打搅你,真是不好意思了。”何远将杯子放在桌子上,对王叔道谢。

  “没事,都没帮上什么忙。”王叔笑了笑,道,“对了,你奶奶身体还好吧。上次出了那个事儿,你们要多注意一下。平时老人要去哪儿,你们都让人陪着,尤其是冬天,这又刮风又下雨的,很容易出问题,没事的话,就尽量不要出门。”

  “好的,我知道了。已经很晚了,我要回去了。”何远道。

  “我送你。”王叔起身。

  “不用不用,您今儿还要值班,也是够辛苦的。回头咱们抽个时间,一起吃个饭。”何远道。

  “行啊,你阿姨前几天还叨念着,说好久没见过你了。”王叔将何远送到了门口。

  从办公室里出来,何远有些恍惚。

  沿着走廊走了一段儿,何远感觉有些胸闷,吸不上气儿。

  乘着电梯到了第一层,何远出了大楼,找了个角落,点上烟,一口一口抽着。

  “操,这都什么事儿啊!”

  抽了一会儿,何远突然开口骂了一句。

  他现在有些头疼。

  要是不知道这个事儿,他还能以平常心对待。

  送点牛奶,送点水果,好好安慰几句,祝福他早日康复,这个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但现在知道情况后,何远心里反而堵的慌。

  也许小时候经历了太多事,何远特别讨厌生离死别。

  很长一段时间,何远都特别怕鬼,特别怕看到死人。

  路上要是听见哪哪哪儿出事儿,他都赶紧儿躲的远远的。

  怕见血。

  一个陌生人离去,何远都有些看不下去,更何况还是身边人……

  他有点不敢去见唐老。

  连着抽了两根烟,何远有些抽不动了。

  他拍了拍脸颊,让自己变得稍微清醒一点。

  算了,来都来了,还是上去看看吧。

  做出这个决定后,何远拍了拍衣服,散去身上烟味,这才重新进了大楼。

  重新走到病房前,何远伸手握住了门把手,正要推门,突然又有点犹豫。

  唐朵朵就在里面,要是被她看到自己,心里面不知道又要有什么想法。

  这个小女孩外表看起来玩世不恭,一副小太妹的样子。

  但内心非常敏感。

  而且她确实是……有点可怜。

  何远不喜欢用“可怜”,或者是“同情”这种形容词。

  让人感觉像是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在去俯视别人。

  有一种心理上的优越感。

  但何远很明白唐朵朵的感受,因为他自己也经历过类似的事。

  只是他有一帮还算不错的亲戚,帮他度过了那些难关。

  重点是,何远是男的。

  他不像唐朵朵一样,没有可爱的萝莉脸,也没有姣好的身材。

  他没有那么多机会,像唐朵朵一样,在这个年纪就能挣到不少钱。

  没有钱就没有底气。

  所以哪怕心里有什么不满,不悦,也只能憋着。

  因为你还需要别人来养自己。

  你享受了别人的给予,那自然要背上相应的责任,所以何远过的没唐朵朵看起来那么洒脱。

  那么,如果是自己的话,会希望在这个时候,有个不熟悉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吗?

  唐朵朵不在屋子里。

  何远进去的时候,唐老一个人躺在床上。

  他闭着眼睛,呼吸平稳,看上去像是睡着一般。

  何远往前走几步,看到床前放着一张凳子。

  一旁的柜子上,摆着几个香蕉苹果,还有两个便当盒,里面是吃了一半的稀饭。

  何远左右看了一下,在找唐朵朵的身影。

  “小伙子,你在找人?”

  一旁的阿姨看到何远的动作,问了一句。

  “对,之前有个姑娘在这里,穿着校服,请问她去哪儿了?”何远问道。

  “她啊,我看她拿着瓶子,应该去接水了吧。”阿姨道。

  原来是接水去了啊。

  何远道了一声谢,然后在唐老床前的椅子上坐下。

  他没有惊动唐老。

  几天不见,他面色看上去苍老了许多。

  就连脸上的褶皱,看起来也更明显了。

  “小伙子,你是他孙子吗?”旁边的阿姨又问了一句。

  她穿着病号服,躺在床上,手里还拿着手机。

  “是的阿姨。”何远应了下来。

  “诶,不是我说,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啊。”阿姨开始唠叨开了。

  房间里的人不多,这个病房只有阿姨和唐老两个人,所以两人说话也不担心吵到其他人。

  “前阵子有事出去了一趟,最近才赶回来。”何远不好意思的说道

  阿姨可能憋的比较久,逮着何远这一个,就开始唠叨开了。

  “话说回来,我在这里住两天了,怎么没看到你家里人?”

  “他们啊,都在外地呢。”何远不知道怎么回答,随意应付了一声。

  “在外地?老人出了这么大事儿,也不回来看看,什么事能比家里老人还重要。”阿姨埋怨道。

  何远不好说话。

  他回乡下住了几个月,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老人的子女。

  按理说,老人的脾气也不古怪,不是那么难相处的人。

  何远虽然很奇怪,但是他从来不问。

  “对了,阿姨您这是……”何远尝试转移话题。

  “我啊,老毛病了,明天就能出去。”阿姨摆了摆手。

  “那您这是一个人?”

  “我儿子本来来陪我的,不过这不是太晚了吗,他明天还要上班,我就把他赶回去了。再说了,我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就呆一个晚上,哪儿有那么娇气。”阿姨絮絮叨叨道。

  “那挺好的,阿姨你很幸福啊。”何远夸赞道。

  “哪有哪有,还是他不争气,只能呆在这种小县城里。他要是争气一点,就把我带到大城市里去享福咯。”何远嘴上这么说,脸上却还带着一股掩饰不住的笑容。

  何远笑了笑,没说话。

  “哎,要我说啊,这人啊,也不用赚太多钱,够用就行。你看那些人啊,赚那么多有什么用,家里出事儿了,连个照顾的人都没有……啊,对不起,我不是说你。”阿姨说着说着,突然反应过来,连忙向何远道歉。

  “没事,没事。”何远摆摆手,“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这年轻人都在外面漂,要说挣钱吧,也就算了。关键是现在不但不挣钱,一毕业就赶上高房租,高物价,每个月挣的那几千块钱,连房租都付不起,剩下的那些伙食水电电话费,不找家里要钱就好了。”

  “对头,对头,我就是这么想的。”阿姨没想到找到知音,高兴的撑起身子,拿了个枕头垫在后背。

  “我那个邻居,他儿子就是,毕了业就去了上海,是学的,学的那个什么广告设计。哎哟喂,听说还是什么重点本科,辛辛苦苦读了那么多年书,现在一个月才到手四五千,房租一交就没了,每个月都要找父母要钱。你说吧,以前孩子小,养也就养了,现在都出来工作了,还老是要向家里要钱。听说他还想在上海买房,上海那里的房子是我们能买得起的?随便一套房,弄下来都得五六百万,我那邻居啊,现在愁的头发都白了。”

  “以前嘛,物价差的比较厉害。去大城市,努努力,一个月挣个一两万,除去开销后,能存个小一万。等到了岁数,再回家安顿。县城房价多低,两三千,三四千,努力个四五年,就可以在老家购置一套房子。但现在不行了,竞争太激烈了,一个月挣个一两万,根本存不下什么钱。再说,现在县城的房价也上来了,以前三四千,现在一万多。在我看来,现在的大城市,也就是机会多一点,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多一点,真要说在那里生活,在那里存钱买房,不比在老家来的容易。”何远叹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