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带她回家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3116 2018.11.04 13:00

  徐扬嘻嘻哈哈,顺势躺在沙发上,躲开爆米花的攻击。

  打闹一番后,徐扬才坐起来,清了清嗓子道:“来,现在大家都认识了,那我们来玩游戏吧。”

  “玩什么游戏?”有个女生问道。

  徐扬找来骰子筒,将骰子扔进去,一把砸在桌子上:“开火车!”

  一听这话,旁边就有几个人躲了躲。

  尤其是余鹏程,屁股都快挪到隔壁座去了。

  见何远有些好奇,徐扬就在一旁解释起来。

  游戏规则其实很简单,就是在桌子上放上六个空着的酒杯,然后每个人摇骰子。

  从一到六个,对应六个杯子,要是摇到了空的杯子,就往里面倒酒,倒多少都可以。要是摇到了有酒的杯子,就要把杯子里的酒喝干净,然后再重新摇,一直摇到空杯为止。

  何远以前在酒吧打工的时候也见过,不过那个时候他都是看别人玩,自己玩还是第一次。

  解释完后,徐扬嚷嚷道:“来来来,谁要玩的,赶紧过来。”

  徐扬这帮朋友都玩儿的比较开,话音一落,旁边呼啦啦的来了好几个人,有男有女。

  让何远有些意外的是,里面居然是女生居多。

  “来就来,怕你啊。”田蕊撸了撸袖子,道。

  徐扬“嘿嘿”一笑,见人差不多了,就开始摇骰子。

  他第一个摇,摇到了三,端起盛满洋酒冰块的酒壶就往里面倒酒。

  “少倒点,你要死啊。”旁边有女生在尖叫。

  徐扬“唰唰唰”的,就把酒杯倒满了。

  还差一点,他小心控制着酒壶,把那最后一丝线给满上,酒水浮出杯面一小层,没有洒出来。

  “来,该你了。”徐扬把骰子递给何远。

  何远坐在徐扬旁边,接过骰子之后摇了摇,运气很好,摇到了五,是空杯。

  “满上,满上,满上,满上。”徐扬在一旁起哄。

  何远倒了大概七分满左右,就把酒壶移开了。徐扬有些不满意,道:“老二,你倒这么少干什么,倒满啊。”

  到了下一个人,摇到了一,也是空杯,于是又有一个酒杯满上了。

  倒是第四个人,运气不太好,摇到了徐扬那一杯,在徐扬起哄下,那个女生苦着脸,把满满一杯酒喝完,然后再摇,摇到空杯,报复性的把酒杯满上。

  只是小半圈,整个场子的气氛就热了起来。

  很快到了田蕊那里,田蕊运气不太好,前面五个杯子都已经满了,只剩下一个二号。

  “小胖,你赶紧摇啊,要是你喝不了,这里有人帮你喝。”徐扬一边说着,一边朝着何远的方向努了努嘴。

  田蕊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一咬牙,开始摇了起来。不过很显然,她运气不是很好,摇到了一个有酒的杯子。

  田蕊也很硬气,一口气将酒干掉,在徐扬起哄下,拿起骰子又摇了起来,但第二次还是有酒的杯子。

  连着干了两杯,还是洋酒,田蕊也有些上头了。

  不过她不信邪,嚷嚷道:“我就不信了,这第三杯还能让我摇中!”

  骰子刚拿起来,一群人连忙凑上前去。

  等到他们看到点数,所有人都开始起哄了。

  “喝酒,喝酒,喝酒,喝酒。”

  徐扬在一旁拍着手掌,带着人起哄。

  田蕊苦着脸,端起酒杯,半天喝不下去。

  要是啤酒还好说,洋酒的话,有股味儿,容易反胃。

  “你要是喝不了,可以让老二帮你喝。”徐扬适时的插了一句话。

  田蕊深吸一口气,低下头,一口将杯子里的酒干掉。然后她连忙坐下,捂着嘴,半天没有说话。

  “没事儿吧?”何远看她的样子,问了一句。

  “没事儿,来,吃点水果,压压酒。”徐扬从果盘里拿了一片西瓜,递给田蕊。

  田蕊缓了好一阵子,才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

  何远注意到,她脸颊两边浮起一层红晕。

  “来来来,咱们继续!”田蕊拿起骰子,开始招呼起来。

  这一次,她终于没有摇到有酒的杯子,将酒杯倒满之后,把骰子给了下一个人。

  几轮下来,没几个人幸免。

  最惨的一个人,接连扫了两轮酒,也就是十二杯,当场就吐了出来。

  眼看大家都喝的不行了,徐扬直接选择散场,该休息的休息,该去厕所的去厕所。

  中间,余鹏程看了看时间,跟两人说了一声自己回成都了。徐扬喝的迷迷糊糊的,挥了挥手,道:“走走走走走,赶紧儿走,回去陪你媳妇儿吧。”

  何远也喝了不少,中间还在徐扬的撺掇下,帮着田蕊挡了几次酒。

  此刻他坐在沙发上,点着烟,感觉脑子昏昏沉沉的。

  “老二啊,哥几个能帮你的,也就这些了。”徐扬拖着醉醺醺的身子,趴到何远身上,拍着何远的肩膀,嘴里嘟囔道。

  他今儿也喝了不少,去了几次厕所,一张嘴,呼出来的全是洋酒味儿。

  何远递了一支烟给他,徐扬接过烟往嘴里塞,塞了好几次都没塞进去。

  何远接过烟,给他塞嘴里,然后掏出打火机给他点上。

  吸了一口烟,徐扬恢复一点精神,道:“接下来就要看你自己了,一会儿你送她回家。”

  “我送她回家?”何远指了指自己。

  “不然你要让谁送。”徐扬拍了拍何远脸颊,“对了,她家里给她在县城买了房子,自己一个人住,当然,你要是带回自己家也可以。”

  徐扬对他露出一个坏笑。

  等大家都休息的差不多了之后,徐扬就宣布散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有女生本来要送田蕊回家,徐扬摇晃着上前,低头说了什么,就见那女生回头看了眼何远,捂着嘴笑了笑,放开田蕊。

  “来,喝呀,继续喝啊。”田蕊喝的有些迷迷糊糊,她今儿喝了不少,至少有一壶洋酒进了她肚子里。

  “你还好吧。”何远走过去,对田蕊说道。

  田蕊睁开半眯的眼睛,迷糊道:“咦,他们人呢。”

  “都回去了,你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何远说道。

  “都,都回去了啊。”田蕊挠了挠头,她想起身,结果一个踉跄,直接往前跌倒。

  何远就站在她面前,伸手一把将她扶住。

  田蕊喝了很多,身上有酒的味道,有烟的味道,还有一股香水的味道。

  田蕊想要站起来,试了几次都没成功,软绵绵的趴着,一对柔软直接挤压在何远肩膀上。

  何远推了几次没推开,田蕊已经迷迷糊糊睡着了。

  何远强忍酒意,掏出手机,找到徐扬号码打了个电话。

  电话响了好几声才接通,徐扬醉醺醺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喂,老二,怎么样,到她家了吗。”

  “她睡着了,还没告诉我地址,你知道她住哪儿吗?”何远道。

  “睡着了啊,那正好,你直接把她带回家吧。”徐扬嘻嘻哈哈笑道。

  “好歹也是个美女,你们就这么放心我啊。”何远道。

  “多大点事儿,本来就是给你介绍的。你们都是单身,要看对眼了在一起那不正好。不说了,我要到家了,给你制造机会好好把握,你们晚上‘了解了解’。”徐扬直接挂断电话。

  收起手机,何远看了眼不省人事的田蕊。

  借着昏暗的灯光,何远近距离看着田蕊。

  她小巧的脸上化着精致的妆容,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配上齐肩的短发,看起来有些小性感。

  徐扬都这么说了,何远也懒得再想其它,背着田蕊就出了酒吧。

  路上打了一辆出租车。

  上车的时候,师傅透过后视镜,看到不省人事的田蕊,脸上只可意会的笑容。

  虽然何远心里没有什么想法,但看到别人的目光,他还是下意识感觉怪怪的。

  总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奇怪的事情。

  下了车,何远背着田蕊进了小区。

  幸好田蕊不太重,何远最近又经常锻炼。

  不然就这么一段路程,就要累死何远了。

  到了电梯门口,何远拉了拉衣领,长长的吐了口气。

  他没有想到醉酒的田蕊竟然这么沉。

  等电梯到了,何远又背着田蕊走到家门口,掏出钥匙打开门,进屋后用脚后跟将门关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