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今晚睡我家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3030 2018.11.17 19:00

  可是,这里是老家。

  不是北京,也不是江沪浙。

  自然没有同城速递,也没有包邮。

  所以何远想了想,最后没有选择网购。

  而是在网上选好了款式,然后开车直奔实体店。

  “不贵,只是一个小饰品,你戴着挺漂亮。”何远道。

  一条星座项链,总共下来一千来块钱。

  投在自己身上,何远舍不得,但要是给田蕊,何远觉得挺值的。

  毕竟,这是自己的女朋友。

  嗯,应该……算是吧?

  “真的吗?”田蕊看了看何远,一脸怀疑。

  “真的。”何远握着田蕊的手,道,“你看,这戴在你手上,是不是很漂亮?第一次送你礼物,喜欢就收下。”

  “还是,还是不太好吧?”田蕊语气放软。

  “用手链套住你,你就是我的人了。”何远握着田蕊的手,说着土味情话。

  田蕊没说话,但脸上闪过一丝喜色。

  “你说什么呢,算了,买都买了,东西我收下啦。”

  她大大方方道,又抬起手腕,在灯光下看了又看。

  “对了,相机的说明书在这里,你看看。”

  送完礼物,何远又把使用说明书拿了出来。

  小册子不知道放了多久,表面一层都已经泛黄。

  田蕊接过册子,放在膝盖上,仔细的看着。

  何远盯着她的侧脸看了一阵,然后轻轻的离开沙发,进了厨房。

  看了好一会儿,田蕊回过神来,没有看到何远。

  她叫了两声,就见何远端着一个盘子,从外面进来。

  “看好了?切了点水果,吃吧。”何远说着,把盘子放在桌上。

  盘子里放着黄色的芒果,和绿色的猕猴桃。

  “你家里还准备了水果啊。”

  田蕊拿起旁边的牙签,插了一块芒果看了看。

  盘子里的水果很多。

  何远都是按着网上的教程,先竖着切一刀,分成两半。

  对半切开之后,何远再在里面划线,将果肉全部分成一小块一小块。

  “前几天在网上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了促销,就下单了几箱。收到的时候都是青的,放了几天,现在差不多可以吃了。”何远说着,自己也拿起牙签,插了一块放进嘴里。

  “你尝尝?”何远道。

  田蕊拿着牙签,插芒果插的不亦乐乎。

  满满的一盘子芒果,她一个人快消灭了一半。

  “吃撑了。”

  田蕊扔掉牙签,瘫倒在沙发上。

  她摸了摸肚子,一脸愁然:“肚子又大了,认识你几天,我体重都涨了不少。”

  “没事,回头再减下来就好了。”何远道。

  “减肥很辛苦的。”

  “那……要不,下次少吃点?”何远装作思考,道。

  “美食当前,怎能辜负!”田蕊一脸义正言辞。

  “你看你,既不想结实,又不想健身,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了。”何远道。

  “什么办法?”田蕊看着何远。

  “晚上睡着的时候,把枕头垫高点。”何远一本正经道。

  “要死啊你!”田蕊抓起旁边的抱枕,一把砸在何远身上。

  打闹了一会儿,田蕊瘫倒在沙发上。

  她一只手遮在眼前,慵懒的说道:“太累了,不想动。”

  “那就休息会儿吧,晚上别回去了。”何远一边收拾桌子,一边道。

  “你是不是早就打这个主意了。”田蕊放下手,盯着何远。

  何远指了指楼上:“咯,上面有空房,自己选一间。”

  “那明天上班怎么办?”

  “我开车送你。”

  田蕊盘坐在沙发上,抱着抱枕,歪着头想了想,道:“好!”

  何远收拾好东西之后,去给田蕊拿洗漱用品。

  拿出一包一次性的洗漱用品后,何远想了想,放了回去。

  从旁边一个位置,重新拿了一套东西,走过去递给田蕊。

  “咯,用这个。”

  田蕊结果洗漱用品,看了看,惊讶道:“这么漂亮?”

  “MUJI的,跟我用的是同款。”何远指了指自己的洗漱套装。

  一听这话,田蕊脸上更开心了,拿着洗漱套装就进了浴室。

  “对了,我没带换洗的衣服。”

  刚进去没多久,田蕊又从浴室中探出头来,对何远道。

  “等等,我有。”何远去拿了一套未拆封的体恤,递给田蕊。

  连续几次有女生寄宿之后,何远就养成了一个习惯。

  他在网上下了个单子,几十块钱两件的纯色体恤,直接买了四套放在家里。

  黑色白色各两套。

  谁要衣服都不怕了。

  拿到衣服之后,田蕊重新关上了门。

  田蕊洗漱的时候,何远就坐在客厅里,拿出了电脑。

  将电脑放在腿上,何远按着老程和田蕊的意见,进行修改。

  客厅里没人,何远就点上了香烟,烟灰缸就放在手边。

  好几次,何远弹烟灰的时候没注意,就弹在了沙发上面。

  这不是何远第一次干这种事儿了。

  他工作的时候特费脑子,以前在北京的时候,好几次都把烟灰弹进刚开的可乐里。

  有一次他做方案做的太投入,端起可乐就喝了一大口。

  可乐在嘴里一转悠,感觉怪怪的,这才发现灌口处的烟灰。

  可把他恶心坏了。

  抽了两三支的样子,田蕊洗完澡,擦着头发出来了。

  “在干什么呢?”田蕊走到何远身后,伏着身子,看着何远屏幕上的东西。

  “在修改方案。”何远笑了笑,将电脑关掉。

  “我有点奇怪,你做这个好像不是为了挣钱,但你为什么又要做的这么仔细?”田蕊道。

  “钱,还是缺的。”何远道。

  “你缺钱吗?”田蕊眨了眨眼睛,“缺钱你还装修这么好的房子,买那么好的车?”

  “那些钱都是别人的。”

  见田蕊一脸不信,何远苦笑下:“好吧,嗯,我是存了一些钱,不过你也知道,我现在辞职了,没有什么收入,总不能坐吃山空吧。弄这些东西就已经花了不少存款,我就想着,要找点事儿做,最好能挣一些钱,把之前花掉的那些窟窿补上。所以,钱还是要挣的,只不过我不想挣的那么累。”

  有钱,和挣钱,是两个概念。

  很多人都说,金牛座比较抠。

  别人怎样,何远不知道,但何远有点不一样。

  他的抠,从来都只对自己抠。

  比如说,没钱买衣服,那我不买,或者买地摊货。

  如果没钱出去聚会,那就不去,自己宅在寝室里。

  他能为了节约两块钱的地铁费,在大冬天的北京步行几公里。

  也能为了答谢别人,花掉自己一个星期的生活费,去请别人吃饭。

  作为一个从小穷到大的人,何远一直把钱分的很清楚。

  自己的钱是自己的,别人的钱是别人的,不一样。

  虽然他通过记忆,拿到了银行存款,和北京的房产证。

  但何远从来不觉得,这笔财产就真的属于自己了。

  从小到大的经历,让何远明白,哪怕是你父母给你的东西,你也不能接受的那么心安理得。

  所以,虽然何远花了银行卡上的钱,但他也会想办法将它补上。

  他现在还能这么悠闲,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几十万,他还能比较轻松的补上。

  要是欠上百来万,何远就没这么惬意了。

  光是为了弄钱,就可以搞的他焦头烂额。

  哪儿管的上这钱挣的累不累。

  “这样啊。”田蕊眨了眨眼睛,道,“你要这么急,那我们现在开始弄吧。”

  说着,田蕊拿起相机,摆弄起来。

  “现在?你不休息吗。”何远道。

  “时间还早,再说了,你这边夜景也不错,可以拍几张照片。出了照片之后还要修图,修完图还要做文案,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呢。”田蕊晃了晃相机,“反正头发还没干,先去拍照吧。”

  田蕊做事,充满了老家的风格。

  管它什么计划不计划,先做了再说。

  她穿着小体恤,外面披着一件何远的羽绒服,拿着相机就出门了。

  何远在一旁跟着。

  今晚的月色不错,光线很足。

  房间里开着灯,再让何远打开手机电筒,亮度就差不多了。

  田蕊拿着相机,到处找角度。

  她一脸严肃,神色看起来很认真。

  从楼下拍到楼上,室内拍到室外。

  同一个角度,田蕊要拍好几张,拍完之后看一看,不合适的删掉,换个角度继续拍。

  不知不觉间,就过去了两小时。

  拍了百来张照片后,田蕊又拉着何远,将照片传到电脑上,然后和何远一起选照。

  要是有地方拍的不好看,田蕊又马上拿着相机,出去重拍。

  两人一直折腾到半夜。

  坐在电脑前,他们开始筛选着今晚的成果。

  何远操作着电脑,田蕊就搭在他肩膀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对那些照片给出一些自己的意见。

  何远就按照田蕊的意见,将合适的照片选出来,放在一个文件夹里,剩下一些待定的,则是放在另一个文件夹。

  弄着弄着,何远感觉身后的声音小了。

  一回头,就见田蕊不知什么时候起,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何远看了下时间,不知不觉间,已经十二点多了。

  他轻轻动了动,身后的田蕊发出一声呢喃,胳膊落下,搭在何远的身上。

  何远想要起身,刚动了一下,田蕊擦着眼睛醒了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