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五章 用钱解决的事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2092 2018.12.10 16:22

  何远知道,老黄开了个培训学校。

  主要是给那些准备艺考的特长生做培训。

  何远上学那会儿,就特羡慕这些特长生。

  同样是在学校,别人都是在做题,考试。

  而那群特长生不是在睡觉,就是拿个本子写写画画,感觉跟在玩儿似的。

  老师对他们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基本不会理会。

  “你想怎么弄?”何远想听听老黄的看法。

  “我就是看了你拍的照片,觉得风景挺美的,就想要试一下。我们这边组织外出写生,你们那边负责餐饮伙食,留宿的话另算,你看这样怎么样?”老黄道。

  何远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于是道。

  “这样吧,我最近比较忙,有点事,我们抽个时间,找个茶馆,详细聊一下?”

  “成,那就这么定了。我也不烦你了,你去忙了,我挂啦。”老黄道。

  挂断电话后,何远想了下老黄提的这件事儿。

  其实特长生挺费钱的。

  何远当初住一个院子里的朋友,就有走艺考的。

  听说学下来,至少得两三万,多的甚至要十来万。

  这几年过去,估计费用还得往上涨,能走这条路子的家庭,一般都不怎么缺钱。

  随便沾点边儿,就够何远赚的了。

  不过当前最重要的,还是唐老的事儿。

  将电话收起来,何远开始准备晚餐。

  以前自己一个人的时候,随便弄弄就吃了,现在不行。

  唐老是病人,吃喝方面都有限制,不能太咸,不能太辣。

  要清淡。

  作为一个四川人,这种日子想想都可怕。

  偶尔吃点咸菜,喝点粥,叫养身,叫体验生活。

  天天粗茶淡饭,那叫受虐。

  不过何远还是咨询了王叔,弄了一份病人的食谱,按着食谱开始做。

  听说唐朵朵就是这么做的。

  弄好饭菜后,何远带着饭盒到了医院。

  唐朵朵还是按点过来了,手上依旧拿着一份晚餐。

  坐下之后,她也不跟何远说话,自顾自的吃着自己那份米饭。

  唐老在一旁督促。

  实在拗不过唐老,唐朵朵才不情不愿的夹两筷子菜,然后飞快的把饭吃完,开始收拾东西。

  收拾完后,唐朵朵就坐在一旁,拿出书本开始看。

  “你不用去上晚自习吗。”何远问。

  唐朵朵看了何远一眼,又低下头,继续看课本。

  “朵朵才初中呢,没有晚自习。”一旁的唐老道。

  何远这才反应过来,原来唐朵朵还在上初中。

  只是她平时的装扮,还是说话的语气神态,让何远下意识的忽略掉她的年龄。

  就跟何远在公司的时候,总是把新来的实习生,当做不知从哪儿跳槽过来的新同事。

  毕竟,这年头的女生看起来都太早熟了。

  “那挺好的啊,马上要中考了吧,准备去哪所学校。”

  何远这纯属是没话找话了。

  唐朵朵在这里的时候,两个人都不说话。

  她不自在,何远也不自在。

  明显能够感觉到尴尬的气氛。

  要是换做其他时候,何远早就离开了,他不喜欢这种气氛。

  感觉不自在。

  但这个时候,何远走不开。

  能陪一点,就尽量多陪一点。

  毕竟,唐老的时间不多了……

  “不知道啊,能上一中就阿弥陀佛了。”唐老唉声叹气道。

  “上一中?怎么不上二中呢。”何远随口问道。

  一中是何远初中时的学校,在整个县城里排第二。

  以前二中没开初中班的时候,在整个县城的初中年级中,一中排第一。

  但自从二中开始开设初中班级后,一中就沦为老二了。

  而二中,是何远高中时所在的学校,据说还是省重点。

  论成绩的话,整个市里,只有市一中能跟压二中一头。

  其余学校的话,二中都不太看得上。

  所以,要上高中的话,肯定是县二中最好,排第二的才是县一中。

  “那也要她考得上才行,她呀,什么都好,就那个学习成绩……哎。”唐老一言难尽。

  想来他对唐朵朵的学习成绩也有所了解。

  “对了,小远,你也是上过大学的,你懂。你看看,朵朵要怎样才能提高学习成绩?”唐老问道。

  一旁的唐朵朵也没抬头,但她耳朵动了一下,竖了起来。

  何远很想说,其实他没读过大学。

  很多人自嘲的时候,都会说自己是三流大学毕业。

  但何远那连三流都算不上。

  那就是个大专,还是个二专。

  至少在何远眼里,大专都不叫大学。

  要放在以前,别人要这么说,何远可能还会觉得心里难受。

  这不是扯开伤疤往里面撒盐吗?

  但现在,何远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提高学习成绩啊……对了,她初几了?”何远问道。

  “初三。”

  “初三?明年就中考了?”何远有些意外。

  掐着指头算了下,前后也就小半年的时间。

  半年时间要提高一个人的学习成绩……

  要是底子不错的话,也不是没有机会。

  只是想到唐朵朵以前的表现,何远就觉得……

  “朵朵平时成绩怎么样?”何远又问了一句。

  “哎,不及格,经常不及格。老师都打电话到家里来了,说朵朵学习成绩太差,还经常不去考试,带坏班里的风气,让她父母多批评教育一下她。”唐老说着,还瞪了唐朵朵一眼。

  然后,他叹了口气。

  “他们都在外地,平时朵朵都住在她姨妈家。我也老了,那些书本上的东西我也不懂,教不了。你说她这样下去,以后要是考不上大学,该怎么办啊。”唐老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治不了。

  没救了。

  告辞。

  何远很想来个华佗三连。

  但何远说不出口。

  唐朵朵是唐老最后的牵挂,是他心底最放不下的人。

  他现在最期待的,就是唐朵朵能够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做一个有用的人。

  但唐朵朵这种情况,实在是太难了。

  如果真的像老师说的那样,那唐朵朵何止是基础差。

  简直是零基础。

  何远在想,要怎么样在半年时间里,让一个零基础的人,成功考上县城里最好的高中。

  最后得出一个结论。

  有钱。

  能用钱解决的事,都不是事。

  “朵朵这样啊,很简单,回头我买一些习题,她照着做就行了。”何远道。

  “这么简单?”唐老瞪大眼睛。

  “嗯,我初中那会就是这么学的。”何远道。

  “你初中的时候考几名。”唐朵朵突然插了一句。

  “初中那会儿啊……全校七百多个人里,能考个一百名左右吧,好点的话能进前八十。”何远道。

  唐朵朵撇了撇嘴,不知声。

  其实何远以前学习成绩挺好的,不然也考不上二中。

  哪怕是在二中,何远也能考的上名次。

  尤其是高一没分文理科的时候,何远经常在五十名到六十名之间晃悠。

  要知道,作为一个重点高中,前五十名,基本上稳进重点大学。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何远高考失败,家里人都对他很失望。

  期待越高,失望越大。

  “那小远,你说的那个习题,在哪里买?”唐老忍不住握住了何远的手,语气有点激动。

  “这个在我们这儿是买不到的,回头我让朋友从外地捎回来。”何远安慰老人道。

  两人又聊了会儿。

  中间唐老要去上厕所,是何远搀扶着去的。

  厕所里有不少女性,让两人都感到有些不自在。

  何远没来之前,唐朵朵也是这么搀扶着老人的。

  人都到了这个份上了,也没那么多讲究。

  解决完个人问题之后,何远又搀扶着老人回到病房。

  吃了饭,聊了天,又上了厕所,唐老也有些累了。

  又跟何远聊了几句,他就在唐朵朵的服侍下,睡了。

  何远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回家。

  临走前,他叫了唐朵朵一声,示意去外面聊。

  唐朵朵拿着书本,看了一眼床上熟睡的唐老,犹豫了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两人来到走廊,何远先开口。

  “我准备过几天,带你爷爷去一趟北京。”

  “去北京?”唐朵朵声音一下子就挺高了。

  注意到自己说话有些大声,唐朵朵连忙捂住嘴。

  左右看了一下,发现没人注意到她,她才缓缓放手。

  “去北京干什么?”唐朵朵一脸警惕的看着何远。

  自从发生这件事儿后,唐朵朵对何远的每一句话,都特别警惕。

  “唐老说,他年纪大了,想出去看看。”何远道。

  他一边说着,一边想掏烟,结果现在自己是在医院里。

  强忍住抽烟的动作,何远有些难受。

  可能是因为小的时候伪装太久了,长大之后,何远喜欢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对何远来说,努力的意义,就在于有能力去做自己。

  所以,何远明知道,自己的同事不喜欢自己的那些负面言论,但何远还是我行我素。

  我知道这么做是错的,所以我要说出来。

  至于大家改不改,那是另外一会儿事儿。

  但面对唐朵朵,何远少见的说谎了。

  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他急切的需要一支烟来稳定自己的情绪。

  “只是这样?”唐朵朵满是怀疑的盯着何远,她还是不太相信何远的话。

  何远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躲避。

  一个人眼神在躲闪的时候,多半是在说谎。

  所以他看着唐朵朵眼睛,很郑重的点了点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