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四章 想去的地方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2045 2018.12.10 13:24

  所以这些钱肯定是唐朵朵的。

  她怕唐老不愿意住院,所以告诉他这笔钱是走医保报销,他们只用出几百块。

  就算这样,唐老依旧觉得心疼。

  何远突然叹了口气。

  之前还觉得,唐朵朵这么小,那么看重钱不太好。

  他始终觉得,一个小女生,不应该太势力。

  可是这件事一出来,足以显示钱的重要性。

  什么理想,什么尊严,都比不过赤裸裸的现实。

  没钱她就得去求人。

  没钱她就得去出卖尊严。

  忍气吞声。

  低声下气。

  因为手里有钱,所以她可以不用搭理任何人。

  包括她那些亲戚。

  只是。

  她现在剩下的钱,应该也不多了吧。

  何远想起唐朵朵早上买的早餐,忍不住摇摇头。

  将烟头扔出窗外,何远打燃火,开车回家了。

  午餐,何远煮了一锅粥。

  老人本来肠胃就不太好,再加上现在生病,只能吃清淡的东西。

  何远又去买了只土鸡,用高压锅压,煲了一锅汤。

  锅里浮起厚厚一层黄色的油脂,再撒上枸杞,看上去很有食欲。

  何远平时不爱吃鸡的人,闻着那股醇香,都忍不住食指大动。

  平时重口味的菜吃惯了,偶尔来个清汤,似乎也不错。

  强忍着口中的唾沫。

  何远将炖好的鸡汤放进保温盒里,又在外面套了一层厚厚的袋子。

  天气很冷了,这点汤拿出去,要不了几分钟就凉了。

  弄好之后,何远掐着点,开车到了医院。

  在服侍唐老吃饭的时候,何远突然道:“唐老,你有什么特别想做,却一直没做的事儿吗?”

  “特别想做的事儿?”

  “比如特别想吃的东西,或者是特别想去的地方。”何远道。

  “我这么大把年纪了,牙都快掉光了,还能吃什么啊。”唐老笑道。

  “那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地方呢?”何远又问。

  “我这老胳膊老腿儿的,走个路都喘气儿,还能去哪儿。”

  唐老摇着头。

  “再想想,您再想想。”何远劝道。

  王叔的话,始终像压在他心底的石头。

  每当想起来,就觉得心里堵的慌。

  本来,何远打算,自己倾家荡产都要救治好唐老。

  但唐老选择了拒绝。

  他觉得自己已经活的够久了。

  趁着现在能走能动,就这么离开,反而是一种解脱。

  要是等到他再老一点,口不能言,手不能动,连上个厕所都需要别人搀扶。

  那对他来说才是一种悲哀。

  之前有一次,何远和田蕊也探讨过这个问题。

  那是一档综艺节目,节目里,身患重病的妻子一心求死,痴情的丈夫苦苦挽留。

  看到一半,田蕊挽住了何远的胳膊。

  “如果我以后变成这样,你一定不要救我,当我去死。”

  “为什么?”

  “那样活着,太没有尊严了。”

  “人,只要活着就好,要什么尊严。”

  “不一样。”田蕊摇头,“人活在这个世界上,是为了体会这个世界的美好。可是你看,如果你患了重病,又不能走路,又不能吃饭,每次治疗都相当于一次酷刑,还有什么美好可言?”

  “对那个时候的我来说,死,反而是种解脱。”

  “亲人的挽留,反而是一种要挟,绑架着我,让我不能安心离去。”

  “死并不可怕,活着的人才是最痛苦的。”

  “想去哪儿啊,我想想……”唐老陷入回忆。

  何远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他。

  良久,唐老终于开口。

  “我,我想去北京。”唐老道。

  北京?

  何远有些意外。

  “我想去看天安门,想去看***。”唐老一脸憧憬道。

  “***是伟人啊,没有***,就没有我们现在的好日子。可惜啊,我这辈子没出过这个小县城,不然我一定要去见一下主席。”

  何远有些惭愧。

  自己在北京呆了那么久,去天安门的次数屈指可数。

  甚至就连什么长城,香山,都没有去逛过。

  “好,唐老,等你身体好一点,我们就去北京。”何远道。

  “去北京?”唐老转过头,看着何远。

  “嗯,去北京。去逛逛天安门,看看***,再参观一下升旗仪式。你要想去爬长城,我们就去爬。还有故宫,香山,都可以去。”何远给唐老理了一下被子。

  唐老想说什么,结果朵朵来了。

  她手里提着饭盒,站在门口,被何远看到。

  “朵朵来了啊,过来吃饭吧。”

  何远招呼着唐朵朵,一边从袋子里又拿出一个饭盒。

  他今天带了不少饭菜。

  唐朵朵提着袋子进了病房,看了何远一眼,找了个位置坐下,从自己的袋子里拿出饭盒开始吃饭。

  何远看了一眼,她的饭菜很清淡。

  唐老帮着何远劝了一下,唐朵朵才不情不愿的从何远饭盒里夹了几个鸡块,默默的吃饭。

  吃完饭之后,唐老也累了。

  唐朵朵照顾着唐老,让他躺下休息。

  何远把东西收拾了一下,提着袋子回家了。

  到了家里,将饭盒洗干净后,何远给田蕊发了一条微信。

  “你想去北京吗?”

  “去北京?为什么啊。”田蕊很快回复道。

  “过去玩儿一阵,去看看天安门,还有故宫什么的。”何远道。

  “挺好的,不过我这阵子没什么时间诶。”田蕊道。

  “这样啊……”

  “说起旅游,我想起来,下个月我可以调休,要不我们去海边吧。”

  “海边?”

  “对啊,这几天老家太冷了,冻的我浑身都僵硬了,我们去南方过冬吧。”

  “我们这里也是南方呀,西南方也是南方。”

  “什么跟什么呀,我现在冻的跟孙子似的。”

  “那挺好,变年轻了。”

  “滚犊子。”

  “好了好了,你说说,你想去哪儿。”

  “去广东?不行,那边没什么好玩儿的,要不去三亚,或者是去厦门。”

  “行,你看下时间,到时候我去订票。”

  聊完之后,何远退出微信。

  田蕊这一个月都没有时间,要出去,只能等下个月了。

  但唐老,估计撑不到下个月了……

  何远叹了口气。

  既然唐老想去天安门,想去看***,那他就给他安排上。

  左右不过是一张机票的事儿。

  唯一需要顾虑的,就是唐老的身体。

  这次病痛真的把他给拖垮了。

  明明以前看着挺硬朗的一个人,现在已经尽显老态。

  连上个厕所都需要人扶着。

  唐朵朵要去上学,怕自己不在的时候他上厕所不方便,专门给他准备了个痰盂。

  但唐老不乐意。

  他说自己还能动,还没到那个份儿上。

  老人倔了一生,到了这个时候,也抹不下那点面子。

  行吧,北京就北京。

  确定下来,何远开始准备上了。

  首先是策划行程。

  要去北京,要去天安门,那么故宫那边肯定也要逛一圈。

  好在,这些景区都挤在一起,顺着路线一次性就能浏览完。

  其次,鸟巢,水立方,都在亚运村那边,也可以一次性的参观完。

  最后,就是去爬长城和香山了。

  这点是最难办的。

  主要是路途比较远,何远也没去过。

  之前朋友拉过他几次,何远一听要早上七八点出发,就怂了。

  不能睡懒觉的周末,叫什么周末。

  考虑到唐老的身体,何远分别定了几个景区附近的酒店。

  老人腿脚不方便,又不像他一样,可以坐公交,挤地铁。

  随便走两步,估计就得喘气。

  哦,对了,时间也要错开。

  不然遇到上下班高峰期,打车都没用。

  运气不好,少说得在路上堵个两三个小时。

  除了景区,吃饭也要注意一下。

  要说起北京,全聚德肯定是最出名的。

  不过金百万也是比较平民化的北京饭店。

  两个都可以试一下。

  这么一算,其实也没什么好玩儿的。

  时间大部分都用在赶路上了。

  这其实也是何远不怎么喜欢出门的原因。

  除非你很有钱,还很有闲,可以在当地租个房子,安安静静的过上个小半年。

  不然去了其他地方,不是在逛景区,就是在去景区的路上。

  再不然就跟何远一样,只是换了个睡觉的地方。

  不过何远忽然想起来,自己在北京也有套房子。

  要不要趁着这次机会,去自己的房子里看一下?

  下午,何远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老何啊,是我,黄研根。”

  电话那头,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何远愣了会儿,好半天才记起来,原来是老黄。

  前阵子才同学会上,何远才见着了老黄。

  两人聊了半天,最后还约定,要抽个时间聚聚。

  只是后来发生了很多事儿,何远一忙起来,就把这个事儿给忘了。

  “是老黄啊,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啊。”何远道。

  两人随口扯了几句家常,半晌后,老黄说道:“我上次在你朋友圈里看到一条广告,你是不是开民宿了?”

  “你说那个啊,是啊,有什么事儿吗。”何远道。

  自从上次发了广告后,何远就收到不少私信。

  大多数都会跟他聊几句,有的还开玩笑,说要给个红包,送个花篮什么的。

  “是这样的,我们学校有素描课,最近在安排课程。我看你们那边环境挺好的,你看要不要合作下,弄个项目。”老黄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