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有事儿来了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3039 2018.11.24 13:00

  他还取了一块腊肉下来,洗干净后,准备和白萝卜一起煮。

  这是家里做的烟熏腊肉,和外面买的那种腊肉不一样。

  熏过的腊肉很干,不容易洗,肉上面厚厚一层黑油,都是木头熏过后留下来的残渣。

  这种烟熏的腊肉很香,因为被熏过的原因,里面的油脂大都被熏了出来。煮熟后切片,那肥肉看起来晶莹剔透,吃起来一点都不觉得油腻。

  而且它的放置时间很长,平时就挂在屋外,要吃的时候再取下来洗洗就好了。

  不像有些地方的腊肉,放不了几天就发霉变质了。

  而且肥肉的部分特别油腻,吃起来就有一种反胃的感觉。

  不过这种腊肉很难做。

  何远小时候还经常见到有人熏腊肉,熏香肠。

  一到时节,就可以看到大街小巷上都是铁桶。

  上面用一个东西盖着,桶里挂满了香肠腊肉,然后底部放着木头或者玉米棒子烧。

  现在就没多少人家做了,大多都是去店里去订购。

  只有在乡下,偶尔还会看见一些人家在传承这项习俗。

  将腊肉扔进锅里,放入白萝卜,盖上盖子,何远又马不停蹄的开始淘米煮饭。

  刚把蒸笼蒸上,一道影子从外面走进来。

  何远抬头,就看见门口站着的俞洁。

  她脸上还戴着那副宽大的蛤蟆镜,看样子好像在打量厨房。

  何远看了眼时间,发现已经这都十一点了。

  “饿了吧?还有一会儿呢。房间里有零食,你可以先垫垫肚子,一会儿饭好了我叫你。”何远道。

  虽然他很好奇,那张蛤蟆镜下的脸长什么样,但何远没有开口。

  人家喜欢戴墨镜就戴呗,关他什么事儿。

  有什么立场对别人的癖好指手画脚。

  又没吃他家大米。

  哦不对,大米一会儿要吃,不过人家付了钱的。

  小一万呢。

  这可是金主爸爸,要好生招待。

  俞洁也没说话,在厨房里转了一圈,然后找了个椅子坐下,敲了个二郎腿,一只手撑着下巴,就那么看着他。

  何远突然有些紧张。

  被一个美女,还是一个陌生的美女盯着,让他很不自在。

  “这里比较熏,你先回去吧。要是无聊,可以出去转转。出了那条巷子右拐,顺着小路可以去河边,那边有个花园,景色还是挺不错的。要是不想出门,房间里有电视,联网了。还有投影仪,有笔记本电脑,里面的几个视频网站都充了会员,你可以随便看。”何远忍不住道。

  俞洁没有搭理他,甚至连动作都没变过一下。

  面对这么个气场强大的美女,何远也很无奈。

  算了,她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何远转身,继续做着饭菜。

  就这样,一个人做饭,一个人看着另一个人做饭。

  很快,何远就没精力去管俞洁了。

  尤其是在做水煮肉片的时候,何远整个人都聚精会神起来。

  好不容易走完浇油这个步骤,何远抹了把额头的汗水,一扭头,发现俞洁已经不见了。

  也不知道是出去逛街了,还是回房间了。

  菜已经做完了,看了眼米饭,也已经蒸熟了。

  何远做了回锅肉,水煮肉片,腊肉,和一碗白萝卜汤。

  将做好的饭菜分为两份,何远端着其中的一份上了楼。

  何远在门前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进来”。

  何远推门而入,刚进屋,就听到卫生间房间传来一阵淅淅沥沥的声音。

  在洗澡?

  “饭菜我端上来了,放桌上了。”何远将盘子放在茶几上,不等对方回话,转身出了门。

  回到楼下,何远自己盛好了米饭,开始吃饭。

  早上没吃早饭,中午又忙活了这么久,何远早就饿了。

  回锅肉炒的不错,尖椒的辣味掩盖了五花肉的油腻。水煮肉也煮的很入味。

  烟熏的腊肉很香,配上蒸笼蒸出来的米饭,特别下饭。

  何远一口气吃了三碗米饭,然后喝了一碗萝卜汤,发出一声长叹。

  舒服。

  以前在北京的时候,那边的人就不太爱吃米饭。

  很多人吃主食,都是什么馒头,面条,或者是饼。

  何远吃不惯。

  他只要不吃米饭,就会觉得好像没吃东西一样,胃难受。

  将桌子收拾干净,何远泡了杯清茶,躺在椅子上。

  小家伙就在不远处玩儿着,追着地上的玩具鼠,扑咬个不停。

  阳光很和煦,清茶很好喝,小家伙也很可爱。

  何远躺在椅子上,眯着眼睛,双手抱着一个杯子,像个七老八十的退休老干部。

  眯着眼,对着阳光。

  只觉得,像是在做梦一样。

  这样的生活,以前连想都不敢想。

  以前每天都忙着做方案,赶业绩,分析行情。

  连停下来休息的时间都没有。

  更不要说像这样养猫遛狗了。

  哦,何远只有猫,没有狗。

  好像附近人家的土狗生了一窝,何远上次路过的时候看了一眼。

  都是那种大黄狗,土憨土憨,肉肉的。

  很可爱。

  何远寻思着,要不要去抱一只。

  有猫有狗,人生无憾了。

  何远打了个哈欠,吃过午饭后,犯困。

  冬天的阳光,透过窗户落在他身上,暖洋洋的,想睡觉。

  何远躺在椅子上,一摇,一摇的,眼皮子一直往下搭。

  终于,两只眼睛合了上去,何远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何远忽然觉得鼻子边好像有什么东西,痒痒的。

  下意识伸出了手……

  手掌好像抓住了什么东西。

  柔柔的,滑滑的,触感非常舒服。

  睁开眼,眼前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

  眨了下眼睛,何远回过神来,看见旁边站了个人。

  是俞洁。

  “你下来了啊。”何远连忙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俞洁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上身一件白色羊毛衣,下身一条水洗牛仔裤。

  刚洗过的大波浪卷有点塌,右边刘海搭落下来,慵懒的伏在她的脸上。

  俞洁没说话。

  何远也见怪不怪。

  这个女人好像不会说话一样,从见面到现在,就只听到一个“嗯”字。

  虽然很漂亮,但是实在是太冷了。

  “有什么需要吗。”何远揉了揉脸。

  刚刚一顿午睡下来,整个人有点萎靡。

  当然,何远也没傻到当着别人的面,掏出根烟来提提神。

  可是,俞洁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就出去了。

  这下,何远就真觉得奇怪了。

  难道这个女人不会说话?

  不对,那上次跟我电话的人是谁?

  何远接电话的时候,感觉对方态度很好,很职业啊?

  职业?

  何远脑子里闪过什么东西,但只是一闪而过。

  主要是,人家会不会说话,跟他真没什么关系。

  反正钱已经收了,用微信转的账。

  多吃饱饭,少管闲事。

  摇摇头,何远等对方身影消失后,才从口袋里掏出烟来。

  其实最近他抽烟已经越来越少了,更多只是一种单纯的习惯。

  要不了多久,应该能控制在一天半包左右。

  再加上每天锻炼身体,半包烟,还能接受。

  手指划过嘴角的时候,何远突然抽了抽鼻子。

  他盯着自己的手,看了眼,又看了眼,然后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

  有股淡淡的香气。

  何远鼻子不是很好,在北京呆久了,有点鼻炎。

  味道太淡的话,他经常闻不到。

  所以直到这个时候,何远才发现,房间里有股淡淡的香气。

  而他手上的味道更浓一点。

  何远回忆了一下,刚才自己伸手,好像抓到了什么。

  那手感,有点……像头发?

  何远一笑,自己真是想多了。

  难道是禁欲久了,看到美女就想发生点什么?

  被这么一打岔,何远也清醒过来。

  他从网上调了一些菜谱,开始仔细研究起来。

  何远对做菜其实挺感兴趣的。

  以前是没有机会,现在有时间了,何远终于能够沉下心,做些自己想做的事儿了。

  不过刚看了没多久,微信就弹了出来。

  “何总,方便语音吗?”

  何远一看,是他上一个公司带过的一个内容方,于是回了句:“可以啊。”

  对面很快弹了个语音过来,开口就是一道慢条斯理的声音:“何总啊,我刚从办公室出来,现在正在外面散步,打扰到你,真是不好意思啊。”

  “哈哈,没有没有,我刚午休起来,怎么了,有什么事儿吗。”何远笑道。

  对面那人,是一个五六十岁的大姐,政府公务员,好像是什么领导的秘书。

  何远进公司的时候,她就已经被人带了几个月了。

  她通过群聊,跟何远私下里聊了几次,基本上都是工作上的事儿,然后就是一些商业吹捧。

  不过每次说完,她都旁敲侧击道:“何总啊,你们是不是很忙啊,好几次,我上班找我的负责人,都没有回复我。你们忙,我也理解,就是吧希望能够偶尔回复我一下,有时候我等了好几天,都没收到回复,总想着你们是不是太忙了,就给忘了。”

  何远听完,马上明白了,打了个“哈哈”道:“我们这边确实很忙,而且会很多,你知道的,找我们的人挺多的,所以有时候处理不过来,见谅。我跟他们说一声,让他们都注意消息,别遗漏了。”

  “理解理解,我懂,你们确实挺忙,挺累的。就是吧,有些时候有急事儿,半天找不到人,心里急。你看,我就只能打扰你了。希望你能够跟下面的人沟通一下,能够加强联系。”大姐道。

  “明白明白,这一块我抓一下。”何远道。

  于是刚到公司一个月的时间,何远一直都在抓内容方这一块。

举报

作者感言

代古拉卡

代古拉卡

作者君:???我啥时候一更了,每天稳定两更啊。

2018-11-24 13: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