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下雨天和睡觉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3017 2018.11.07 13:00

  师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有意思。”

  何远看到师姐笑的先俯后仰的样子,耸了耸肩。

  好半天,她才停下来:“那……你要听听我的事吗。”

  “不要。”

  何远的选择,有些出乎师姐的预料。

  “为什么?”

  “你这种故事,有点老掉牙。”何远道。

  “离婚之后还纠缠不休的,无非是两个原因,一个图钱,一个图人。”

  “图人的话,他不会大庭广众之下和你大打出手,毕竟县城就这么小,传出去大家都不好过,真想和你复合的话,他不会蠢到用这种方式。那么剩下另一个原因,自然是图钱了。”何远道。

  这个时候,干锅做好,端上来了。

  何远闻了一下,很香。

  用筷子夹了一片土豆,放进嘴里,嗯,还是熟悉的味道。

  “你继续。”师姐示意道。

  何远吞下土豆片,擦了擦嘴:“图钱的话,就更简单了。如果他有家有室,还有稳定的收入的话,那他缠着你,主要还是因为你手上有让他眼红的财产。但如果是这样的话,当初他离婚,就肯定会把财产分割干净,不会在事后再来纠缠你,这不符合逻辑。”

  师姐喝着酒,看着他。

  “那么就剩下一个理由,就是他没钱,甚至没有工作。但如果这样,那他当初就不会选择离婚,而是会拖着你,一直到他找到下一张饭票。”何远道。

  “没错,他当初死活不愿意离婚。”师姐道。

  “他既然选择了离婚,说明他已经有饭票了,而且他肯定会跟你分割好财产,占尽最后一点便宜。而既然你们已经离婚,说明他已经达到他的目的了,按理来说,他不应该来继续纠缠你。”

  “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饭票不稳定了,或者说,他没钱了。”

  “让我猜猜,他是不是有一些不良的爱好,比如赌钱,或者吸粉?”何远撑着下巴,手指在桌面轻敲。

  “看他的身材,不瘦,还有点壮硕,脾气虽然暴躁了点,但还有理智,做事很有逻辑,不像是吸粉的样子。那么很大的概率,就是赌博了。啧啧,赌钱害人啊。”何远摇了摇头。

  “你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师姐忍不住道。

  “虽然还有其他可能,不过根据线索进行推敲,排除不可能的情况外,剩下的就是必然了。”何远笑了笑。

  “你看周易吗,周易里面有个思想,是变易,简易,和不易。简单来说,就是万事万物都在不停的变化,虽然如此,但理解其核心之后,事物就会变得很简单。而不管这事物怎样发展变化,其本质是不会发生改变的。”

  “其实,我也没想到他怎么变成这样。”放下筷子,师姐脸上有些怅然。

  “我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厂子里的一个工人。做事很努力,也很认真。零几年那会儿,他的工资就是别人的三倍,人特别的爽快,也特别的意气风发。”师姐陷入了回忆。

  “我那时候还小,就觉得他那个样子特别帅,特别有安全感。他家里条件不太好,是农村的,还有弟弟妹妹,那个时候我还有不少追求者,有不少家里条件都挺不错,有老师有医生有公务员。但我觉得吧,这个人很有上进心,所以虽然我妈反对,但我还是和他结了婚。”

  “很正常,很多人刚开始的时候都对恋爱抱有憧憬,觉得自己这辈子就要嫁给爱情。等到大了,成熟了,才觉得爱情就是个狗屁。”何远静静听着。

  师姐摇摇头:“后来场子里效益不好,很多人不是下岗,就是看不见出路,离职了。开店的开店,做买卖的做买卖,倒也混的风生水起。只有他还抱着那个铁饭碗不放,觉得场子迟早能够起来。”

  “老一辈的人都觉得,国企和公务员是铁饭碗,这一辈子都不会下岗,理解。”

  “后来场子里的亏损越来越大,都揭不开锅了,工资也发不下来,他们自然没活儿干了。成天待在家里,啥也不干。我那时候工资也低,养两个人有些困难,就干脆辞职开了这么个店。为了这个事儿,他还和我大吵一架,问我为什么要放弃工作,为什么要离开单位。”

  师姐苦笑着端起酒杯,一口饮尽。

  “从那个时候起,他的脾气就越来越差,尤其是以前他带的一些徒弟,混的比他好,事业有成有车有房。人家要聘请他,开的工资挺高,他还不乐意,回来就跟我骂,说什么‘当初老子工作的时候,小兔崽子还在撒尿,现在都想骑到我头上了,没门!’”

  “再后来他接触那个东西后,整个人都沉进去了。以前还是一块两块,后来直接五块十块,再后来就五十一百的打。没钱了就回来找我要,我不给他就打我,还骂我成天穿的这么骚,是不是背着他在外面偷男人。”师姐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很平静。

  “这些我就忍了,最让我受不了的,是他不喜欢囦囦,一直想让我生二胎。以前没有政策,他只敢偷偷让我生,现在好了,政策一开放,他每天都在逼我,还有他母亲。

  我提了离婚,一开始他还不干,我说我把房子车子都给他,店是写的我母亲的名字,转不了,给了点现金,他才勉强签字。

  离婚之后,他就迅速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了一起。”

  师姐说着,抬头看着何远,“我是不是很傻?”

  “你其实心里也是清楚的吧。”何远道。

  “你要是说女人出轨,男人不知道,这点我信。但你要是说男人出轨,女人不知道,这个反正我不信。”

  师姐沉默,过了半晌,她才道:“是,我早就有感觉了。”

  “有感觉了,你还装作不知道,是不是还心存侥幸,觉得,这可能是你的错觉,或者他只是暂时犯错,以后醒悟了,就会回来。再不济,就是这都结婚了,出就出吧,要是闹大了,传出去多丢人。”

  “你有没有觉得,自己跟别人很不一样。”师姐道。

  “不一样?嘴比较毒?”何远道。

  “换个人,估计都要被你气死了。”

  “那你看看,你现在没有刚才那么伤心了吧。”何远道。

  师姐歪着头想想,道:“听你这么一说,好像是这样。”

  “我帮不了你什么,顶多是你心情不好,我陪你喝喝酒,让你开心一点。让你开心就很简单了,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何远吃的满嘴流油了。

  刚回来那阵子,何远胃不好,吃什么都很难受。尤其是干锅这种油腻的食物,何远闻到气味都会反胃。

  现在好了,何远感觉神清气爽,身体倍儿棒。

  让他像高中一样,打篮球打一下午都没问题。

  “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师姐白了何远一眼,风情万种。

  “按照常理来讲,我应该做的就是附和你的话,和你一起谴责你的前夫,顺便再灌你些鸡汤,给你点温暖。再不济,也要做个倾听者,坐在一旁,听你倾述就好了。不过嘛,顺着别人来的人,一般都对别人有某种述求。”何远耸耸肩。

  “哦?你对我就没有所求吗。”师姐低头,发丝落在何远胳膊上,一股幽香传了过来。

  何远看了师姐一眼,只见她眯起了眼睛,媚眼如丝,眼神似笑非笑。

  “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可不是什么好人。”何远笑道。

  “你哪儿坏了,我怎么没看出来。”师姐伸手,白皙的玉指捏着何远的小脸,往外拉扯。

  两人的间隙很小,何远一低头,就能看到师姐的沟壑。

  “别闹了,吃饭吃饭。”何远摇头,摆脱师姐的手指。

  被何远一番“开导”后,师姐的心情好了不少,跟何远聊聊家事,聊聊工作,聊聊老家的趣事,三个小时过去,两人喝了半箱酒。

  喝完后,何远结账。两人满身酒气,肯定不能开车了。

  索性师姐住的地方离这不远,何远干脆打了个车,送师姐回家。

  一直送到门口,师姐掏出钥匙打开门,踉跄着进去,将灯打开。

  “你不进来坐会儿吗。”师姐道。

  “不了,你女儿该休息了吧,我就不打扰了。”何远道。

  “她今天跟她婆婆去了,不回来。”师姐弯身拖着鞋子,浑圆的屁股翘了起来,正好对着何远。

  何远心跳加速,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不了,我还有点事,回头见。”何远选择拒绝。

  并不是他怕什么,也不是师姐不够诱人。

  只是何远觉得,这个时间,这个情况,不合适。

  何远和师姐打完招呼后,就下楼回家了。

  借着酒劲,何远睡了个好觉。

  接下来这段时间,何远很忙。

  老宅子翻修完毕,但很多东西才刚刚开始。

  何远先把自己的房间布置出来。

  一张低矮的木床,一张棕榈床垫,加上水洗的简约纯色四件套,就是他睡觉的地方。

  何远不喜欢钢架床,也不喜欢太高的床,那样让他觉得睡着不踏实。

  床垫他也不喜欢太软的,早上起来会浑身酸软,他比较喜欢硬一点的床垫,棕榈垫就刚好合适。

  因为第一次定错了尺寸,垫子比床小了一截。何远在联系店家之后,店家又给他发了一个新的,没收运费。

  何远少有的主动给店家点了个五星好评。

  除此之外,还有两个床头柜,一个落地灯,一个电视机,电视机柜,以及一套六人座沙发,包含一个四人座的大沙发,和两个单人座的小沙发。

  何远一直幻想,自己要有房子后,一定要把沙发搬到阳台上,一边晒着太阳,一边盖着毯子,躺在沙发上看书。

  要是碰上下雨天就更好了。

  下雨天和睡觉,简直是绝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