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你不是他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3184 2018.11.27 07:30

  她的身材真的很好。

  何远接触过很多身材不错的女生。

  像田蕊,虽然经过运动减肥后,浑身充满了一种野性美。

  放在一般人里面,当然算的上出众,但和俞洁一比起来,就有这样或那样的问题。

  比如身材不够修长,体型不够完美。

  嗯,还有一座显示家境富裕的机场。

  但在俞洁身上,却完全没有这些缺陷。

  要说唯一的缺点的话,就是太冷了。

  可能有些抖M喜欢这种高冷的女神,但何远不喜欢。

  俞洁泡在水里,将池子里的水浇在她身上。

  单薄的泳衣很快就湿透了,紧贴在她丰韵的娇躯上。

  何远也泡在池子里。

  一边是外面冰冷的空气,一边是池子里温暖的泉水。

  鼻尖萦绕着一股浓郁的硫磺味,熏的何远快睡着了。

  “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俞洁突然道。

  “嗯?”何远脑子有些晕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俞洁脸色一冷,何远这下子反应过来了,脑子重新开始转动起来。

  她问自己这是什么意思?

  是在问自己对她个人的看法,还是在问接下来的行程安排?

  时间太短了,何远反应不过来,所以他选择了——从心。

  “一会儿泡完澡后,我们就下山,再吃点东西。你喜欢吃什么,烧烤?火锅?有什么忌口吗。我们这儿的菜比较油,有些人可能吃不惯……”何远道。

  俞洁面色更冷。

  她转过身子,趴在池壁上。

  胸前的丰满被挤压成一个半球形,一整张雪白的后背对着何远。

  看来不是这个。

  何远叹了口气,脑瓜子有点疼。

  女人,真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生物。

  “你……好像对我不太满意?”何远在心里组织了一下说辞,然后问了出来。

  何远不是情商低,情商低的人走不了多远。

  他只是懒得去想。

  相比起揣摩人心,何远更喜欢把精力放在提高专业能力上面。

  何远喜欢田蕊,就因为她足够简单。

  不需要花费太多精力,不需要去猜测那些乱七八糟的小心思。

  俞洁依旧没有转过身,但她那个模样,应该算是默认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我还是想说,如果你觉得我哪里做的不满意,请告诉我,我尽量去调整。”何远叹了口气。

  毕竟是客人。

  还是金主爸爸。

  能捧着还是捧着吧。

  做生意的,哪儿有不受委屈的。

  就像你去上班一样,有几个去上班的,是真正热爱工作的。

  “算了,没什么。”好半天,俞洁才开口道。

  “你毕竟不是他。”

  隐约间,何远仿佛听到这么一句话。

  ……

  因为场子太小,两人没泡多久。

  和其他几个场子比起来,山上的这个场子最小,地方也比较难找。

  唯一的好处就是,这里是源头,水质比较干净。

  何远也是被熟人带过来的。

  理所应当的,这里来的人也比较少。

  要不是本地人,基本不会来这个地方。

  享受一下之后,两人就从池子里出来,换好衣服,然后打车下山。

  俞洁又恢复了上山前的样子。

  对何远不冷也不热。

  只是相比之前,现在她会主动去做一些事。

  比如需要纸巾了,或者矿泉水了,会直接叫何远。

  这在之前是不会的。

  让何远意外的是,偶尔他觉得眼睛不舒服了,俞洁会直接帮他把眼镜取下来,用纸巾擦拭好后,又给何远戴上去。

  动作很亲密,离何远的距离也很近。

  她靠在何远身上的时候,何远能够感受到她身体的柔软,身体微微有些僵硬。

  但俞洁丝毫不见异样,神态自然,仿佛经常做这种事一般。

  何远突然觉得,有这么一个强势却又不失温柔的女友,她的男友不一定比他想象的惨。

  中间,俞洁接了下电话,应该是公司打来的。

  对方“乌啦乌啦”说了几分钟,俞洁静静听着。

  听完后,俞洁冷静的做出指示。

  “第一,安抚对方情绪。对方现在正在情绪不稳定,你不要激化他,也不要讲合同,讲规矩什么的。沟通下,看看对方核心述求是什么,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候违约。”

  “第二,找人打听下,最近是不是有其他公司的人在接触他,查一下是谁,开了什么条件,哪些条件吸引了对方。”

  “第三,列一些我们能接受的条件出来,看能不能把这个合作继续下去。不过他既然在这个关口出来,估计已经下了决心,我们要做两手准备,先看看有没有能够替代他的人吧,不能把希望都放在他身上,也不要让他坐地还价,要占据主动权。”

  “先这样处理吧,有什么急事再找我。”

  接完电话,俞洁将手机扔到一边,揉了揉太阳穴。

  何远一边开车,一边看了俞洁一眼。想不到她这么漂亮的一个人,还是个公司的领导。

  那说话的架势,很有气势。

  “怎么了?”何远随口问一句。

  他也不是真想知道什么,只是为了打破这个气氛。

  “没什么。”俞洁摇摇头,神色有些疲惫,“本来出来休息一下,没想到也遇到这种事儿。”

  “理解,工作嘛,就是有各种意外。”何远随声应道,“就像我本来想要做笋子牛肉的,但去菜市场才发现,牛肉卖完了,只剩笋了。没法,只能换个菜,做土豆烧排骨。”

  俞洁笑了一下,然后闭上了眼,靠在椅子上。

  “你准备就在这个小县城呆着?”

  “不然呢?”

  “不想回北京?”

  “回去干嘛。”

  “你的事业心呢,你的挣钱呢,还有你的人生目标呢?”

  “我的人生目标啊……”何远想了想,“以前是想努力工作。”

  “然后呢。”

  “然后当一条咸鱼。”说完,何远自己就笑了。

  “说实话,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想干什么。”

  “为什么不知道。”

  “以前上学那会儿,想着赶紧进社会,能够自己挣钱,自己养自己。后来工作后,又觉得工作太累,身体累,心更累,就想要回老家,过一条咸鱼的生活。等到我真的回老家,我又觉得,现在的日子太闲了,好像找不到目标,找不到方向。”

  “你一直是一个很有目标的人。”

  “很有目标?也许吧,不过我只有阶段性的目标。以前倒是喜欢做规划,三年做什么,五年做什么,然后发现计划跟不上变化。做那么多东西,最后还不是莽过去。”

  “你觉得是为什么。”

  “可能因为我还不够优秀吧,以前我总以为自己跟别人不一样,总觉得自己只是缺少机会。其实吧,也就那样,就一俗人,别人犯的错,我也会犯,而且有时候比别人犯的更蠢。所以我渐渐意识到,我其实是一个很low的人,我没别人聪明,没别人有冲劲,甚至还没别人勤奋,比我优秀的人还比我努力,这让我感到很羞愧。”

  车里有点闷,何远摇开车窗,让夜风吹进来。

  “相比我自己主动变得优秀,我其实更害怕让别人失望。真的,我是一个挺没有欲望的人,如果让我做选择的话,我觉得合适就行,还成就行。但对别人就不同,要是有谁对我好,我却让他失望,那我会感觉很难受。”

  “你不是这样的人。”俞洁打断道。

  “哦?那我是怎样的一个人?”何远看了俞洁一眼。

  “你很有野心,也很有欲望。做事果断,有执行力,会把所有东西都在脑子里算一遍,就像计算机一样,精密的让人感到可怕。”俞洁道。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何远似乎听到她说了句“还很霸道”。

  “我是这样的人吗?”何远挠了挠脸,感觉俞洁说的好像不是自己。

  论执行力,何远觉得自己挺勉强。

  论规划算计,何远自认为做的还不错。

  很多次,何远都很准确的预测到了行业动态。

  但何远不觉得自己有野心,有欲望。

  如果真有这玩意儿的话,当初他就直接抛开公司,自己干了。

  而不是明知道公司的选择是错的,但为了一个“安稳”的生活环境,还是选择留下。

  最后两个都没有得到。

  这件事儿给何远一个深刻的道理。

  人,一定要懂得取舍。

  什么都想得到的人,最后大多什么都得不到。

  “所以你一定会回去的,这里不适合你。”俞洁下了这个结论。

  她说的斩钉截铁,一点犹豫都没有。

  何远很想说,我其实真不怎么想回去。

  但没有说出口。

  晚餐他们吃的是跳水兔。

  说直白一点,其实就是兔肉火锅。

  不过和一般的火锅相比,味道有点不太一样。

  鲜嫩的兔肉下了红锅,肉质紧嫩,十分有嚼劲。

  通过红锅温煮,油脂入味,吃起来特别的爽快。

  何远特别喜欢在跳水兔里加雪魔芋。

  这是当地的一种特产,外形像晒干的海绵。

  煮火锅的时候扔进去,雪魔芋吸收了火锅里的汤汁,等咬在嘴里,滚烫的汤汁在嘴中爆开,一股火辣的味道席卷味蕾,瞬间让何远浑身冒出了热汗。

  何远要了好几听冰冻的可乐,一边吃着跳水兔,一边喝着可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