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章 是你,都是你!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2080 2018.12.08 14:22

  “是啊,所以我孩子毕业的时候想去北京,我就让他别去。去北京能挣几个钱?听人说,那边上下班就要两三个小时,要住的很远。再说了,北京房价那么高,东西也不好吃,家里又不是没有房子,没有车子,老老实实考个公务员,身上挂层皮,不比去北京受苦来得强?”

  “我们这老两口的,年纪也大了,他爸成天在外面跑,还有几年才能退休。我嘛,身体也不行,隔三差五的就犯点小毛病。他要在家的话,也能照顾一二,不然出点事儿,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阿姨唏嘘道。

  何远随声附和。

  阿姨唠叨的高兴了,越看何远越顺眼,道:“我看你也是个明白人,本来吧,有些话我不想说的,但在这里阿姨还是得说几句。你爷爷啊,年纪也大了,身子骨也不太好。我看这几天就你妹妹在这里,一个人忙前忙后,一个帮忙的人都没有。她这个年纪应该还在上学吧,你这个做哥哥的,也要把责任担起来啊。”

  “她这几天一直都有来?”何远问道。

  “是啊,中午也要来,晚上也要来。咯,看见那个床铺没有,她晚上就睡那儿。昨天那个床位上有人,她就在椅子上睡了一晚上,这么小一个姑娘,我一个外人都看的心疼。”

  “那这几天都没有其他人来过?”何远问道。

  “没有,就她一个,不然我怎么会说你呢。”阿姨瞪了何远一眼。

  何远心里突然有些不是滋味。

  何远和阿姨聊的挺好。

  毕竟是一个人呆在病房里,能做的事儿不多。

  以唐老和唐朵朵的情况,她也不好意思打扰。

  这下可算是逮到一个能说话的人了。

  两人聊着聊着,唐朵朵回来了。

  她提着水壶,推门而入,看见何远之后吓了一跳。

  “你怎么在这里。”

  反应过来后,唐朵朵把水壶挡在胸前,一脸警惕的看着何远。

  何远看了一眼唐朵朵,眼神往阿姨的方向瞟了一眼,道。

  “出去说吧。”

  唐朵朵犹豫了一下,看了一眼隔壁床的阿姨,咬着嘴唇道:“等我下。”

  她把装满热水的水壶放在柜子上,拿出一个保温杯,倒了水进去凉着,放好。然后转身,将唐老身上被子的褶皱都铺平,将边角都卷了进去,用手拍了拍,确保没有缝隙。

  做完这一切后,她才转身。面无表情的冲何远说了一句:“走吧。”

  两人出了病房。

  何远道:“下楼吧,这里太闷了。”

  唐朵朵没说话,直接朝着电梯方向走去。

  两人乘着电梯来到楼下,一出屋子,一股冷风吹过来,何远打了个哆嗦。

  转头看了一眼唐朵朵,她也冷的有些颤抖。

  注意到何远的目光,唐朵朵撇过头去,没有搭理何远。

  何远掏出烟来,点了一支,吸口气缓缓吐出。

  “唐老的事,我听人说了。”何远声音有些低沉。

  唐朵朵双手抱在胸前。

  单薄的校服下面,套不进太多衣服。

  “听说,最近都是你在照顾他。”

  “怎么了,关你什么事。”唐朵朵顶了一句。

  “作为邻居,我来看一看。”

  “邻居?那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儿?”唐朵朵冷笑。

  何远皱了下眉头,强压下心中的不适,道:“那几天我出去了,直到最近才刚回来。”

  “出去了,好一个出去了。要不是因为你,我爷爷怎么会变成这样?”唐朵朵突然变得激动起来。

  “因为我?”何远顿了一下。

  他转过身子,目光直视唐朵朵:“到底怎么回事?”

  “你是不是让我爷爷帮你照看猫?”唐朵朵问道。

  “是。”

  何远临走前,确实请唐老帮忙照看一下小家伙。

  不过后来田蕊收到短信过来,直接把猫带回去了。

  “我爷爷大半夜去你家,说是你家东西被猫弄得太乱了,要帮忙收拾。结果摸黑踩到地上的猫玩具,摔倒了。”唐朵朵看着何远,眼眶又开始红了。

  “收……收拾屋子?”何远愣了一下,没想到唐老摔倒,竟然是因为这个理由。

  这也……太……

  难怪唐朵朵那么敌视何远,如果真的是这个原因,那何远心里也很不舒服。

  “……他怎么不开灯?”

  何远刚说完这句,马上反应过来。

  果然,唐朵朵道:“还不是为了给你节约电费。”

  果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何远知道唐老很节约,平时在家里也不开灯。

  用他的话来说,电视机开着,有光,浪费那个电干什么。

  “如果不是答应帮你照看猫,我爷爷不会大半夜的去你屋子,不会踩到猫玩具,不会摔倒在地上,不会在冰凉的地板上躺了几个小时。是你,是你,都是你!”唐朵朵突然爆发了。

  她站在冰冷的夜风中,掩面痛哭。

  这阵子挤压在她身上的压力,全都在这个时候爆发了出来。

  “……对不起。”何远憋了很久,最后只能憋出这三个字。

  他有些茫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是该怪自己不应该叫唐老帮忙照看猫?

  还是说要怪他不该大半夜的去自己屋子,摸黑整理东西?

  烟渐渐烧完了。

  何远手一烫,这才发现只剩了个烟头。

  将烟头扔在地上,灭掉,一旁的唐朵朵还在哭。

  终于,她的哭声渐渐小了下来,只是瘦弱的身躯还在抽动。

  何远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了过去。

  唐朵朵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接过纸巾,擦了擦眼睛。

  “我们进去吧。”何远声音有些沙哑。

  他现在的心情很乱,甚至有些手足无措。

  唐朵朵擦完眼睛,深吸一口气,平复下心情。

  “你走吧,我爷爷现在挺好,不需要你看。”

  “……我还是去看一下吧。”何远道。

  想起王叔的话,何远的心情更加难受了。

  如果真的是因为自己……

  何远闭上了眼睛,感觉一座大山压在了身上。

  唐朵朵没有说话,直接转身,走进了大楼里。

  何远跟在她身后。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

  “你……是怎么发现你爷爷的。”

  最终,还是何远打破了沉默。

  “我晚上回来没看到爷爷,出去找了一下,在你院子里找到的。”唐朵朵面无表情道。

  原本何远是有些不舒服的,但他现在已经理解了。

  换成是自己,遇上这么个事儿,对对方也没什么好脸色。

  “听说,最近都是你在照顾你爷爷,你亲戚呢?”何远问。

  唐朵朵没说话。

  何远有点明白了,只是还是有些不愿意相信。

  “他们……知道吗?”犹豫了一下,何远还是问了出来。

  唐朵朵突然站住,过了一会儿,她才开口:“知不知道,又有什么用”

  说完,她直接进了病房。

  何远跟在唐朵朵,也进了房间。

  屋子里,除了唐老之外,还是只剩那个阿姨。

  似乎意识到气氛有些不对劲儿,那阿姨也没再找何远说话,拿起手机开始刷了起来。

  只是她一边刷着手机,一边不时看一下何远他们这个方向。

  唐朵朵坐回椅子钱,拿起一旁的水壶,倒了点热水在饭盒里,将盒子摇了一下,然后端起了稀饭。

  她又打开另一个盒子,里面是一些咸菜,凉菜。

  何远看了一眼,肉很少,基本只能看见根肉丝。

  何远拉了一个椅子坐下,看着唐朵朵面不改色的吃掉她的晚餐,然后又倒了一点热水在饭盒里,拿着饭盒出了病房。

  应该是去洗碗了。

  唐朵朵带着洗好的饭盒回来。

  饭盒上有水,唐朵朵抽了张纸巾,擦拭干净。

  她拿出一个粉红色的布袋,将饭盒装进去,放在柜子上。

  做完这些后,唐朵朵弯腰,从地上拿起一个东西。

  何远注意到,那是一个小书包。

  唐朵朵从书包里掏出课本,拉了个椅子坐下。

  她弯起腿,把书本放在两腿间,安静的看了起来。

  发丝,从她额前落下,她伸手一撩,将刘海夹在了耳后。

  见唐朵朵回来了,那阿姨也不找何远聊天了。

  她将枕头拿掉,身子缩回被子里,拿出手机开始刷。

  何远在旁边坐着,坐了好一会儿,口袋里突然震动起来。

  掏出手机一看,是田蕊的微信。

  “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

  何远看了下时间,这才发现,这都已经十一点了。

  “遇上点事儿,等会儿回来。”

  打出这一句,何远顿了顿,又输了一行字。

  “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吧,明天还要上班呢。”

  发完消息,何远将手机塞回口袋。

  “你晚上就睡在这里?”何远对唐朵朵问道。

  唐朵朵将书翻了一页,没有搭理何远。

  何远打量了一下小书包,里面都放着课本。

  大多数书看起来都是新的,外面连个书皮都没有。

  不过何远注意到,唐朵朵手里拿着一个笔记本,上面写着密密麻麻的文字。

  字迹很清秀,一看就是个小女生的笔记。

  唐朵朵对照着笔记本,不时在书本上写写画画。

  唐朵朵不想说话,何远也没有逼着她说话。

  他就坐在一旁,用这样的方式,默默无声的陪着唐朵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