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生日礼物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3018 2018.10.25 12:12

  仔细检查一遍,确认没有问题后,何远点击付账。

  输入密码,看着账户上瞬间少了一连串零,何远瘫在椅子上,摸了支烟。

  仔细想想,一百万其实真没有多少,随便花花就没了。

  这个时候,最应该做的,就是把剩下的这些钱利用起来,开个店面,做个生意什么的。

  用钱生钱。

  可是,自己之前的那几年,一直都处在这种生活状态中。

  辛辛苦苦那么多年,吃了好几年的猪食,睡了好几年的棺材房。

  对客户和合作方装孙子也就算了,对同事和下属还得低声下气。

  除了弄了一身病之外,还获得了什么?

  值得吗?

  何远不知道。

  其实这段时间,何远一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在得知自己要不了多久,就会死的时候,何远内心很平静。

  死亡其实并不可怕。

  人一死,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不用去管挣钱,不用去管家庭,不用去管责任。

  更不用去管那么多是是非非。

  可是,当他得到这一百万,还知道自己有可能痊愈的时候。

  他反而开始患得患失起来。

  他总是担心,自己某一天醒来,眼前的一切都会消失。

  他没有一百万,也没有很多很多房子。

  他依旧是那个一贫如洗,职场失败,身体出问题,只能安静等死的九零后中年人。

  何远其实并不是很在意钱。

  他以前在岗位上的时候,一年里,手上的流水过千万。

  真想捞钱的话,随便手一勾勾,钱就来了。

  一百万,真不是什么很大的数目。

  有时候何远也会心动,也会在想,我要不要做点什么。

  身边的人,比他入行晚的,都买好房,开上了小轿车,每天过着花天酒地的日子。

  而他,每个月都还要算计房租和开销,算算这个月能存下多少钱,距离首付还差多少个零。

  要说不羡慕,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何远不敢。

  自己一个大专毕业的人,没权没势,完全靠着努力坐上那个位置。

  如果没意外,再熬几年,总归是能上去。

  他完全可以等。

  但要是自己做了什么,事情暴露了,自己在这个圈子也没法混了。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大家心里都有数。

  何远并没有什么野心。

  他并不需要挣很多很多钱,买很多很多豪车,或者是大房子。

  相比起这些,何远其实一直在思考一些问题,比如,自己这么拼,到底是为了什么。

  为了房子?

  还是为了车子?

  还是仅仅只是为了……活着?

  这个问题太深奥了,何远想不明白。

  想不明白的事情就不要想,反正到了明天也不会想明白。

  ……

  张工按着时间点,准时带人过来。

  何远起了个大早,将自己列好的清单,打印了出来。

  一大早,何远跟张工约好时间,坐公交回老宅子,跟他见面。

  把清单交给张工,跟他聊好,哪些地方哪些地方要预留出一些位置,完事儿之后,何远把钥匙交给他们。

  老宅子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反倒是那些破旧家居,可以借此清理不少。

  现在扔老家具跟以前可不太一样。

  以前扔这种大物件,别人会倒给你钱。

  现在扔废品,你不倒贴一点,都没人愿意搭理你。

  临走时,何远看了又看,还是没有发现师姐的身影。

  老宅子开始装修后,何远的日子开始丰富起来。

  他经常会买了香烟,矿泉水,去老宅子里看一看。

  翻新的进展很顺利。

  槽已经打了,线路重新拉了,一些该修补的地方已经修补了。

  房子还是那个房子,但看起来已经不太一样了。

  按照这个进度,何远可以按照原计划的时间搬回来。

  何远挺满意,聊了一会儿,放下香烟和矿泉水走了。

  路上碰到唐老,唐老再次嘱咐他,过几天一定要来。

  这让何远想起来,自己答应过,要参加朵朵的生日。

  一想到这个,何远就在想,自己要不要准备准备礼物。

  毕竟是去唐老家做客,更何况真要算起来,朵朵还是他的晚辈。

  她小的时候何远还见过呢。

  不过在选礼物这件事儿上,何远开始犯了难。

  他上次送女生礼物的时候,还是上中学那会儿。

  那时流行过什么万圣节,圣诞节,送音乐卡和红苹果。

  平时几毛钱一个的苹果,缠个红丝带,或者装一个小盒子,顿时身价暴增。

  一个苹果要卖五块、十块,有些黑心的商家,直接给标到了二十。

  反正你牵着女朋友路过的时候,手上要还是空着的,不怕你不买。

  大了之后,除了工作外,何远很少和异性接触。

  更不要说送礼物了。

  那小女生喜欢什么东西?

  何远想了半天,都没想到合适的,于是上网查了一下。

  淘宝搜索“女高中生喜欢的礼物”,出来什么音乐盒啊,答案之书啊,杯子啊,笔记本项链之类的,甚至还有芭比娃娃。

  看起来有点幼稚。

  都说现在的女生特别成熟,送这种东西,会不会被人嫌弃?

  何远想了想,为了稳妥,最后去县城里的精品店逛了逛,挑了一个一点六米的泰迪熊玩偶,让店家打包好。

  提着泰迪熊,何远想,女孩子对玩偶,总没有抗拒力吧。

  转眼间就到了约定的时间。

  何远起了一个大清早,抱着快自己那么高的玩偶下了楼。

  因为玩偶太大了,何远抱着不方便,只能打了辆出租车。

  坐在车后面,何远第一次觉得,没有车实在太不方便了。

  小县城里交通不太方便,不像是在北京,去哪儿基本都有地铁。

  尤其是何远住在乡下,出行只有一路公交,办点事儿都得打车。

  那些车费都够何远的伙食开销了。

  反正自己有驾照,要不要干脆买辆车?

  何远到的时候,唐老家的大门开着。

  他提着东西,进屋子转了一圈,没有看到唐老的身影。

  何远把玩偶放在一个椅子上,溜达着去了自己的老宅子。

  老宅子零零散散,只有几个人,正在给木头上漆。

  何远走过去,拍了一下张工的肩膀。

  “谢谢。”张工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何远之后。

  “张工,今天这人有点少啊。”何远一边说着,一边散了支烟给张工。

  “哦,你是说那群小兔崽子。今儿好像是什么节,他们都请假,跑去陪女朋友去了。”张工接过烟,摇摇手,拒绝了何远递过来的打火机,自己掏出一个火机,把烟点着。

  何远自己也点了一支,抽着烟笑了:“年轻人,贪玩一点很正常。”

  “有活儿不干,脑子进水了。也不看看,现在找个活儿有多难。”张工吸了口烟气,吐了出来。

  何远倒是了解点,他们这种工人,好像是按天计费的,干一天活儿算一天的钱。今天跑出去玩耍了,那今天的工费就没有了。

  不像何远他们,可以调休,或者请年假。

  “我听师姐说,最近行情不太好?”何远问了一句。

  “难啊,大家都难。现在房价那么高,买了房后,哪儿还有多少钱装修,随便糊弄下了事。”张工摇摇头。

  “不至于吧,买房的人那么多,总有几个手上宽裕的。”何远道。

  “手上宽裕的,直接找大公司了,哪儿轮得上我们。”

  “大公司能有多少人,最后活儿还不是要外包给你们。”

  “你别看买房的人多,真正装修的没几个。大多数都是买来放着,等房价涨起来,再卖出去。就拿我上次做的那个小区吧,一栋楼,二十四户,房子全部卖出去了,结果只有五套装修,剩下的都空着,连人影儿都看不着。”

  “空置率那么高?”

  “你看高铁站那边,一到晚上,连个灯影都没有,跟鬼城一样。那边的房子还贼贵,八千一平,也就忽悠一下游客,傻子才会去买。”

  “再怎么样,总还是有人装修的吧。”

  何远知道现在的空置率很高,但具体有多高,却也不清楚。

  反正他也买不起房,知道那么多有什么用。

  别说这个小县城,就算是北京,也有大把大把的房子空着。

  有钱人的想法,何远理解不了。

  “少了,少了。现在材料费也高,人工费也高,两年前十万二十万也能给你装修的漂漂亮亮,现在同样的价格,怕是裤衩都要赔进去。”张工道。

  何远笑了笑,迟疑了一下,道:“对了,我看这几天师姐都没来,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张工抽烟的手顿了一下,过了一会儿低着头,闷声闷气道:“老板平时都在店里,很少出来。”

  说完,张工将烟屁股丢在地上,大手朝工人方向挥了挥:“干活干活,今儿要把事情干完。”

  何远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抽完烟后,才往唐老家走去。

  唐老正提着一个塑料袋,放在客厅的桌子上,见到何远过来,连忙招呼道:“小远,你过来啦。”

  “来一会儿了,你不在家。”何远进了屋子,看了眼塑料袋,道,“买啥好东西了。”

  “我回来的时候才想起来,忘了买水果,又去买了一趟。”

  “水果,这是榴莲吧?”何远透过塑料袋的缝隙,看了看,除了常见的苹果,葡萄,还有一盒黄色的果肉。

  “对对对,就是那个什么榴莲,朵朵最喜欢吃这个,这个什么榴莲的。哎,我这人老了呀,总是记不住。”唐老一拍脑袋,恍然大悟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