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九章 自我催眠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2033 2018.12.02 13:05

  享受生活,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一个澡泡下来,脚也不凉了,身子也不冷了,浑身暖洋洋的,一时有些无事可干。

  出门是不可能出门的。

  先不说外面正在下雨,小县城里也没什么好玩儿的。

  除了吃吃喝喝,就是看电影,逛街,或者是打麻将。

  何远是没兴趣,田蕊是早就习惯了。

  二十多年的时间,足够她熟悉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在沙发上瘫了一会儿,何远挣扎着起来,翻出了投影仪。

  “我们来看电影吧。”何远晃了晃手里的机器。

  自从这个东西买回来,何远一直想要和田蕊看场电影。

  可惜总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有成功。

  今天,总算是空闲下来,何远又想起了这个事儿。

  “好呀。”田蕊也来了兴趣。

  电影院去的多了,家庭影院却还是第一次。

  其实这玩意儿不贵,网上几百,一千一个的,多得是。

  关键是,没有一起看的人。

  就像一个人不会去吃火锅,不会去逛街,不会去看电影一样。

  在家里放电影,当然是要和另一半一起了。

  “看什么呢?”何远一边筛选片子,一边问道。

  “不知道,你有什么推荐的吗。”

  “嗯……《无间道》?”

  “香港片啊?看过了,不想看。”

  “那《神探夏洛克》。”

  “也看过了。”

  “《蜘蛛侠》,《蝙蝠侠》,《钢铁侠》,《复仇者联盟》?”

  “都看过了,选点没看过的吧。”

  “《杀手47》……咦,那这个吧,《地狱神探》,你看过没。”

  “没看过,好看吗?”

  “挺好看的。”

  “那就这个吧。”

  何远将机器调试好,然后从一旁的小冰箱里拿出零食。

  他在每个房间里,都放了一个小冰箱。

  冰箱大概一米不到,有很多种颜色。

  红色的,橘色的,白色的,黑色的,一个也才几百块钱。

  用来放菜是放不下,但是放一点饮料,放一些零食,还是绰绰有余。

  而且在上面放一个盆栽,或者就那么放在角落,也可以当作是一个简约风的装饰物。

  将零食放进一个托盘里,又拿了一个小桌子,放在手边,何远和田蕊躺在沙发上看电影。

  电影很简单。

  简单的讲,就是基努里维斯饰演的康斯坦丁,在帮助女警安吉拉的过程中,拯救对方,也拯救自己的故事。

  这个DC宇宙中的人物,性格十分复杂。

  他既有着小混混一般的性格,抽烟,喝酒,买春,骗人。

  也能长袖善舞,广交好友,甚至让对方为之付出生命的代价。

  因为性格过于复杂,所以关于他的作品很少。

  何远知道的,就只有这部《地狱神探》,和一部美剧《康斯坦丁》。

  电影一开场,就是在一片荒郊野外。

  两个衣衫褴褛的青年,正在一片废墟之中挖着什么。

  其中一名男子,从地下挖出一个刀戟一般的枪头,脸色微微有些变化。

  下一秒,他拿着东西,突然往外走去。

  砰!

  一辆汽车飞速撞了过来,瞬间和男子撞到一起去。

  汽车凹进去一大块,冒着烟气,看样子是报废了。

  突然,一道影子从汽车中跳了出来。

  就见那男子完好无损,手里拿着东西,往远处走去。

  镜头拉长。

  男子行走在一片草原之上,一团黑色的影子,像是墨水一样,以他为圆心向四周蔓延。

  所过之处,牛群成片成片死去。

  “这是部什么电影啊。”田蕊锁在沙发上,裹紧了她的小被子。

  “一部很有意思的电影。”

  “怎么看起来像是恐怖电影。”

  “不会,我怎么会给你看恐怖电影呢。”何远移开了视线。

  一根香烟,从出租车上落下,掉在地上。

  随后,一道身影从车里出来,进到破旧的楼房中。

  颓废的面孔,唏嘘的胡渣,白衬衣,黑领导,和一件宽大的外套。

  看着屏幕中那个浑身散发着颓废气息的男人,何远眯起了眼睛。

  “年轻的基努里维斯,真帅啊。”

  “这个男人……看上去有点眼熟。”田蕊道。

  “他拍过《黑客帝国》。”

  “《黑客帝国》?”

  “就是那个,人都活在虚拟世界里,机器人统治了全世界的电影。”

  “哦是那个啊,那个电影我看过。”田蕊恍然大悟。

  “那电影挺好看的,其实《盗梦空间》也不错,都挺有意思的”何远道。

  “《盗梦空间》我有些看不懂,我看网上有人说,最后他转了一下那个陀螺,那个陀螺没有停,所以他其实还在梦境里,没有出来。”

  “我觉得有几个疑点,除了你说的那个外,其次就是,电影里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他孩子的画面。而且他最后和亲人相聚的那个场景,也和几年前的一样,没变过。”

  “对对对,我看到那里的时候也在奇怪,你说都这么多年过去了,那场景总该有变化吧。”

  “还有就是,他在电影里说过,很多时候,造梦师也会沉浸在梦境里。这个时候,判断自己是不是处在梦境之中,就需要用到图腾。”

  “就是那个陀螺?”

  “嗯,影片中说过,如果是在梦中,陀螺就会一直旋转下去。如果是在现实里,它最终会倒下。但是我关注了一下,他每一次使用陀螺的时候,都没有给到陀螺自动停下来的画面。”

  “这个我没注意过诶,不过话说回来,前面倒没有倒有什么影响吗?也许是剪辑的问题,没有放出来。”

  “这涉及到我另一个猜想,那就是,主角其实一直都在梦中。”

  “一直在梦中?”

  “对,电影里说过,男主曾经和女主一同进入深层次梦境,并在里面度过十分美好的时光。结果男主一时好奇,给女主施加了心理暗示,让她以为梦境里的一切都是真的。结果回到现实之后,女主以为现实是假的,梦里才是真的,要男主陪她一起死,回到现实世界。男主不同意,女主跳楼自杀,并且伪造成他杀,这才导致男主一直流亡在外,不能回家。”

  “对啊,可是这又说明什么呢?”

  “如果,被施加心理暗示的不是他妻子,而是他自己呢?”

  “啊?”田蕊眨着眼睛,一脸懵逼。

  “这里其实是有线索的,就是男主那个陀螺图腾不是他的,而是他妻子的。电影里说过,图腾是不能让别人触碰的,否则就会失灵。作为一部严谨的烧脑电影,我认为导演不可能在这里提供一个无关紧要的信息。”

  田蕊依旧眨着眼睛,一脸疑惑。

  “我有一个想法,就是主角潜意思里是有尝试‘暗示’的这个想法和欲望的,又或者他真正做了之后,又开始担心起关于‘图腾’的这个规定,并在后续对自己进行心理暗示,脑补出了妻子的死亡,并且总是在他的梦境里出现,成为他的心魔。”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下去,那么,真正被‘暗示’的那个人,不是妻子,而是主角自己。也就是说,沉迷深沉梦境,不相信现实世界是现实的那个人,也不是妻子,正是主角自己。”

  “好深奥哦,你说的我都快晕了。”田蕊眼睛里开始冒小星星了。

  “如果按照这个思路下去,其实事实正好反过来。丈夫,又或者是妻子,对‘他’进行了心理暗示,让他开始逃避现实世界。妻子为了救丈夫,不断的进入丈夫的梦中,想将他唤醒。这就是为什么,妻子一次又一次的出现,总能在关键的时候坏掉男主的事情。”

  “而且,电影里还有一个细节,就是男主在去找药剂师的时候,发现有很多沉迷在梦境中的人。药剂师说,这些人因为总总原因,逃避现实世界,或者认为现实才是假的,梦境才是真的,基本都沉浸在梦境之中。电影里也说了,梦是现实的一种反应,我想在现实当中,丈夫也是靠着这些药剂,才能长时间的沉浸在梦境里。而这个现实里的场景,在这个情节当中映射出来。”

  “将这些线索都整理起来,电影就有了另外一种解读。没有什么妻子自杀,没有什么逃亡,甚至没有什么任务。一切的一切,都只是男主对于深层次梦境的一次‘催眠’,和‘暗示’的尝试。那一切的剧情,都只是一场梦,是一个梦境患者的自我YY。”

  何远将自己对于这部电影的看法讲了出来。

  讲了这么多,何远也有一种一吐为快的感觉。

  这些年来,各种爆米花电影层出不穷,大有百花齐放的架势。

  倒不是说这些电影不好看,闲暇时间,和朋友同事什么的一起聚一聚,总不能去看烧脑电影吧?

  但,这些电影都有种共性,那就是记不住。

  我知道它在讲什么,也知道那画面挺好看,但看过了就是看过了,一点印象都留不下来。

  反倒是《盗梦空间》。

  这种既存在商业性,又存在一定思考性的电影,让何远颇为留意。

  导演给出的线索不多,但都很关键。

  将这些线索按不同的逻辑排列组合,可以得出不同的答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