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一章 回来了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2011 2018.11.29 13:27

  近一周没人在家,老宅子里到处都是灰尘。

  尤其是冬天的树叶掉落下来,有的落在院子里,有的掉进房间。

  何远一间屋子一间屋子打扫,工程量很大。

  余鹏程在那里愁眉苦脸,想了半天,还是没有想明白。

  他叹了口气,道:“行吧,你回来了就好。对了,小胖还不知道吧?我先给她打个电话。”

  说着,余鹏程掏出手机,给田蕊打了个电话。

  打完后,他将手机塞进口袋里,冲何远道:“她打车,一会儿过来。”

  看着何远在那里慢条斯理的清理着客厅,余鹏程憋了半天,还是没能憋住:“老二,你这几天到底干啥了,要不是我每天晚上都会给你打电话,我都不知道你今儿回来了。要遇到什么困难了,跟咱说说,也许能帮上呢。”

  “真没什么事儿,已经解决了。”何远道。

  “真的?”余鹏程一脸怀疑。

  “嗯。”何远点头。

  “行吧,你说解决了就解决了。以后遇到这种事儿,记得一定要提前说哦。”余鹏程不放心的嘱咐道。

  何远微笑以对。

  “对了,明儿的活儿,你还能接吗?”余鹏程话锋一转,聊到另一个话题,“你就跟小胖说,要临时出去一趟,也没说要出去多久,我也不知道你啥时候回来,就跟徐扬商量了一下,你要是赶不回来,就安排到他那儿去。反正现在也不是节假日,他那边屋子还空着,临时接几个人也还算方便。”

  说到这儿的时候,余鹏程小心的看了一眼何远,连忙道:“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就是吧,做个两手准备,免得到时候……”

  “明白明白,这次是我的问题。这样吧,你们看看行程,觉得去哪儿方便。我这边还是以前那样,随时可以入住。”何远道。

  这种事儿,要放在一般人身上,是一个捞取同事好感度的机会。

  不过对于大部分人来说,尤其是余鹏程这种大男人,只能说是吃力不讨好。

  要不是有何远和徐扬,余鹏程都不想搭理这种事儿。

  也就是两人认识这么久了,彼此知根知底。

  换了另一个不认识的人,五天联系不上,早把单子给撤了。

  “行,既然你回来了,我们当然还是选你这儿。”余鹏程拍板道。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大多数都是余鹏程在聊,何远一边打扫卫生,一边倾听。

  偶尔才插上一句。

  气氛倒也渐渐缓和下来。

  没聊多久,就听见外面响起汽车的声音,随即一道灯亮从巷子外面照了进来。

  “小胖来了。”余鹏程“嘿嘿”一笑,看了看手机,“行,我就不打扰你了。那这个事儿就说定了,回头我直接带人过来。”

  “要我送你吗。”何远问。

  “就这几步路,要什么送,你就陪小胖吧。”余鹏程挥挥手,头也不回的说道。

  就见他一头扎进夜色中,向着巷口走去。

  何远看见巷口有道身影,向着院子跑来,和余鹏程在半路上一撞,两人说了些什么,就见那道身影继续跑向院子。

  近了。

  何远看到,果然是田蕊。

  “我……”

  何远刚要开口说话,田蕊一头扎进何远的怀里,双手搂住何远的腰。

  原本要出口的话,瞬间被堵了回去。

  反手搂住田蕊,何远默默地感受着田蕊的呼吸,和她的心跳,手掌顺着她的发丝,落在她的后背上。

  过了好一会儿,何远的腿都有点麻了,他才拍拍田蕊的后背,轻声道:“外面冷,进屋吧。”

  田蕊抬起头,一张小脸冻的通红。她擦了擦眼睛,勉强勾起一丝笑容。

  “你回来了?”

  “嗯。”

  “那就好。”

  何远盯着她,半晌,抬起手掌,拂过她的脸颊。

  入手的地方冷冰冰的,像是冰块一样,有点生疼。

  帮田蕊紧了紧衣服,何远声音变得柔软起来:“下次别这么晚在外面跑了,大冬天的,冷。”

  田蕊一直搂着何远,到屋里了都没有放开。

  “好了好了,跟树袋熊一样。”何远捏了捏她鼻子。

  田蕊甩了甩,没甩开。

  像小猪一样,皱起了可爱的小鼻子,一脸“我超凶”的表情。

  “好啦,你很重的,压的我都喘不上气了。”何远道。

  田蕊吓了一跳,连忙从何远身上跳了下来。

  “真的吗,真的吗,我真的很重吗?”她紧张的上下打量自己,随即一脸沮丧,“我最近也感觉自己变重了,完了,我是不是又胖了?”

  “嗯,冬天的衣服,确实蛮重的。”何远慢悠悠的说道。

  田蕊瞪了何远一眼,然后又一脸喜滋滋的搂住何远胳膊。

  “对了,你这次不会又突然离开了吧?”田蕊抬起头,看着何远的侧脸。

  何远身子一顿,脸上挂上和煦的笑容。

  “嗯,不会了。”他伸手,轻轻的落在田蕊头上。

  两人腻歪了一会儿,忽然,田蕊一声惊叫。

  “糟了,我把你家猫忘在家里了!”

  “黑张飞?”何远眨了眨眼睛。

  “嗯。你走之前不是给我发了短信吗,我就过来看了一下。然后我觉得它一只猫留在这里,怪可怜的,而且老麻烦人老人家也不太好,就把它接了回去。”田蕊道。

  说着,她吐了吐舌头:“结果刚刚出来的时候太急,把它忘在家里了。”

  “你有把它放进笼子里吗?”

  “没有,你家也没有笼子啊?”田蕊一脸奇怪。

  “那完了,小心它在你床上撒尿。”何远道。

  “不会吧!”田蕊吓了一跳,“我看它在家挺乖的啊。”

  “它是挨着你睡吗?”

  “是啊,这几天它死活要上床,我把它赶下去,它又爬上来。然后我把它锁在门外,它就在门外叫个不停,嗓子都叫哑了。我把它放进来,它就爬上床,非要靠着我脖子这儿睡。”田蕊老实道。

  “那你早上起来,有没有发现枕头上有水渍?”

  “水渍?这个……”田蕊眼神有些闪烁。

  “奶猫味道不重,它要是撒尿,一般人是闻不出来的。我以前刚养猫的时候,就喜欢跟我睡,醒来后枕边都是湿的,还以为是我流口水。多来几次后,我就感觉不对劲儿了。”何远道。

  “完了完了,那它真的撒尿了?”田蕊大惊,连忙拉着何远的手往外走,“我们赶紧儿回去。”

  “开车吧。”何远从口袋里掏出车钥匙。

  车上,田蕊一脸紧张:“它不会真在我床上撒尿吧?我妈刚换的被子,刚洗的。它要是来上一下,我妈又要骂我了。”

  “你经常给它换猫砂吗。”何远一边开车,一边随口问道。

  “两天一次,应该还好吧?”田蕊有些不确定。

  “它现在会用猫砂,一般不会在外面撒尿。不过要是到了陌生的环境,或者猫砂不干净,或者进入了发情期,那就不好说了。”何远伸手推了推眼镜。

  “应该……不会吧?”田蕊越说越担心,忍不住催促道,“我们还是快点吧。”

  花了半个小时,两人到了小区。

  屋子里静悄悄的,一点声音都没有。

  “黑张飞,黑张飞。”一进门,田蕊就在门口轻声呼喊。

  何远堵在门口,小心猫从里面蹿出来。

  见没有反应,田蕊这才把一旁的灯打开。

  一边换鞋,一边抱怨道:“瞧你给它取的什么破名字,每次叫它,我都感觉自己跟发病似的。”

  “要不换个名字,叫八百?”

  “咦~真难听,要不叫辣娇吧。”

  “叫辣椒?你是准备把它给吃了吗。”

  “是‘娇’,女字旁的那个娇,人家是个姑娘。不过要是它敢在我床上撒尿的话,猫肉火锅了解一下。”田蕊“恶狠狠”道。

  “据说猫肉火锅是酸的。”

  “谁说的,我听说猫肉火锅可好吃了,广东那边很多人都喜欢吃呢。”

  “广东还吃福建人呢。”

  “是胡建人。”田蕊纠正道。

  两人进了屋,在客厅里找了一圈,没找着。

  “你关窗户了吗?”何远又看了下沙发底下,没猫,从地上爬了起来。

  “我一般都是拉纱窗的。”田蕊搬开饮水机,往后看了一眼,又把饮水机推回去,“再说,猫这么小,应该还不会爬窗吧?”

  “应该不会,那再在屋子里找找。”何远道。

  幸好老宅子里的家具,基本都是封底的。床和沙发下面,都没有什么空隙,不然何远每天光是找猫,都要找半天。

  两人一边找,一边叫着小家伙的名字,连着搜了几个房间,突然“喵”的一声轻叫,吸引了何远的注意力。

  “等等,我好像听见它的声音了。”何远一挥手,停在原地,竖起耳朵。

  “喵~”

  声音很微弱。

  要不是房间里比较安静,何远还听不出来。

  何远顺着声音,进了一个房间,这是一间客房。

  “辣娇……呸,黑张飞,是爸爸,乖,出来吧,爸爸来接你了。”何远轻声道。

  声音一下子消失了。

  何远打开灯,整个房间瞬间一览无余。

  房间里的家具不多,只有一个订制的衣柜,一张床,和两个床头柜。

  柜子是封底的,没有角,不可能躲猫。何远弯下身子,往床底一看,果然,在角落的地方,看到一团黑乎乎的身影。

  那身影很小,很黑,几乎和角落融为一体。要不是有两颗眼珠子反光,何远都还找不到它。

  “来,闺女,爸爸来接你了。”何远够了一下,没够到。

  他干脆趴在地板上,摆摆手,向小家伙比了个“过来”的手势。

  “怎么,找到了吗?”

  田蕊也过来了,看到何远弯腰的姿势,也跟着趴了下来。

  “找到了,不出来。”何远道。

  小家伙躲在角落里,看到何远,往后缩了一下,整个身子都贴在了墙壁上。

  何远叫了好几次,它都没反应。

  “你家闺女不要你了,看我的。”田蕊说着,朝着小家伙招了招手,“来,小baby,你饿了没有,要不要吃东西?到妈妈这儿来,妈妈带你去吃好吃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