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MUSE酒吧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3076 2018.11.03 13:00

  可能是假期的最后一天,酒吧里的人很多。

  一进酒吧就看见昏暗的屋子,四射的镁光灯。

  当然,还有挤在大厅里,一群又一群的男男女女。

  何远对酒吧的态度,有些复杂。

  小时候听人说,酒吧里面钓妹子特别容易,看到漂亮的直接上去勾搭,要是聊的好了,直接去旁边的小旅馆开房。

  酒吧旁,最不缺的就是各种快捷酒店和小旅馆。

  因为这个说法,何远一度对酒吧充满好奇。

  那个时候的他特别腼腆,跟女生说话都害羞。

  甚至他觉得自己这辈子可能连媳妇儿都找不到,跟女人无缘了。

  社交恐惧症。

  所以,何远在大一暑假去北京兼职时,七哥问他想去做什么,何远当时就说,我想去酒吧。

  七哥看了他一眼,说,不行,你看起来太小了。

  那里的娘们儿最喜欢你这种嫩嫩的小处男,我不能把你带坏了。

  何远内心想说,别啊,求把我带坏啊。

  我就是太纯洁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所以何远继续坚持。

  七哥也没辙,恰好在帮何远购置生活用品时,路过住所附近的一家酒吧,外面正好贴了招聘启事。七哥进去跟负责人谈了一下后,就把何远塞进去了。

  何远第一次面试工作,就这么顺利。

  何远从来没有想找工作竟然那么简单,那时候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七哥贼牛逼。

  何远至今还记得,那家酒吧就在北京双桥地铁站附近。

  不过后来再也没去过。

  何远第一次来MUSE,在里面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余鹏程他们。

  何远走过去,一屁股坐在余鹏程旁边,道:“你怎么突然想到来酒吧了。”

  余鹏程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一般不喜欢去酒吧这类的场所。

  更何况他都已经结婚了,也要担心一下家里的机械键盘够不够结实。

  “老二来了啊。”余鹏程回头,看到何远,拉了他一下,“徐扬的主意,说我要回去了,趁着最后这一天好好聚一聚。”

  余鹏程也有些叫苦,他明天要上班,晚上要开车回成都,不能喝酒。

  但徐扬每次聚会都会喝酒,没办法,余鹏程只要叫来何远给他挡酒。

  何远一看他这表情,立马就明白过来。

  毕竟一起住了那么久,他的那些调调,何远都明白。

  “老二,你来啦,来,过来喝酒。”徐扬看到何远来了,朝着他挥了挥手。

  余鹏程坐在边上,徐扬坐在中间,他左右都是妹子。

  另外还有几个男生,几个人在那里摇骰子,桌上放了一堆酒瓶。

  和余鹏程相比,徐扬就玩的很开。

  他们两个是发小,从小在一个村子长大,徐扬家里是做工程的,父亲是包工头,家庭条件很好。

  作为一个有钱人,徐扬自然是从小就衣食无忧。

  各种玩乐都涉及,最擅长的就是泡妞,一泡一个准。

  最让何远佩服的是,徐扬以前泡了一对姐妹花,她们父亲是地方银行的股东之一,算得上是黑白通吃。徐扬两个人一起泡上了,直到后面玩腻了,才换了一个目标。

  时候听说两姐妹为他要死要活的,她们父亲还找过徐扬好几次,吓的徐扬不敢回家。

  不过在大学毕业的时候,徐扬家里遇到一些挫折。

  他父亲承包的几个工程没能结下钱来,工人们天天去家里闹,大家都跑出去躲债了,徐扬也跑到成都投奔他们。

  那时候何远和余鹏程还是租的小一居,一个人睡房间,一个人睡客厅,徐扬没掏房租,就只能在客厅的地板上打地铺。

  徐扬在成都找过几份工作,做过基金,也做过运营,都没能干下来。搞的他那阵子垂头丧气,对自己充满了怀疑。

  就像小时候在学校里呼风唤雨的人气天王,一入社会后,就被打击成了刷子。

  成年人的世界,绝不是那些靠甜言蜜语就能哄上床的小女生可以比拟的。

  不过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

  在何远和余鹏程的劝说下,徐扬后来去做汽车销售,靠着一手吃喝玩乐的技能,居然混的还不错。

  等到他稳定下来,徐扬就从他们那里搬出去了。

  再后来,何远听说他家里的欠债解决了,徐扬就从成都辞职回老家,将家里以前交给亲戚打理的酒店又收了回来,做的那叫一个风生水起。

  何远经常在朋友圈里看到他发的照片。

  那几家酒店,可是在景区山上的酒店,几年前就价值不菲。要换成现在来算的话,总资产怕是早就过千万了。

  “你们喝,我就不来了。”何远摆摆手道。

  他对喝酒没什么兴趣。

  虽然能喝,但是除了商务应酬,基本上不会碰。

  徐扬直接起身,跑到何远身边,一把将他拉了过去。

  何远被徐扬拉的跌跌撞撞的,没办法,只能跟着徐扬,到中间位置坐了下来。

  “鹏鹏要开车,不能喝酒,他的份你顶了。”徐扬抓过一个空杯子,倒上酒,直接端到何远面前。

  何远看了一眼,桌上放着啤酒,洋酒,和饮料。

  徐扬给他倒上的是调制好的洋酒,兑的是绿茶。

  何远不太喜欢兑绿茶的洋酒,感觉像喝药酒一样,有味儿,容易反胃。

  不过徐扬已经倒好,何远端起酒杯,一口气喝干净。

  徐扬带头鼓掌,等何远喝完后,徐扬又倒了一杯:“你今儿来迟了,大家都在等你,你要自罚三杯。”

  “你这是要灌死我啊。”何远苦着一张脸。

  说实话,他真不喜欢洋酒兑绿茶的那个味儿。

  不过,反正一杯也是喝,三杯也是喝,何远干脆一口气,连干三杯。

  因为太久没喝酒,一下子喝的这么急,何远有点反胃。

  “好,老二不愧是北京回来的,就是豪气。不像某些人,喝点酒跟养金鱼一样,你还怕你媳妇儿让你跪搓衣板啊。”徐扬一边说,一边看向余鹏程。

  余鹏程连连摆手,示意自己真喝不了。

  喝完酒后,徐扬把何远拉到一边,挨着余鹏程坐下。

  徐扬低着头,在何远耳边神神秘秘道:“老二,你看那边,看到没有,短发的那个。”

  他一边说着,一边还朝个方向指了指。

  何远顺着徐扬指的方向看过去,看到一个身影。

  不过酒吧里的灯光太昏暗了,何远看了好几眼,还是有些看不清。

  不过感觉身材好像很不错。

  “看到了,怎么了。”何远随口道。

  “你这不是还单身吗,鹏鹏老是在我耳边说,什么时候给你介绍个对象。咯,那就是给你介绍的对象,怎么样,漂亮吧。”徐扬拍了一下何远胸口,搂着何远肩膀笑道。

  “老二,过去聊聊呗。要是看对眼了,约个饭,唱个歌什么的,增进一下感情。”余鹏程也在一边撺掇道。

  何远无奈道:“你怎么也学老三和老四了。”

  何远大学那会儿,可没少经历过这种事儿。

  那时正是大家青春期荷尔蒙分泌最旺盛的时候。

  其中更以宿舍里的老三老四,最为旺盛。

  这两家伙,每天不是想着游戏,就是想着女人。

  总拉着余鹏程和何远,天天晚上在熄灯后,躺在床上聊女人。

  聊完自己的,再聊鹏鹏和何远的,问他们看上了哪个。

  要是说一个他们认识的,几个人就在那里评头论足,再打个分数。

  何远那时候没钱,所以对这些不太感兴趣。

  而且那个时候的女生都不太会打扮,何远眼光又被老家的女生给养叼了,所以一直没什么看得上的。

  直到有一次,在早操的时候,何远看到隔壁班有个女生感觉还不错,娇小可爱,还很活泼,就在晚上熄灯的时候说了一下。

  结果第二天早上,那两贱人就跑到女生班级里要到了电话,回来之后把号码给了何远。

  还拍了拍何远的肩膀,说了一句“二哥,加油”。

  余鹏程傻笑半天,道:“你年纪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一个媳妇儿成家了。田蕊这姑娘从小跟我们一起长大,特别熟,我看你两挺合适的。”

  何远看了一眼余鹏程,他的表情很认真。

  看来他是真想给何远介绍对象。

  也是,大家都这个岁数了,早就过了瞎起哄的年纪。

  要是徐扬介绍的话,何远还要考虑一下,毕竟以徐扬的性格,他接触的女生都挺喜欢玩闹的。

  来一场419还可以,要是当女朋友或者媳妇儿,还是算了吧。

  但要是余鹏程的话,何远觉得可以尝试一下。

  他性子谨慎,不是特别靠谱的人,他不会介绍。

  谈恋爱啊。

  何远摸摸下巴,有些心动。

  这么大以来,何远从来没有正儿八经的谈过一场恋爱。

  恋爱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何远不知道。

  徐扬拉着何远到了女生那桌,嘴里嚷着“让一让”,挤开一个男生,然后一屁股坐下。

  “介绍一下,何远,我哥们儿,北京回来的,搞互联网的。”徐扬拍着何远的肩膀,给几个女生介绍道。

  近了一点,何远才看清几个人的脸。

  有一些是老面孔,何远以前就见过,另外几个则是有些陌生。

  离得近了点,何远看清了徐扬刚刚指认的那个女生。

  齐肩的短发,瓜子脸,脸颊两侧略微有些微微的婴儿肥,不过看起来不是很明显。

  上身一件黑色的吊带背心,下身一条紧身牛仔裤,看起来轮廓不错,身材挺好。

  “我跟你们讲,他可是在北京混的,大公司,高管,可牛逼了。”徐扬故作神秘,小声道。

  几个女生“嘘”了一阵,哈哈笑了起来。

  徐扬也不在意,指着短发女生,对何远道:“其他人你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重点是这位,当当当当,我们的小胖子,田蕊。偷偷跟你说一句,田蕊以前很胖的,也不知道干什么了,现在瘦下来了,竟然还成了个小美女。”

  “要死啊你。”田蕊抓起桌上的爆米花,朝着徐扬扔过去。

  何远看了一眼田蕊,看见她现在的样子,很难想象以前是个胖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