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被放鸽子了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3292 2018.10.26 14:16

  “那还挺贵的,好几十一斤呢。”何远笑道。

  何远在北京的时候挺少吃水果的,除了嫌麻烦,最主要的原因还是贵。

  尤其是榴莲和车厘子。

  何远之前路过水果店,看这两水果挺好看的,就随便称了点,尝尝鲜。

  结果就那么点塞牙缝的量,称下来竟然要小一百多,简直快比得上切糕了。

  要是放在老家,简直是奢侈品,一斤榴莲,抵得上唐老一个星期的伙食费用。

  唐老招呼何远坐下,自己去了厨房,开始折腾起来。

  何远在客厅里坐了会儿,闲的有些无聊,就到厨房逛逛,看自己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他这么大个人了,也不好真看着一个八九十岁的老人给自己做饭。

  唐老家的厨房和何远那里差不多,面积还行,能同时站好几个人。

  但屋子太矮了,里面光线不好,灰蒙蒙的一片,特别阴暗。

  唐老没开灯,就打开窗户,借着外面的日光。

  他身体不太好,颤颤巍巍的,做菜的时候手一直在抖。

  何远一看,这不行,就对唐老说了句:“要不我来吧。”

  “这怎么行,你是客人,哪儿有客人过来做饭的。去去去,回去坐着,我很快就弄好,一会儿就能吃饭了。”唐老把何远往外面赶。

  “我一个人在外面,太无聊了,这样吧,我不做饭,帮你洗洗菜总可以吧。”何远道。

  唐老推脱了几句,最后还是拗不过何远,只能让何远帮忙打下下手。

  何远连忙上前洗菜,摘菜,还借着“想让唐老尝尝他的手艺帮”这个理由,帮着炒了几个。

  有何远帮忙,菜很快就做好了。

  何远又主动把饭菜端到桌子上,两人坐在门口,一边抽着烟,一边唠着嗑。

  唐老嘴里吧唧吧唧抽着旱烟,眼睛却一直往小道上扫。

  何远注意到唐老的眼神,主动问了一句:“朵朵什么时候过来。”

  “她说今天过来,应该快了吧。”唐老犹豫了一下,道。

  何远掏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一点了。

  唐老似乎等的有些心焦,主动离开椅子,跑到小道上。

  那是他门前唯一一条小路,有人过来的话,他一定能看到。

  见唐老有些着急,何远安慰:“应该快了吧,可能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

  唐老应了一声,但脸上还是有些忧愁。

  两人又等了一会儿,差不多快两点的时候,唐老叹了口气。

  “不等了,小远,咱两先吃。”

  “要不,您打个电话吧,可能遇上什么急事儿了。”何远听明白唐老的心情。

  这就好比他请人陪客吃饭。

  陪客的人到了,结果要请的那个人却一直没来。

  这个时候他心里恨不得把对方电话打爆,问他到底死哪儿去了,但面上还要笑嘻嘻的去安慰友人。

  唐老犹豫了一下,叹了口气道:“孩子她妈觉得,她年纪还小,用手机不好,没给她买手机。算了算了,我们先吃吧。”

  唐老说着,径直走到桌前坐下,开始给何远倒酒。

  得,唐老这么一弄,何远也等不下去了,只能跟着过去在凳子上坐下。

  菜有些凉了。

  等了一个多,两个多小时,菜早已经不热了。

  川菜一旦凉了下来,油腻腻的,挺没有食欲。

  “我去热一下吧。”唐老站起来,端起盘子,就要进厨房。

  “不用不用,就这么吃吧,能吃。”何远连忙将他拦下来,一边说着,一边夹了口菜,放进嘴里。

  “你看,这不还挺好吃的吗。”何远道。

  唐老还是有些犹豫,这个时候何远已经站了起来。

  他拿了几个空盘,将几个大菜盛了一点,放进盘子里。然后端着几个盘子,进了厨房。

  等他出来的时候,手上是空着的。

  “你这是……”唐老见状,有些疑惑。

  何远解释了一下:“我留几个菜,回头朵朵回来可以吃。”

  何远可知道今天的寿星是谁。

  总不能自己这个蹭饭的吃个新鲜热乎,把寿星丢到一旁吃残羹冷炙吧。

  太不地道。

  唐老看起来心情有些不好,一口一口喝着闷酒。

  何远其实挺理解唐老的心情的,说实话,谁被放了鸽子,心里都不会舒服。

  哪怕是亲人。

  所以饭桌上,何远一直在找话题,讲了自己在北京的事,在工作的事,试图转移唐老的注意力。

  饭吃完,老人也有些困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唐老跟何远打了声招呼,回房间睡午觉。

  何远本来也要睡午觉的。

  可是老宅子还在装修,他回去也睡不了,索性到处逛逛。

  虽然回老家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何远很少出门。

  他走的最远的路,就是从家门口,到公交站。

  左右不过一两百米的距离。

  这一次,何远静下心来,好好逛了逛,发现农村其实也没他想的那么差。

  路过村头的时候,何远看见河岸两边的土,都被挖了起来,一根根巨大的水泥管道堆放在崛起的泥土上。

  整个河道扩宽了两倍,印象中以前脏兮兮,连看一眼都嫌脏的河水,现在看起来也十分清澈。

  再往远一点,岸边已经被推平,铺上了草坪,绿植,旁边停着几辆车,零零散散可以见到一些人在那边钓鱼。

  何远上学那会儿,就听说这边在拆迁,这快十年了,终于拆到他们村头。

  往前面五百米左右的村子,已经拆完了,修好了厂房,连公交车站都迁了过来。

  以前何远回老家,要在大马路上下车,然后走二十来分钟才能到家。

  早上还好,要是到了晚上,一路上黑灯瞎火的,两旁都是鼓起的坟堆,看起来特别渗人。

  要是再刮个风,下个雨,看起来就更恐怖了。

  现在好了,只要走几步路就是公交站,方便多了。

  老宅子在城东,城东原本是郊区,这里有个火车站,鱼龙混杂,客流量很大。不过也许正因为人太多了,所以政府一直没有开发,连公交车都很少过来。

  后来政策方向改了,政府要评优秀旅游城市。

  原本这一带本来准备拆迁做厂房,现在全部停工,开始做绿化,准备做成城市的后花园。

  本来这个方向就朝着成都,随着这几年轿车普及,自驾游来县城的人越来越多,城东的客流量也急剧上升。

  何远吹着河风,站在岸边,看着草坪上的人家优哉游哉,突然觉得,在农村里的日子也不错。

  这里绿化这么好,人气也足,等老宅子修好了,自己建一个民宿,或者弄个农家乐,凭借这里的客流量,倒是也能养活自己。

  有了这个心思,何远开始观察了一下。

  河堤旁的草坪修的很宽大,附近也很宽阔,但是一眼望去,连一家小卖部都没有。

  这里的居民都已经搬走了,虽然附近也有人烟,但不是厂房就是村子,也没有吃饭的地方。

  倒是过了桥,有个新建的商业中心,不过走路的话,要半个来小时。

  何远家距离这里倒是不远,走路的话,也就几分钟,五百米的距离。

  何远上学那会儿认识一个胖子,家里是做厨师的。一到夏天,他就推着他的烧烤车,去河边卖烧烤,一天下来能赚小几千块钱。

  自己好歹有个宅子,总比那个烧烤车有优势吧?

  想着想着,何远的头习惯性的开始疼起来。

  何远一巴掌扇自己脸上,职业病又犯了,看到什么东西第一个想的都是商业商业,自己现在最该做的事,就是丢了这玩意儿。

  先把病养好。

  在村子里晃荡了一会儿,何远开始往回走。

  路过唐老家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人,何远走了进去。

  “唐老,你起来了。”一进门,何远就喊了一声,通知主人自己来了。

  这里的人都是这么做。

  要找谁,直接跑到别人家门口嚎一嗓子。

  要是一嗓子不行,那就多来几嗓子,没人应,那就是主人不在家。

  “你是谁?”一个小姑娘端着饭碗,从里面出来。

  小姑娘一米六左右,穿着宽大的校服,头发扎成了马尾,样子看起来有点清秀。

  何远打量了一下小姑娘,犹豫了半天,有些不确定道:“你是……朵朵?”

  小姑娘没说话,只是看着何远,眼色带着狐疑。

  得,应该是她,没跑了。

  何远以前倒是见过唐朵朵,不过那时候她还小,在附近的村子里上小学。

  印象中,小姑娘瘦瘦弱弱的,有些沉默寡言,看着很不起眼的样子。

  没想到女大十八变。

  这才过几年呢,就出落的亭亭玉立,看样子,以后怎么着也是个小美人。

  见唐朵朵回来了,何远也不好继续打扰。

  人家祖孙两团聚,何远作为一个外人,自然得留点空间。

  “你爷爷还没醒吧,那我过一会儿再来。”何远说了这么一句,转身离开。

  何远在老宅子里坐了会儿,陪着张工吹了会儿牛。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何远估摸着唐老应该醒了,这才起身。

  隔了几米远的距离,何远就听到唐老的声音。

  “你这孩子,回来怎么也不叫醒我。饭菜都凉了,热一热再吃。”

  “已经吃完了。”唐朵朵闷闷的回了一句。

  “凉的吃了不好,要生病了怎么办。过来过来,吃点糖,这里还有水果,都是我刚给你买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