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墨西哥猫肉卷

我真的是个有钱人 代古拉卡 2159 2018.12.01 12:05

  全套服务,方方面面。

  将盆子清洗一下,然后倒入热水,烫了一遍。

  将水倒掉之后,何远加入热水,然后加入冷水。

  将手伸进去,试了一下,感觉温度差不多,何远对田蕊道:“把它抱过来吧。”

  “好叻!”田蕊眼睛一亮,立马站了起来。

  小家伙一直在盆子周围转着,对这个东西感到很好奇。

  不时伸出小爪子,在水上拍一下,然后又飞速的收回来。

  田蕊刚起身,它就有所警觉,转身就想跑。

  结果还没来得及有动作,就被田蕊一把抓住。

  “小辣娇啊小辣娇,要洗澡了,是不是感到很开心?”

  田蕊将小家伙抱在怀里,揉着它的小脑袋,一脸坏笑。

  小家伙拼命的想要爬出来,但胳膊扭不过大腿儿,试了好几次都没成功。

  “我来吧。”何远从田蕊手中接过小家伙。

  何远小心的抓住它,一只手拧着它的后颈,一只手托着它的脚,缓缓的放了下去。

  小家伙被拧住后颈,一下子就僵住了,一动不动,只能时不时地蹬个腿。

  何远没有一下子把它扔进去。

  他小心翼翼的将小家伙的腿浸入水中,一碰到水,小家伙就开始挣扎起来。

  它力气很大,像只兔子一样,使劲儿往上一冲。

  幸好何远早有准备,小家伙刚有动作,他就一把摁住。

  终于,小家伙一半的身子浸入水中,何远才松了口气。

  “你怎么这么紧张啊。”田蕊问道。

  “给猫洗澡是个技术活儿,我以前就被抓过。”何远道。

  “被抓过?”

  “嗯,脸上,胳膊上,都是伤口。咯,这么长呢。”何远伸出小指,在脸上比划了一下,“从眼角拉到鼻梁,好长一条口子,创可贴都贴不上。出个门,别人都瞅着我脸上瞧,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被家暴了。”

  “咦~这么惨,我看它挺乖的啊。”田蕊一张小脸都皱到了一起,一脸嫌弃。

  “那是它还小,等它再长几个月,劲儿大了,那时候才麻烦。”何远依旧拧着它的后颈,用另一只手将盆子里的水浇在小家伙身上,动作轻柔,生怕吓到了它。

  “那等它大了怎么办?送到宠物店?”田蕊问。

  “宠物店的人动作都很大的,我怕吓着它。我在网上看了下,上面说,只要第一次注意一点,动作小一点,不要让它对这件事儿产生抗拒心理,后面洗澡就没那么麻烦。”何远说着,手上已经将小家伙浸湿了。

  “来,你来抓着它的后颈,我来给它上药液。”何远道。

  田蕊小心翼翼的接过去,只见之前还是一团毛球样的小家伙,湿身之后,瞬间缩水不少,毛都贴在身上。

  它一脸委屈兮兮,可怜巴巴的看着田蕊。

  “你看它好可怜哦,要不,我们把它放了吧?”田蕊有些不忍。

  “先把澡洗了,冬天冷,我们动作快点,不然容易感冒。”何远说着,将药液倒在手上,开始给小家伙搓洗。

  他洗的很认真。

  毛皮,尾巴,爪子,指甲,全部搓洗了一遍。

  黑色的污水,顺着何远的手指低落在盆子里,瞬间,一个澡盆开始变得乌黑起来。

  “怎么这么脏啊。”

  田蕊看着清澈的盆子,逐渐变得乌黑,忍不住扭过了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第一次,很正常。平时猫会自己清理自己,再把屋子打扫干净,倒也没这么脏。估计是在院子里跑疯了,在泥坑里打滚了吧。”

  何远手上动作没停。

  将小家伙搓了一遍之后,将它浸入盆中,开始清理。

  洗过一次之后,将脏水倒掉,换上一盆新的热水,然后何远又开始给它上药。

  期间,小家伙也想要挣扎,但被田蕊抓着后颈,就像按了开关一样,根本动不了。

  何远很快就把小家伙又洗了一遍。

  洗完之后,何远拿了一条毛巾,将小家伙裹在里面。

  墨西哥猫肉卷,正式出炉。

  “好了,可以放手了。”何远说道。

  田蕊依言,放开了小家伙的后颈。

  刚一松开后颈,小家伙就开始“喵喵”叫,拼命的扒拉着毛巾,想从里面跑出来。

  “走,进去,将它毛给吹干。”何远道。

  两人进屋,何远将小太阳打开,然后开始擦拭小家伙。

  刚洗过澡的小家伙,毛都是湿乎乎的,黏在身上,看起来很是狼狈。

  两只水汪汪的眼睛看着何远,小家伙一声一声的叫着,那声音,别提有多委屈了。

  “好了好了,已经洗好了,再把毛给你弄干,很快就完事儿了。”何远安慰着道。

  用毛巾擦拭一遍之后,何远拿出吹风机。

  调到最低档后,何远将小家伙放在腿上,开始给它吹毛。

  小家伙显然对这个噪声比较大的“怪物”有些害怕,几次想逃,都被何远给摁住,只能无奈的接受“生活”的蹂躏。

  好不容易将毛给吹干,何远将小家伙抱了起来,在它身上嗅了一口,嗯,香喷喷的,不脏了。

  “好了,去玩儿吧。”何远将小家伙放在地上。

  刚一落地,小家伙飞快的蹿出老远。

  找了个角落躲着后,小家伙抖了下身子,左闻一下,右闻一下,然后趴在地上,开始舔屁屁。

  “它在干什么啊?”田蕊看到小家伙的动作,好奇道。

  “估计是身上的味道变了,有些不适应吧。”

  何远将吹风机的插头拔了下来,卷成一圈,放进柜子里。

  “你看你,身上都是毛。”田蕊指着何远的裤子道。

  何远低头,果然,就看见自己的裤子上沾了许多猫毛。

  随手拍了一下,何远道:“一会儿记得提醒我一下,要给它吃化毛膏。”

  说着,何远开始去收拾屋子。

  整理屋子,比干活儿还累。

  又是洗盆子,又是拿拖把拖地。

  好不容易将东西都整理好,何远倒在沙发上,点了支烟。

  田蕊裹着笨重的羽绒服,跑到何远边上,学着他的样子躺在沙发上,瘫倒。

  两人废人就那么望着天花板,发呆。

  好一会儿,何远才缩了缩脚,感觉有点冷。

  老家这点也不好,跟南方一样,湿冷,一到冬天就特难受。

  这种冷,开空调也没什么用,该难受还是难受。反倒是北方,暖气一开,整个屋子跟个小暖炉似的,穿件体恤就足够了。

  算一算时间,那边也差不多该供应暖气了。

  “喂,起来了。”何远推了推旁边的田蕊。

  “累,不想动。”田蕊挥了挥手,依旧一副葛优瘫。

  “说的跟你做了什么似的。”

  “我做了啊,跟你买车,跟你洗猫。”田蕊一本正经道。

  何远拍了她屁股一下,起身,开始拆快递。

  离开之前,何远就在网上下了个单子,买了个红泥小火炉。

  几天快去,快递已经到了,放在屋子的角落,一直没有拆开。

  何远拿了把小刀,在袋子上一划,露出里面用塑料泡沫包装的严严实实的小盒子。

  将泡沫拿开,盒子打开,露出里面的小茶壶,和一个朴素的小火炉。

  茶壶不大,看样子也就能泡几次茶。

  手指摸上去,表面有一股很粗糙的感觉。

  十分有情怀。

  店家贴心的送了一小包橄榄炭,何远照着网上的流程,将火生了起来。

  煮了一壶茶,喝了一口,何远咂咂嘴。

  怎么说呢,如果光论便利的话,这种小火炉是比不上热水壶的。

  生火麻烦,烧水慢,明火比较危险,还比较容易产生有毒气体外。

  这种专门煮茶的橄榄炭,也比较难弄,只能去网上购买。

  但……

  用这么复杂的流程煮一壶茶出来,很有仪式感啊。

  何远一小口,一小口,将杯子里的茶都喝完了。

  沙发上的田蕊见何远背着她,在那里不知道鼓捣什么,也蹭了过来,接过一杯茶喝。

  两人在客厅里喝着茶,就见屋外的天色渐渐阴了下来。

  不一会儿,就见淅淅沥沥的雨滴落了下来。

  “下雨了。”

  田蕊打了个哆嗦,身子缩了缩。

  客厅空间比较大,风一吹进来,有点凉嗖嗖的。

  “是啊,下雨了。”何远看着窗外,也有点感慨。

  他以前一直幻想,能在下雨天煮茶,那一定特别诗意。

  现在他只有一个感觉,冷。

  “我们开空调吧。”田蕊紧了紧衣服,靠在何远身上。

  “开空调也没用,要不,我们泡澡吧。”何远有些跃跃欲试。

  自从家里装了浴缸之后,他还没有泡过几次。

  好多次准备想要泡一下,但总有其他事儿让他忘了。

  这场雨又让何远将这件事儿想起来,他顿时有些坐不住了。

  田蕊想了想,说了句:“好呀。”

  何远去二楼放水。

  其实一楼也能放,但一楼浴室的窗外是堵墙。

  何远还是比较喜欢喜欢二楼,可以看到外面的天空。

  放水的过程有些漫长,何远一边盯着水,一边和田蕊聊着天。

  “你知道看到这下雨,我想到了一句什么歌词吗?”

  “什么歌词?”

  “田馥甄的《小幸运》。”

  “怎么会想到这首歌。”

  “我觉得有句歌词特别有意思,就是那句‘我听见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