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宵夜放花千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7.执念钟翎儿(一)

清宵夜放花千树 入千雪 3170 2020.03.07 17:00

  与路千夜、茯苓、清泠和路遥登那寒山时,本是石板路,因年久无人走,慢了许多。辛苦路遥一路披荆斩棘,中途本有退缩之心,路千夜牵着我的手,笑着说好不容易出来一趟。

  “要知道这山已经荒芜成这样,我是不会约你们爬山的。”我略有愧疚,看自家两个小丫头相互搀扶,趔趄往前走,“要不咱们就在那石头上坐会下山吧?”

  茯苓抬头望了一眼山顶,还有一半:“小姐,路大公子说的对,好容易出来了,珍惜时间,不要再爬山了。”

  “嘿,我何曾说的是这个意思?”路千夜笑了,默默我的头顶,似是有汗水沁出,“也罢,待我回府让人来修缮了这路,咱们以后去山顶看风景更好。你累着了我也心疼,咱们也遂了茯苓的意思,就在这里便好了。”

  看着茯苓清泠两个小丫头累得气喘吁吁,我也就作罢,其实这样运动出汗水对身体是有好处的,但我无法与她们理论:“成,那就在此休息着,反正这里也能看着些远景。”

  “太好了。”

  两个小丫头在石头上坐下来,路遥把水壶递给了她们。路千夜拿出他的水壶,我赶紧喝了两口,对他说:“其实我今天找你来,是想让清泠跟你说说我以前的事,因为我不记得了,只能让他告诉你。我想和你一起面对曾经的苏清宵,若是大王爷日后还会生什么事,我也不用每次都与你解释!”

  “昨晚的事,我虽听下人消息知了个大概,但并未怀疑你变心了,傻姑娘。”路千夜知道方才在寺庙说我昨夜的事,让我有了压力,便开口安慰,“我说过,我能包容你的所有。”

  我是可怜巴巴活了二十几年修来的福分吗,像路千夜这样对我好的人,再无遇到第二个了吧?

  “但苏清宵以前的事,咱们还是要听。”我赶紧唤清泠开口说话,“清泠,拜托你了。”山间无风,我对影子和李瑞的事仍是知晓个稀里糊涂,终于要看到他们的过去了。

  ————

  半年前,被苏政明捏出来的那个看似与凡人无异的,是影子苏清宵。她着实是在长京城苏府一点点长大的,脾气不小,行为举止都是大家小姐的气场。

  “王爷又去西院了是吗?”葱白手指沾了胭脂,苏清宵看着自己的脸,最近因钟翎儿丫鬟偷换桂花羹,吃了生好些疮,“这个样子了怎么办,清泠,你信那钟翎儿的话,说是丫鬟新来不知道我过敏?”

  清泠站在原地不动,似乎有话想说不敢说。苏清宵看清了她的脸,也生了一两个疮,应当是才发,并不是很明显,便开口问:“我这是误吃钟翎儿那个丫鬟送的桂花羹生的,你怎么……”

  “钟小姐昨日唤我去过一趟,然后特地赏我吃了一罐桂花羹,应是仗着王爷的宠爱,刻意拿我羞辱您,还又送了桂花糕让我拿回来。”那丫头示意苏清宵钟翎儿的嚣张跋扈,说着便低头啜泣,“苏大小姐,她不知道,奴婢和您一样对食桂花过敏。”

  苏清宵当场拍了桌子,本来自己的豆羹被她的丫头换了,导致生疮不敢见王爷,王爷却因事小了了,正愁没地撒气,她便又自己跳出来了。知钟翎儿向来一副王爷宠爱便了不得的样子,苏清宵有了打算。

  “两送桂花羹,又送桂花糕,这该不像误会,是明知故犯了。”

  咬了咬嘴唇,苏清宵让清泠的发小吴同,特地从山上寻来了微毒的山野菌菇。清泠看着她捡起蘑菇,再三问了吴同好几遍:“你确定这菇吃不死人?”

  “大小姐,清泠也要吃的,我怎么可能做没把握的事。”吴同站在院子里佝偻着腰,“不如今日我先吃,这菇发病日也要三到七天,我借家中有事告假休养不暴露了,您好放心。”

  清泠赶紧从中挑了俩小的,眼看着吴同生生吃了四个:“别吃了别吃了,够了。小姐,吴同家中曾学过医术,您就信了吧!我也要吃的东西,他不会真的害您的。”

  “你说这种蘑菇吃了与中汀兰花毒无异,我和清泠日后是否只能装病了?”苏清宵说,看着那蘑菇,“我听说过中汀兰花毒的人都会服用一种药,叫玉寒散,那药常人食用可有不良反应?”

  吴同抬头一看,眼前的苏清宵已经不是住进王府前的大小姐了,彼时她天真烂漫追着王爷跑,惹人怜爱;现在为了争得王爷喜爱,已经开始不择手段。

  “使不得,那药极寒伤身,况且大小姐,您不可能装一辈子的!”吴同看了一眼苏清宵旁边的清泠,“我以为清泠找我,来要这蘑菇只是为了闹一出乌龙,好给西院那位一个下马威。您若是想用这个假装汀兰花毒,那是不可能的。”

  苏清宵觉得吴同说得在理,即便有能力收买那个负责瑞王府的御医,也不能做到万无一失。李瑞对她事事包庇,作个假的,怕日后被发现了,说不定连苏家的脸都丢尽了。

  “知道了,吴同你回吧,咱们就随便闹闹发泄发泄好了。”苏清宵屏退了吴同,看着清泠手里的蘑菇愣了神,“恐怕吃了这个,王爷也只是当时心疼我,一旦查清了,就会跟桂花羹一样,当一切都不曾发生。”

  清泠听着,甚是不爽,西院的那个自打被王爷从城外救回来,没名分便接过了府里的管理权,甚至把苏家这位未来正室逼成了这样。

  “大小姐,您是未来的瑞王府夫人,不该与她使这小性子的。”清泠说,“自您入府以来,她虽然常在您面前作秀,炫耀王爷的宠爱,可您在身份的优势,她可是永远比不上的。”

  苏清宵接过她手里的蘑菇,看着那菇颜色好,便回答说:“我是长京城永宁侯苏府的嫡女,他御赐的未婚妻,偏偏敌不过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如今想要赶她出府,我居然还得用这下三滥的招数。”

  “要不大小姐不要在王府里住着了,回苏府吧,等您和王爷成婚时,大概王爷也对她腻味了。”清泠想要说服苏清宵冷静,“我觉得王爷不过是图一时新鲜,这长京城谁人不知从前王爷马场救您,他丢了第一的佳话?”

  那是十二岁时,大王爷李瑞在路府举办的马球会上救苏清宵的事。当时清宵调皮,偷偷进了赛场上躲在备用马匹里,不料一匹马受惊,将她踹到了赛场上。眼看那场上驰骋的赛马踏过来,李瑞将她一手揽起救到围栏外,让当时还未封太子的李珣夺了第一。

  “不多久陛下来旨说赐婚我和他,我高兴了好几日,后来陛下封三王爷为太子,他便开始对我冷淡了许多。”苏清宵回忆起来曾经的事,“世人传了好久的英雄救美佳话,成了他心里的一根刺,他觉得是我的原因,输了马球比赛,就输了太子之位。”

  清泠看着苏清宵,她自然知道怎么可能是因为大小姐一个女人,王爷丢了太子之位,那不过是王爷发泄愤懑的理由罢了:“大小姐,您是无辜的,是王爷负您。”

  “我爱上了他,他却因为马场救我而疏远我。清泠你说得对,钟翎儿只是个中途闯进来的,我一定要留下来,把属于我的宠爱夺回。”清宵起身,带着毒蘑菇往屋里去,“清泠,我今夜吃,你明日再食,到时候发了病,你一定一口咬定是喝了那桂花羹成这样的。”

  清泠知道苏清宵铁了心要做成这件事,又觉得她是苏府嫡女,便点头应了:“大小姐,不如还是我去煮熟了再食?”

  “不必,免得留下蛛丝马迹,你我生吃,明日你的那只,我再给你。”苏清宵入了屋子,并未让她进门服侍,“你先回去吧清泠,我若是有事,会叫你的。”

  入了屋子,苏清宵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锦囊,轻轻打开里面便是一株干了的汀兰花。那花蔫着脑袋,似乎是一个气衰无救的少女,这是二王爷李玗为她从柴屏郡主的香炉峰采来的。

  “二王爷,你说让我把它下到钟翎儿的饮食里,这样大王爷就只有我了,我看,你说反了。”苏清宵早已把吴同的毒蘑菇随手放到桌上远远的地方,“我哪有机会接近她?我看你中毒这么多年并未有什么,不如我病了才好。”

  已下决心的苏清宵似乎是疯了,她觉着李玗中毒这么多年都没什么事,何必便宜钟翎儿落个病美人得王爷宠爱。

  “我若是真的中了这毒,又是钟翎儿所为,那岂不是两全其美。”苏清宵看着那花,枯萎却仍旧有美的轮廓,“若是能让他回头在意我哪怕一秒,我便心满意足了。”

  在府里住了两个多月了,老苏觉得太过丢人,已经很久没有遣人过来要接她回去。苏清宵在府里闹过情绪想要引起李瑞的注意,都没有成功,只落得长京城“泼皮破落户”的烂名声。

  “钟翎儿,我一定要把你从他身边赶走。”

  苏清宵笑着把那干花放到嘴里嚼碎,不停往下咽的时候,茎梗噎喉咙,清泠听见她咳嗽进来拍她的背。

  “大小姐您吃什么噎成这样?”清泠走过去倒了一杯水,那毒蘑菇分明还是两只,“这……”苏清宵看了她一眼,接过水便喝了下去,清泠聪明地将蘑菇都拿走,把钟翎儿的桂花糕端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