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宵夜放花千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5.助攻苏清宜事件(一)

清宵夜放花千树 入千雪 3089 2020.02.17 08:05

  那颗珠子在夜晚竟然会隐隐发光,它在我的手里捏着,我着实好奇了一把。

  “你要是喜欢就不必还给我了,这珠子我那里多的是。”路千夜把我扶起来,他掏出扇子看了看炸毛的穗子,“看来这瑞扇居的东西做工也就这般,下次不去他家做了。”

  听得他叨叨,肯定是什么贵重物品的商户,我知道这种纨绔子弟最喜欢这些东西了。既然他说自家珠子多,那这我不收白不收,反正日后苏清宜嫁到他弟弟处,我们也算沾亲了:“谢谢啊。”

  说到苏清宜,路千夜帮着去对老苏说说话,或许直接就能让这丫头得以和路千余在一起。我可真是聪明,自己不用插手,就能成就一份好姻缘:“唉,相识一场,不如帮个忙行吗路大公子。我妹妹苏清宜钟情你家弟弟路千余许久,但她不好意思开口,我爹也不知其中姻缘,要不你帮帮呗!”

  路大公子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这人眉眼带桃花,看面相一定是个花花公子。如果说大王爷的人设像极了男主,路夜夜同学一定是爱而不得男二设定,这样一想,我的那个二王爷啊,真是要排到忒后面去了。

  “帮,可以,你记得请我对面醉翁仙酒楼喝几缸。”他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拍了拍说,“酒价不便宜,你想着怎么问你爹要钱吧,搞定这事,可不能赖着。”钱,切,我苏清宵好歹老苏后门进来的,他会不给我钱花?毕竟一府嫡女,请你喝酒肯定不在话下。

  小姐,你每个月零花钱只够买点胭脂水粉的,回到院子茯苓悻悻跟我说。

  ————

  “老苏啊,你自己说的养我荣华富贵,我去醉翁仙喝个酒就行,下个月透支给我呗!”我抱着老苏的大腿,这老头怎么就突然那么死板,昨儿还帮着我打掩护,早上起来连多要点零花钱都不给,“我叫你爹行不!爹啊,来点零花钱让你大闺女出去溜溜吧,要憋疯了。你看在昨晚我和你打配合退了大王爷的婚事的份上,奖励奖励我呗!”

  我那个所谓的老爹端着茶杯漱口,他真的不受我影响地做自己的事,如果不是苏清宜那事我是偷窥知晓不敢插手,哪里需要求路千夜,还得请他吃饭。哎,我这好心真的是……啊,为什么要帮人家,干嘛于心不忍,每天待着别参合苏家的事不好吗……算了,我这个管闲事的。

  “苏清宵,你还好意思提昨晚,郭管家都跟我说了,你居然跟路千夜啥时候认识了,那位公子你惹他做甚。他名号是丞相府嫡子,其实早早没了娘亲,性子张扬得很,别被误了名声,嫁不了二王爷,咱俩的心思就白费了。”老苏看着抱大腿的我,撸了撸我的头,“这两日你哪儿都不许去,既然丞相府那边的贵客已经走了,我会让二房过来教你王府的礼仪。”

  哇唔,学礼仪这不是穿越入门级副本吗,林淑仪教我,倒是很合剧情哈。我好心好意帮她女儿成就姻缘,她这个母亲可千万别恩将仇报虐待我啊,想想还有点怕,我这没娘的嫡女身份总是容易招人嫉恨的。

  老苏是个急性子,当天下午林淑仪就带着她的随从钟妈妈过来了。茯苓在门口迎接,我当时正翘着脚吃杏子,看着二房过来,我还是给她个面子给她行了个礼:“林姨娘好。”

  “大小姐这礼错了,按照王府的标准,给长辈行礼那是要跪下的。”钟妈妈一开口就知有没有,果然是王府待过的人哈,连随从都知道给我个下马威,“请大小姐再行礼。”然后这钟妈妈居然过来掰着我的肩膀往下压,她是什么后台居然敢这样对我,等等我不是嫡女身份,这二房三房都不敢搞我的吗?

  倒是林淑仪见我和钟妈妈对峙起来,她打了个圆场分开了我们:“这还没教呢就掐起来了,老爷知道还得了,先不讨论这事,咱们从最基本的学起。要学会礼仪,必须先学会规矩,咱们把这个弄清了再说。”

  嘿,林淑仪还算可以,好歹欠路千夜一顿酒,也算没有白费。钟妈妈到底什么来头,从未听说过府里有这号人物,进来就给我一顿压,简直容嬷嬷附身,我得观察观察。

  “钟妈妈,麻烦您先出去歇歇,我把规矩些讲给大小姐听听,这段我熟,交给我来。”林淑仪笑着又说,“茯苓姑娘也出去吧。”我注意到林淑仪好像特别怕这位妈妈,看似钟是她的随从,实则今日房里气压低占主导的是那位。

  我想着听听这些规矩也行,早点学完早点散,这些东西肯定是什么吃饭不能出声、放屁不能发臭之类的呗。听就听吧,照不照做以后还是老娘自己决定。

  “大小姐,林姨娘自问这些年从未与你有过大的过节,虽然小的时候清宜不懂事和你拌嘴,但小姐妹嘛,总是玩玩闹闹感情才好。”林淑仪看了一眼钟妈妈出去,突然靠近我开口小声说,“我不会三房那些好听话儿,平日里也没有奉承你,但姨娘今天想求你个事!”

  然后林淑仪就把苏清宜和路千余私下来往的事告诉我了,合着我这二妹是得了她母亲的允许这样的,我就奇怪了,做母亲的怎么不自己去跟老苏提,得让我出面?

  “这清宜平时在老爷面前是乖巧听话的嘛,要是突然告诉他,我怕他打死自己的女儿!”林淑仪说,“老爷最求名声了,平日看着和和气气的,其实迂腐得很,清宵你是嫡女,自小又许配了王爷家不知道其中端倪而已。”

  可我去讲,也是不妥的,这两天老苏刚因为路千夜跟我斗着气呢,他还生怕我偏离了二王爷攻略这条线,简直就是守我守得死死的。我这一参与,路千余毕竟是路千夜弟弟,老苏肯定以为我对路家有私心。

  看着林姨娘身上绸缎啥的不便宜,她也喜欢珠宝首饰戴满头,好像有点富裕,我开口说道:“路千夜路大公子知道吧,我拜托他去帮帮清宜了,但是这公子非要我请他吃酒,那醉翁仙贵得要死,我真是愁死了。今早我去找老爹预支下个月的零花,然后就被罚禁闭学规矩,我真是太苦了!好心逼穷苏清宵啊,待会儿姨娘记得留点吃食别带走,我怕后面吃不起!”

  听到我的话,林淑仪明白我已经帮了她,这妇人居然很大气地摘下了自己脑袋上的两只金钗递给我:“保你醉翁仙吃一顿是绝对可以的,你收下来,就当是我替清宜谢谢你。”

  ————

  学规矩绝对是这个世界上最无聊的事,真的。那个钟妈妈简直不是人,让我行跪礼和曲膝礼的时候差点没掐断我的腿,我一直在嗷嗷大叫说她体罚我,茯苓那丫头头一次没有眼色,居然不去请老苏过来评评理。

  “钟妈妈你不要掐我,死人了,我要死了!”我真的好想踹死她,可是她力气贼大,我那个现代宅女蜗居出来的脆弱身子骨哪敌得过她,“救命啊,有人乱动私刑了!”林淑仪全程不敢言,要不是看在那两根簪子的份上,我真会觉得是她指使打算整死我。

  当晚我一瘸一拐去正厅吃饭,老苏真的是变了个人似的话都不跟我讲,就一个路千夜,他气成这样?他应该也在现代社会待过吧,我跟那家伙真没有啥问题啊!莫不是管家添油加醋了什么,我看管家一副不敢看我的样子。

  “老爷,你看看,大小姐都被林姐姐折磨成什么样了。”丁氏依旧是开口吹,她过于捧我虽然虚伪了点,但并不讨厌,“大小姐,吃点东西吧,求求老爷,让你明天歇歇再学那些有的没的。”

  老苏闭紧了眼很不爽的样子,他看了一眼也入席的钟妈妈,对着丁氏大吼一句:“什么叫有的没的,大着个肚子多管闲事,回你屋里吃去。”丁氏赶紧起来准备跪下谢罪,我看着不忍心,她毕竟因为我而被骂,于是扶着她不让跪:“茯苓扶丁姨娘回屋子里,再把菜撤两道送过去。”

  等到怀孕的人离开,我还没坐下来,林淑仪眼神示意我别多言了。我看着钟妈妈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老苏怒气中烧还盯着三房出去的方向,奇怪了:“爹你吼什么吼,今儿这位钟妈妈对我又是掐又是打的,你不心疼你闺女,换丁姨娘心疼我不行啊?人还怀着孩子呢,你凶什么凶,明儿我不学了,谁爱学谁学,除非打死我。”

  “你说什么胡话!苏清宵,我平时是不是太纵容你了。”老苏站起来跟我对吼,这老头疯了吧,“把王府的规矩给我一字不落抄百遍!”抄个头,老苏你知道我绝对不会抄这些的,这规矩落后又无趣,你觉得我会接受吗!

  钟妈妈在我俩之间突然站起来,冷着一张说:“苏贵妃让我来教她侄女学学规矩,日后好嫁入王府,既然是这么个结果,我也就回去复命如实相告。这不成器的野丫头啊,贵妃怎么就这么上心,奇了怪了。”

  我说呢,原来她是宫里的人,一副了不得的嘴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