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宵夜放花千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3.王府品酒宴(三)

清宵夜放花千树 入千雪 3112 2020.03.05 17:00

  果真那门只有四个守卫在,门内的两个被路千夜用扇子拍晕,门外的两个被吴同手机拿的夜明珠吸引,凑在一旁看。我赶紧拉着清泠冲出去,路千夜紧随其后,到了对面人多的集市入口,吴同转身看了一眼清泠。

  “你就这么把那么贵的珠子送出去了?”我看着路千夜的腰饰,空落落地没有了那个画龙点睛的宝贝,“清泠,我早就让茯苓把我府上的寻乐喊过来,一会儿你跟他去苏府好好歇着,晚上我就回去了。”

  说曹操曹操到,寻乐从集市里穿过来,带着清泠离开了。

  “路千夜,你穿黑色不好看,我还是喜欢你原来月白色那身衣服。”我看着他身上李瑞的衣服就是不开心,“不过看在你是为了救清泠的份上,我把你这身衣服看作你忍辱负重的见证吧!”

  他笑着摇摇头,手中扇子一开,在胸膛前摇晃:“出都出来,还回那府上做什么,我带你去醉翁仙吃吃酒,夜色来了再与你逛逛东街集市,比这瑞王府前热闹多了。”

  “那我不能大张旗鼓走在街上啊。”

  路千夜让我在原地等着,到集市处买了一顶面具为我戴上,多给了些钱给小贩,让他往王府去了:“这几日本就是个集会的小节日,你带着这个,不会有人认出你来。我又让那小贩去王府说你身体不适回了府上,我呢,闲云野鹤从来想消失就消失。”

  还是他活得率性啊,丞相的嫡长子,王爷对他也无可奈何。想来他才应该是长京城少女人气最高的人,也不知道那些姑娘是不是眼神不太好,都捧着李瑞。

  ————

  “小姐,你不能跟路公子离开,老爷在府里找你呢。”谁知茯苓突然出来,看她神色慌张知道不能随便跑了,“还有丞相大人,也问起了路公子。”

  我赶紧拎着面具王府里去,又转回去对路千夜说:“此番我俩都在府外,不如你真的别回去了,反正他们都知道随性而为。如果我们在同一时间出了府被人知道,李瑞一定会认定你帮着我把清泠救走了。”

  毕竟清泠是为了苏清宵受那么多苦,我救她这事,让李瑞盯着我就好,不要波及路千夜,更不能影响路丞相。

  “也好,反正我也不喜欢王府里的互相恭维,劳烦茯苓姑娘把我回府的事告诉千余,免去你们二人见过我带来的不便。”路千夜顺手在那面具小贩的摊位上拿起一个与我一样的面具,放下钱便真走了,“清宵,明日花灯集会,你找个借口出来,我带你去瑞扇居买首饰。”

  我与茯苓入府时,已是最后一辆马车在门口,我站在一旁看那人下车来,原来是微服出来的太子。想来蔺蔷不过是个边关将帅的女儿,今日阵仗搞那么大,反而太子低调。

  “三弟,请。”李瑞在门口做了个邀请姿势,他晃眼看见了我,便拉着太子与我说话,“殿下,这便是永宁侯苏老的长女。试问苏大小姐怎么在府外,我一直在门口,怎么不曾看到你出去?”

  太子李珣见李瑞说话尖锐,恐怕早知我二人情分凉薄,开口调和说:“恐怕府门口人多杂乱,苏大小姐出去时并未高调宣扬,所以你不曾看到。”

  我瞧着李珣看起来倒是个温润的人,瞪了一眼李瑞,但又想到刚偷走了清泠,便未多说话蹿进了府里。一进门茯苓偷偷与我说:“小姐,早听闻这太子殿下在朝堂上没有什么势力,今日见他低调成这般倒是传闻不假。”

  “他的传闻假不假的与我无关,倒是大王爷今儿说话句句带刺,我还是小心些别乱跑了。”我赶紧往厅里去,一见里面人多成这样,赶紧到位置上坐好,“姨娘,爹方才找我做什么,吃坏了肚子,所以不在此。”

  “茅厕还有这样的面具卖?”

  老苏没好气地对着我说,李玗在我左侧闷着笑。我瞅了他一眼,看对面的蔺蔷死死盯着我们,这乱七八遭的局面下,还真不如跟路千夜跑了算了。

  “爹,外面热闹得紧,比这王府还吸引人,我溜出去给自己买药,顺便买的面具。”知道老苏这个人万事都要问个来龙去脉,我便开口说,“唉,这个菜上的凤凰雕得不错,果然是瑞王府啊,吃得都跟艺术品似的。”

  林姨娘应和着我夸起王府来,我看到李瑞和太子李珣进来了。老苏摇摇头赶紧起身与路丞相、柴屏郡主上前迎接,郡主偷偷看着我笑了。

  “还好郡主没有与我打招呼。”我自言自语,赶紧捂住了嘴,“苏清宵你可闭嘴吧。”李玗递给我他案上的葡萄与我,拿袖挡着与我说话:“深洲使节送来的葡萄,只有宫里有,大哥给了我一些,你尝尝。”

  我瞧了一眼蔺蔷,赶紧摇摇头:“二王爷,你的心意我心领了,咱俩还是保持距离得好。”李玗往蔺蔷那里看了看,把葡萄直接放在了我桌上,对面的女子一气之下趴在了案上。

  李玗你这个人要不要跟个孩子一样!

  “二王爷厚爱,你就收下吧,清宵,今日是品酒会,不要搞成你一个人的戏台子。”老苏冷不丁又开口,“再推下去,全厅堂的人都知道你不收二王爷的东西了。水果而已,何必忸怩。”

  林姨娘见势,把葡萄从案边端到了我面前,也劝我说:“老爷,恐怕二王爷送的不是葡萄,是一颗真心。大小姐,你可要珍惜。”

  我与清宜对视了一眼,她向我投来安慰的目光,我叹了口气像蔺蔷一样趴在了案上。幸好路千夜不在,不然一定会吃醋闹情绪的。

  ————

  “二哥。”

  “二弟。”

  李瑞与太子两人与几位老人说完话后,路过我走到了李玗面前,他们三人站在一块,却不约而同看向我。太子开口道:“苏大小姐,我看你与二哥关系斐浅,大哥又与你退了婚,不如……你们二人……”

  “见过太子殿下。”我赶紧打断太子,枉我方才对他印象还不错,现在居然当着这么多人乱点鸳鸯谱,“这季节本没有葡萄,我和妹妹清宜多看了两眼,二王爷仁厚便赠我们几颗,不存在什么关系斐不斐浅的。”

  我背对着都能感受到清宜和路千余的惊愕,好歹我也帮过你俩,现在同我背背锅应当也是有理的。只见李玗面色铁青,李瑞开了口数落我:“难不成苏清宵你对我还有情,撇清自己做什么,往日你我之间的事随着婚约已经一笔勾销了,二弟若喜欢你,倒是门当户对的。”

  门当户对,他喜欢的钟翎儿也不是能当户对啊?也不知道自从退婚了,李瑞为何突然见我便不爽,按理说从前苏清宵喜欢缠着他才是令人讨厌的,奇了怪了。

  “这便是苏家大姑娘。”

  柴屏郡主起身来,老苏看着她又看了一眼李玗,想必他此时担心坏了,就怕郡主多说什么,让李玗知道我和路千夜来往。柴屏郡主过来伸出手,我赶紧搭上去,被她拉到自己的座位上,显然是在帮我解围:“我家二房的秋漾前日在贵妃的名义下去苏府提过亲,被拒绝了,二王爷想要她,怕是没有那么容易的。”

  郡主旁还有一空座位,我正准备坐下,她把我拉到身边:“那是秋漾的位置,你与我挤一挤。”

  林秋漾坐这里,难不成郡主是有私心的?她不是帮着路千夜的吗,怎么让我和她的庶子挨在一起。原来不是看我被李瑞挂在堂上尴尬来解围?不对啊,她分明是知道我和路千夜之间互相的情意的!

  “秋漾对蔺蔷心悦已久,一直找不到和她说话的机会。我看方才客还未到齐时,蔺蔷跌了一跤你上去扶了,想必关系不错,不如帮秋漾传句话。”郡主拉着我的手,细声与我说,“话说千夜这家伙哪里去了,你在此他居然都不多待一会儿。”

  原来林秋漾这个大才子喜欢蔺蔷那样的将门之女,我送了口气,对郡主说:“我与蔺小姐并不熟悉,只是方才见她要摔倒才出手。路千夜他向来不喜欢这种氛围,不在也是正常的。”

  郡主拍拍我的手,点了点头:“也是。话说为何千夜还未让他父亲到苏府提亲,若是早日定下来,也断了其他人的想法,并且说不准还可以和清宜一同嫁到路府。”

  “您觉得二王爷如何,郡主。”我已经完全喜欢上这位温柔美丽的郡主,“实话告诉您,我爹想把我嫁给二王爷,所以我与路千夜在牡香庐见面的事,还没有让他知晓,只觉着我是陪着您过了几天。”

  我不敢把这一切都是老苏为了回到母亲在的时候,告诉郡主,毕竟看她那么喜欢我,不可以伤她的心。我点到为止,没有多说,只希望她为我保密在香炉峰的所有事情。

  “清宵你放心,我会替你二人保密的。既然你们两个已经在为自己的幸福做打算,我便先不参与,毕竟我已是林家人,终归礼仪牵制。但若是你与千夜两个人实在无能为力了,我便豁出去亲自去与你父亲说说。”郡主与我说,她看着我,眼光轻柔而温暖,“你实在太像舒华了。”

  她也认识我的母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