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宵夜放花千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3.装香料的鎏金铜盒

清宵夜放花千树 入千雪 3129 2020.02.25 06:00

  醉翁仙这酒楼的菜品着实可口,我喜欢那份烧鸭,外皮酥脆,里肉多汁,放到嘴里咀嚼当真是人间享受。像路千夜这样的公子的确会享受啊,这样的生活,突然又让人对这个世界不那么排斥。

  “你吃的那份烧鸭是掌柜的家里祖传的做法,唯有这里能吃到这味道。”路千夜看我非常识货的样子,走过来做下说,“我听闻从前大王爷每日都会定一只到府里,不知是不是给你的。”

  路千夜说的这个事,他提起来就是泪,老苏跟我说过,钟翎儿喜欢吃。在我被刺伤之前,去大王爷府小住,每天看到这烧鸭说油腻,是不爱的。

  “大王爷会给我点烧鸭,你别太看得起我。”我嘴里还未吞下,边吃边回答,“当然,以前的我确实也不爱吃这种油腻的。”不管是李瑞还是原来的苏清宵,我还是做个人,不要黑他们太过了。

  听我一说,路千夜居然又是“服了”的表情笑着,他也夹了一块烧鸭吃,并畅饮一口那呛死人的酒:“以前不爱吃油腻的,怎么现在又喜欢吃了?”我瞅他一眼,发现这人脸色多了红晕,原来是个喝酒会上脸的,瞬间觉得他有几分可爱。

  “这很正常啊,长京传闻我曾对大王爷爱得死去活来,现在我可坦然答应赶紧解除婚约。”桌上的鹌鹑蛋也不错,应该是什么菜或者香料的汁淹煮过,有植物的清香,“唉,麻烦你帮我盛碗汤呗,放太远了。”

  路千夜接过我的碗,指了指蘑菇汤,见我点点头,为我盛了一大碗:“是对李瑞死心了,还是在跟他置气?”

  置气,哪有这样置气的,能置气的前提是对方接你的茬。大王爷对苏清宵啊,真的是没有感觉到连名字都没有叫过的。

  ————

  “钟小爷您不能进去!客人在呢,小的帮您问问就是!”正吃着呢,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小二卯足了劲在喊,“钟小爷,我帮您去取,您冲进去真的不妥。”

  我与路千夜对视一眼,看他似乎知道了来者是谁。一个满身金丝的壮硕少年进来,他一眼看到路千夜,摆出轻蔑的神情。又见我在,突然收敛问:“怎么还有女子在?”

  “她是永宁侯京兆尹苏老的嫡女,苏清宵。”路千夜端着酒杯摇了摇,“钟牧琛,你是来拿忘记取走的香炉的吧,放那屏风外面了。”我看着这花花公子极为淡定喝下一杯酒,居然转回头不看那钟牧琛。

  “苏清宵,我听宫里传闻,你与大王爷打算解除婚约,难不成……是为了这家伙。”钟牧琛说着,笑着摇了摇头,“你们苏家这是打算全入路府?路千夜名声不好,为他丢了大王爷,怕是亏了哟。”

  这家伙小小年纪,说话尖酸,向来只有我吐槽他人的,还没轮到你个小东西吐槽我:“钟小爷误会了,我爹和丞相大人事务繁多,所以由我与路大公子来此探讨妹妹弟弟的婚事细节,有何不妥?我与大王爷退婚之事,是清宵无缘,与他人无关。”

  “是吗?”

  “是,钟牧琛,你还不走是要本少爷请你喝酒怎么地?”路千夜接过我的话,单脚踩在另一只凳子上,极其不友好地盯着他,“喝也行,可千万别像上次在东宫那次,借着醉酒的名义要跟我打架。我可没这闲工夫!”

  路千夜的话信息量很大啊,他俩的过节看来不只是家里父亲政见有别的表面问题。

  钟牧琛端起香炉,甩了个白眼就走了,那个一同上来的小二多看了我两眼赶紧陪不是。看来小二也是惊讶的,这下完了,长京城肯定都会知道我与路千夜同屋喝酒,还骂走了钟府最小的少爷。

  老苏肯定要质问我了……

  “路千夜,这菜可以打包带走吗!”我想着赶紧回家跟老苏解释,先主动说出真相比让他听传闻好些,可是这桌菜可惜了,“那个钟小爷闯进来,我得赶紧回去先跟爹解释解释。”

  路千夜听了大笑,他并没有因为我突如其来的要走而生气,也没有因为看出我贪吃而无奈,只伸出手冲我摆了摆:“你把自己的马车都吩咐回去了,怎么带走这些?”

  是喔,我和茯苓也拿不了这么多。

  “烧鸭喜欢吃可以自己带走,其他的交给酒楼,让他们送来不就可以了。”路千夜指了指那盘烧鸭,他知道我喜欢这个,“方才那么快就能急中生智撇清你我关系,现在竟然为了一桌菜食想不出主意。”

  路千夜把小二叫来,把烧鸭给我装到了纸包里。茯苓上楼付钱买了单,正打算为我戴上那斗笠,我心想着凭什么普通人家的姑娘不用戴,就拎着烧鸭走了。

  “这些没动过的送到苏府,就说是大小姐定的。”路千夜在我出门时对那小二说,并未急着跟我同行,他坐着多喝了几杯,“苏清宵,慢走不送,我再喝你几杯酒。”

  这个路千夜如此贪杯,一个人也能接着喝,看来我本可以直接给他定一桌,人不去,也能还礼的。失算了,失算了。

  ————

  不戴那斗笠出来,也没有多少人在意我啊,果然是官门府宅礼仪太多,自己把自己框住了。这还是我头一次慢慢在长京城逛街,的确是热闹非凡。这东街集市好多卖手工品的,这些东西各有特色,我倒是很喜欢。

  “小姐,这个香囊不用买的,家里有十几个宫里赐的,比这做工好得不知多少。”茯苓见我走到一处香囊铺子,她偷偷跟我说,“况且这个还没装香料只是个壳子,家里的可都是填了最好的香料的。”

  家里可有空的?我问道。

  她摇摇头。

  “这不就结了,我买这个用来装路千夜的香料。”我扯下两只,茯苓跟着付了钱,“茯苓,到时候你一只我一只,咱们也学学人玩玩风雅。”茯苓听了满心欢喜,跟着我往家里去。

  ————

  到府门口,两个侍卫跟我行了礼,非常惊讶我怎么自己走回来,我尴尬笑了笑往里走。

  刚迈出一条腿,身后传来路府管家的声音:“哎哟,苏大小姐正好,这是东街铺子你买的香料,掌柜的有事遇到我,让我给您送了过来。告辞。”

  “谢谢。”我接过来一个鎏金铜盒子,想着路千夜怎么让管家过来送,还好说是掌柜有事,不然我还真的说不清了,“那就不远送了啊,请您替我跟掌柜的也说声谢谢。”

  茯苓闷着笑与我进院子,我瞅着她,她更忍不住了:“路大公子成掌柜的了,他要知道了一定又要取笑大小姐。”

  “谁要取笑大小姐啊?”凭空的,院子里传来老苏的声音,“方才醉翁仙送来一桌子菜,说是大小姐定的,到是会点。”我听着声音,抬头一看,老苏居然坐在屋檐上晒太阳,这老头,还挺会享受!

  “爹,那菜……”

  老苏翻了身,握拳撑着头,脸转过来从上看下来:“今晚就吃这些吧,不能浪费。话说你这丫头,放你出去走走,还给我搞出个大事情来了?听说钟家那个小将军,撞破了你和路千夜孤男寡女一起喝酒。”

  我的个去,传闻也太快了!

  “爹,我……”我简直是方了,老苏肯定要生气了,李玗这个NPC王爷我不去攻略,凭空跟路千夜走得近,“清宜和路千余的婚事,其实是我找路千夜帮的忙,所以……我是请他吃饭做谢礼。”

  老苏抬头看着高处阁楼檐角的风铃,听我说着,闭了眼睛说:“丞相府的管家亲自过来给你送东西,这又是什么说法?闺女,什么东街铺子的掌柜,你爹我不是瞎的啊!”

  应当是我出酒楼逛街时,路千夜找人去府里安排的。确实被戳穿了,也没什么好说的,我低着头不回应也不撒谎。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跟我争一争这些事吗?”老苏的语气并未有愤怒之意,我听着捉摸不透,不知道他要怎么教训我,“香料定情,花花公子的手段,怎么连你也中招了!”香料定情?不是啊,不是定情啊!

  我这才抬头望着他,阳光刺眼,我伸出手挡住说:“爹,不是,我和路千夜只是单纯吃了个饭,香料是我说好闻他顺手送的。定情之物?这都哪儿跟哪儿。”

  “真不是?”老苏一个鲤鱼打挺起来坐着,老头子还挺硬朗活动,“你个死丫头,那这个鎏金铜盒子你知道是什么来历吗就收!”我摇了摇头,并投去求知的目光。

  老苏伸手示意我从右手边的阁楼上去,再翻过栏杆到他那里去。我把烧鸭给了茯苓,让她回院子里去了。自己抱着香料盒子,提了一群上阁楼,到了屋檐上。

  “这个鎏金铜盒子,是当年我送给柴屏郡主的定情之物。”老苏说,我突然觉得我好像吃到了什么惊人的瓜,“在清宵母亲之前,我和她有过一段情。我是各个时空的摆渡人,有的时候会因为时空震荡而跌落某个地方暂时失明两日,而最近的一次,就是二十年前柴屏郡主救了我并照顾了我两日。”

  二十年前,那老苏还是个帅小伙子吧?

  “这个盒子是我在你住的那个时空清朝时期买的,是个孤品。”老苏接着说,“我留在这个世界,本来是想娶柴屏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