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清宵夜放花千树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24.太子的自白

清宵夜放花千树 入千雪 3106 2020.03.06 06:00

  说是品酒宴,最后成了一场闹剧。后半场,我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那日多喝了几杯的太子变得没那么斯文,对着老苏和路丞相做了一首词:

  轻舟红舫绕城外,

  我欲行,

  且看千岁海卧虎藏龙。

  酒杯换盏手中饮,

  客在厅,

  尽装瑞王府千年王八……

  “太子殿下你醉了,来人,快将殿下扶到后院休息。”李玗起身来时,看了一眼面色铁青的李瑞,“赶紧的,惹怒了大哥便不好了。”

  这太子到底是多憋屈才借着酒劲,说自己没有人支持,还嘲讽了老苏和路丞相等在朝堂上的重臣。也是,李瑞不过是个皇子,他的威望和名声,长京城传播到连我都知道了。我要是太子我也心中不悦,可是,为何陛下明知大王爷众望所归,还册封李珣呢。

  “各位大人,太子殿下酒后的话皆是玩笑,你们不必放在心上,只管吃好喝好。”李瑞起身来主持大局,余光看着李玗带人将太子送进了后院,“咱们再以这个‘酒’字作诗,作得好的人,我把这坛大家公认上好的酒亲自送到他的府上。”

  我看着那个风光得意的大王爷,他确实担得起所有故事里的男主角。虽然他对我不好,但在感情上来看,这不就是痴情于钟翎儿吗。

  而李玗呢,那日在老苏书房里他说要娶我的人,在李瑞面前像极了一条狗。我原以为他只是个没有存在感的NPC王爷,现在终于知道,不止,他更卑微。

  “我出去透透气。”我对老苏说,心中泛起一阵不适,“茯苓你不用跟出来。”

  ————

  走出厅堂,外面人不多,只是些站着等待吩咐的丫鬟。我自顾自走到院子里偏旁的石桌前坐下来,看天已经黑了——早该跟路千夜去逛集市的!

  老苏要把我嫁给李玗实属无奈,可我真的决定了,打死我都不嫁,那样的人哪怕这里只是幻境,我也不愿意凑合。说来自私,凭什么老苏后悔了,我要替他牺牲自己去重置这一切,这是人生,不是游戏。

  眼看大门口人不多,我突然有了念头逃离这里。“小姐,外面凉,咱们回去吧?”茯苓正巧这个时候出来了,“里面作诗到你这里,二王爷为你挡过去了,回去不用害怕被罚酒。”

  李玗,他方才在众人面前那么捧着李瑞,居然还不忘为我作诗挡酒讨好我。今夜我着实被罚了几杯,心中不悦:“茯苓,我不想在这里,我要出去。”

  “苏大小姐,你怎么也不在里面玩。”太子抱着一个不知何处拿来的酒壶,踉踉跄跄从旁边的长廊出来,坐下说,“啊,这是大哥的宴会,你是被他抛弃的女子,在里面待着也是被嘲笑的。”

  我看着这家伙醉醺醺的,一拍桌子起身指着他问:“太子殿下,我可没有招惹你,平白无故贬低我做什么!”太子见我怒火中烧,笑了笑:“大哥说你是个泼妇,二哥……他倒什么都不说,反正一天到晚像个尾巴一样跟着,想法也是一样的……我接着说啊,大哥二哥曾说你是个泼妇……他们说的……”

  他还在贬低我!

  只听太子继续说:“他们说的……也不太准确。”

  哟,我以为他会说,他们说的太对了。还正想怼他一句,拍个桌子就泼妇了?不料我没话说了,只好坐下来看门口怎么出去不让厅里发现。

  “你想出去?”

  酒喝那么多,人醉了眼神倒是好。太子从身上掏出了一块翠玉,一般来讲,这种东西肯定是自己特别喜欢的,或者父母送的。

  “你们几个,本宫要出去走走,酒宴结束前不要惊动任何一个人,我就把这个赏你们。”太子将厅门外的十几个人拢在一起说,“行不行?”

  那机灵的门卫赶紧接下来,望了我一眼,一阵坏笑:“这小事一桩,太子殿下与苏大小姐只管出去。只是宴会结束,小的们必须要答复主子们的。”

  “那你们……就说,”太子醉醺醺,与白天那个温柔不怎么说话的人大相径庭,“就说本宫与苏小姐只是逛逛庙会,没有别的!记住了,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谁要是乱说,我便要他好看。”

  走吧。

  太子醉醺醺往外去,向我一挥宽袖,他倒像个洒脱的江湖客。我见机会难得,先逃了再说,便拉着茯苓冲出去了。

  ————

  “你们走吧。”太子与我们出了王府走到河边无人处,“我就在这儿喝酒,吹吹风再回去睡觉。”

  我正准备转身,看他突然直接坐在了石阶上,还非常自得躺下来。毕竟是姜洲太子,他在这里要是出了什么事,我罪过可就大了,便问道:“要不你还是回府里,或者府门口侍卫们看得着你的地方?”

  “怎么,你还担心我被谁刺杀了不成。”他突然坐起来,对我说,“这长京城,杀我这个太子是最徒劳的。所有人都知道,我只不过是临时在这个位置上坐着,将来要让开的。”

  四下无人,我坐下来听听,说不准拿到什么朝堂动向,未来好保苏府和路府。茯苓在旁边,看出来我的心思,自行到前面守着去了。

  “好歹太子殿下今天帮我出来,你喝了酒,要是不小心掉河里就不好了。”我看着夜色里被风吹动的杨柳,“看得出来,大王爷才是长京城威望高的那个人,但我觉得陛下既然封你做太子,必然有道理的,不必妄自菲薄。”

  叫我李珣。

  “我可不敢,那是杀头的罪过。”

  太子看着我,笑着问:“你很怕死?可我一直听说你深爱大哥,从来不惧生死,曾为他在府里挡了钟翎儿一剑。那个传闻里又凶又悍的苏大小姐,怎么会怕死。”

  不惧生死,我的影子为何这么牛。看来以前路千夜见到我的第一反应“泼皮破落户”,是因此而来吧。可惜了她那么喜欢李瑞,落得个灰飞烟灭的下场。

  “我的话,前尘往事都不必记在心上,我也已经不喜欢大王爷,从此各自安好就行了。”我对太子说,深了个懒腰,“太子回去吧,那样我也可以早点离开。”

  太子伸手在河里摸了摸水,转头看着我:“水还有点凉,是不是我不回去,你就一直在这里陪着我?”嘿,不会吧,我好容易接受了这不是玛丽苏剧本,它来了……玛丽苏设定它来了!

  “殿下你不能这样的,还有,我是有喜欢的人的,你就算撩我我也不会动心。”我对着他,跟炸了毛似的,“你别搞水,万一真掉下去了,我还得去王府喊人救你,你那块玉就百搭了。”

  是啊,突如其来的玛丽苏剧情我得掐断它,老娘这么好看的衣服和头发千万不能掉水里!一般这个时候游戏副本一定触发掉水剧情。

  “这样,殿下,你要是别靠水那么近,我听听你的烦恼,给你排忧解难。但是先说好,请你不要当成我和你之间有什么,行不。”

  他终于乖乖起身来,拎着酒壶坐到了最高处的台阶,这下离水远了。我看了一眼周围无人,也坐下:“说吧,我都会保密的,就当我苏清宵交你这个朋友……额,虽然像有点高攀你的样子,但我真的不是……”

  “苏清宵,如你所说,交朋友,朋友是要称名字的,你叫我李珣我们就是朋友。”他笑着说,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阴郁,“方才你多心了,我只是把你当妹妹。话说,你喜欢的人,究竟是谁呢?已经不是大哥,看起来也不像二哥。”

  这家伙,好容易我答应他陪他坐会儿,他不倾述反而八卦起来。我眯着眼睛说:“珣兄若是没啥事,我可真走了啊?”

  夜色深重,月色被乌云遮挡,路上的灯笼火静止得可怕。

  “我除了羡慕大哥的人生,也就没有别的遗憾了。”李珣说着,看着湖对面远处的东集市,那里很远,除了灯火,什么也不见,“大哥的母妃出身高贵,若不是早早病逝,哪能轮到我坐到东宫的椅子上。二哥与他同母所生,但父皇嫌弃他柔弱不刚,又太奉承大哥,你不喜欢他,我是能理解的,但他真的值得一嫁。”

  他在帮二王爷说话是吗?

  “我看蔺蔷很喜欢他,他二人又常在边关相处,倒是合适。”我赶紧接着他的话说,“你说大王爷母妃不在了,所以没有当上太子,那不就是你的优势吗?我听爹说过,你可是在皇后身边长大的。”

  李珣喝了一口酒,居然就剩那么点:“皇后待我很好,可她毕竟是个没有背景的女子,所以我只是沾了她的光临时坐坐太子的位置。说实话,现在看到你离开大哥,我心里有些开心的,不是因你曾傻傻追逐而动容,而是终于看到有一个人,会抛下那些威望人脉,洒脱离开他身边。”

  我都不知道我自己这么棒,可我真的只是……不喜欢而已。不喜欢就退婚,多么正常且符合逻辑,况且,李瑞也希望我别烦他不是吗。

  “苏清宵,我的酒喝光了,回去了。你也赶紧和你的小丫鬟回去吧,谢谢你听我说那么多平时找不到人说的话。”

  我看着他的背影,知道他是一个生在皇家多么无奈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