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女帝拒绝过劳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0章 你学姐终究还是你学姐

女帝拒绝过劳死 红染月朔 2041 2019.07.03 12:00

  齐柏和方如月的脑海中冒出了同一个想法:学姐不会是想帮她氪金买皮肤吧?

  理论上来说,这么做也不是不可以。

  但是,这对她改掉氪金的坏毛病一点儿帮助都没有。

  绫歌:要是这么想真是太天真了!

  登入方如月的账号,她在世界上发送了一条消息。

  随着消息发出去,她又反手点了举报。

  不到半分钟的时间,一条账号冻结的消息霸占了手机屏幕。

  方如月:???

  退出游戏,绫歌自信满满地说道:“放心吧,冻结一个月,想登都登不上去,完美杜绝了氪金的可能性。”

  “学姐,你……你做了什么?”

  “没做什么,也就开了个小车,顺手点了一下举报。要不是怕被永封,真想多来几次,这样就能帮你戒掉游戏了。”

  “……”

  事实证明,你学姐终究还是你学姐。

  幸好方如月没有强迫症,要不然,因为中断签到这一件事儿就能将绫歌给手撕了。

  露出了一个尴尬的微笑,她咬牙道:“学姐真是好棒棒呢。”

  “不采取点极端的手段没法遏制住你的坏毛病。”

  趁方如月没有注意到他,齐柏偷偷地朝着绫歌竖了个大拇指。

  丧(干)心(得)病(漂)狂(亮)。

  “算了,不上游戏是好事。”

  揉了揉头疼的脑袋,方如月终于接受了这个无法改变的事实。

  “学姐,你该庆幸,我只是氪金上瘾,而不是游戏上瘾。要不然,咱们就要在医院病床或者局子里见了。前几年还有个新闻呢,一孩子因为其母亲不让他玩游戏,直接动起了刀子……”

  未等方如月说完,绫歌打断了她,“不会,你打不过我的。而且,虽然不是专业的,但我毁尸灭迹处理起来还是很熟练的。”

  “……”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突然想起了曾经浏览过的新闻,绫歌问道:“如月,你应该不会心理承受能力差掉跳楼吧?”

  “怎么可能,我可是正经人啊!只是……只是不氪金心里有点空荡荡的,还是得找点其他事情做来转移注意力。”

  说着,方如月打开了手机相册,一脸痴汉笑地看起了里面的照片。

  盯ing~

  余光偷偷地瞄了一眼,绫歌在里面看到了有关童谙的各种照片。

  “……”

  盗摄是可耻的,要不要大义灭亲呢?

  好半晌,方如月终于变回了正经的模样,“对了,小柏,你不是和你爸爸关系闹得很僵吗?怎么突然想到要回去了?”

  “是因为这个。”

  打开浏览器,齐柏寻找起了近期浏览过的新闻。

  找到有关齐斯的那一条之后,他气愤地将手机摔到了桌子上。

  【齐氏集团的老总竟与大明星柳祺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标题下方是齐斯抱着一个衣冠不整的女人从地下车库中走出来的照片。

  无论从那个角度观赏,这张照片都暧昧满满。

  “这个死老头,嘴上口口声声说着在意我,在意我妈,结果转头又和别的女人搅和到了一块。看我回去不捅死他!如月你放心,保险我都买好了,等我和他同归于尽后这钱就归你了。”

  “……”少年,你制杖吗?都这样了还有心情考虑保险?

  拍了拍齐柏的后背,方如月安抚道:“小柏你冷静一点,这个标题用的是问号,还没有确实叔叔和那个大明星之间的关系呢。”

  “这还用确实吗?照片都打脸上了!而且,这种事情他又不是第一次了,脑子里进豆腐脑了才相信他是无辜的!他就是这样,一次又一次和别的女人搞暧昧,又不出面澄清,间接害死了我妈……”

  “但你也不能张口闭口就说同归于尽啊!要是真出了什么意外,你将在意你的人置于何地?”

  沉默了许久,齐柏突然露出了笑容。

  揉了揉方如月的脑袋,他微笑道:“都认识十多年了,我这个人你还不清楚吗?总是喜欢放狠话,但是不会付出实际行动。放心吧,我还没有蠢到把自己搭进去。要不然,怎么会叫你陪我一起回去呢?”

  “拉钩?”

  “拉钩。”

  得到了齐柏的保证,方如月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平复了一下心情,她问道:“你准备怎么做?”

  “如月,你等我一下。”

  言尽,齐柏匆匆地跑上二楼,溜进了房间。

  待他离开之后,绫歌与方如月二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

  “待会儿……待会儿我要不要回避一下?”

  一下子接收了太多的信息,绫歌的脑子还有些糊糊的。

  暂时避开整理一下信息也好。

  “不用,小柏非常信任学姐,让学姐听到也没有关系。”顿了顿,方如月继续说道:“再说了,学姐不是准备和我们一起回去吗?多了解一些‘内幕’也好,免得到时候出了岔子,对不上‘口供’。”

  “好吧。”

  这一趟出行着实出乎绫歌的意外。

  以齐斯出现在万事屋的形象来看,她本以为他和他的妻子是一对琴瑟和鸣的夫妻。

  但结合齐柏对他的态度,以及新闻上的那张照片,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既然他这么风流,多生几个不就好了?为什么要让万事屋插手他儿子的事呢?

  是生不出来?还是当了女表子还想立牌坊?

  后知后觉地,绫歌终于意识到了一件被她遗忘的事:原来齐柏家里这么流劈啊,把集团的继承权让给他哥哥真是太可惜了。

  和方如月随意地聊了几句,齐柏从二楼下来了。

  此时的他换了一顶假发,换了一件衣服,连美瞳也摘下来了。

  食指与中指点着嘴唇,齐柏朝下抛了一个媚眼,“学姐,我漂亮吗?”

  绫歌:漂亮,但我现在只感受到了一阵恶寒。

  提起裙摆,齐柏小心翼翼地走下了楼。

  他转头又问方如月,“怎么样?像不像?”

  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一条丝巾,方如月系在了他的脖子上。

  将齐柏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一遍,她竖起了大拇指,“完美,除了鞋码和身高,和阿姨在世的时候如出一辙。”

  “到时候就穿这一套回去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