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女帝拒绝过劳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章 偏帮

女帝拒绝过劳死 红染月朔 2032 2019.06.02 12:00

  夏盈那边有人安抚,周晓晨这边自然也有。

  可某个同学说的话……绫歌越听越不对味儿。

  “晓晨,做的好,我早就看夏盈不顺眼了,这两个巴掌看的我真是解气啊!”

  “少女你是真的勇,可辅导员那边该怎么交代?”

  “晨晨不哭,咱一直陪着你。”

  “不气不气,在意你的人那么多,也不缺她一个。”

  ……

  第一个家伙咋回事儿?嫌火烧的不够旺还想再添一把柴?

  没过多久,辅导员被人给叫来了。

  审视了一遍夏盈和周晓晨,她问道:“怎么回事?怎么好端端的就打起来了?”

  “为什么动手?”周晓晨挑眉,“不如先问问夏盈,为什么她要推我下楼。”

  “我没有!”夏盈佯装委屈道:“我只是不小心碰到她了,根本就没有使劲!不要随便泼别人脏水啊!”

  见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辅导员招了招手,将两人叫去了办公室。

  这种事情能私下解决就私下解决,要是给学校带来负面影响就不好了。

  各位吃瓜群众也没闲着,尾随辅导员来到了办公室门口,在外面偷看了起来。

  隔着一堵墙,听不到里面的声音,但里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还是能够透过门上的小窗口看到的。

  也不知道辅导员说了些什么,周晓晨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她的脸蛋涨得通红,说话都有些喘不过气来,肩膀一抽一抽的。

  反观夏盈,她一直保持着沉默,没有说话。

  看到两人鲜明的对比之后,绫歌心里不免有些可惜。

  周晓晨实在是太激动了,这样下去一手好牌可能会被她打的稀巴烂。

  之前那个冷静沉稳的她去哪儿了?怎么能在关键时刻掉链子呢?

  “姐姐。”出神间,苏城扯了扯她的衣角。

  “怎么了?”

  “我们去另一边吃瓜吧,那里能听清她们的声音。”

  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绫歌跟着他来到了另一个窗口边。

  忽略了楼梯上发生的事情,辅导员直接训斥起了周晓晨,“你怎么能打人家的脸呢?不知道一个小姑娘最重要的部位就是脸蛋吗?你看看这脸上的抓伤,要是人家毁容了该怎么办?你赔得起吗?”

  反手摸了一把背上的抓痕,周晓晨自嘲地笑了。

  大庭广众之下怎么可能露出后背自证,真是好算计啊……

  “谁让她犯贝戋呢,只准她推我不准我还手吗?”

  “又是扇巴掌又是骂人犯贝戋的,你以为这是宫斗吗?入戏太深了吧你!人家不也说了吗,她只是不小心的。要是真有什么事儿不会找老师来解决吗?”

  “呵呵,不小心?世界上哪来那么多不小心?老师你就没有想过吗,要是真的让她得逞,那可就是另外一个事故了。”

  ……

  若不是亲耳听到,绫歌真的很难相信说那些话的人是周晓晨。

  那妮子,是吃了火药吗?

  语气这么冲,根本就看不出来她是受害者。

  再这样下去,辅导员心中的天平怕是要完全倾斜到夏盈那边去了。

  等等……

  脑海中闪过了一个画面,绫歌的表情逐渐微妙。

  戳了戳身边的苏城,她问道:“苏城,你之前和周晓晨说了什么?她那么冷静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也没说多少话,只是和她聊了聊夏盈,还有那个所谓的‘好姐妹’背地里做的事情。”

  “背地里做的事情?”

  “是啊,她们是同一个寝室的,周晓晨没穿衣服的照片在夏盈的手里。”

  知晓了这么劲爆的一个消息,绫歌的小嘴张成了“o”型。

  这都什么仇什么怨啊,还偷拍人家没穿衣服时的照片?

  但是,苏城他是怎么知道的?单凭他一张嘴就说信了周晓晨?

  看出了她的疑惑,苏城解释道:“无意中听到的,又顺手录了音。”

  “……”

  少年,你这一系列操作为何如此娴熟?

  苏城:巧合这种事情,真的很难用文字来解释。

  “最终还是崩溃了。”绫歌感慨道。

  “姐姐,你说错了。”苏城纠正道:“她没有崩溃,只是单纯地想要发泄脾气。早就已经料到了这个偏帮的结局,也只能破罐子破摔,将两人得罪的再彻底一些。至少这么做还有一个好处:将楼梯和打架事情不断放大化,到时候夏盈想要爆她的照片还得掂量掂量。若是照片真的泄露了出去,傻子都猜得到是她在打击报复。”

  几分钟之后,办公室内的声音逐渐停息了。

  绫歌探出了小脑袋,在窗口张望了起来。

  夏盈依旧是之前那副模样,低着头一言不发,仿佛受尽了委屈。

  周晓晨也没好到哪里去,双眼哭得通红,整张脸胀的肿肿的。

  “夏盈一直跟我说,她将你看作她最重要的朋友,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对她。”辅导员失望道:“现在还有挽回的机会,和夏盈道个歉吧。”

  “凭什么是我道歉?”

  “做的这么过分还要意思问凭什么?打架就是件不对的事情!”

  “先撩者贝戋!我可不想将险些被推下楼的事情一笔揭过。”

  “人家不是说了吗,她只是不小心的,动不动说人家贝戋真是一点儿教养都没有!”

  ……

  绫歌不止一遍地怀疑,那个辅导员真的不是夏盈的亲戚吗?为什么偏帮的这么厉害?

  调监控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什么非要弄的这么麻烦?

  “唉——”绫歌叹了一口气。

  “姐姐,怎么了?”

  “我以为这么狗血的剧情只会出现在安排好的剧本里,没想到现实更叫人大跌眼镜。”

  笑笑不说话,苏城继续注意起了办公室里的动态。

  “打架是要记处分的,严重点还会通报批评,你这样可是会影响毕业的!”

  搬出“影响毕业”这四个字后,周晓晨瞬间没有了声音。

  沉默代表着妥协,她低头了。

  周晓晨的心里却是特别委屈,为什么没人在意她之前差点被推下楼的事情?

  是因为只是“差点”的缘故吗?

  结果可想而知,从办公室走出来之后,周晓晨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夏盈道了歉。

  “对不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