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女帝拒绝过劳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5章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女帝拒绝过劳死 红染月朔 2113 2019.06.28 12:00

  “好巧呀。”绫歌笑着和两人打了一声招呼。

  “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出来买零食。”

  “……”这句话一点儿说服力都没有。

  附近的地形苏城早就已经了然于心。

  公园和超市完全在两个方向,就算走迷路了也不可能走到这里来。

  突然想到了什么,苏城释然了。

  这句话本来就不是说给他听的,他在意什么呢?

  朝着童谣步步逼近,绫歌粗暴地扯掉了她的外衣。

  手指顺着她的皮肤一点一点地划了上去,最终停留在了她的脖颈上。

  待绫歌的手指离开她的皮肤,童谣慌忙往后退了一步。

  这女人好生奇怪,明明性别相同,为何她看向自己的眼神充满了谷欠望?

  “比我认知中的诅咒高级多了,这个世界的文明真是先进!要是能让我切一块肉带回去研究就好了。等掌握了诅咒的回路,到时候还能拿来阴人……”

  在绫歌眼里,童谣浑身上下都是宝。

  一想到能够接触到更加高级的“文明”,她的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这阴恻恻的笑容是怎么回事……”

  被绫歌的笑容吓到了,童谣打了个寒颤。

  害怕归害怕,但她依旧没有放弃希望,“怎么样?我还有救吗?”

  “没救了,等死吧。”

  “死后尸体能送我解析吗?”

  瞧瞧,这是人说的话吗?

  人家还没死就想着拿尸体做解析了。

  一不小心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讪讪地笑了笑,绫歌别过头,若无其事地吹起了口哨。

  “真的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吗?”苏城不甘心地问道。

  “人家是死是活和你有什么关系?”绫歌反问道:“她是你的远方表亲?还是你养的小情人?”

  被绫歌的话给噎到,苏城钳口结舌。

  “我为什么要救一个心存死志的人?”怕气氛闹得太僵,绫歌又补充了一句,“若真的和你有些关系,我也不是不可以搭一把手。”

  被苏城责问的目光一扫,童谣低下了头,忸怩地揉起了衣角。

  她明明隐藏的很好,怎么还是被看出来了?

  偷偷地掐了一把苏城,绫歌小声道:“你倒是劝劝人家啊,这么好的标本……呸,这么好的妹子,可不能让她白白死掉。”

  生硬地点了点头,他“安慰”道:“童谣,你确定不要你的妹妹了吗?再重新申明一遍,我不会接纳‘不可回收垃圾’的。”

  “……”

  整理好了衣衫,童谣坚定了目光,“真的有办法根除我身上的诅咒吗?”

  “我的权限不够,没法全面解析你身上的诅咒,但将它暂时压下去还是没问题的。”

  不敢将话说的太满,绫歌又说,“可别搞错了,是暂时,不是根除啊!”

  “嗯。”

  暂时压下去的意思……应该是让她表面上看起来和正常人一样吧。

  想到另一个结果,童谣舒展了眉头,露出笑颜。

  就算是要离开,也要让童谙看到她最好的一面,而不是这一副残破的身子。

  扣扣子的时候童谣又刻意留了两颗。

  抓着衣领,她脉脉地凝视着绫歌,“若真的能压制诅咒,你想对我做些什么也不是不可以……”

  绫歌:请注意一下你那危险的发言jpg.

  “你别多想,我只对你的身体感兴趣。”

  “……”怎么感觉事情偏离了轨道,开始往奇怪的方向发展了。

  “别……别误会。”绫歌改口道:“我只对你身上的诅咒感兴趣,并不是百合。”

  得到了保证,童谣长舒了一口气。

  幸好幸好,她不是方如月那类人。

  等等,怎么突然想到她了?

  一想到方如月,童谣又担心起了自家妹妹的未来。

  “别多想!别多想!谙谙能找到玩伴可是一件好事!”

  将发愣的童谣喊回了神,绫歌写下了一串地址。

  “这是我和苏城住的地方,别弄丢了。明天开始,每天晚上过来,我帮你解析压制诅咒。”

  “好。”

  ……

  回家前,绫歌又不忘绕路去了趟超市。

  嘴上囔囔着“冰阔乐和薯片才是灵魂”,可回到家后,她压根就没有碰那些零食。

  用被子裹住了脑袋,绫歌在床脚蜷缩成了一团。

  那种古怪的情绪她也形容不出来。

  到底是生气?害怕?还是不安?

  正当绫歌陷入思想斗争的时候,房门被人推开了。

  轻轻地走到床边,苏城贴着那团被子坐了下来,“姐姐,我惹你生气了吗?”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突然起了兴致,苏城顺势逗弄起了缩在被子里的绫歌,“姐姐,你在吗?”

  “我不在!这里什么人都没有!”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偷笑了几声,苏城掀开了被子。

  抓住了躲在里面的那个“小团子”,他低声道:“姐姐,我抓住你了。”

  “你耍赖!”

  “哪里耍赖了?”

  “我不管,就是你耍赖!”

  不敢直视苏城的眼睛,绫歌将头埋到了双膝之间。

  这个家伙,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来找她?

  她还没有吃饱,调整好状态呢!

  “第一次看姐姐耍小性子,真可爱。”

  脸颊微红,绫歌又陷入了之前那副状态。

  “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闹也闹完了,这下总该可以告诉我为什么不开心了吧。”

  重新用被子蒙住了脑袋,绫歌底气不足地说道:“我没有不开心,只是没有吃饱而已。”

  “没有吃饱?那姐姐想吃我吗?”

  “!!!”妖孽你谁?为什么附身在苏城身上?

  从床上蹿了起来,绫歌差点被被子绊倒,跌下床。

  灰头土脸地爬了起来,她浑然忘了之前郁闷的事情,“苏城,你……你中邪了?”

  “怎么?只准姐姐你逗弄我,不准我逗弄你吗?”

  她什么时候逗弄苏城了?

  在记忆中搜寻了许久,绫歌只想起了之前在游乐园发生的事情。

  感情这小子记仇到现在?这也太小心眼了吧!

  幽怨地瞪了苏城一眼,绫歌挥起了她的小拳头,“不要……不要跟姐姐这么说话,这是大不敬!”

  “我只是担心姐姐……”

  趁绫歌不注意,苏城从背后搂住了她,“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告诉我好吗?要是憋在心里憋坏了该怎么办?”

  “我没有不开心,真的!真的只是肚子饿了而已!”

  说着,绫歌的肚子配合地叫了一声。

  “咕噜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