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女帝拒绝过劳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4章 我这儿不是垃圾回收站

女帝拒绝过劳死 红染月朔 2082 2019.06.27 12:00

  吃完饭,苏城溜出了门。

  他不是傻子,自然看的来姐姐不喜欢他和童谣做过多的接触。

  但有些事情他必须找童谣了解清楚,这关乎着他和姐姐接下来的生活能否保持宁静。

  “冰阔乐没有了,薯片也没有了。”

  盯着购物袋发了一会儿呆,绫歌站了起来。

  “看来还是得去趟超市。”

  本想叫苏城一起出门,可将家里翻了个遍,绫歌依旧没有看到他的身影。

  “出门不报备,有古怪。”

  “折返去找那对姐妹花了?”

  “总觉得他和童谣之间有着不清不楚的关系。”

  不得不说,女人的第六感还是很准的。

  烦躁地拍了拍脸颊,绫歌拎起了购物袋,“不管了,买零食要紧。”

  嘴上虽是这么说的,但出门的时候她又沿着来时的路走了一遍。

  按照之前走的绕一圈,没准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路过某一处公园,绫歌停下了脚步。

  她不大喜欢这里。

  在绫歌的眼里,公园已经和跳广场舞的大妈划上了等号。

  那种吵吵闹闹的地方,给人的感觉不是特别舒服。

  也不知道今天吃错了什么药,绫歌神使鬼差地走进了公园。

  瞥见不远处的两道身影,她找地方躲了起来。

  生怕藏得不够隐蔽,绫歌又给自己加了一个敛息魔术。

  “好端端的躲起来做什么?”

  “我这是魔怔了吗……”

  “不对,一定是因为晚上没有吃饱!”

  “等我用快乐肥宅水补充能量之后就能恢复正常了!”

  嘟囔间,两道熟悉的身影走到了秋千前面。

  擦了擦木板上的灰尘,童谣坐了下来,“可以帮我推一下吗?”

  “不可以。”

  “殿下还是一如既往的无趣呢……”

  “好好说话。”

  双脚轻轻蹬地,童谣独自荡起了秋千,“好呢。”

  从怀里掏出了一张信纸,苏城将它丢了过去。

  “若非走投无路,你妹妹也不会无助到去求助一个‘陌生人’吧。”

  瞥见信纸上的内容,童谣瞬间变了脸色。

  “你妹妹给万事屋寄了一封信,说她的姐姐得了一种怪病,叫万事屋的人救救她的姐姐。凑巧的是,我刚好是万事屋的老板。你那个怪病是怎么回事?是因为那一场争夺战?”

  看童谣紧咬着下唇不说话,苏城厉声道:“有病快治,我可不想你‘托孤’给我。谁愿意没事养一个吃钱的累赘?”

  被苏城一语道破了心思,童谣俏脸一白。

  “若是有的选,谁愿意离开最重要的亲人呢?我在这里没有其他认识的人,想来想去,也只能将谙谙托付给你了……”

  “请三思,若是将你妹妹托付给我,我会忍不住转手把她卖掉的。而且,那个傻憨憨的家伙,离开你不一定活得下去。”

  没想到苏城拒绝地这么直白,童谣的脸色更加苍白了。

  “别想的那么悲观,说不定你身上的毛病能治好。”

  “治不好的。”

  咬了咬牙,童谣做出了一个沉重的决定。

  双手颤抖着抓住了纽扣,她解开了衣衫。

  偷藏在草丛中的绫歌已凌乱于风中。

  她是谁?她在哪儿?发生了什么?

  怎么好端端的就开始脱衣服了?

  这可是在户外啊!

  就这样明目张胆地进行PY交易,不怕被跳广场舞的大妈看见,反手一个“110”吗?

  懵逼了好一会儿,绫歌发现了一处不对劲的地方。

  “她穿的是长袖和高领?大热天的这么穿不怕闷出痱子吗?”

  没有急着出去,绫歌静下心,留意起了童谣接下来的举动。

  “我已经没有救了。”

  将外衣脱了下来,童谣露出了她那黑红交错的皮肤。

  “我宁愿在战斗中被重创,也不想沾上这无解的诅咒。”

  “受了重伤,只要还有一口气在,就能凭着禁术救回来。”

  “但这种诅咒却不一样,触者即死。”

  “我能感受的到,我的时间不多了。”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在死刑下达之前,我会将那些人永远地留在东方。”

  别过眼睛,苏城替她披上了衣服,“这不是普通的诅咒,你接触盒子了?”

  死死地拽着衣服,童谣闭口不言。

  那飘忽不定的眼神让苏城猜不出来,她到底是不想说还是不敢说。

  “别轻易说死,你死了你妹妹怎么办?我这里可不是废品回收站,别把垃圾和麻烦往我这里丢。”

  本来还有那么一点点感动,听到苏城的后半句话,童谣的脸再一次垮掉了。

  诚然,她知道童谙是家族中公认的废物。

  但苏城这样张口垃圾,闭口麻烦的,到底是有多嫌弃童谙?

  “回头我帮你问问姐姐,没准她有办法解除你身上的诅咒。”

  “你姐姐?你什么时候……”被苏城瞪了一眼,童谣硬生生地改口道:“希望不大,那可是族中隐世老都束手无策的诅咒。”

  “她是欧……她是我姐姐,我姐姐是无所不能的。”

  “……”

  不知怎么的,童谣突然产生了一种错觉。

  她好像在苏城的身上看到了童谙的影子?

  同样是心心念念着姐姐,同样是对姐姐盲目的崇拜……

  越想越觉得不对味儿,童谣打了一个寒颤。

  殿下变成那样实在是太可怕了!

  捋了捋思绪,绫歌陷入了沉思。

  苏城原来想说什么?

  让她想想哪些字能和欧组词。

  “他不会是想说‘我姐姐是欧皇,肯定能误打误撞治好你’吧?仔细一想还真有这个可能。但是拿运气来做赌注听起来有些跌价,他又改口说了‘姐姐是无所不能的’?”

  “苏城认出她不是这个世界的人”的念头一闪而过,绫歌慌忙那个想法压了下去。

  不管有没有认出来,让她解释那个问题,她都会装傻充愣。

  她可不是什么好人。还身体是不可能还的,这辈子都不可能还的,也就只能附在上面假装自己是一个普通人才能维持的了生活。

  再说了,她不是这个世界的灵魂,这里的地府肯定不愿意接纳她。

  没了肉体就会魂飞魄散,这种亏本买卖她怎么可能去做?

  “自私,又贪生怕死,很难想象上一世的我是一个君主呢……”

  自嘲地笑了笑,绫歌站了起来。

  揉了揉发麻的小腿,她朝着两人所在的位置走了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