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女帝拒绝过劳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多扣了两毛钱

女帝拒绝过劳死 红染月朔 2061 2019.06.21 12:00

  见绫歌有些出神,齐柏伸出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学姐在看什么呢?”

  “在看那对姐妹花,有点儿羡慕。”

  “欧内桑,呆死ki?”

  (姐姐,最喜欢你了)

  学着动漫中的少女甜甜地喊了一声“欧内桑,呆死ki”,齐柏莞尔道:“学姐要是不介意的话我也能做你的一抹多(妹妹)。”

  绫歌连连摆手,“不了不了,这太惊悚了。”

  在咖啡店坐了许久,两人终于等到了方如月下班。

  还没彻底解下围裙,方如月笑着和绫歌打了一声招呼。

  简单地自我介绍之后,她拉起了绫歌的手,轻轻摩挲,“这么好看的学姐居然是校友,好幸福!只是有些可惜了……”

  “可惜什么?”

  “要是学姐的个头再矮一点,月匈再平一些,脸再幼齿一点就好了。”

  “……”

  “咳咳——”

  佯装咳嗽了几声,齐柏凑近绫歌,附耳说道:“学姐,如月的本质是萝莉控,那些奇奇怪怪的话当耳旁风一只耳朵进一只耳朵出就好了。”

  “嗯,还是先去逛街吧。”

  听到“逛街”一词,方如月手中的围裙掉到了地上。

  “不好意思,没有拿稳。”将地上的围裙捡了起来,她若无其事地掸起了上面的灰尘,“逛街的话我这个电灯泡就不去了,祝你们玩的开心。”

  齐柏又发出了邀请,“大家一起才有意思,如月你也来嘛~”

  右手握紧成拳,方如月的心里涌起了一股想要打人的冲动。

  这个白痴,听不出她话里的言外之意吗?

  “我!没!有!钱!”

  “超过五块钱以上的活动不要叫我,懂?”

  绫歌:好现实啊。

  “你没有钱和我买单并不冲突啊。”

  启动支付宝,齐柏点开了余额,“你看,还有好多呢,跟我一起随意地买买买吧。”

  扯了扯嘴角,方如月打掉了他伸出来的手,“无功不受禄,我想要什么会自己赚钱买,不需要你买单。”

  “不去逛街的话……那我们一起吃一顿饭怎么样?庆祝一下你和学姐的第一次见面。”

  紧咬着下唇,方如月摇了摇头,“不了,我吃食堂。”

  食堂?

  若不是方如月说起,绫歌至今没有意识到,原来学校还有个食堂。

  和苏城发了一条短信,她举起了手,“如月,我陪你一起去食堂吧。”

  “好。”

  挽起了绫歌的手,方如月拉着她往食堂走去。

  直到两人走出了咖啡店,齐柏这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哎,你们等等我!”

  更改了下午的计划,齐柏朝着两女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行走的途中,绫歌问道:“如月,食堂的饭菜好吃吗?都有些什么啊?”

  “一些家常菜。好不好吃我不敢保证,但是胜在便宜。如果只点两样素菜的话,一顿不会超过五块钱。”

  一顿不会超过五块钱,这么便宜?

  回想了一番自己的省钱大计,绫歌决定拜方如月为师。

  “如月,教教我怎么省钱吧。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看出来你在那方面很有经验。”

  “……”要不是没有钱,谁不愿意大手大脚地花呢。

  视线不断飘忽,方如月尴尬了笑了几声,“这个……这个没法教的,省钱全靠个人意志。只要你的心里一直存在着‘买买买’的念头,这钱是不可能省下来的。如果非要说一个方法的话,那就是……那就是不该花的地方不要花,只买生活的必需品就够了。”

  “攒钱好难。”

  “是啊,想要将小钱钱攒起来只有两个方法:要么开源,要么节流。如果学姐非要买那些没用的东西,不妨试试寻找赚钱的途径。比如打工,拿奖学金,搬砖什么的。”

  “打工?”听方如月这么一说,绫歌顿时来了兴致。

  她还没有好好了解过这个世界的工作呢,若是有机会,可以跟着方如月一起去接触一下。

  正思索着,齐柏从后面追了上来,一手搭上了一人的肩膀。

  “你们走的好快,我都快跟不上了。”

  眉头微皱,方如月与他拉开了距离,“去晚了就没有好吃的菜了。”

  “那我们快点走吧。”绫歌催促道:“在食物面前,齐柏你靠边站。”

  “……”扎心了我的学姐。

  手把手教绫歌和齐柏如何充值饭卡之后,方如月拿着盘子走到了打菜处。

  点了份豆腐和土豆丝,又顺手拿了一份免费的汤,她端着饭菜寻找起了座位。

  将饭菜放下,她对着两人招了招手,“小柏,学姐,我们就坐这里吧。”

  比了一个“OK”的手势,绫歌和齐柏排队等候起了打菜。

  等了老半天,方如月终于等到了打完菜回来的两人。

  看到一脸郁闷的绫歌,她吓了一跳,“学姐,怎么了?饭菜不合你的口味吗?”

  “不是。”扳指手指算了好久,绫歌问道:“两块加两块五是几块?”

  齐柏脱口而出:“四块五啊,这不是小学生都会做的算术题吗?”

  “但是打菜的阿姨给我扣了五块钱。连五毛钱都要吞,这也太……太讨厌了吧。”

  “学姐,不是五毛。”方如月纠正道:“白米饭要钱,三毛。所以说,她给你多扣了两毛。”

  了解到白米饭的价格,绫歌更加郁闷了。

  打菜阿姨的算术都是按照“四舍五入”算的吗?

  “哎呀,学姐别郁闷了,不就是两毛钱嘛,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绫歌和方如月同时拍桌而起。

  “两毛钱也是钱啊,不能因为它少就当它不存在。怎么,你这是看不起两毛钱吗?”

  “这不是钱的问题,是职业道德的问题!”

  不同的人看待事物的角度不同,绫歌和方如月很好地阐释了这一句话。

  偷瞄了一眼气鼓鼓的两人,齐柏有些汗颜。

  明明只是吃一顿饭,为什么搞得这么寒碜?

  连两毛钱都要斤斤计较,缺钱也不带这样的吧。

  换位思考,齐柏依旧没有体会到两女的愤怒。

  “没办法,卡里的钱太多,真的很难和如月感同身受啊!”

  若是方如月知晓齐柏此刻的想法,一定会忍不住举起餐盘,告诉他,“你看这个餐盘它又大又圆,是不是很适合扣你脸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