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秋枫渐红之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刀已寒,意难忘

秋枫渐红之时 公子有糖 3040 2019.06.15 19:08

  雷声隆隆,雪浪滚滚,聂清臣二人仿似怒海惊涛中的一叶扁舟,任它浊浪滔天,任它波涛汹涌,我自随波逐流,我自蹑影追风。

  远处的那道山岭,看似近在咫尺,实则相隔甚远。尽管聂清臣势如疯虎地一路狂奔,可是距那山岭似乎仍是遥不可及,但他身后的雪浪却是一波更比一波高,一浪更比一浪急!

  厉天行面无表情地伏在他的背上,心里却是波澜起伏,久久不得安宁。须知厉天行可是魔教数一数二的大人物,生平所见过的豪侠人物何止万万千千?但如眼下这少年一般,不计前嫌,不图回报,但凭着胸中的一颗赤子之心,便义无反顾地负着他,穿梭在这危机四伏的雪崩之中,这等侠肝义胆,这等慷慨豪情,怎不令他唏嘘不已。

  他知道这少年尚义任侠,决计不肯抛下自己而独自逃生,便不再坚持前议,省得这少年误会自己小觑了他。

  再过得盏茶功夫,二人终于临近那道山岭。其时聂清臣的内息真元已然提至极致,周身上下腾腾升起一缕一缕的轻烟,将他笼罩在一层似有若无的虚影之中,平添了几分摄人的风采。他实则已是强弩之末,全凭着胸中一口桀骜之气,苦苦支撑着奔到这里。

  聂清臣脚下依然是足不沾尘地向前狂奔,忽然扬声问道:“前辈,我们可是要翻过这道山岭么?”厉天行望着身侧的山峰,不由得忧心忡忡,低声回道:“小点声!此处山岭也有积雪,莫要大声嚷嚷,惹得这边山峰也雪崩了!”

  聂清臣登时也紧张起来,这会儿正所谓是听天由命,自己作不得半分主,只要身侧山峰上的积雪也崩将下来,那便真正是无处可逃,插翅难飞了。

  突然之间,山岭上有一块小石子滑溜溜地滚落下来,二人顿时大惊失色,厉天行挣扎着从他背上跳将下来,大气也不敢多喘一下,兀自直愣愣地盯着那块不停滚落的小石子。

  只听得“啪”地一声轻响,小石子撞在山岭下的一丛灌木上,咕溜溜地转了几转,旋即便兜兜转转地停在了一边。

  二人这才放下心事,相视一笑,继续沿着山岭右侧的小径掠了过去。此时,身后那排山倒海一般地雪浪已是渐行渐缓,二人只道是逃得生天,均是不胜之喜。

  聂清臣一马当先,径直抢在前头,欢声叫道:“前辈,你伤势可是大好了?”岂知话音刚落,便赫然见到头顶有雪块簌簌砸落!原来这山岭之旁的山峰也有积雪,而积雪最受不起声音震荡,聂清臣忘乎所以地大叫大嚷,顿时带动四周群峰上的积雪尽皆滚落下来。

  厉天行顾不得抱怨,急声喝道:“快走,抢上山岭之顶,尚有一线生机!”二人再不搭言,各自施展轻功疾驰而上。但雪落之势越来越急,一团一团大如磨盘的雪块从天而降,将沿途一切有形之物尽皆吞噬一空。

  聂清臣又急又悔,但此时风虐雪饕,便是想出声解释一二亦不可得。忽听到厉天行惊声呼道:“不好!”他心里倏地一沉,慌忙抬眼望去,但见右侧山峰的峰顶竟是整座塌落,汹涌而下的雪团激射在一块凸出山腰的嶙峋怪石上,冲天扬起数十丈高的磅礴雪浪,铺天盖地地掩住了整座天空。

  聂清臣惊得是目瞪口呆,再也抑制不住心底对这天地伟力的敬畏,竟是双腿一软,跌倒在地。厉天行急步上前,伸手将他提了起来,扬手就是两记耳光。聂清臣的双颊登时红肿起来。

  厉天行怒道:“失心疯了么?还不赶紧快逃!”聂清臣方才如梦初醒,慌忙随着厉天行的身影,向山岭之巅疾驰而去。

  忽听得半空中“轰”地一声巨响,其声撼天震地,响彻云霄!聂清臣顿觉自己双耳之中嗡嗡作响,一时竟是再也听不清任何声音。茫然中举目四顾,却见厉天行转身急驰而来,嘴里大声地喊着什么,可是他一句也听之不清。

  电石火花间,厉天行已是冲到了他的身边,冷不防往他怀里塞了件小小物事后,便双手攥紧住他的衣衫,将他高高地举了起来。而他昏昏沉沉的,浑然不知周遭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见厉天行一声暴喝,周身上下黑气四起,显是将自身功力骤然提聚到了极致。他在原地陀螺似地回旋几周后,便猛地将聂清臣往山岭之巅掷去!

  一时之间,聂清臣只觉得天旋地转,身子便似腾云驾雾般地冲天而起,惊惶中回首张望,却是止不住目眦欲裂,热泪盈眶。原来山腰间凸出的那块怪石,终于承受不住怒潮般汹涌而至的塌雪,霍地裂作成了两截!

  而断开的那截怪石,足有数丈之高,挟带着无数飞沙走砾,在虚空中划出一道凄厉而又急促的唿哨声,急如星火地往下砸去。

  厉天行面无表情地望着半空中翻滚砸落的巨石,嘴角露出了一丝似有若无地笑意,并无苦涩,唯有欣慰。他拼着使出两伤之术,强自压下体内的伤势,竭尽全身真气方将聂清臣掷了出去,却不知他是否真正脱离了险境,但他确实也尽到了自己心意。

  不过他也顾不得这许多了,因为死神的重锤转瞬即至。他平生也不知经历过多少生死关头,但是今时今日,他依然还可以化险为夷么?

  “江湖风波恶,纵死侠骨香。似这般重情重义的年轻人,死了总是可惜……”他摇头笑了笑,蓦地拔身而起,右掌之上霍然腾起一柄十数丈长的黑冰气刀,朝着那块巨石,雷霆万钧地便是一刀斩下!

  于是,这惊天地泣鬼神的逆天一刀,便永存在了聂清臣的心头,许多年后,依然壮怀激烈,依然没齿难忘。

  聂清臣犹在身不由己地横飞中,但见漫天飞雪中,骤然闪过一道惊艳四座的玄黑刀芒!刀气霜寒八方,刀芒势如破竹,顷刻间便将那块遮天蔽日般地嶙峋巨石,拦腰斩成两半!

  巨石碎块骤雨般地激打在山岭之上,砸出一个个深逾数尺的深坑。随即滚落无穷无尽的皑皑白雪,瞬息之间便将山岭道口团团封住,积雪高耸数十丈,平地陡生雪峰。

  而那个睥睨天下的黑色身影,却已是黯然淹没在重重雪浪之中!

  聂清臣绝望地大叫一声,只觉得周身气血翻涌,眼前一黑,竟然在半空中晕了过去,恍恍惚惚间,也不知将身落到了何处……

  星光惨淡,月满苍穹,时近中夜时分,聂清臣方才悠悠醒转,赫然发现自己竟是挂在悬崖之边的一棵参天青松上,顿觉浑身上下无一处不是酸痛难忍,手上脸上更是被松枝刮出丝丝血痕。

  此番他能逃得性命,至紧要的便是厉天行眼疾手快地将他掷出,否则那巨石砸落,以他的拙劣身手,定然难得幸免。而至关键处,却是他不偏不倚地挂在了这棵探出悬崖的青松之上,这才得以躲过重重雪浪的吞噬淹没。

  他从松枝上掬过几捧雪,仔仔细细地擦了擦脸,神智总算清醒了许多。而月光清冷,洒满雪原,蓦然想起厉天行此刻已沉睡在寒冰冷雪之下,心情不由得又黯淡了许多。

  忽然想起临别之际,厉天行曾往他怀里塞了一件小小物事,忙伸手入怀,将那物事掏了出来,所幸并无遗失。他就着月光仔细端详,原来是一块方方正正的墨玉令牌,其色重质腻,纹理细密,漆黑如墨,温润莹洁,隐隐有雾气缭绕其间,望之便不似凡品。

  令牌的一面镌刻着“明参日月”四个秦篆大字,笔走龙蛇,丰筋多力。另一面却是刻着数行小字,“先意使,与天地参,故傲视天地,兼济万民,与日月并明,烛照四海而不遗余力。”

  聂清臣忽然想起,厉天行一直被赵正义等人称之为先意大尊者,这面令牌上又刻有“先意使”几个小字,莫非这是厉天行的身份名刺?思之良久,也想不出所以然来,于是小心收入怀中,暗想,既是厉天行生死之际留予自己的物事,那自当好好留存,也算留个念想儿。

  悬崖边寒风呼啸,摧心蚀骨,聂清臣虽不惧严寒,却也不厌其烦。借着月光看清几处落脚之地,倏地拔身而起,几下起纵后,便稳稳落在了山岭之巅的平地上。

  厉天行并未告诉他,那个故人之子究竟身在何处,当下自然无从去寻。立在山头,他茫然四顾,触目皆是一片苍凉落寞的雪原,莫说去往何方,此时此刻,便是连东南西北都辨别不清。

  无可奈何之下,他只得循着明月的方向,深一脚浅一脚地缓缓前行。前途虽然渺茫,山路尽管崎岖,但大丈夫傲立于天地之间,何需瞻前顾后不得开心颜?只要追逐着光明,相信总会有云开月明的那一刻,他坚信不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