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秋枫渐红之时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秋枫渐红之时

公子有糖

  • 武侠

    类型
  • 2019.06.01上架
  • 5.13

    连载(字)

631位书友共同开启《秋枫渐红之时》的武侠之旅

见习三十九年蝉 见习书友20180909105053754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岁晚山空,风雪催

秋枫渐红之时 公子有糖 3261 2019.06.01 14:23

  大晋帝国,熙宁十九年,腊月时节。

  汉岭青羊峡,朔风呼啸,冰寒彻骨。天地间,举目四顾尽是白雪皑皑,偶有松鼠野狐掠过,便惊落了那一树树的霜雪,却始终惊不破这天地间无边的寂寞。

  其时不过午后,天色却是晦暗不明,团团乌云黑沉沉地压将下来,仿似那贪婪成性的域外恶魔一般,妄图将整个世界吞噬一空。

  凛冽寒风中,却隐隐传来一阵朗朗地读书声,“衣上征尘杂酒痕,远游无处不消魂;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其声清越爽朗,不卑不亢,似是楚地一带的口音。

  青羊峡古道蜿蜒曲折,幽深绵长,两侧峭壁如削,道路泥泞不堪,早已是野草丛生,人迹罕至。却不想今日,竟有人出没于此,倒也是咄咄怪事。

  不多时,古道上缓缓走来一名少年书生,背着一个略显简陋的远游行囊,摇头晃脑地兀自吟诵不止,神色甚是怡然自得。

  少年书生姓聂,草字清臣,鄂南荆州府人。值此寒冬腊月,尚且孤身上路,正是远赴长安赶考来年春闱的应试举人。聂清臣相貌俊雅,举止有方,一身洗得发白的青布长袍随风猎猎作响,颇有几分从容洒脱。

  北风越来越急,乌云越来越沉,铅灰色的天空中,已是飘飘扬扬地落起了雪花。聂清臣忧心忡忡地望望天空,喃喃叹道:“岁晚山空风雪催,而今进退维谷,又该如何是好?”

  没奈何,他只得一面奋步疾走,一面左右环顾,想找寻四周可否有遮风避雪的洞穴。但两侧峭壁光滑如镜,又哪有洞隙可寻?

  他不禁暗暗叫苦,忖道:“悔不该吝啬那几两盘缠,执意孤行青羊峡,害得如今举步维艰,左右为难,一时又该往哪里寻得御寒之所?莫不成自己这条小命就此丢在了这汉岭之上?”

  孤山郁郁,寒风飒飒,那雪下得愈发紧了,触目所及之处,尽是漫天卷地的鹅毛大雪。聂清臣心里更是惶急,深一脚浅一脚地蹒跚前行,但见身前身后俱是白茫茫的一片,地面积雪亦是渐渐没过他的鞋跟。

  忽听得远处隐约传来一阵密集的马蹄声,继而人喧马嘶,似有大队人马蜂拥而来。聂清臣心下大奇,忍不住慢下脚步,频频回首张望,奈何风狂雪急,一时也瞧不分明。

  须臾间,马蹄声已是越来越近,聂清臣只觉得天摇地晃,脚下大地似乎都随着那马蹄声的节奏,剧烈地抖颤个不停。两侧峭壁上横生着不少松枝,也顺势抖动起来,将那枝丫上的积雪,一团一团地泼洒而下。

  崖顶上的松林里,惊起了一群昏头昏脑的乌鸦,一边扑腾着翅膀四下逃窜,一边发出阴森凄厉的“嘎嘎”声,峡道内的气氛似乎一下子诡异了许多,使得聂清臣不由地一阵心悸。

  鸦群犹在头顶盘旋,风雪中却断断续续传来一个粗豪的男子声音,“嗬,老天爷这是喝了多少酒?瞧这雪给下的!”

  聂清臣忙闪过一旁,紧紧贴着峭壁,一动也不敢动。转眼间,十多名劲装汉子冒着风雪,泼刺刺地策马奔来,人人身负兵刃,神色彪悍之极。

  聂清臣不过是一名文弱书生,何曾见过如此阵仗?虽然此刻他身无长物,一贫如洗,却也没来由地紧张起来。

  哪知这十多名劲装汉子驰过他身前时,只是朝他瞧了一眼,便即绕身而过。其中一人道:“奇了怪了,这鬼天气不在家里抱着婆娘烤火,居然还有人着急赶路?”

  旁边一人道:“张老二,莫要多生事端,耽误了大事。”另一人道:“正是,若给那厮藏了起来,错过了最佳时辰,那可真是悔之晚矣,弟兄们赶紧追吧。”蹄声嘚嘚,众人霎时间便奔得远了。

  聂清臣这才长出了一口气,心道:“原来他们赶着去追另一个人。”他庆幸不已地摇摇头,虽然满心好奇,却也知自己力不能及,怅然拍拍青衫,继续向前行走。

  行了不过盏茶功夫,身后又传来一阵马蹄声,聂清臣忙避过一旁,但见七乘马如风般地驰至,也从他身旁掠过。驰出十余丈后,忽然一乘黄马兜了转来,径直奔到他的身前。

  马上乘坐的是一名中年道人,向着聂清臣略一稽首,问道:“这位小哥,借问一声,你可见到一个身穿黑袍的老者么?此人身形高大,应是托着一口铜钟。”聂清臣茫然答道:“没见过。”那道人更不打话,掉转马头,追赶另外六骑而去。

  聂清臣好奇心大盛,心想:“这两帮人都气势汹汹的,难道都是在追同一个人?”胡思乱想中,继续向前走了里许路,身后又有十余骑追了上来。一行人越过他身旁后,一个中年妇人回头问道:“小兄弟,你可见到一个身穿黑袍的老者么?此人身材高大,掌托铜钟。”聂清臣摇头道:“没见过。”

  再走了一会,已是快要走出青羊峡,突觉身后马蹄声更是急促,回头瞧去,又有三骑马疾奔而至,乘者却是二十来岁的少年骑士。

  当先一人手扬马鞭,说道:“喂,借问一声,你可见到一个……”聂清臣接口道:“你要问一个身材高大,掌托铜钟,穿一件黑色长袍的老者,是不是?”三人脸露喜色,齐声道:“是啊,这人在哪里?”聂清臣摇头道:“我没见过。”

  当先那人勃然大怒,喝道:“没的来消遣老子!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么?”聂清臣暗自心惊,忙接声回道:“我确实没见过,只不过一路上有很多人问起罢了。”那人提起马鞭,便要向聂清臣头顶劈落。另一人忙伸手拦过,沉声道:“三弟,别多生枝节,正事要紧。”那人哼了一声,将鞭子在空中虚挥一记,纵马急驰而去。

  聂清臣望着他们的背影,寻思道,“这些人一起去追寻一个黑衣老者,不知所为何事?跟着去瞧瞧热闹,固然有趣,可瞅着这几帮人都不是良善之辈,所行之事想必也不会正大光明,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又何必迎上去枉自送了性命?”念及于此,不由得有些害怕。

  但转念又想:“我辈读书人进德修身,经世济民,眼见不平之事,岂有畏缩不前之理?这么多人追赶一个黑衣老者,其中必有蹊跷古怪之处。倘若我就此置之不理,日后念起难免会郁结于心。也罢,我且追上瞧瞧,事有不协,便是仗义执言几句也算问心无愧。”既然拿定主意,他当即便随着那三匹马激起的雪尘,快步向前行去。

  其后又有几批人赶来,都向他问询那“身穿黑袍,身形高大,掌托铜钟”的老者去往何方。聂清臣一概王顾左右而言他,只管顶风冒雪一路前行。

  再行出里许,漫天飞雪似乎小了些,但天际间依然乌云密布,寒风依然凛冽刺骨,聂清臣一路紧追急赶,倒也不觉得有甚严寒,额头上竟然还沁出了几滴热汗。

  他穿出青羊峡后,顺着山路折而向东,再穿过一片松林,眼前突然出现一片山岗。举目环顾,但见四周群峰环绕,山岗上却是积雪逾尺,寸草不留。

  风雪中影影绰绰地站着一大片人,俱是背对于他,仿似前方盘踞着什么洪水猛兽一般,人人面色肃穆,满场鸦雀无声,唯有雪花犹在洋洋洒洒地落个不停,气氛诡异得令人不寒而栗。

  聂清臣沿着一条小道走了过去,行到近处,赫然见到人人注目之处,竟是一株高逾十丈、粗数十围的参天古松!

  大雪依然飘飘扬扬地下个不停,而那株千年古松却是傲然屹立在旷野之中,亭亭如盖,苍翠依旧。放眼望去,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了这一蓬勃勃的绿色。

  聂清臣又向前走了数丈,挤入到人群之中。但见古松下赫然立着一口庙宇道观里常见的硕大铜钟。而铜钟旁的雪地上,横亘着一方青石,其上端坐着一位气度不凡的黑衣老者。

  此人虽然坐着,但几乎仍有常人高矮,双眼顾盼之间,偶有神光闪烁,围着他的数百人立时便噤若寒蝉,不由自主地后撤一步。聂清臣心头一动,暗想,这一路上无数人问起的“身形高大、掌托铜钟、身着黑袍的老者”,想必应是眼前这名老者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